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13日

說說見鬼 (2)

說說見鬼 (2)


《繼續 白沙洲事件》

《聲明 : 本文所有照片均是別人的blog上取得的》


這件事其實多年來我重覆寫過兩三次, 但永遠無法完整地寫出來, 我也說不出為甚麼。
-----------------------------------------------------
時間 : 估計為198X年
地點 : 西貢白沙洲
自我簡評 : 感覺最恐佈一次, 而且有多個朋友見證

中間大概十年、十多年無事發生(還是有, 但我又忘記??), 再來已經是讀完中學出來工作, 估計大約8x年, 參照物是事件那時期, 比較一般的普通人也開始會用初代巨型"大哥大", 而不再是"扮勁人"only。

人物 : 連我在內共6人, 3男3女
目的 : 西貢白沙洲露營

這個"白沙洲"是個"半荒島"(相信現在仍是), 島少, 沒居民, 應該沒定期街渡(主要都是租船往返), 但島上卻有少數救生員建築(卻不見有當值), 也有市政局的公廁。沒有食水也沒電。我們一行6人準備wildcamp, 到達後島上除我們外還有估計3-4組遊人, 都是燒烤, 有一組少年是來打wargame的, 不過看來他們一見這個荒島就決定不玩了, 其中一個game仔拿出"大哥大"打電話叫船家來接他們走。也是因此 "大哥大" 成為此事最主要的時代參照物。

不想事後孔明, 先作說明 : 此島上岸(碼頭)是一端, 而能夠活動的部份是島的另一端, 需要爬過/繞過一座小小的山頭, 山頭上是有很多墳式者那種有小平台的大墳。不過不要太在意以為這是甚麼"伏線"; 因為這樣的山墳在任何新界、效區本來就很平常。

到傍晚, 原來的幾組遊人都全走了, 只淨下我們6人。我們還以為還會有其他人在此camping呢。"霸晒成個島"這個事情非常令我們興奮! 因為在一個沒有街燈/電燈柱的島上"遙望"岸邊(大概是西貢?)的那種串串燈光, 隨而想像自己正是在平時在沙灘之類地方望著海上的那種無人小島上, 感覺也是很有趣的。

我就是走到這個部份的海邊。中間那裡就是營地跟燒烤場。唯一那"山頭"就是我說的山頭。


中間是很忙的弄晚餐等等事情。估計約八至九點左右, 我自己一個散步走到去海邊(不是碼頭那邊), 只是坐了很短時間就開始覺得凍(那是夏天, 但在這種無遮掩的海中小島晚上, 原來也很凍的), 就走回帳幕。走到一半路程左右, 就聽到帳幕內有其中一個女的哭聲(!)。我的第一想法是甚麼? 當然是"II"(非法入境者, 香港人大概好多年冇再聽過呢個詞了), 隨即回頭, 在地下找到一支遺下的燒烤叉(好歹都有野渣手先), 摸黑靜靜走近帳幕。

接近一些看。我們去的時候水比較淺, 中間的"通道"仍很寬的。可能記憶有誤, 忘了為甚麼這張照片看不到那救生員的小屋, 而且應該有個小小的燒烤場。可能是還要稍稍繞過一下才看到, 忘了。


在距離幾步的地方停下, 細心聽聽發生甚麼事。聽了一陣都不像有甚麼"意外", 就埋去拉開帳幕, 一拉開仲嚇親入面的朋友們。問他們發生咩事? 妳做咩喊? 點解你地厘晒係度唔出去?

朋友(男)說, 你先坐低, 拉返拉鍊先。我地"頭先聽到d聲呀"...

我心想, 「挑!」, 我一直在外面, 大概是我所發的聲吧。坐低, 拉拉鍊, 問他究竟聽到甚麼聲音, 我剛才就在外面, 應該是我的聲吧? 他說, 唔係, 應該唔係, 你坐低一陣睇睇仲有冇d古怪聲先啦。

「你頭先係外面, 有冇係咁踼d汽水罐?」「冇喎」
「咦, 殊!~~」(我應該剛剛講緊"冇喎", 沒留意外面的聲音)
「arm arm又有喇...」

於是我不出聲, 也一起靜心聽---應該說"等待"...

然後, 我聽到了!!

