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28日

中國古城對比研究(八)

中國古城對比研究(八)


(重製) 各個內城、皇城等等的比較

參加者:

標準城池組
- 西安內城
- 平遙古城

古城組
- 高昌古城
- 交河古城

皇城組
- 北京故宮
- 南京故宮
- (日本) 東京皇宮
- (日本) 京都御園 <--- 新參賽者

皇城組(II)
- (日本) 大阪城(石山本願寺)
- (日本) 京都 二條城

參照物 : 香港 九龍區

(強烈建議打開大圖觀看)


- 除了香港外, 其餘參賽者跟上次的差別, 並不太大。

- 第三行刻意把四位皇宮成員緊緊排到一起來比較, 頗有點令人吃驚的地方...

- 首先是, 我要忍痛宣佈一點 : 大家心目中一向也沒有當他一回事(包括我本人)的"島國"日本, 他的皇宮範圍, 確實比起"天朝大國"的故宮還要大。

- 即使是年代久遠的京都皇宮(即京都御園), 事實是跟北京故宮相比也毫不遜色。(當然單純指範圍的大小!)

- 二條城依然小得可憐, 嘿嘿嘿。

中國古城對比研究(七)

中國古城對比研究(七)


在繼續之前, 先補交功課。


唐朝的「大長安」

其實「大長安」的平面圖一直都有, 但要在現今的地圖上明確地把當時的長安城標示出來, 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主要問題在於, 雖然後來重建的長安城大致是以往皇城的基礎, 但卻也並不是完完全全是以往的整個皇城範圍。這些不確定因素令到想標示出「大長安」範圍成為一項困難的工作。

這項工作想認真地做的話, 當然絕對不是我這樣晚上坐在電腦面前就能完成的。只不過, 不好意思請原諒我說以下這個大實話 : 現在並沒有人給錢出資贊助我, 不知道還有甚麼說話想說?

現在我把唐朝「大長安」勾出來所依據的基礎, 除了唐長安平面圖外, 就是靠我自己用肉眼 --- 你沒看錯, 是肉眼, 及經驗, 以及所有我對這些的理解而作出來的。而且偏向保守, 理論上只會勾得偏小而不會偏大。
(補回照片 : 上圖白色框的是我所估算出來的唐長安, 但沒有包含東北方向突出在外的大明宮部份。黃色框是現存的明長安, 即西安內城。另外這個估算偏向保守, 真實的「大長安」應該比我所標示的為大。)


唐長安跟北京城對比:
如圖。整個外框就是唐朝大長安的範圍, 大得恐佈。紅色框著的是後期的北京城(之前說它是明朝北京城, 此說法可能會引起某類搵交嗌人士反駁。我想, 換個概念, 這個是清朝滅亡時, 北京城的範圍, 這樣就必定不會錯。); 中間隱隱透著黃色長方型的就是現今的西安內城, 即明朝長安。而中間的綠色小長方型就是故宮。


唐長安跟香港(九龍)對比:
如圖。截圖時忘了找一張標有地名路名的香港圖, 但也非常足夠說明問題了。
可以看到, 唐朝的大長安, 足以把整個九龍市區、還有港島大部份市區、還有把維多利亞港都全部圍起來。
那個是"同期"世界上最大最先進的都城。得提一下, 假如單單是"大"並不見得有多值得敬佩。假如只是圈地的話, 對當時世界上大部份國王來說也毫無難度; 值得敬佩的是大唐帝國完成的是"實現"這個都城 : 建設它、井井有條地規劃它(請注意, 原始規劃直到今日都還在起作用)。這項在當時確實是沒有第二個被實現的案例。



(明)南京城跟香港(九龍)的對比:
把南京城放到香港, 看看到底是個甚麼概念。上圖裡面淺紫色的部份就是明朝南京城的範圍(玄武湖不算在內, 因為整個湖都在城牆之外), 並稍稍向反時針方向轉動, 以便更符合地理情況。想像一下, 「南京城」就等如把上圖裡面整個範圍都圈起來、並且用巨大的城牆把它包圍起來!

2008年12月27日

中國古城對比研究(六)

中國古城對比研究(六)


首先說明一下原先發生的偏差是來自甚麼、而我所進行的修正方式又是怎樣。要說明一下, 一直有朋友向我說明, google map無法解決地球這個橢圓球體的球狀偏差, 但其實我已經完全把這些忽略了; 那超出我所能進行的範圍, 而且我想做的, 也不至於需要這樣子的精確度。

各位也可以看完之後, 親手嘗試自己在google map上進行實驗。在下面的案例說明, 我選用 "香港" 跟 "西安"; 你也可以隨意選擇兩個經緯度差距較遠的地點進行實驗。(舉例說, 新加坡跟倫敦、廣州跟維也納...隨你便)

先分別在google map上, 找出這兩個地方(城市)並截圖。為了如我上次一樣, 作出初步的對比用途, 我會嘗試兩者分別縮放, 並使兩者的左下角地圖比例中, 出現至少一個相同的數字。例如 : "2公里"跟"1里"。

(我之前所做的絕沒這麼簡單, 我是不斷縮放使到兩者出現的兩個數字均相同, 即是說兩幅圖都是同樣地出現 "2公里"跟"1里"。)

(你對兩個城市進行實驗, 其實還比較簡單。但假如你是要對超過兩個城市進行, 就已經能發現絕沒這麼輕鬆。)

當你認為你已經把兩個城市都找出相同比例的對比圖之後, 嘗試把兩者認真放到一起看, 你會發現 : 兩者的比例本來就不一樣!

我今次的修正方式是這樣:

以我這圖例, 我先定下一個所有參加者的基準, 注意, 是一個數字。在這裡我選擇 "2公里" 作為參照基準。對兩個城市分別截圖, 兩者均出現 "2公里" 的參照數字。但如圖所示, 兩者所指的"2公里"其實分別很大 --- 有些城市之間差別少、有些大、不同經緯度都不一樣。


進行修正的方法很"土法", 但我認為可靠。就是直接放大縮小, 把兩者的參照物變成相同。以這為例, 我選擇把西安放大(原則上你把香港縮少也行, 隨你便), 依靠自己肉眼及製圖經驗, 不斷修正放大比率, 直至兩個"2公里"至少在肉眼上差異只在可接受範圍。以這圖為例, 兩者的差距達176%。


這樣子修正後的產品, 才比較具有對比意義。

**** **** **** **** **** ****

今晚先發佈幾個大型城市的新對比, 就是
北京
南京
西安
香港

註 :
- 元朝的大都(北京)或"北平"、"燕京", 均比後來的北京城為小。但北京城的那一次明顯的擴建(一看就明白 : 城南方明顯寬出來的部份, 把天壇等建築都包到城內)是明朝還是清朝的事, 執筆時卻一時記不起、又找不回資料。
- 原本找算今晚在地圖上弄個 "唐長安" 一併比較。希望下一篇可以交到貨。
(* 有朋友對 "漢長安" 很有興趣, 希望他下次西遊歸來後能夠作出相關報告。)
- 南京比較幸運, 城制基本上從明朝開始到現在都沒大變, 不過在明之前的變化, 卻不是平常人能夠弄得清楚的。


可以發現, 跟之前作的對比圖相比, 三者有微妙變化。由於四位參加者跟上次相比互有分別, 因此建議自行觀察。


數個城池跟香港對比:

