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16日

倭寇、戚繼光 : [明朝4]雜談

倭寇、戚繼光 : [明朝那些事兒 4] 雜談


看完[明朝那些事兒]第四部。已快跑完明朝中葉, "明朝"即將進入"香港人比較熟知"的那個"明朝" --- 即是那個腐爛得無可再腐的明朝、東廠太監的明朝。而在今集, 終於說到了明朝裡面慬有少數比較令人振奮的人物及事件 : 戚繼光和倭寇。

戚繼光和倭寇, 在這近年突然被捧成很熱門的事情。在我少年時代即使是極少數喜歡歷史的人(確實少到可憐的程度, 那時對人說你喜歡中史, 是會給人覺得比你說「喜歡數學」更加「怪物」的事情), 也基本沒有怎提及。但是不知是甚麼確實原因, 近這幾年突然很多人提及這段歷史。個人看法及所聽的, 似乎圍繞著以下兩項主因:

日本刀:
間接的理由是, 由於對「日本刀」有興趣的人大大增加, 因此明中葉的倭寇歷史, 同時變成一項相關的研究素材。坦白說以我本人來說就正是這樣的, 這段歷史事件真正進入我的腦袋, 實際上確實就是在搜尋日本刀相關的資料時讀到的。
《紀教新書》、武士刀、狼筆...明朝中葉的倭寇史, 近年幾乎變成研究日本刀在真實環境裡的表現、以及其相關應對手段的一段必讀課程, 更難得的是對有興趣的人來說, 這段期間擁有的素材之全面, 非常少見。即使是日本本土歷史上, 也很難找到能夠相比/合適的時期(在日本本土發生的戰爭鬥爭史, 其實狹義的「日本刀」登場度不高。而且缺乏像倭寇歷史一樣的"異種兵刃對抗性"的具體比拼。典型日本武士的"日本刀vs日本刀"其實研究意義不大(對兵器的研究意義不大, 對武技、劍術的意義才大), 而少有的日本刀vs日式長矛對抗, 也並沒有多大的價值。

這種觀點下, 倭寇歷史的流行是一個漸進的過程 :

日式文化的多角度進攻 >
媒體作品(尤指漫畫、遊戲)對武士刀的涓染 >
日本本土的開放(進入日本相對變得容易, 因此接觸面變廣, 獲取訊息方便化) >
對日本刀有興趣者, 對其的研究及了解由以往的神秘性(由於獲取具體訊息不容易), 變成具體及愈具學術味道(這在近年愈多的相關討論中可顯著看見) >
最後是因此導致這段中、日之間, 發生時間相對下並不過於久遠, 遺留史料非常充足(感謝戚繼光本人), 以及事件本身的全面性(或全局性。因為倭寇歷史本身是多方面的題目, 無論你是純粹從兵器比較上、武術、軍事(非常難得地, 不論是從戰術角度還是戰略角度)、歷史、政治環境...無論哪個角度去看, 倭寇歷史都有能令你感興趣的部份) 的事件, 變成有興趣者所必談的議題。


為了最初對日本刀的興趣, 輾轉對這段歷史開始了解 --- 這就是第一種說法。以我本人來說, 就是跟隨這個進程而了解的。(對華人來說)另一段類似的歷史是抗戰時期的「大刀隊」。但跟倭寇歷史不同, 「大刀隊」的真實情況眾說妢妢, 不像倭寇歷史這般明確。

政治需要:
這個觀點幾乎單純針對國內人。簡單來說就是:國內需要一些正面的抗日英雄人物, 去轉移/淡化人民對此的能量。相關的旁證之一是目前說起戚繼光, 有意無意幾乎都會扯到他對抗倭寇的歷史上, 而不會怎提及他所創的戰術兵法在對付蒙古人方面的事績。
我自己對這種說法很有保留, 但由於對國內情況真是不夠了解, 因此只能放在這裡姑且說之, 留待名家解答。疑惑很多, 包括 : 以共產黨目前的方向看, 非常奇怪的是他們比較傾向吹捧滿清、甚至是蒙古人(成吉思汗), 而沒甚麼事例去捧一個明朝的漢人民族英雄。另一方面共產黨目前對"反日"的態度過份隱秘, 個人來說猜不透真實態度是甚麼。

