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28日

武俠主題曲雜談

武俠主題曲雜談


這個主題想寫很久, 終於忍不住, 即使是在病中。其實現在正在開始寫我的山西遊記, 而寫山西遊記, 卻不得不挑起那潛藏著的武俠情結, 而今次嚴格一點來說不止是武俠情結, 而是武俠劇中那種"飄雪"的場面。為甚麼這些跟山西有關, 因為我去山西的原始目的就是想看那經典的"飄雪大院"場景---

---"飄雪大院"並不止是[大紅燈籠高高掛], 對我來說, 更具體的其實是它, 1979年, 麗的電視, [天龍訣]。

[天龍訣]官方介紹 (當然現在由ATV作"官方")
http://www.hkatv.com/drama/06/dragonstrikes/main.html
(呵呵呵, 官網竟然出現"逍遙侯"? 其實應該是明顯的手民之誤, 應該是"安樂侯"才對)

潛藏在我心底中之底, 當"武俠"跟"下雪"兩個關鍵字連在一起的, 對我來說有兩個搜索結果 :
1. [天龍訣]大結局, 白彪死前跟余安安在雪中相擁
2. 許鞍華版[書劍恩仇錄](*註)後半的雪景
(*註 : 誰發現此片(包括下集[香香公主])有DVD, 包括老番D9, 請速聯絡本人)

而寫山西遊記, 忍不住把武俠collection拿出來放完又放, 自然也就忍不住先寫本文。

******** ******** ******** ******** ********

[天龍訣]大概是我最喜愛的一首武俠劇主題曲(本文所有"武俠劇"包括電視和電影), 很多朋友大概也被我"轟炸"得想殺人。我經常說, 這樣的歌才應該是"武俠片"的歌曲! 你自己拿出來聽聽, 或者嘗試找來download聽聽, 無論是曲子本身的"動聽"程度、詞、唱...皆絕。美中不足的是始終它有著70-80年代前期的一些硬傷, 具體說就是音樂部份實在做得很差, 尤其是那種70年代風格的電子音「焦----」那種配樂, 可惜這偏偏是那年代製作歌曲的人最喜歡弄的東西。最最明顯的就是此曲最後「江山歸我取---」的那裡, 實在是最大的敗筆。

此曲最令我印象深刻的, 是它的詞, 盧國沾的詞。事實上, 把武俠歌曲寫得如斯"狂"如斯"霸"的是有, 但不多, [天龍訣]我相信必在三甲內。而另外有兩隻"武俠歌"的詞能夠與之比擬:

- 羅文、甄妮 [問誰領風騷]。這首肯定是幾首之中最多人熟知的, 也正因此, 其驚喜感不大。另外此歌曲究竟算不算是"武俠劇主題曲"? 要較真的話真有得討論, 但相信大部份人並不會有爭議。

- 比起來這首的爭議更大(算不算是武俠劇???), 並且也是三首之中最冷門的 : 羅家良(!! 沒看錯, 就是你知道的那個羅家良) [大地在我腳下]。

[問誰領風騷]如何狂相信大家都知道, 我不多談。[大地在我腳下]是[秦始皇]主題曲, 本來不應算作武俠主題曲, 但我事隔多年後再聽, 就發現此曲無論曲、詞、唱都活脫脫就是一首武俠主題曲。當年劇集上映時我家是少數看它而不看無記[阿信的故事]的, 但那時的片首曲播得很短, 我一直都沒甚麼機會聽畢全首曲子。現在找回來再聽, 就毫無疑問宣判它是一首武俠主題曲。

它([大地])如何霸? 假如你有機會找來全曲聽罷, 還要一提的是羅家良唱此曲非常稱職。[大地]拍的是秦始皇, [問誰]的是成吉思汗 --- btw,我近十年來都不承認成吉思汗是"中國人", 但此文不談這些 --- 假如你問我還能夠拍一套甚麼劇集有需要創作一首更狂更霸的主題曲? 你應該答得出來了, 自然是毛澤東。能不能把毛澤東當成武俠來拍? 香港人總會有辦法的, 哈哈。