香港vs西安

感覺跟上次差別沒有想像中的大。南北路程約是老尖到旺角/太子。南門跑到鐘樓仍也是天星碼頭跑到差不多中港城。到底是甚麼原因? 剛巧兩者都是大直路, 我的感覺是至少等如天星碼頭走到佐敦裕華。


香港vs北京

都幾驚 : 「程將軍, 請馬上急調二千騎兵趕到東門支援!」是甚麼概念? 說的是要騎馬由長沙灣(明愛?)跑到牛頭角。坐地鐵也要十多個站。

時代變遷, 如今北京有汽車有地鐵了, 但交通情況其實沒變。假如你不坐地鐵, 我給你在西直門打的上車去東直門, 跑你40分鐘到50分鐘還是正常的。


香港vs南京

南京的外型使得它很難作甚麼比較。不過我用圖量過(不是這張), 南京城從南到北的最長軸線, 幾乎等如從尖沙咀直跑到沙田(直線距離)。

2008年12月23日

逍遙劇場 : 我不賣身‧我賣公公

逍遙劇場 :《我不賣身 ‧ 我賣公公》

【劉九姐傳奇系列】古裝短篇


六朝金粉、十里秦淮。應天府(即南京)秦淮河畔, 聞名的胭脂地。「映月樓」在這裡本來只是第二流的妓院, 但最近這個月以來, 卻頓成熱門之地。

「玉慘花愁, 出鳳城; 蓮花樓下, 柳青青...」徐徐抱琴唱著曲子的, 就是映月樓新近出堂的柳青青。

忽見兩個番子走入來, 佔了張桌子。兩番子看了一會, 其中一人向另一人點頭, 後者跑了出去。很快, 十數番子擁著一位精瘦老頭進來。老頭坐下, 老板急忙走上去熱情招待。

熱情是應該的, 這位顧客並不簡單。老頭子來妓院並不罕見、達官貴人更不罕見。特別的是, 這位老頭子卻是位"公公"。

而且他還不是普通的公公。


* 明滅清亡 96 年後的秦淮河。


***** ***** ***** ***** *****

"榮公公"榮江, 幼年被嗜賭的父親賣給一位朝中老公公當乾兒子, 順理成章也被強逼淨身入宮。一而再的被操控, 令他自幼就開始養成陰險歹毒的性格。終於在某一年, 他施計毒殺了乾父(因為這位老公公是位老好人, 一身高強武藝全都是護身武功, 只能毒殺。事實上榮江的武功亦幾乎全承自這位老公公)。他毒殺乾父的過程巨細無遺地被東廠的人看得一清二楚 --- 因為剛巧, 這位老好人老公公, 恰巧是東廠大太監, 曹少欽(*)的對頭之一。

(* 景泰年間, 忠臣于謙以謀反罪被處死, 其子于冕發配龍門(山西), 曹少欽於龍門被周淮安等殲殺。此事分別由胡金銓、徐克拍成電影。)

* 東廠大太監曹少欽(新龍門客棧)



因為這件事, 榮江被曹少欽所羅致。而榮擅於陰險的手段亦甚得曹的歡心, 成為曹最得力的手下之一, 於應天橫行無忌。江湖上曾有多人嘗試行刺過他, 但均無功而還; 原因除了是他一身過硬的護身神功外, 還有他長年穿著的那套從前朝(大元)蒙古人在西域所得, 輾轉傳到今天的一套刀槍劍掌不入"金絲甲"。

***** ***** ***** ***** *****

榮江雖是太監, 但禁宮專產心理變態的太監, 不是甚麼新鮮事。出於某種報復心態, 榮公公雖然身體欠缺了那樣一點點, 但他卻有"易器而行"的變態嗜好, 喜歡使用各樣奇怪的道具, 照樣糟蹋婦女。他往往忍不住把女子弄死, 即使幸運地不死, 在他手中也決不會有甚麼好下場 --- 東廠雖然太監為大, 但仍然有著很多身體正常的壯丁的。對於應天的老百姓來說, 他是可怕的惡魔......假如你無權無勢, 家中又有年輕女子的話。

***** ***** ***** ***** *****

榮公公看了一會, 手一揚, 兩個番子已動手, 上前把柳青青動手就抓。老板急忙說「公公高抬貴手, 青青她才剛出堂, 不賣身的, 小店還指望她來招客呢!」
「哼, 我們要人, 難道還要跟你商量嗎!」
「大人息怒, 柳青青...她才剛出堂, 可還是位小公子呢...」

聽到"小公子"三個字, 榮江不由得心花怒放。這年頭, 還找得到如此氣質的黃花閨女, 實屬難得。

「哼!」身後的番子頭目, 聞言即隨手擲了點金子到地上。老板忙著拾起, 數了數, 笑著轉身回內堂, 沒有再多看掙扎著、喊叫著的青青一眼。

***** ***** ***** ***** *****

兩名部下把點了穴的青青, 困到榮公邸某暗房中, 關上門離開。其中一人在關上門後, 突又停步轉身面向房門, 呆了半響; 然後閉眼搖頭, 轉身追上另一人離去。不久, 榮江開門進入。柳青青別著頭, 低頭不敢面對他。榮江淫笑著, 走上前把玩著她漂亮的臉龐。這女孩肯定知道將會發生甚麼事, 但神態竟然可以維持著這麼鎮靜, 真不簡單、不簡單, 我喜歡, 哈哈哈...

「我不賣身的......」她終於吐出了這幾個字來。

「既然妳已經在這裡, 妳賣與不賣, 相信沒甚麼人會再在乎了。」他笑道。
他站起來, 脫下了衣服。露出來一身暗金色的光澤, 就是聞名江湖的"金絲甲"。即使只是步出府邸門外, 他也必將之穿在身上。這件從西域得來的金絲甲, 特別之處除了以神秘的材質打做成刀槍劍掌不入的特性外, 還有就是它並不只是一件單純的"甲", 而是幾乎把全身上下全包起來的全面保護。他費了很大勁, 把金絲甲都慢慢地脫下來, 露出他那醜陋無比的身體。不赤身露體的話, 他可沒辦法穿戴上他那些用來寵幸女性的道具來。

「我...從老家直接就被賣到院子裡, 從未曾看見過, 男人......的模樣......」
「嘿嘿嘿,」榮江笑, 並且轉身, 赤裸著面向青青。「多可憐的妹子啊。說, 妳的老家在哪呢?」

難得有個這麼不懂事的閨女, 仍然把他當成「男人」。即使是出於無知, 但卻很受用。他很興奮, 當然, 他再興奮也都表現不出來了。

青青目不轉睛的把他從上至下地盯, 又把目光停留在他那, 跟正常男人有點不一樣的方寸之地。他在這種未懂人事的女孩面前, 才能夠完全放開那份深入骨髓的自卑。

「我老家在...杭州西湖, 月桂峰下劉家庄。聽聞榮公公神功了得, 一直沒人找出你護體神功的罩門。對嗎?」柳青青說話的語氣、聲調, 突然變了。她還哪裡是甚麼柳青青? 她當然就是杭州劉家庄劉大小姐, 九姐!

榮江的臉色全變了。他聽到「杭州西湖, 月桂峰下劉家庄」時, 也還只是覺得耳熟; 再看到劉九姐腰間那條紫色的"腰帶", 他才明白是怎樣一回事來。他在一殺間判斷了情況 : 已來不及穿上金絲甲, 向前主動進攻可以取得先機, 卻又手無寸鐵; 倒不如先回身抽劍!