*** *** *** *** *** *** *** *** *** ***

在明朝個人來說最有興趣的"人物"也只是幾個。劉基(劉伯溫)、戚繼光、袁崇煥。袁崇煥作為明末的重量級角色, 即使是金鏞或方舟子也曾經刻意為他而撰文。我刻意買[碧血劍]其實就是純粹為了金鏞寫的那篇袁崇煥傳。[明朝]系列目前未到他的份兒, 但不說也想到對他的登場有多大的期待。

明初開國功臣之一的劉伯溫, 令我認識他的當然是燒餅歌。可惜的是[明朝]系列對他這方面著墨不深, 只單純把他作為一名官員的角度去說, 這裡是比較失望的。

而第四部後半, 終於說到倭寇這段明朝重點歷史之一(至少說是我很有興趣的重點之一)了。在此之前, 我也曾看過不少相關文章, 自以為對此的認識應該也算是在一般人之上了, 但是一看, 才發現自己仍然只比初中生高不到多少。想不到整個倭寇事件, 即使在戚繼光以前, 就已經有這麼多高手參與過。以前看的倭寇事件, 來來去去在談日本浪人、海禁令、狼筆/大刀對武士刀...其實這比起來根本只是微末細節。整個倭寇事件(以[明朝]系列觀點)縱深之廣, 很令我這個自以為頗有了解的人大吃一驚, 原來對於倭寇, 我不懂的還是太多了。說著是「倭寇」, 實情到底還只是「中國人」自己。看著守軍跟「倭寇」集團互相"高來高去" (台式型容詞, 我自己能意會, 但不懂怎樣用港文翻譯)的鬥爭, 只能說大呼過引! 某些支節上甚至接近[火鳳燎原]式的計謀。

戚繼光的登場可以說是萬眾期待。不過想不到的是一般來說常人會作討論重點的、具體的"兵器較量"在當年明月(作者)手中沒有再怎樣深入研究。也可能是坊間對此的研究已經再無討論空間。倒是「陣法」, 即著名的「鴛鴦陣」(曾看過一張鴛鴦陣佈陣圖, 但找不回來。附上一張也能理解的具體佈陣模型)著墨甚深。可惜的是沒有再深入解說其餘的三才陣, 以及原期待當年明月會對"日本刀及中國刀"有一些獨立見解的。而且戚繼光後期直接把正牌的日本刀引入而為「倭刀」這事件, 以[明朝]的一貫觀點來說也必具意味, 而他卻偏偏沒談。



(16/Oct : 回家查了查, 「鴛鴦陣」的佈陣圖就在我上次介紹的[中國刀劍]裡面就有。同時也有很詳盡的戚繼光介紹。另外發一張很值得一看的明代《單刀法選》圖, 為明代武術家程宗猷作。圖中的確實就是日本刀法, 因程氏是刻意跑去研究日本刀法的。而且由他的著作中看出, 程氏的研究非常具體。)



* 註 : 很奇怪的是, 無論是[明朝], 還是坊間討論倭寇事件的文章, 幾乎完全都不提「弓箭」這種東西 (唯一有觸及之處, 是首戰場上, "戚繼光本人"親自做明朝Sniper的一幕震撼劇目)。雖然我早知道"狼筆"的最大功能不是伴武士刀而是防箭, 但「鴛鴦陣」真能夠對抗敵人有組織的弓箭攻擊嗎? 還是它的成功, 只是幸運地建立在, 倭寇這種不重視射手(至少不擁有正規的弓箭隊)的敵人? 倭寇中的日本武士近戰無敵, 但是否連明軍正規軍的強弓連孥攻擊都能無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