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4日

三談余華

三談余華

目前看過余華共四套作品 : 活著、兄弟(上)、兄弟(下)、許三觀賣血記 ([兄弟]我視為兩部不同作品)。自覺也還能給他說幾句評語。

首先是人物。以上四部大概可算是余華的主要代表作品, 而我發現都有一個共通點 : 就是在整部作品裡面, 基本上不存在具體的"反派"人物。並非說小說就必需有"反派", 但余華的四本作品(至少有兩本算是他的"代表作")都幾乎找不到一個"壞蛋"; 但問題是余華的作品幾乎都是悲劇主調, 而他卻偏偏不會在作品中加入甚麼"明確的"壞蛋, 這比較有趣。

[活著]
可以說完全沒有任何一個被"人格化"的反派人物出現。福貴的兒子是意外死的, 唯一稍被明確描述的是醫院裡面的紅衛兵們, 但在書中並沒有被實體化為具體的一個一個角色。

[ 兄弟(上)]
出現很多"準壞蛋","準反派"; 但卻偏偏每一個個別來看也都不能說是很壞的人。包括管理看守所的那男人, 也並沒有被魔化。而趙詩人、劉作家這兩個壞少年, 嚴格說也不算甚麼壞人, 充其量只是普通的欺負小孩子的少年(青年?)。其中還有第三個少年被賦以悲慘的下場。某程度上, 此書裡面真正的"反派"大概是李光頭自己...

《有雷》因為大部份的悲劇, 均來自他"告密"父親開始。(其實我判斷不到, 他這算是"不小心告密"還算是"主動告密"?)

[兄弟(下)]
很有趣。周遊這號人物, 是「作者余華自己說他是壞人」, 但事實上怎看都不見得是壞, 可能比書裡很多角色還要正常。他做的最壞一件事也就是力勸宋綱「做手術」, 除此之外大概根本沒做過甚麼壞事。而他所謂"賣假貨"確實不算甚麼(以書中描述的"假貨"來說)。下部的後面, 李光頭再次成為"準反派", 而在上部裡面潛質優厚的趙詩人劉作家, 在歲月流逝下卻成為算得上非常厚道的人。但說"李光頭是壞人"也只是書中劉鎮人們自己說的, 以余華自己寫的來看, 李光頭並沒做過任何真正的壞事 --- 不要談甚麼道德方面的東西, 否則的話開酒吧的生意人都是壞人。

《有雷》在全書最後部份, 真正有做過"可能被視為壞事"的確實又是男女主角 : 仍然是李光頭, 以及"女主角"林紅。一是他們事隔多年, 終於打破一切世俗的限制而"結合"。二是林紅最後的"事業"相信沒有任何讀者會想到。總是不太理解余華這樣做, 想表達甚麼。

[許三觀賣血記]
出乎意料, 雖然在此作品裡, 想當然地再出現文革, 不過卻非常淡化, 沒有引致甚麼嚴重的事件。此書理應是反派的李血頭, 戲份出奇地少, 根本沒做過甚麼有影響的事。而假如真是要找個比較壞的人, 就再一次, 由主角許三觀自己擔演。書中發生任何比較不好的事情, 其實幾乎都是許三觀自己做出來的。


當然了, 任何讀者也會明白, 反派不是沒有; 相反地, 幾乎所有余華作品都差不多可以說, 全部都crossover了一個相同的大反派 : 文革。而有被人格化的角色來說, 余華作品也都有個奇怪的共通點... 就是很多時候, "主角"本人反而可能是最主要的反派。


題外 : 發現其實 [許三觀賣血記] 可能比 [活著] 更適合被張藝謀拍電影。沒有這麼沉重, 而且又很切合張藝謀早期的 "鄉土" 風格。而且主角許三觀, 也完全可以用葛優完美地出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