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31日

逍遙劇場 : Predator III

逍遙劇場 : Predator III

今期要同大家坦白一件事, 話"坦白"係因為我曾經囉今次既話題內容黎厄過唔少人... 呢個話題就係 [Predator III]。
其實偶然會自己將一d自己中意既作品, 通常係電影, 或者漫畫甚至說, 自己"同人"創作續集、前傳之類。其實相信呢種事好多人都會做。最近打算趁仲記得, 就儘量將一d咁既創作寫返落黎, 不過大家都知道, 通常呢種所謂"創作"都好零碎, 只得一d散收收既點子、概念, 或者純粹一兩個鏡頭、分鏡、對白、做型。其實並唔係咁多創作係完整/成熟到可以寫落黎的。

我依然記得既有幾個... 一個StarWars介乎前傳二同前傳三之間的、Predator III有兩個、一個Robocop 2之後既、仲有一個以 "Punisher" 為概念... 等等。

今次先講P3係因為佢比較易寫出黎, 易說明; 以及由於我實在太中意呢個點子, 所以坦白講, 我曾經唔只一次, 扮晒「流傳既內幕消息」既方式黎當作第三集電影版既故事黎講, 因此話唔定「你」都聽過或睇過我講呢個古仔。假如「係」既話, 我就要講Sorry喇, 因為其實我當時係厄你既! 呢個古仔純粹係我自己創作既!

***** ***** ***** ***** ***** *****

頭先講到, [Predator III] 既創作有兩個。共通點係兩個都係"古代"故事, 其中一個係美國西部、一個係幕末日本。
《美國西部版》仲記得 P2 最後Ending, 黑鬼丹尼高化戰勝Predator, "酋長"現身, 並送他一把古老鉛珠槍? 記憶中槍上寫住1715定173x。

我最初的構思, 一直是想說這第三集就是這把槍的主人的故事。後來認真查核發現不可能成立, 因為"牛仔年代"已經是18xx年以後的事情, 而且記憶中西部牛仔也不至於會用咁古老既槍。因此這個"硬傷"成為最主要既破碇; 但呢度暫且先忍受一下。

根據兩部 [Predator] 的定律, 每部Predator電影基本上都需要有3個主要party參與 : 以首集來說, 是 "救援部隊"、"Predator" 和 "叛軍(?)"。第二集則是 "警察"、"古巴毒犯"、"Predator"。注意以上指既係「主要Party」, 間唔中出現d次要party例如第二集的「科學戰隊」之類唔計。

而在我自己想像的美國西部版裡面, 則是 "原住民(印第安人)"、"白人"、"Predator"。美洲原住民(印第安人)跟早期白人移民之間的故事大家應該都知道是怎樣的一回事, 而他們兩者的戰爭(或者叫屠殺)則是作為Predator電影主要原素之一的「人類自己的血腥衝突」。(相對是第一集的判軍vs救援隊、以及二集的毒犯vs警察)

係, 我承認, 想到用呢個背景, 某程度上的確係睇完[修羅之刻]出現的。

連人選我也已經有了, 原住民陣營裡面, 將會起用回第一集救援隊裡面, 大出風頭的那個印第安人(最後拔刀單挑Predator的那個)。而白人陣營裡面也將會有一個牛仔槍俠, 會在戰鬥中跟印第安人聯手合作對付Predator。

西部牛仔年代, 白人為了霸佔土地而想盡辦法驅逐、殺戳美洲原住民, 這是大家所熟知的背景, 亦是故事的背景。當然, 事實上大規模的殺戳是由白人軍隊進行的, 而"槍客"的存在則可以說成是指揮官出於擔心數量愈來愈多、但卻沒有任何線索的「軍營恐佈殺人」事件, 私人招請回來的私人保鑣。一個軍隊指揮官害怕在他自己的軍營中出現的神秘恐佈殺人事件不奇, 但擁有數百數千士兵的軍官要再外聘槍手, 又似乎說不通。這裡可以改說槍客本來就是指揮官的朋友, 甚至是"過客"也沒甚麼關係。總之就想個籍口讓槍客剛好出現在發生連續的士兵神秘死亡事件期間就可以了。

驅逐(追殺)一個人數已經不多但卻異常強悍的原住民部落(最後的摩根戰士??), 並且已成功將他們驅趕入大山谷裡面。但就在大部隊進駐山谷後, 軍營卻開始不斷發生神秘的士兵被殺事件, 初期是個別單獨的哨兵, 後來漸漸是三兩個一起外出的斥侯小組全體被殺, 甚至是離營取水的整整十人。而且被殺的方式即使是軍人也感到極度恐佈。軍隊裡面當然無法避免的流傳落後的印第安人的可怕巫術; 但軍中比較高級的一些軍官們雖然不敢公開, 但自己心知肚明 : 不會是對手印第安人, 印第安人假如真是懂如斯厲害的巫術, 早在自己的原居地(自己地頭)就施展了, 不會在不停作戰半年, 被趕入這個山谷後才發生。而且軍官們自己很清楚 : 雖然他們都是不信基督的異教徒, 但其實他們相信萬物有生靈、精神(spirit), 即使真是印第安人的巫術也絕不會是這種地獄一樣的景像。