「我不賣身,」九姐說道「...我賣公公!」, 隨手抽出腰間的紫薇軟劍, 只一跨步, 軟劍從下而上, 從榮公公身上唯一的罩門刺入。榮公公即時停止了一切動作, 就像固定了一樣。九姐緩緩地拔出劍, 拔得很慢, 很慢, 因為她絕不想那些污血沾上她身上。劍抽出, 公公倒地。九姐把劍浸入下人們預備好在一旁, 用以給公公他作洗滌之用的熱水, 再用他的官袍抹乾。

...也難怪這門絕世的護體神功, 一直只有太監能練成。更難怪絕大部份劍客, 都沒有考慮過原來罩門就在這裡。

公公竟還有一口氣, 側著頭對九姐說 :「妳在這裡就把我殺了, 妳以為還能夠安靜地離開這個宅院嗎?」

九姐咀角貶起了一絲不屑的笑,「既然你死了, 我還有必要"安靜"地離開嗎?」

「也對也對。哈哈哈哈! 我倒真是有點老糊塗了。」語氣竟倒像跟九姐是多年好友一般。說完這句, 他就斷氣了。九姐提劍, 步向他的屍身。

翌日, 榮邸內外被發現共二十三名番子等全部陳屍邸中, 榮公公屍首不全。

***** ***** ***** ***** *****

九姐放下茶杯, 向面前的兩位老人說,「這就是榮公公的人頭, 我還找到...你女兒的衣物。」

兩位老人看到人頭, 大吃一驚; 及又看到女兒的頭巾, 悲從中來, 嚎聲痛哭。
「劉大小姐大恩大德! 我陳家實在沒齒難忘!」
「陳伯, 先不要哭。...你們有沒有三文錢?」
陳伯心感奇怪, 遂停止了哭聲。走向床頭, 拿出三文錢出來。
「三文錢有啊。怎麼了?」
九姐伸手, 拿走了三文錢。
「沒有甚麼恩、甚麼德的。只不過是做生意而已。榮公公的人頭, 是我以三文錢賣給你們的。而你們的三文錢我已收下了, 貨銀兩訖, 不拖也不欠。你們沒有甚麼欠我的, 不需要再說甚麼大恩大德, 明白嗎?」
兩老還沒想明白怎麼一回事, 不懂說甚麼說話, 只是不斷點頭。

一個小女孩站在門外, 呆呆望著家裡的這位陌生姐姐。
「是她的女兒嗎?」九姐看著小女孩, 問。
「對, 她還不知道媽媽不會再回來了。」
九姐拔起自己的一雙金耳環, 「收下吧。這是我送給小妹妹的禮物。生活不容易, 你們就收下它吧。」單是這雙耳環, 已經不知道超出"三文錢"多少倍來。

***** ***** ***** ***** *****

山上涼亭中, 一名東廠太監背對眾人安坐著, 靜看著面前的湖。身旁一名太監遞上茶杯,「公公請用茶。」

一匹官馬在亭外停步, 走下一名錦衣衛, 急步跑到亭中太監身旁半跪, 在他耳邊說著話。太監一面喝茶一面微微點頭。錦衣衛說完, 垂手站立。

「杭州, 劉九姐嗎,」太監說道, 鏡頭移至他面前,「有機會, 我也要會一會她的了。」

是東廠大太監曹少欽。


《完》

2008年12月13日

逍遙劇場 : 二十一世紀女人心(3)

【二十一世紀女人心】(三)

Vienna離開已足足一整天, 卻一直沒有音訊, 而張金陽已多次來電催促。第二天, 找上門的是省公安局; 張被即時扣押, 而由於案件情節特大, 倪進也作為重要涉案人而同被拘押。驚聞父親被捕, 銀行戶口亦被即時凍結, 身在香港舉目無親的Mandy既不敢回內地, 但隻身在香港亦很快花光生活費; 驚徨的她先求助於所認識的一些娛樂圈中人, 後而轉向大學裡那些以往看不起的男同學們。得到的卻是一再被當是"免費妓女"一樣被玩弄及斯騙。

此時的Vienna, 已帶著倪亨一生所有作品的版權擁有權, 以及多個帳戶抵達台灣中正機場。劉亦榮高興地在機場接Vienna的機, 兩人牽著手愉快地到停車場登上劉的跑車。其實她倆早就走到一起 --- 卻不是倪進所想的。

劉亦榮在台灣發了跡, 年紀漸長, 他想起了年輕時在香港出道被倪抹黑、封殺的往事。這是他一生中最大的恥辱。他多次回到香港, 自然地沒人認得他。他秘密跟Vienna聯絡, Vienna由於深知倪進的財政狀況, 早已心生離意, 只是自己不再年青, 多年來亦被視為倪家的人, 苦無出路。現在劉亦榮突然回來找她, 而且又是富商, 她也早就下了決定。

一次跟劉的閒聊, 她想起"老爺"的那份天文數字價值的資產, 遂跟劉研究, 設了這整個局。劉亦榮由於以台商身份, 在廣東、褔建等地有點投資; 知道張金陽此人, 並知道他的愛女正在香港城市大學攻讀; 他本人也曾經跟Mandy有過一夜情, 深知這女孩的性格以及朝夕想成名。Vienna安排了一場倪進參與的"普通"聚會, 找一位正在城大進修的年輕好友, 向Mandy透露聚會的事情 --- 劉亦榮告訴她, 以這女孩的性格, 知道倪進會出現, 她必定會主動向倪進出擊。

劉沒有說出口的是 : 倪進鐵定會接受這Mandy。因為... Mandy一舉手一投足, 活脫就是二十年前年輕時的Vienna --- 他也是因此而跟Mandy發生一夜情。

***** ***** ***** ***** *****

中正機場停車場外, 黃色跑車剛駛上公路, 一陣車胎的尖叫, 跑車被一輛高速駛過的大型沙石車所撞擊, 旋轉著彈出遠遠。沙石車停下來, 司機跟附近的人們驚徨地慢慢步向變成廢鐵的跑車, 接近的人們都驚叫著, 搖頭。

***** ***** ***** ***** *****

Flashback:

Vienna回頭看到倪進走進房間換衣服, 就走入洗手間, 關上門, 打電話給就讀城大的Joanna。
「喂, 係我, Vienna呀。今晚得唔得閒陪我去睇醫生? 我有d唔舒服, 原本同佢今晚落蘭桂坊tim, 依家咪佢自己去囉。...好呀, 咁妳夜d入黎我度先啦, 拜拜...」
Vienna合上手機, 步出洗手間, 見到倪進還在房間, 就對他說 : 「喂, 阿向太arm arm打黎話搵我食飯有d野傾, 一陣我唔陪你落去喇, 你地自己玩得開心d啦!」



《完》

逍遙劇場 : 二十一世紀女人心(2)

【二十一世紀女人心】(二)

分手消息傳出後, 以往曾傳出追求她、現已成為台灣富商的前藝人劉亦榮, 被記者發現跟Vienna見面。

Mandy以勝利者身份跟倪進的來往, 漸漸變得高調。兩人打得火熱, Mandy向倪進表示想演出電影, 並說她相信自己無論哪方面都不會比Vienna差。倪向她坦白一切, 他早已接近花光資金, 因此即使他跟電影界的交情有多密切、她的條件有多好, 都難以成事。Mandy說, 這個易辦, 我老爸有的是錢, 而且以他的關係, 投資的電影要進入國內市場, 也遠比其他港片方便; 於是帶倪進跟她父親張金陽見面。

