2007年8月10日

北京 首都機場


北京 首都機場
(節錄自 [2007上海北京商務行], Aug/2007)

網上對北京首都機場的劣評不是少數, 而它的管理及設計、安排等等也確實很差。我很難想像這樣情況的機場是一個國家首都的機場。下機後走道設計混亂、標示不清楚(直接說是 “沒有”, 我只是跟隨其他人走的)、辦完入境後走法令人"R頭"。 過了行李廳步出海關, 「到達廳」(套用香港說法) 才令人大開眼界, 其細小、嘈鬧、混亂、無序 --- 還有可佈的瀰漫在整個到達廳裡的一陣怪味 --- 網上很多人說是涮羊肉的氣味, 但我覺得不是。狹長的到達廳, 但佈滿、站滿、座滿、甚至是躺滿了各種類人型生物以及各種型狀的包包, 互相發出疑似華語的怪聲、喊叫、疑似人類嬰孩所發出的叫聲、笑聲。最後我終於發現怪味其實主要是從這些類人型生物身上(或者是衣服上) 發出的。不客氣地指出, 這是我在國內到過的機場之中, 情況最惡劣的機場。成都老站(川內出發廳) 也只是規模細小, 但因為人少, 並不混亂。

這裡也站著很大比率的外國人 --- 外國人無一不是只能站著的, 在中國「爭位」以及無處不可座的「國技」對洋夷來說是跟輕功一樣神奇的技術, 他們這些才文明了沒一千年的洋鬼子怎能夠跟我上下五千年博大精深文明大國國民相比, 老外全都笨得像豬的, 那邊有半個位子你不懂得去搶嗎, 沒位子你不懂得在地上坐嗎, 你身後不遠就有欄杆你這些死老外就不知道欄杆是可以坐的嗎, 站在這裡排排排排甚麼隊, 你就不懂跑到櫃台前面鑽入去嗎, 死老外就是笨。對鬼佬來說, 神秘的中國也實在太神秘了, 何況這裡正是中國首都, 在這裡中國人的行為也必定代表著泱泱大國人民觀念裡面的正確觀念, 覺得不正常的話必定是我們不理解, 對中國人民來說這一定是正常的行為來的。很多穿著整齊西裝的鬼佬環視四周, 然後跟同伴對望一下, 然後無一例外的都在搖頭。中國文化實在就是高、高、高, 難以從表面理解, 我們西方人要學習的實在很多。

為甚麼我能夠把情況描述得如此清楚、連鬼佬們的行為都說明得絲絲入扣? 原因是我在 “出關” 來到到達廳後實在磨得非常久, 快可以畫出一份平面圖出來。由於飛機延時起飛, 原三小時的航班變成四小時, 我來到北京已六時了。我急於像上海之行一樣, 在機場找旅社訂酒店。但我先在到達廳轉了一圈, 基本沒有任何類似的店 --- 其實是有的, 但是是那種一看你就知道不是為你這種階級而設的櫃台。當然了這裡是首都呀, 香港已經回歸, 我始終是個香港同胞, 首都人民應該視我比鬼佬稍為親切些吧? 懷著冒險的心情去 “HOTEL/INFORMATION” 的櫃台問問, 職員先是看到我臉色就一沉, 然後我用我的港普話弱弱地問「可以介紹個酒店嗎? 要在海淀區的---」我還不敢開口說希望價錢不超過三百元呢, 他已經把視線轉到其他地方, 木然地答我「海淀區? 那裡沒有酒店的, 我們只有在這附近的酒店---」手指在台面的北京地圖上的天安門、長安大街一帶掃了一下。

然後我可是上下跑了首都機場三層, 包括毫不可能有旅社的出境廳, 以及地下的機場時租酒店。當我確定首都機場不會有我需要的東西後, 按了一下F5重新整理資料, 評估目前情況, 考慮下一步動作。時間慢慢過去, 太陽正在下山。好在我早已有個後著, 在出發前我已先找了兩三個還符合條件的酒店, 並且把資訊 “用紙跟筆” 抄了下來, 而不是單純把它save到Notebook。 因為我很清楚一旦要使用這些訊息的話, 絕對不會容許慢慢打開Notebook的 (*請各位參考一下這個想法, 我發現原來很多人從來沒有想過這個「資訊需求原則」 --- 包括一些自認經常出差的人士 --- 他們往往在身處異地時花高價打長途回港、碾轉聯絡同事/秘書/行政部/朋友幫他找資料, 然後呆等回覆。)

我先跑出大樓外, 並確定了在大樓外的視線範圍似乎也沒有這類店子 (有一些情況是可能在大樓外設置這類店鋪的, 比如說以前的皇崗口岸)。算罷, 只好把身份重新切換為Backpack旅行者。買了機場巴士票, 座上中關村線路的大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