我本人其實非常刻意地避免在blog中放置"轉貼"的東西, 因此雖然我作為「辦公室Forward王」, 但從不在這裡放那些轉貼。同時也刻意避免貼歌詞。不過今次儘管當作破例。因為我實在很想大家(尤其是較年輕的朋友)看一看, 70's的電視劇的詞寫得有多精彩。

我看[天龍訣]的時候還是小學生, 自然不太懂欣賞這些詞, 只覺得"有型"。現在人長大了再看, 不得了, 單看到第一句「風寒尋雪路, 不知崎樞;」已驚為天人, 還不說後面的「看我傲然摘雲彩, 更感畏懼」。
------------------------------------------
天龍訣 (* 註:唱片版本)

風寒尋雪路 不知崎樞
蒼松送稀客 衷心讚許
朝辭磨劍石 不加顧慮
輕提我寶劍 飛身再跨千里駒
到處惶恐爭探問 問我是誰
看我傲然摘雲彩 更感畏懼
天邊有星 伸手要採 那怕極疲累
遠近河嶽 請你記住 江山歸我取

英雄流血汗 不輕踐淚
驕陽長相照 壯志凌銳
風寒尋雪路 不知崎嶇
輕提我寶劍 飛身再跨千里駒
滾滾潮聲輕奏樂 樂韻伴隨
見我傲然踏河山 更感畏懼 (* 電視原版此句為「冷風輕吹」)
天邊有星 伸手要採 那怕極疲累 (* 電視原版此處以「吹乾血和淚」結束)
遠近河嶽 請你記住
江山歸我取
江山歸我取
------------------------------------------

在寫此文的同時, 忍不住google, 果然有好野:
天龍訣TV片首Video(1979)
http://www.youtube.com/watch?v=YXAw_Ta8rZo
(前後共有兩段)

我重看這片段, 又翻出另一項在當年的一種普遍現像 : 就是劇集/電影中出現的音樂, 很多時往往跟後來出碟的並不是同一首、同一個版本, 即是先唱一個版本給劇集播出、然後又重新錄另一個版本放入唱片中。其實這個習性到了很後期也還存在。劉美君第一隻驚天動地的大碟裡的[午夜情]其實跟她原來在[午夜麗人] (* 還記得當年我是走堂去"金茂坪"戲院看5點半的!) 裡面唱的幾乎是兩首不同的歌。類似的情況是肥媽在[龍虎風雲]裡面唱的[要爭取快樂]、以及後來[法內情]裡面唱[Ma Ma I Love You]都是差別非常明顯的兩個版本。

(就連[Titanic]的主題曲, OST跟Celine Dior自己Album裡面的[My Heart With Go On]亦是兩個版本, 當年已不斷跟身邊的港女們崤得火紅火綠。皆因年紀輕(或者不輕但堅持自己輕)的港女們根本不相信會有"出碟的版本不一樣"的事情。以My Heart With Go On而言, 確實不以英語為母語的香港人是很難分辨兩個版本的差別, 唯一最容易分辨的就是歌曲最終人聲結尾的方式, Album版(即電影版)的圓滑自然很多, OST版的聽極都很怪。)



說回天龍訣, 強烈推薦以上片段, 以及之後我會再介紹的插曲。聽著關正傑唱歌, 才能感受到此曲、詞之動力及其狂傲。其中片首一開場拿著燈籠的那些就是"白蓮教", 那是我第一次聽說"白蓮教"這名字。片中還能看到美到不可方物的傅香君余安安, 但很可惜, 本片竟然沒有首席花旦米雪。還有年輕的薛家燕還有梁小龍。主角很令年輕朋友驚訝, 是白彪。

以今日標準來說大家很難想像他會是一部重頭武俠劇的主角, 但是請先收起偏見, 因為雖然看硬照, 他確實很令人有點囧, 但事實上他做主角的那種"正氣", 大概只有林正英能夠相比。

本片的終極反派正德王萬梓良。順便提一提, 假如問我「逍遙侯」的型像應該是怎樣的話, 我就告訴你 : 「逍遙侯」應該是戴著類似圖中這樣的"冠", 而不是頭盔。


除了主角白彪, 我對此片印象最深的角色是他 : "劉瑾" 王偉。

右邊有張國榮!