張金陽是典型的保守共產黨員, 當然亦是打滾官場多年的"典型"貪官, 並沒有隨便就相信倪。他先提供了一小筆資金, 看看倪的本領。

倪進採用以往創辦《Yo!》的手段, 在國內創辦一份內地年輕人雜誌《酷!》。這是國內市場未曾出現過的; 一眾"九十後"、"非主流"青少年頓為之瘋狂, 因為這是第一份以他們作定位、為他們發聲、而且是以國內視點出發的刊物; 雜誌不談政治、民主之類, 也不會受到相關部門甚麼刁難。雜誌非常成功, 如同當年《Yo!》一樣爆發得青少年人手一冊。

籍由成功操作(只在廣東省作直接發行、部份省份地方性出版社以合作方式, 自行決定印刷發行數量, 定額分紅, 只是強制必需保持絕對相同的內容。因此《酷!》就不需要馬上投入巨額資金, 但卻短時間在全國範圍大舉發行), 張金陽的這份資金短時間內被翻了數翻; 他對倪的能力心服口服。

***** ***** ***** ***** *****

愛女出演的首部愛情片自然不成問題, 只是倪進向他解譯, 港產片市道低迷, 拍電影賺不到多少錢。刻下港股處於近十年以來的低位, 當終有日股市恢復時, 港股必然是領頭羊, 先於國內股市起跑, 故目前正是最佳機會。其實這也是張一直的看法, 只是他的身份不適合大手購入港股, 卻又苦無可信任的人。他覺得這位年青人既無政治背景, 目下又正跟自己愛女相戀中; 他向倪進提議, 由倪作代理人, 代為進行大手藍籌買賣。但其實, 他看中倪進的可是還有另外一項龐大的利益。

倪"驚訝"作為一位官員的他, 為甚麼可以有這麼多財產。張哈哈大笑, 向他"簡介"了一下他的財富來源。並把幾位在國內的"代理人"介紹給倪, 讓他們把資金匯到香港以便進行股票買賣操作。

Vienna這段時期, 不斷被記者發現在台灣頻頻跟劉亦榮約會, 吸引了大部份的注意力。而倪進則只被記者報導頻頻到內地談生意; 大眾開始對這位"負心郎"的新聞厭倦, 頻呼他"抵死", "抵佢有今日"。大眾開始支持Vienna投向劉的懷抱, 趁還有青春, 快快開展第二春。

***** ***** ***** ***** *****

看著資金不斷被匯入他跟Vienna多年前秘密開立的帳戶, 倪進知道計劃已進入最後階段。倪通知身在台灣的Vienna, 把一直以來收集的張金陽的貪污舞斃資料、文件、照片都準備好, 待最大的一筆資金成功匯到後, 他馬上動身回港, 而V則把資料送到國內相關部門, 告發張金陽。

但還未等到匯款完成, 當局就已經突然對張金陽動手, 準備對他進行"雙規"。及時收到消息的張, 在緊急關頭逃過拘捕, 跑到倪進的酒店把倪捉走; 因為他認為這必定是倪所設的局。

張把他軟禁, 並打電話要求倪家退還巨額金錢來交換倪進。此時家中只有倪進的父親 - 著名作家倪亨。倪亨年事已高, 一時也想不出甚麼主意; 遂致電在台的Vienna, 因為他知道兒子跟她只是演戲假分手。

Vienna連夜趕回香港跟老爺商量。由於張金陽匯過來的錢已全被分散到很多離岸帳戶, 一時無法活動。而要應付張提出的金額, Vienna只想到一項資產 : 倪亨多年來所有作品的版權。倪亨持有的作品版權多年來堅持不賣, 至今已是一項天文數字的資產, 因為他不會再有任何新作品面世。愛子心切, 而且Vienna"入門"二十年, 也老早就當作是正式的媳婦了; 他決定拿出這項天文數字的資產, 也要換取愛兒安全回來。

他大筆一揮, 蓋上印章, 把全部作品版權轉移的意向書摺好, 交給媳婦Vienna, 並著她一切小心, 安全為上。由於他多年來旗幟鮮明的反共立場及言論, 他根本不能踏入大陸半步; 只有Vienna能夠把"贖金"帶過去。張金陽當然同意用這項資產來作"贖金" : 他由一開始看中倪進的就是這份巨大的利益。


《Cont》

(三)
http://blade-master-hk.blogspot.hk/2008/12/3.html

逍遙劇場 : 二十一世紀女人心(1)

【二十一世紀女人心】(暫名)
Version II


參考新聞:
http://www.mpinews.com/htm/INews/20081211/gb41938k.htm



倪進 : 名作家倪亨之子。花花公子一名, 曾出版《Yo!》雜誌, 十多年前開始跟當紅玉女Vienna同居。
倪亨 : 倪進父親, 本港頂尖名作家。
Vienna : 八十年代玉女藝人, 於最當紅時期公開跟倪進的戀人關係。
Mandy : 城大內地女生。父親為褔建省高官。愛出風頭。
張金陽 : Mandy父親, 褔建省高官, "典型"大陸貪官。
劉亦榮 : 多年前因公開讚賞Vienna而遭倪進《Yo!》雜誌以「毒蛇榮」抹黑, 退出香港娛樂圈轉戰台灣, 在台灣一帆風順, 更進軍商界, 已在台灣成為富商。

***** ***** ***** ***** *****

引子:

Mandy的手機響起《不能說的秘密》鈴聲。是她好友Joanna打來, 只聽到她回答「哦? 這樣嗎, 真的嗎? 等我, 我一定來!」合上手機, Mandy忙跑回她的notebook前, 關上「Photos upload completed」訊息, 拔走她的數碼相機, 又不斷快速地關閉了一大堆一閃一閃的MSN對話框, 然後合上notebook。

倪進的豪宅內, 正在更衣的倪進收起手機, 剛想對廳中的Vienna開口說甚麼, Vienna就正好對他說, 向太打電話來約她, 一會不跟他去蘭桂坊了, 叫他自己玩得開心些。

倪進咀角帶著微微笑意。

***** ***** ***** ***** *****

倪進在某晚跟幾位好友的聚會上, 認識了年輕漂亮、性感熱情的內地留學生Mandy。Mandy主動投懷送抱, 又不斷要求倪的朋友們幫她拍照。對於向倪"主動投案"的少女中女熟女, 他們老早就見怪不怪了。在此之後, Mandy開始經常參與他們的活動。

Mandy不斷把自己跟倪進的合照放上網上, 滿足自己的虛榮心。其實以她爸的實力跟她自己的條件, 她要在內地當個小明星不難; 但自小富裕的她覺得國內的藝人太土, 她一心夢想只有在香港才是她適合的舞台, 因此也要求父親安排入讀香港的大學。

倪進生性風流, 像Mandy這樣圍在他身邊的少女不計其數。但他的一位損友雷譽陽查到, 她的父親可是福建省的高官; 倪進就突然想到個計劃。

原來倪進在多年前就賣掉了令他發大財的《Yo!》雜誌, 本來這些錢已足夠他們生活; 可惜近年多次投資失利, 加上今年這次金融海嘯, 他們的資金已快花光。遇到Mandy, 他發現了這是一個機會。今晚, 他跟Vienna談了個通宵, 因為, 這個計劃需要Vienna高度配合...