軍人不知道的事情是, 其實同時在原住民中都一樣發生這種事件, 只不過相對少得多(人口基數)。不過不同的是原住民倒沒有把恐佈事件推到白人身上, 因為他們族中早就有這種事的傳說。族裡面一個老人也聲稱小孩子的時候曾經遇過這樣的屍體。他們一方面期望這個傳說中的「山魔」會幫他們多殺幾個邪惡白人, 但另一方面不明白, 上天為甚麼在這種時候, 還會讓山魔殘殺他們已經餘下不多的族人? 一些族人甚至提出放棄抵抗, 因為他們覺得這可能是天的啟示, 這可能是他們族人確實犯下甚麼罪行而受的懲罰。

白天, 兩個陣營的戰事持續著。由於山谷的地理特性, 令雙方都膠著。對原住民 : 退又無路退、戰又無法戰勝白人。不過在山谷裡面對他們仍比之前在平原稍稍有利, 他們的戰士的死亡速度也稍稍比之前低了些。對白人 : 大部隊在山谷裡面管理困難, 重武器/火砲難以運輸, 又不適合常規作戰 --- 火槍陣在山裡無法展開, 地勢高低不平的樹林又令步槍的效果大大降低, 騎兵隊也無法衝鋒。地勢問題令部隊只能分割為大少不一的分隊, 分開設營, 大大增加分隊之間補及的成本, 而偏偏因為分隊設營, 哨兵及補給隊伍需求大大增加, 結果是部隊損失加倍 --- 這同時包括由熟悉樹林的印第安戰士、還有神秘的恐佈敵人...

印第安戰士主角跟戰友繞過一個小山頭, 幸運地發現了白人軍營的主營位置 --- 只要他們成功衝到山下的這個營就行, 但卻需要確實白人的指揮官正在營中, 而又沒有因他們衝鋒而離開營帳。假如這個突擊行動失敗, 未能一舉殺死白人指揮官, 則突擊隊必死, 既不可能從下而上"衝鋒"上山, 更不可能籍著少數幾人殺出軍營。他們擬定好一個計劃 : 就是等待某天白天作戰結束, 指揮官回到營帳的當天晚上 --- 軍隊會爭取休息, 而且有戰役結束後的放鬆情緒。

當某一天經過一次小規模戰鬥的時候, "戰士"想到這是一個時機, 就在戰鬥中巧妙地跟幾位戰友脫離正面戰場, 跑小路從背面繞上小山頭準備埋伏。

戰士不知道, 軍營中除了少數低級士兵守營外, 還有並非正規軍的"槍客"留在營地, 並沒有跟隨部隊參與正面作戰, 因為在清晨, 槍客發現了營地附近有些怪異的現像, 不知道是印第安人還是"神秘客"。印第安戰士們是精於跟自然界、小動物溝通的, 但不知道甚麼原因, 驚動了山頂樹林的雀鳥一哄而飛。如此, 槍客發現山頂有異樣, 而戰士也以為曝露了身影。

《加入Predator "電子三色low-pass過濾畫面" 以及電子音》

槍客因此發現了戰士突擊隊(原本根本不是被他們吸引的), 於是雙方開火, 向突擊隊開槍, 而戰士就以弓箭還擊。本來必定是火槍佔上風, 但槍械從來不適於從下向上攻擊, 而且突擊隊數目也較多。雙方拉近距離, 漸離營地而向山腰較緩的緩坡前進。當雙方都進入緩坡(樹林)但並未發現對方, 突然就在林中再出現一些異樣。於是大家都以為是對方而跑到一起。

距離接近後, 佔火力優勢的槍客很快殺死了兩個突擊隊戰友。戰士從後襲擊槍客, 兩人纏鬥著。戰士的最後一個戰友正跑過來協助, 但此時戰士跟槍手都親眼看著 : 這個突擊隊在跑來的中途就被一支奇異的長矛突然出現而刺死。

纏鬥中的兩人都忘記了對方。看著這支矛又從突擊隊的身體中抽出, 就像是在他身後應該有一個人站著。滴血的長矛掉轉方向, 向著他們。雖然看不見持矛的"精靈", 但有著強烈戰鬥本能的兩人都感覺到危險訊號。就拉扯著向反方向跑著、滾著。

《to be contin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