真是好美的余安安。順帶留意一下演員服裝, 雖然這套是"麗的"的劇集, 但這種模式的做型、服裝就是我之前指的"無線電視劇模式"。


聽回、看回片段, 會發現TV原版的味道跟唱片版也有不同, 我現在聽慣了的唱片版比TV版大概快了一拍, 節奏比較"緊", 背樂也比較"重"和激動。但TV版則有一種徐徐唱出來的氣定神閒感覺, 而且部份歌詞的演譯分別還是明顯的, 有些地方我認為TV原版的更好, 例如唱到 "壯志凌銳" 一句。而歌詞兩者也有出入, 我已標示了在上面的歌詞中。

******** ******** ******** ******** ********

順帶而談的, 就是另一隻我最喜愛的武俠劇歌曲, 正是天龍訣的插曲。不過此曲是首慢板慘情曲, 有些老土, 但對我這種老鬼來說就很對胃口, 可以說百聽不厭。假如說狂、傲、霸的歌曲, 也還有幾首能夠一拼, 但這種慢板抒情歌, 往後的武俠劇我倒真一時想不出有哪首的份量足以比較。

天龍訣插曲 [殘夢]。

首先聲明, 此曲的硬傷非常嚴重, 但整體無損我對它的喜愛程度。它的問題是70年代的歌曲很喜歡的中間硬插一段獨白, 這點的的確確是難頂非常、肉麻非常。必需指出 : 即使是在70's當年, 聽到這種"獨白"都已經覺得是難頂的。未聽過的朋友請先有心理準備。

此歌曲我發現聽過而又印象極深刻的人很多, 但很大部份人都是不知道這歌的名字, 以及它是來自[天龍訣]的。大部份人一聽到「遠時像遠山, 霧迷朦」就記得, 但往往不知道是甚麼歌。

這首歌你固然可以找mp3, 而在youtube我只找到一個不太推薦的硬插圖版, 但令我狂喜的是, 我竟然在上面找到了連我自己都已淡忘的、珍貴的、當年只在大結局時播過一次的余安安演繹版本!

5粒星推薦 : TV版大結局, 余安安主唱版 [殘夢]
http://www.youtube.com/watch?v=On2NaxWAXwk
(沒有關正傑版本中間那段肉麻的獨白)

此曲本來是關正傑唱的, 而余安安的女版中, 歌詞除了因為女聲唱而更改了一個"君"字外, 節奏更慢, 編曲也有分別。余版是個孤本, 從無出現在(應該是)任何大碟裡。假如不是google一下, 就連我自己也忘了電視上播的是余安安版。

年輕朋友看一看70's的填詞人的水平。甚麼叫意境?
「遠時像遠山 霧迷朦 千里霧飄送」
然後讀讀這段。甚麼叫深情?
「濃情蜜意隱藏心中 願你有天必然猜中
人站到千里外, 你可感到 風吹葦草動」

比較可惜的是youtube的這個片段的切入點太晚了些。我要告訴你, 這一段正正就是本文開首, 我說的《[天龍訣]大結局, 白彪死前跟余安安在雪中相擁》的片段! 這段片段, 就是我直到今時今日, 深深植在腦海中的"雪景"片段。我到處尋找心目中的"雪中大院"情景, 其實來源就是這裡, 我腦海中在重制的就是這一個片段。

這段前一點點, 就是身中劇毒 (萬梓良對白:「無色、無嗅、無味」--- 此句對白後來成為常被引用的經典) 的安樂侯, 忍著最後一口氣找到傅香君, 深深相擁然後毒發身亡。令人動人的還是這是兩人全劇裡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相擁, 再加上從余安安加倍淒涼的唱腔演繹, 特別淒美、特別動人, 我即使今天再看也還很有感覺。

當然也不能排除要加上即使今天的眼光看, 也還是美得出奇的年青版余安安。
btw, 余安安在這裡唱得很「柳影虹」味, 不過也很難怪。另外很多人不知道余安安其實也唱過歌, [自由在我手]我就頗喜歡了。