***** ***** ***** ***** *****

Mandy相約倪進共進晚餐, 為她慶祝生日。其實她已安排了相熟的記者, 準備在現場拍攝他倆的約會。這晚約會很美滿, 倪進忘情地跟她擁吻、愛撫; 這是以往不曾試過的。

其實, 這晚拍攝他們擁吻的記者, 都是Vienna安排的, 而照片亦曝光在V所聯系的雜誌上。Mandy覺得奇怪但沒心思深究, 因為她沉醉在"出位"以及"挑戰香港首席玉女"的虛榮感之中。

全港所有娛樂記者都忙著追訪倪跟V的最新情報, 以及Mandy, 她的資料不斷被曝光。就在一個大家都意想不到(這麼快)的日子裡, 倪進跟Vienna兩人石破天驚, 共同發表了分手宣言。大家都認為, Vienna 輸了給這位比她年輕二十年的大陸留學生。

但當然, 分手是兩人刻意安排好的。

2008年11月26日

我撐李嘉欣



我撐李嘉欣。




我撐李嘉欣, 因為我已經忍受唔到d八婆、港女、cheap佬、賤男們的疲勞轟炸, 已經到忍無可忍既地步。八婆賤格佬們總係話報紙新聞疲勞轟炸, 其實佢地自己至係, 而且仲愈變本加厲, 愈鬧愈過癮。

依家"鬧李嘉欣"已經變左潮流, 遇到機會唔鬧返幾句, 就唔顯得自己潮; 身邊人鬧你唔鬧埋一份, 就好似融唔入; 唔鬧佢唔笑佢就唔係正常人。之不過咁arm, 我就係呢D"唔係正常人"之一喎! 唔好意思, 我想問問各位 : 你地知唔知自己究竟係度做乜撚野?

本來人地好好地終於拉埋天窗, 唔客氣講句, 關你撚事? 你嫌人地唔請你? 不過對於最初第一批鬧、笑既人, 我保持適度"尊重"。因為呢班人鬧/笑都係自己意思、自由意志; 但係跟住黎人鬧亦鬧人笑亦笑既大部份, 我要對你地講, FUCK YOU (外加中指)。

你憑乜話人呀? 你話人地D乜呀?


***** ***** ***** ***** *****


鬧人又老又殘? 到你38歲有人地咁樣先講野啦。即使係演藝界, 到呢個年紀而靚既其實講來講去都係來來去去果幾個。李嘉欣, 由以前到依家一直都係大美女。偶有失手、跌watt, 跌來跌去依然係係S級到A級之間上上落落; 38歲既佢, 照樣秒殺依家班廿零打後港女s(或八婆s)。

鬧人唔知醜? 鬧人唔乾淨? 妳係咪以為只要開口鬧佢唔乾淨、咁人地就自然覺得妳就好"乾淨"? 鬧左佢妳就變得貞潔喇下話? 憑乜野話人? 妳班八婆又夠唔夠膽數下自己幾多? 係唔係即刻失憶, 即刻「以前D野唔想提」?

究竟邊個唔知醜?

話人cheap, 話人賤, 話人濫... 你好好? 人地識有錢仔/有錢佬就係貪錢、Cheap、「做雞」; 你地難得識到個(疑似)有錢仔就叫緣份、浪漫、好有feel? 你以為執到支好籌, 以為人地對你係真果時就叫真心? "一齊左"之後人地唔見人唔覆你, 你發現自己原來比人玩, 就叫「無悔」? 明明懶高調以為人地黎真, 點知發現原來人地只當ONS, 仲搞到圍內個個知晒, 就改口「呢D野其實都好平常o者」?

講真, 我好認真咁諗左好耐, 確實唔撚明D八婆/港女, 到底鬧/笑人D乜? 人地依家靚過你(係靚好多好多)、Keep得好過你、嫁得好過你、老公有錢過你、靚仔過你、屋企大過你、禮金多過你(仲多好多), 有D係度話人襯家麻煩, 我又要督爆喇, 係咪你地D冇錢又冇4億禮金既普通人, 同襯家關係就一定好好? 襯家就一定唔麻煩?

咒人好快離婚。係咪你地D平凡既"良家婦女"(你地總係以為同嘉欣比你地就係"良家婦女")離婚就好稀奇? 平凡家庭離婚就好罕有? 退一萬步, 演藝界離婚, 你覺得好大件事?


咪以為我係仇恨港女仇恨到痴晒線喎, 對於果D愈鬧愈起勁既仆街臭口仔、賤男, 我更加唔撚明你班撚樣話人地乜撚野。

係呀, 我知呀, 話人笑人「咁有錢仲走去娶隻老雞」, 法官大人, 唔好意思我有野問, 呢隻"老雞"你又有冇本事食?

笑人「爆粗港姐」, 你冇撚野下, 落左黎香港幾耐呀柒頭? 女人講粗口, 你覺得好驚訝好稀奇? lky.ra我當然都聽過無數次, 係好好笑喎, 但係我唔會幼稚到「唏, 佢講粗口都唔知幾流利呀!」好似覺得發現新大陸咁囉!

唔抵得人地既有錢又娶到靚老婆? 笑人「失匙夾萬」? 點解我覺得人地做緊失匙夾萬都仲要比你掂一萬倍?

點解我睇來睇去都係覺得許晉亨點睇都依然比你班柒仔靚仔有型有風度得多? 點解我睇來睇去呢個好撚開心咁笑人娶雞既你, 都只不過係一個渣住張地鐵報紙, 樣撚衰衰既核突醜男, 而你呢個柒頭係度笑人地許晉亨「on撚99」?

法官大人, 我好想問 : 請問你以為你自己係邊撚個???


***** ***** ***** ***** *****


聖經有個好多人聽過既「石頭故事」 (事實上「石頭故事」有兩個, 我講比較多人知既呢個。), 耶耶話, 邊個自覺冇罪既, 就可以上黎用石頭打人。其實我不嬲都 唔認同 呢個故事, 因為呢個故事根本係錯既, 係害人兼教壞細路既。以前已經寫過無數次(唔在Blog), 簡單黎講就係我本人係點、係同"我話你點點點"兩者完全無關。

一個罪犯, 絕對有權利企出黎指證另一個人既罪行; 我就算本身犯左咩重罪, 並唔會因此而令我講「1+1=2」呢句變成謊言。但既然係咁, 我又點解要話人憑乜野鬧李嘉欣呢?

因為你班撚樣/八婆實在太過份。得些好意需回手, 但你班仆街實在唔知限度。假如你地圍埋對住張報紙能夠 "無畏無懼" 咁用盡你地呢幾日果D惡毒刻薄說話黎鬧人笑人咒人既話, 我點解唔夠膽係度大大聲屌柒你地。既然你地覺得講呢D野冇問題, 咁我敢於 "逆市" 企出黎撐嘉欣, 更加冇問題。

你地把口實在太賤, 令人忍無可忍。我能夠明白你地幾咁眼紅, 幾咁唔抵得。徐子淇嫁人, 你地搵來搵去冇位入, 頂多人身攻擊(* 唔係"人生攻擊"!)話人甩啞都嫁得入豪門; 大劉甘比仍然現在進行式, 你地等來等去都冇攻擊時間; 輪到嘉欣亨亨, 你地壓左咁耐既所有眼紅、谷氣、唔抵得、妒嫉... 全部壓力就發洩到佢地身上。

鬧佢、笑佢既人, 唔係唔比你鬧, 但係太多人(尤其依家)唔明白

『鬧人笑人都係要有道理支持既。』

呢樣就係分別。仲有, 我"尊重"果D"出於真誠"鬧既人, 極力屌柒既係大家身邊果D後期加入, 甚至唔係為鬧而鬧, 而係 "為潮而鬧" 既賤人

其實呢單本來應該係一單好開心既新聞, 郎才/財女貌, 靚仔靚女, 雙方都曾經滄海、大浪淘沙; 承受眾多壓力最終能夠踏出呢步。本來應該係個幾咁靚既故事?

