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27日

天安門、黃金甲、鐵浮屠

天安門、黃金甲、鐵浮屠
(節錄自 《2007Jul上海北京商務行》)
抱歉, 今次這篇又是自己的遊記節錄。而今次節錄出來的, 是一些跟六四相關的部份。

描述:

時間是2007年7月, 地點當然是北京。由於人潮的關係, 我被逼選擇了跟大部份人相反的路線 --- 從北到南地穿過故宮, 到天安門城樓/廣場。天安門廣場的照片並不稀罕, 但特別的是"天安門城樓"似乎沒多少人上過去(而又有照片流出來的)。當然, 我願意花上15元上去站一站, 自然有我的用意。




...走到天安門城樓的面前 (應該說是背面)。走上天安門看看, 是我早已定下的項目之一。單是這樣上去走走、站站, 要價15元, 以性價比來說是個天價, 不過作為這個地方的性質來說, 又不失為控制人群的好辦法。要上城樓竟然還要存包…逛故宮也不需要啊! 在這裡給大家一道題 : 你認為為甚麼「上天安門城樓」要存包呢?

從旁邊梯級步上天安門…


「中國人民, 站起來了! 」


高祖登基, “解放”元年就是在這裡向百姓頒佈上述的第一道天下聖旨。「火紅年代」也都是從這裡開始。而十多年前那次“滿城盡帶黃金甲”煞科戲碼也是在這裡正前方上演, 反而不是後面的禁宮。從戰略意味來說, 從這裡觀察整個坦克廣場亦是最佳的位置和制高點。而且還包括一個原因, 熟悉我的人應該知道單是這點就足以叫我拿15元上來站一站 : 未見過身邊有人來過這裡! 連遊記照片也沒有見過。 如大家所見, 其實嚴格來說並不是真是高祖當年站立的位置 --- 最外沿被隔了開來, 並且有不少青年站崗 --- 做這工作的竟然不是武警、也不是軍人、也不是警察。

鑽到了一個位置, 比較看得更清楚一點點。在這個“菊花台”上想像一下當年在適當時間, 把燈光熄滅, 然後部署好的鐵浮屠部隊駛進廣場 --- 我幾乎能夠看到當年的動靜了, 數列“鐵浮屠”當然是從長安大街的兩旁駛過來, 分開至少兩列, 靠向這邊的一個column直走到頭, 封著菊花台作銅牆鐵壁。

(隨便畫的, 比例不太正確, 只用作說明用途。注意是坐北向南, 即是南、北顛倒的)


黃色是廣場範圍, 淺藍色是人民英雄紀念碑和國旗。肉色是長安大街和廣場兩邊的馬路。長安大街上的方格是作為銅牆鐵壁的坦克部隊。


另一邊的column會怎樣做? 比較典型的方式, 是如下圖的說法, 另一個column列隊, 從北向南壓過去。 “滿城盡帶黃金甲”就是採用這種說法。

但是我認為不太可能。原因是…圖中最上方, 廣場的正南部, 是“高祖陵” --- 毛澤東紀念堂。假如坦克部隊從北往南推進, “亂民”很大可能會破壞“高祖陵” --- 即使並不是刻意的。因此我估計做法是 : 兩個column佔據廣場兩邊, 然後東西向推進。又或者是只有一個column從一邊向另一邊推進。假如是這樣, 我就認為是從東到西:

究竟是一邊還是兩邊, 則很視乎當時部隊接到的真實命令究竟是「殲滅」還只是「驅散(清場)」。我自己的看法是驅散。因為我認為, 以當時的情況而言假如命令是殲滅, 那樣軍隊的做法將完全不同。我不記得生還者的第一手說法, 究竟在熄燈之前是否坦克已部署好? 還是坦克是在熄燈後才部署? 另外還有一般軍車和裝甲車。生還者口中說的“坦克在廣場上到處跑”, 我相信其實到處跑的是裝甲車和軍車, 不是坦克。廣場是大, 但假如放坦克部隊進來, 並不見得就可以“亂跑”的; 最有可能的是列隊作同一方向的運動。另一方面, 我估計假如命令是殲滅, 那樣死的人, 尤其被坦克壓的人將會多出很多倍 --- 因為會包括壓向已被射殺的屍體。

還有一件事, 就是來到這裡看看, 假如你說“黃金甲”煞科戲不是影射六四, 我打死也不相信!


說回天安門城樓。其實這城樓的內部大廳裝修大概跟西安鐘鼓樓相同, 但分為三個大廳, 有那個經常出現在電視新聞的客廳, 也有相關的小展覽, 可惜不準拍照。

剛才問各位想不想到為甚麼要存包。各位可能很快就想到幾個原因, 但任何在5秒內想到的答案都應該跟安全有關, 例如怕放炸彈等等。我要提醒各位, 請注意無論你入故宮、頤和園、天安門廣場…甚至長城都不需要存包。為甚麼獨是上天安門城樓要存包??

我要上到城樓上, 看到城樓最外圍都被"共青團"(?)隔開來, 那一殺那我就想明白了。

他們不是怕你放炸彈, 怕的是你們帶甚麼橫額、標語、海報上來, 霸佔外圍然後掛出來!!! 又或者是帶著甚麼東西來破壞外面掛著的老毛像!!!

附錄 : 午門甕城。

這麼大的甕城, 不知道在中式城堡裡面是否算是最大的。
[黃金甲]始終不是一套嚴慬想表達軍隊/戰爭的作品, 張藝謀在[英雄]那只有少許但令人眼前一亮的古代軍隊鏡頭, 在黃金甲裡面會淪為抽象式表達的物件。因此在裡面完全沒有甕城的想法和表達(相比起[墨攻]而言)。事實上最後畫面上第一個見到"黃金甲兵"的鏡頭, 原則上應該已經是剛剛越過了甕城闖入內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