圖 : 這個做型、這組鏡頭, 硬是很眼熟, 不知道還在哪裡見過相同的手法。知道的請通知我。


殘夢

遠時像遠山 霧迷朦
千里霧飄送
如若地心可相通 會明白愛意濃
有時望見 卿你露愁容

使我亦感傷痛
如若互相傾心聲
會感到一切輕鬆

濃情蜜意 隱藏心中
願你有天 必然猜中
人站到千里外 你可感到
風吹葦草動

遠時像遠山 霧迷朦
千里霧飄送
如若夢境不相通 我枉有熱情夢
誰在夜深苦追憶 眷戀半段殘夢



******** ******** ******** ******** ********

武俠劇的主題曲, 還有音樂, 一般香港人較熟悉的其實會是無線的那一批, 例如鄭少秋、羅文全盛期的那些。「湖海洗我胸襟」「誓要去入刀山」或者「難得一身好本領, 情關始終闖不過」這些肯定大部份人更熟悉。事實上這批當然也非常好, 但在我心目中始終比不上[天龍訣]和[殘夢]。長期以來能夠比擬的也只有[問誰領風騷]。這批大眾熟知的歌曲並不是不好, 它們都很平均, 但卻沒有一首特別突出。

我想提提幾首案例:

- 關正傑自己能不能超越自己? 他後來在無線的 [萬水千山縱橫] 也很"霸", 無論從曲、從詞, 我總覺無線是刻意想拿米高關自己的[天龍訣]來作假想敵的; 不過 [萬水] 總是在"五角型圖"中的每一項都硬是比[天龍訣]差了一點點。

- [世間始終你好] 永遠被跟 [問誰領風騷] 放到一起當作姐妹作。但 [世間] 卻又是比 [問誰] 在每一項都差了少少。當然我承認看羅文跟甄妮作現場live把這兩首連在一起"爆發"時, 連鎖效應確實很驚人, 足稱「畢生難忘」的live演唱。

- 幾首排在二線梯隊的高水準作品, 慢板的有[楚歌]、[誰可改變]、[焚心以火]...。這一領域裡我肯定有很多遺漏, 但一時確實想不起來。容後補充。不過無論如何也無法有一隻達到[殘夢]的境界。

- [滄海一聲笑]經常被視作 "後武俠片" 歌曲中的俵俵者。但說坦白的, Sam Hui確實是親自毀了此曲。Sam Hui、黃霑、羅文三個版本裡, Sam Hui的是最差的, 即使這是大家最初聽到的版本, 但他唱得確實不好。羅文的"刻意南音化"版本最佳, 但要排名的話也還不夠條件。

- 近年的, 大陸出了個張靚穎, 不過[天下無雙]歌曲本身水平不太高, 說它不高的理由是此曲過份顯著地, 刻意為靚影度身訂做, "有咁高音去咁高音"; 即使靚影她唱得再落力也無法把歌曲無限升級。[夜宴] 的 [我用所有報答愛] 雖然是首水準超高的"歌劇歌曲", 但我卻無法視作武俠劇歌曲來評。

- [臥虎藏龍] 的 [月光愛人] 確實很動聽, 但水平不高, 亦很難跟"武俠劇歌曲"拉到一起談。

- 說到[臥虎藏龍], 順帶也把武俠音樂也說說。但我不得不說實話 : 譚盾的電影音樂實在不行。無論[臥虎]、[英雄]也都沉悶到想殺人。而且可怕的是全片十多首其實都是相同的! [夜宴]部份音樂做得好好多了, 但令人驚喜的也就只有一兩首。

- 武俠電影音樂, 近代的直到今天, 站在頂端的也仍然是1993年的[東邪西毒]。陳勳奇用盡了畢生mana製作出他此生(相信是)的最佳產品後, 已消失了跑去教跆拳道了, 這十多年期望他能夠再帶給大家一次驚喜, 看來要失望。[七劍]很花本錢想做好音樂, 但事實證明那日本人弄出來的"動畫音樂"也只能用在動畫裡面, 音樂完全跟七劍的畫面不匹配。

- [滿城盡帶黃金甲]??? Sorry, 你不要在這裡搞笑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