許生, 恭喜你。

嘉欣, 祝褔妳。38歲依然係本地S級大美人既妳, 艷光四射, 幸褔滿溢。無論妳以往經過幾多, 都係歷史唔能否認, 但亦無必要時刻掛在口邊。希望妳唔會變章小惠。



李嘉欣, 我撐你。



2008年10月30日

公告 : Google Map比例

(30/Oct/2008)

公告 : Google Map比例

由於發現Google Map所採用的比例, 似乎有些我不理解的地方。因此我目前不能排除《中國古城對比研究(三)》(
http://blade-master-hk.blogspot.com/2008/10/blog-post_4359.html ) 裡面的對比或許存在錯誤。

其實主觀感覺來說也一直覺得不可思議, 當時主要是覺得裡面"香港"似乎過大了, 甚至跟實地行走的"主觀感覺"相差超過50%。
遲一下會再詳細研究Google Map的比例問題。如果真的出現錯誤, 會發表更正。

2008年10月28日

我的90年代 (二)

我的90年代 (二)

各位留意一下了, 標題是「九十年代」, 突然又寫返, 當然有原因。各位老餅亦不需要擔心, 80's系列其實仍未結束, 只因為後面的資料太難搜集, 因此幾個月以黎都沒再動過筆。

突然回頭又講90's, 原因同西田光(Hikaru Nishida)有關。想不到竟會遇到另一位西田光的香港Fans, 這令我突然起意, 找回仍保存著的相關物事出來。而事實上, 使我動筆開始寫懷舊系列的原因亦是跟西田光有關的。
(參考 http://blade-master-hk.blogspot.com/2008/05/90.html )

廣告時間 : 這位網友非常有心思, 在網上搜集了大量阿光的相關物品圖片及資料, 並且建起了至少兩個阿光的大本營,
《西田光 P-Can club in HK》 (可惜第一個有很多圖片已經看不見了, 建議直接看第二個link):
http://www28.discuss.com.hk/viewthread.php?tid=1940550
http://www.discuss.com.hk/viewthread.php?tid=2800369


重新翻箱倒籠, 有豐富"剿野"經驗的也知道, 往往在第一次剿野剿到的東西, 到第二次就找不回來。上次找到的一些阿光的卡式帶Cover(即是那種印有偶像靚靚照片, 讓你替換掉卡式帶封套的那些卡紙)、膠墊、相片等等找不到, 卻找出一堆她的雜誌彩頁 --- 因為空間問題, 而把雜誌撕剩幾頁的做法, 相信很多人都試過吧。可惜的也是空間問題, 沒地方讓它們舒服地冬眠, 因此即使只是彩頁, 保存條件也欠佳。當然了, 仍然比"唔見晒"強太多。


找回西田光幾本寫真集。不知為甚麼她的寫真封面都不漂亮, 平時替雜誌拍的封面還要好看得多。這幾本裡面, 第一本(右下角的那本)Hi-Tide最好看。

當年的寫真集內附的廣告單頁。日本的影音產品往往有類似的宣傳單頁, 我最想找回來的是LD裡面的那份, 因為我一向認為這些單張很有價值。現在重新看, 有多少是你曾經熟悉的, 買過的, 看過的?
《一生縣命》時期的中山美穗仍然是"前期", 一點也不漂亮。後來一口氣變身成人見人讚的超級大美女美穗, 那是後話。
宮澤里惠這時仍未變靚。
淺香唯, 在那時期的香港而言是個排名很高, 剛好站在二線梯隊之首的小美人。
武田久美子的"貝殼胸圍"封面在當年很震撼的, 長期被放在賣寫真的店鋪門外。
齊滕由貴的《情熱》寫真我都有的。
酒井法子仍然是標準日式少女, 這裡宣傳的是《Blue Peace》。


當然這裡只是其中一部份

反正我的收藏其實也並不多(CDS上次已經出鏡了), 但可以給各位老餅一起回憶一下, 那時大家每個星期跑出旺角去看去買的東西吧!


GORO, 對港仔來說, 定位已經是咸書了... 不過來到香港價錢貴貴(不過我忘記當年"信和價"幾多了, 如有朋友記得, 希望回信話返我知...), 識睇日文的人比例不多(* 註), 但"咸野"(寫真彩頁)佔量也不高。因此定期買的人不多, 至少我身邊沒有; 大家主要都是只有當封面遇上自己喜歡的偶像時才會買。
不過請弄清楚, 即使在當年, 開宗明義的"日本咸書"也有許多(例如Beppin, 並不是BP的質素高, 而是只有它的名字容易記得...), 刻意為買咸書的話並不會選擇它。

(* 註 : 在80's, "話識日文"的人多, "真識日文"的人少。青少年想法多多, 也比較願意打工賺零錢(遠比今日的後生仔女強得多了); 但真的跑去讀日文的青少年並不多。後來90's後期興起日劇潮, 反而才有比較多的年青人跑去學日文。雖然我認為80's的「崇日潮」比90's後的強些。)


Scola, 由於無關的內頁早就掉晒, 亦多年來未有再睇過, 印象中呢本"好似"係比較認真少少既娛樂雜誌, 但咸野當然仍有(睇封面d名都知)。印象中呢本在香港比較流行。
由封面可見, 果段時期都係大約91-93打後。


幾本不同範疇的雜誌。
JJ : 女人時裝書, 係大丸買果時仲比收銀望左幾眼。
明星 : 絕對係老牌的娛樂雜誌。相信比我再早期的那些師兄們, 多半是買這本"明星"和"平凡"起家的。內容比較正派。
MOMOCO : 睇名就知必定是比較後期的刊物, 因為用這名字, 一定是菊池桃子的關係。


在這些彩頁的背後, 還找到些當年不起眼的電話卡廣告。但是到了現在, 發覺拿出來給大家看也很有趣。能不能勾起你的回憶呢?



吃驚的事情是, 無故找到一個放滿中山美穗照片的信封。雖然我也買過她那本經典的Ambivalence寫真集(上面放出來的就有幾乎一半都是這本寫真的照片), 但卻沒有怎樣"迷"她。這一大堆明星相是誰的? 完全忘了...

