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12日

北京 地鐵篇

北京 地鐵篇
(節錄自 [2007上海北京商務行], Aug/2007)

北京地鐵是我見過做得最最最差的地鐵, 即使只是用國內的來比, 這個首都的地鐵系統竟然是最差的。廣州的舊地鐵也要比它好, 重慶輕軌也要比它好。
北京地鐵的差, 非常難得, 因為它的 “差” 是全方位的差, 不是一兩方面的差, 差得均衡。某方面差很常見, 難的是每一項全部都差, 更難的是想找一個 “還算好” 的部份都找不出來, 這才是水平! 差到這個地步簡直要拍掌。

先說一個小故事 : 大家可能聽過北京「西直門立交」的大名。一個小故事是說某人約了朋友在西直門附近, 他去到立交橋十字路口了, 但完全找不到地方可以走到對面去, 最後認命地花3元跑入地鐵走到對面去。這個故事我一直不能理解的是 : 既然有地鐵站能夠走到對面, 為甚麼要花3元走過去呢?
當我來到北京, 一切真相大白。首都人的思維確實不是我們這些香港人能夠理解的, 因為在這些京官的思想裡, 既然 “地鐵” 是個營運的商業機構, 那它的存在就是為了贏利的, 而不是為了便民。所以…你想進入地鐵站的每一個出入口, 都要買票後才能進入! 在香港已經成為深層認知的 「落地鐵站, 經過大堂行去對面xx街出口」這種事, 在北京根本不能發生!

首都地鐵並不是為了便民而建設的, 它就是個純粹的商業機構。它不會給機會你免費使用它花錢建出來的通道。還有更過份的事情 : 即使你是付費坐車的, 但是你竟然不能在你面前的這個入口進入, 而非得走10分鐘跑天橋走到對面馬路的入口!!! 稍晚一點, 我會為大家介紹這種獨特的北京地鐵風情。









北京地鐵車公廟站月台內景。其實單說這個景觀的話, 坦白說令我想起的是東京地鐵站。指的是歷史悠久之感。

北京地鐵N宗罪之二 : 地鐵車票, 竟然……仍是用類似30年前香港巴士上賣的那種小紙飛!
假如「地鐵賣紙飛」令你跌下巴的話, 請你先接好你的下巴, 因為我還未說完。

買完車飛入站, 一左一右兩位阿姐站著在閘口前 “收飛入場” ??!!!??!!!!!你沒看錯, 人手賣票(你要走到櫃台前排隊, 跟counter說你要甚麼價值的車票), 賣的是紙質車票。入閘, 靠的是人手收票驗票。這就是天朝首都的地鐵系統。

北京地鐵N宗罪:

- 車廂臭。其實…我很快發現臭的不是車廂, 而是「人」。可能是食羊肉多的關係, 非常臭。而其中肯定同時夾雜一些其他因素, 我沒有弄明白、也不打算弄明白, 氣味比新疆的更難聞 --- 沒有那麼濃烈, 但一旦聞到, 就會覺得更難聞。但奇怪的是白天走在街上, 並不會感覺到(除非剛好走得很近)。可能在地鐵車廂內, 人與人之間距離接近而又集中吧?
- 車廂老舊。但平心而論, 這一點可以被原諒。
- 速度慢! 很慢!!
- 乘客不文明。在車子停站時, 下車的人跟上車的人的兩軍對壘情況, 直令任何人搖頭。醜陋和難看的程度我不懂得量化。對不起, 我無法很確切地型容出那種厭惡感受!
近期的熱門電影 [300] 中間有一段是斯巴達人方陣strong hold, 跟前面的波斯大軍直接對壘的一個鏡頭。我覺得非常非常適合說明那情景。
準備開車門了, 雙方隔著玻璃對恃
衝~~~呀~~~~ 用力推!!!!

依~~啊~~呀~~~讓開!!! 媽你的B!!! 靠~~~ ~~~

對的, 當時就是這樣的。
- 也是乘客不文明, 不過是指上車後。在車內亂撞、在兩個座位之間強要硬生生插入中間逼開兩邊乘客的、明顯是刻意地超級大聲地在試電話玲聲的(對, 就是數年前香港人最喜歡做的那種臭事)、在擠逼的情況下死要打開報紙來看的強者(對, 也是現在的香港人非常喜歡做的事, 但不夠北京人的強)。
- 在車廂吐口水。
- 轉車, 中途走了估計有6-8分鐘。不過說句公道話 : 日本地鐵的換乘, 要走的也差不多遠。
- 反而打尖 --- 基本上沒怎樣發現。原因是月台上根本就沒有 “隊” 這回事, 何來插隊? 整面月台向著車廂的一邊密密地擠滿 “人壁”, 你根本無位可以前進, 何來打尖?


剛才我跟大家提過, 只有在北京, 能遇上想坐地鐵但 “有站進不得” 的情況。
我很辛苦地走回原來的地鐵入口, 卻被職員欄住。這裡只能出、不能進! 你去哪裡的?「…去西直門的」「去西直門, 你要到對面的那個入口。」像很平常地指向對面馬路的站口。
我馬上明白了這種北京獨有的規定 : (1) 站口並不是必定能夠既出也入; (2) 就算能入, 也要選對方向來入, 因為進入了站內, 並不一定有機會給你再選擇上哪方向的列車!他指了指對面馬路, 說得輕鬆。當然輕鬆了, 不是他跑啊。而且北京人對步行的觀念不同我們, 他們走20分鐘、半個小時去坐車認為是很合理的事情。
要知道這裡是北京, 它千不好萬不好、馬路的建設卻偏偏在不應該認真的地方最認真。幾乎絕大部份雙程的車道(只要不是太細少的路) 都必定弄了中間隔開的圍欄, 基本上無法直接通過去的。一般來說都可以走到路口, 路口都會因為車要轉彎而沒有欄杆。但偏偏北京的馬路的 “長” 卻是著名的, 要我走到沒欄杆的地方, 比我依 “正途” 走到天橋的路更遠。而要走到天橋再上、下橋、重新走回頭路回到地鐵站, 又再走了10分鐘!


一張北京地鐵月台照。這是在復興門月台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