看著這些"明星相", 絕對是80's-90's, 淘大商場/金都商場/信和/好景/模型街...那些明星相鋪的產物, 翻印效果以今日標準看是很差, 但當年正宗的日本原裝明星相, 印象中要賣十幾二十元一張2R的(有沒記錯?), 而且數量極少。


又btw, 美穗這本[Ambivalence]是我個人評為「日式寫真終極之作」。可能看到這本作品時的震撼太深, 往後再沒有看過整體水準能超越這本寫真的作品(任何女星)。


附錄:

西田光, 作為歌手的一面, 她唱日文真是不好聽。但是她唱英文也還ok的, 至少不令人難受。由於這類video經常被Youtube殺掉, 因此想看請儘快看看:


http://hk.youtube.com/watch?v=5Rv4ybnulHE
Moon River


http://hk.youtube.com/watch?v=dPeTp336hjs
Top of the world


http://hk.youtube.com/watch?v=MnrEMwgk0hE
RAINDROPS KEEP FALLIN' ON MY HEAD


http://hk.youtube.com/watch?v=sbnxiqTNAPM
Where the boys are

2008年10月20日

中國古城對比研究(五)

中國古城對比研究(五) - 日式城堡初階心得

這裡寫的, 不少在以前的遊記中已寫過, 不是甚麼新鮮事情。把日式城堡拿來跟中國的"城"作對比, 是不太適合的事情, 因為我去日本的機會較少, 到目前還未見過有像中國一樣的把整個城池包圍起來的"城", 而只有把有限範圍獨立包起來的, 較接近傳統意義上的"城堡Castle"; 但在功能上, 它們又不能視作跟歐洲的Castle同類。

日本城堡是個奇怪的產物。它不太像是傳承自中國的, 據一些文章所說, 日式城堡反倒更像師承自朝鮮, 這點由於我不熟悉, 故保留之。但它們跟"中國城"大不相同卻是明顯的事實。

說日本城堡是個奇怪產物, 是說它們的存在實在搞笑。日本人絕不是笨蛋, 但他們在軍事上很多地方, 卻往往使我們中國人看到覺得不可思議。他們把單純的手刀, 打做成舉世知名首屈一指的日本刀, 甚至已經昇華到了藝術品的層次, 但是卻只能是獨立的工藝品, 而不是它的原始面貌 - 兵器, 為作戰而大批制做的日本刀都是垃圾。他們把只能在戰場上用的盔甲, 變成精美的藝術品, 但其功能跟實用性卻是笑話。

日本城堡也一樣, 它們存在太多, 簡直令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毛病, 但聰明的日本工匠是不可能不知道的; 我相信跟和式"紙門"一樣, 只有深層了解日本文化的人才能理解。這必然涉及到深入民族性的深層次, 即使套用在你死我活的戰爭場合上, 攻城跟守城的雙方, 都依然不會僭越的一些共同底線; 更重要的是他們自己堅信之餘, 也相信正在作戰的對方也同樣堅信(這些底線)。以下, 我只以一個中國人, 以中國式的思維去對日式城堡作評論。

在我眼中, 日式城堡簡直不可能守。紙糊一樣的城殿建築(頂多是木結構的), 直令人懷疑他們用作"守"的誠意。城根/城堡的石基採用從外運來的巨石, 其實結合得並不嚴密。表面上固若金湯, 但實情是在戰爭時期一旦破損則根本無法修復。石基破損較嚴重的, 整個城的一部份全崩塌下來也是常發生的事情。中國城牆用磚石結構, 單純地看, 會以為比起巨石築成的日本城容易損壞; 但好處是只要不被敵人一口氣攻破, 磚石結構很容易(或者說, 比較容易)被修復。備用的磚石本身甚至也是守城武器的一種。而且磚石結構, 近乎可以隨意加建、改建以配合戰情。

城牆的外圍, 護城河跟城根連接的部份, 中國是有一定空間的; 而日本則是護城河直接接觸巨石城根。我完全看不到日本這種做法有任何好處, 首先是城池的正常維護困難, 河水直接"浸"著城根, 兩者沒有緩衝。雖然能有效防止敵人大批貼近城牆(姑且叫做城牆)破壞, 但一點也不嚴密的巨石城牆, 忍者很輕易就能走上去(不要笑...)。留意一下我刻意拍的城角fortress建築物(套用中式叫法, 暫叫它們敵樓) : 敵樓外牆緊貼城牆, 在敵樓內的守軍本就很難監察城牆。

守城的砲

日本人是幸運的。在維新以前, 日式城堡從未面對過真正的"攻城兵器"的考驗, 明顯地設計城堡的工程師們也從來沒有想過這點。吊詭的是日本軍人並不是不認識這些攻城兵器 --- 他們反用來守城, 而沒有用它們來攻城。著名的「真田丸」就是好例子。當然少量的移動型火砲是有的, 但肯定從未被投入到攻城的主力。而傳統攻城的Trebuchet、Ballista (* 註1)也沒有在日本戰場上出現過。我個人的估計, 是日本軍隊沒有把攻城兵器流動化的能力和技術 (* 註2); 更有可能是在心態上不樂意使用這些東西。

(* 註1 : 一般這類攻城兵器有兩個大類, Trebuchet指最傳統的重力投石機, 即是大家心目中那種以拋物線把石彈投出去的那種。Ballista則是以近似弩的方式把彈丸(有時是巨箭)"射"出去。)

典型Trebuchet投石機
中國式的中型Ballista : 床子弩

(* 註2 : 即使是中國, 雖然很早就已經有各種攻城砲的存在, 但事實上這些巨型的攻城器具也是由中亞的回教民族傳過來的(回回砲, 或襄陽砲)。古代日本在實際跟精神上也沒有這種機遇, 就是遇到了也不會接受。)


好像是廢話, 但日本的攻城跟守城方略, 其基礎也只是針對人, 而沒甚麼很主力針對"城"的做法。也可能是因為沒甚麼可以做, 城堡上的建築之脆弱可說世間少見, 因此所謂"守城"主要活動要不是想法子把敵軍遠遠推離本陣, 要不是拉開敵陣把其攤薄分而食之。由於手頭案例只有大阪城, 以下用大阪城嘗試說明問題:

如圖所示, 對於沒有攻城大砲的攻軍, 在外護城河以外, 無論是火槍(只有火繩槍喇)還是火箭, 也無法動天守閣分毫。但假如弓兵能集結在內河前發射火箭, 則不知道還能怎守下去。不過大概正是由於雙方都知道天守本來就太脆弱, 也大概是日式的戰爭思維, 大家都避免摧毀天守閣, 因此作戰核心思想仍是人員佔領作主導。


大阪城設計上的防守方針, 是使用近似中國"陣法"的雛型, 籍著巨石布陣, 來逼使敵軍必需迂迴地繞圈子, 這樣也使敵人變成側面向我方。窄路迂迴也能令人無法大量湧進, 即使是騎兵也必需放慢速度 (btw, 這種守城思想, 直到現時也還套用在日本的黑社會建築設計中)。但基本上, 讓敵人成功走到這裡, 大概也等如死定了, 幸好日本的戰爭雙方人數從來不高, 不像中國; 因此可以指望單靠這樣而把攻勢消滅。

輕鬆一下 : Anyway, 大阪城公園的櫻樹也好漂亮。


參考資料 (wiki)

大阪夏之陣
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5%A4%A7%E9%98%AA%E5%A4%8F%E4%B9%8B%E9%98%B5&variant=zh-hk

大阪夏之陣 圖
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Image:The_Siege_of_Osaka_Castle.jpg&variant=zh-hk

大阪冬之陣 佈陣圖。由於較著名的夏之陣, 事實上整個戰場都是遠遠推到大阪城南方, 在現今的四天王寺一帶, 跟"攻城"扯不上關係。只有冬之陣比較接近"圍城", 嚴格來說也不算是攻城了, 可以明確地看到守軍也是把防線推出到外圍, 全部據橋而守。當然了, 這樣做是完全正確的。但某程度上只屬取巧, 因為並非每個城堡都像大阪這裡一樣是個到處是河川的水鄉(讓你有橋可守); 而視作守城利器的「真田丸」其實是在防線以外, 以前一直沒注意這點, 現在回頭看, 得認真考慮還能不能當它是"守城"之用了。何況把它放到那裡, 效用也很懷疑。首先是它威力必定不怎樣(否則不會把它置於防線以外, 增加操作危險), 也只能對付南面平原過來的大軍, 對其餘三面毫無意義(有意義的話, 至少東、西兩面的敵人也無法成功集結了)。

中國古城對比研究(四)

中國古城對比研究(四) - 巡迴

由於相信很難有人像我這樣, 不斷到處跑, 去看一些對一般人來說, 屬於相同性質, 「咪又係一X樣~」的東西; 因此相信大家在香港, 很少機會看到這樣子的系列主題。

今次把前面提及過的地方, 給大家作一次巡迴, 讓大家能夠大致上知道那是甚麼樣子的地方。

這裡貼出來的很多都屬"資料性照片", 不是那種"旅行靚相"。不過也有一兩張還算不錯, 那些我都把size放得比較大。


以下排序沒甚麼嚴格的準則:


西安
把西安排在第一位, 是當然的, 因為目前西安城牆應該是整體維持得最好、最壯觀、最值得去看的城牆。我往往也會拿西安的明城牆作標準來對比。

西安南門的瓮城。

衛星圖看清楚南門關以及瓮城的格局。

這張可以清楚看到護城河及箭樓。提示 : (1)注意護城河跟牆根的距離 (2)其實牆身是個複合設計, 不過本文不深入說明。



南京
一些照片上次已經貼過, 今次貼些不同的。

衛星圖看中華門(聚寶門)的三重瓮城

由於中華門(聚寶門)不能走到牆身上, 只能拍到城內的一側, 也可以感受到被高大的城牆所保護的民居感覺。另外南京城牆並沒有獨立箭樓。

南京的明故宮遺址, 已變成一個公園。


北京故宮
由於原來的北京城牆早就拆得乾乾淨淨, 因此無法用照片來表達"北京城"。

而著名的故宮紫禁城, 則是中國"皇城"的代表。由於我相信大家對故宮的"例景"照早就看厭, 更由於故宮是在這裡面我最"冇feel"、最沒興趣的一個地點。因此我也找些比較不一樣的照片給大家。

從午門城樓上下望午門瓮城。其實這樣子算不算是瓮城? 我有疑問。不知道在清朝時這個部份是甚麼樣子的。


山西平遙古城
平遙古城比較小, 但保存得非常完整, 更重要的是它的城內建築也大致上仍保留/接近原貌, 非常值得去看。這些就是我經常說「想看就得快些去看」的東西。

進入了這個城門, 你會有好一段時間以為跑入了電影城。

平遙城牆(外側)。整個型制像是降一兩級的西安城, 但更古僕一點。(不要懷疑, 跟上一張照片是同一次旅程。你以為會下雪的天氣, 就不會有少部份時間陽光普照嗎?)

(* 註 : 假如你喜歡古城, 但又不像我這樣把注意力集中在防禦工事上的話, 讓我介紹你一個味道近似平遙, 但更"精緻"一些, 最重要是 : 似乎還未有太多人知道 的好地方 : 揚州(香港人通常寫作「楊州」)。)
揚州的老街。磚石建築, 跟山西的木結構當然有不同的風味。


山西 王家大院
寫到平遙, 忽然想起那些舊式的大宅院, 事實上也就是屬於民間的"Castle"。雖然在功能及型制上風馬牛不相及, 但在社會學上的定位, 其實更接近於歐洲的那種私人堡壘; 大宅院的主人, 在舊社會不就是地方性的Lord嗎? 當然, 中國人是不願承認的; 但有華人的地方就有Lord --- 不遠, 就是香港跟澳門, 不也是各有一個嗎??

王家大院, 其中一部份的外牆


新疆吐魯番 交河故城、高昌故城
就這樣看這兩個古城的照片, 是很難把它們分辨出來的; 對香港人來說, 高昌的知名度又遠遠高於交河, 大概是《白馬嘯西風》跟《傾Sir版絲路》的功勞吧。

btw, 我絕對覺得應該馬上把這兩個古城關閉, 不要再開放給遊客, 只許學者們進入。這種狀況的古城, 還要開放給「中國人」進去破壞, 真是令人從心底痛心的事!

交河

高昌


新疆塔什庫爾干 石頭城
不要懷疑, 這個很明顯是Fortress了, 可惜在衛星圖上找不出來。

有雪山做背景, 很好看。


湖南 鳳凰古城
香港人近年開始認識鳳凰古城了, 但事實上它最值得看的時期已經過去了。

這張鳳凰例景, 應該大家很熟悉了。可惜我去的時候沱江沒甚麼水, 不好看。

太多人沒注意到了, 鳳凰也是個典型被城牆包圍的老城。(提示 : 它附近的"南方長城"是騙人的假景點, 不要上當。)


其實不需要跑得太遠, 就是廣東省內也有少許古城可看的, 雖然不多...

肇慶市內就有一段並不短的宋朝城牆, 型制較小, 但在南方市區內還能夠保存如此, 也還算有誠意。


省城廣州市, 越秀公園內, 保留了一小部份的明城牆, 真的只有一小片。


來自日本的參賽者...


日本 東京皇宮

選「二重橋」來作東京皇宮的代表。btw有人問過我, 說不知道應該在哪裡拍攝二重橋最好; 答案是上面的衛星圖所示之處。假如你是從大手門進入, 就可能忽略了, 不會走到這裡。

注意護城河跟城根, 還有"fortress"跟城牆(其實只能算是城根了)的關係。


大阪 大阪城
在秀吉重建前, 這裡本來是武裝寺院組織「石山本願寺」。以其知名度、交通方便性以及代表性、原整性來說, 它是用來了解日式城堡的入門, 而且老少咸宜; 畢竟, 它本身就很漂亮。

"大阪城に今桜が咲くっている"
大阪城的照片, 跟故宮一樣相信大家也是早看得厭了, 而且說坦白吧, 我去的那次其實是為了賞櫻的。雖然未到最佳時機, 只得白櫻, 但也很不錯。大概我的取景都很老土, 回港後公司同事看完照片, 還問我是否跑去拍《日本風情話》。

從城牆上的槍眼外望護城河。大阪夏之陣的時期已經是廣泛使用火繩槍的時代了。

大阪城的護城河及城根。


京都 二條城
雖然面積非常小(可能比中國土豪的那些大宅院還要細小些), 但仍算是一個正式的日式城堡。

二之丸。由於沒甚麼好的方法去拍一張能夠代表二條城的照片(也沒有制高點), 只能用遊人最主要參觀的"二之丸"來代表二條城。

二條城外的護城河。


京都御所/京都御苑

這兩個名字經常被混淆, 簡單點說, 御苑是外圍的整個公園範圍, 而御所則是裡面的建築群。以定位來說, 這裡可以算是京都時期的"故宮", 所以也順便放在這裡。

我去京都御苑, 目的也是賞櫻而不是看城(事實上也沒有城堡城牆等等可看); 那裡的櫻花園很不錯。輕鬆一下, 放一張在京都御苑裡面, 最喜歡的一張照片吧。
是不是拍得很老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