確實是 "踼汽水罐" --- 外面有燒烤場, 也的確零零丁丁有汽水罐在地下。但我們也一致裁定, 不是風吹汽水罐 --- 風吹汽水罐的話, 是不會 : 先是一下子清脆的碰撞, 然後一至兩秒後就是罐頭跌回地面並滾動幾下的那種聲。絕不是風吹, 明顯是"踼罐"的聲音。

也有一個證據, 就是每次發生, 都是獨立的"一個汽水罐聲", 而且是分別出現在不同方向。假如是風, 就應該隨機幾個罐混合出現。

再聽下去, 還有其他怪聲。可是因為 "踼汽水罐" 過份明顯又"搶耳", 所以大家都要再過了一會才聽得到同時還有其他怪聲出現。我要說, 當中有很多我連想像也想像不出是甚麼的聲音, 我已經不提了, 姑且當作是島上的"自然聲音"; 姑且當作當中部份只是城市人出於不了解、不熟悉的聲音; 但還有不少, 是能夠判斷出來的, 就像踼汽水罐一樣。

其中容易描述的, 包括有腳步聲。

這是個海中小島, 海浪聲在晚上是頗大的"背景音效"。而且有偶然的風吹"索索"聲, 還有超搶耳的汽水罐聲, 但後來我們都開始聽到有"腳步聲"。這島是那種草地+泥地+碎石地, 腳踩在碎石上的聲並不會大, 但我們幾個都靜靜坐在帳內、也確定外面理應不會有人的情況下, 大家要聽還是能夠聽出來的。腳步聲不是不直出現, 而是聽著在這裡走了一會, 消失; 然後在另一個地方, 又開始走動... 這絕不是我一個人"好驚"之下幻想出來, 因為每次又再出現, 我們幾個都能輕聲討論 : 「又黎喇...今次係'果'邊喎」

其實我也忘了我們這樣聽了多久, 相信頗有一段時間, 可能有半小時以上。夾雜在裡面還有很多不知名聲音, 但大部份無法描述的, 我們已經很"豪"地不討論(在事後), 當作是自然聲音。之後最恐佈的"效果音"來了。

"有人"在括帳幕。確切些說, 是在用指甲來括我們的帳幕。

大家應該想像得到這些wildcamp帳幕通常是甚麼質地, 拉開後怎說也不是拉得很緊的, 怎也會有些少鬆動的。想像一下假如你刻意要"括"它, 你不是隨便輕輕就能括它, 它是會被你"按"下去的; 你要稍稍施力令它拉緊, 才能"括"。而你應該想像到"括"它大概會是甚麼聲音。對, 就是這個聲音。

這個聲音是絕對不可能聽錯的, 這是剌耳的, 這是"大自然"無法做出來的。而且, 聲意的距離那麼近!!! 你應該能想像當突然"括帳幕"時對我們的震撼程度!! 我們(包括我)全都一起「呀!!」叫了起來。

由於幾種聲音是交雜地出現的。我跟其中一男的說好, 門外再有腳步聲、汽水罐之類的話(因為每次的方向不一定相同), 我們就一起拉開拉鍊。然後我抓住拉鍊、他拉緊"門"邊(這種廉價帳幕, "門"不拉緊的話很難拉得開拉鍊的)。等了一會終於在對著門的方向又有聲了, 我們望了一眼, 把拉鍊拉下來打開門。門外當然甚麼也沒有, 但看到估計是剛剛被踼的罐。說坦白, 當時一殺那我是不太敢走出去的, 並不是怕危險、直覺上沒有感到"危險", 而是害怕會見到甚麼不能接受的東西。最後都是跟他一起出去, 在附近走了一圈。當然了, 我們走出去繞場的時間內, 沒有怪聲音的出現, 只淨下很平常的自然聲音。

說真我們也不會走得很遠, 也就距離帳幕十多步左右的距離。始終那3個女的還是很驚慌(也不能怪她們), 無論從哪方面來說, 我們即使"扮勁"也必需要死頂在這外面"行必"多一會, 否則這晚實在無辦法過。(為甚麼只有兩個男的出來? 因為第三個勁人, 他竟然一吃完飯就在裡面睡著, 甚麼都不知道!)

很典型的, 在我們"行必"的期間, 一切怪聲都消失。我們走了一會也沒有任何發現, 就回帳幕。進去後確實也有一少段和平期, 忘了多久, 估計15分鐘上下吧? 然後聲音又重新出現了! 但是我們實在累了, 是指精神上的累, 有種覺得「認了, 算了, 算你叻, 你好野, 我地冇符」的心態(至少我是這樣), 反而感覺就"安樂"得多。回想起來, 一個詞非常貼切 : 「本Pai」, 哈哈。

最得人驚的"括帳幕"也偶有出現。不多, 估計總共也就5-6次。照理說, 無論"它"是甚麼, 要"括帳幕括得出聲"(肯定是帳幕, 因為聽得出就在旁邊)我們應該能夠"見到"帳幕被括的那個部份有異樣; 但是實情是幾次聲音一響起我們就猛看, 都看不到它具體在括的哪一部份。(帳內有燈, 假如位置正確, 應該能看得一清二楚的)

當大家, 連那3個女的也開始有「本pai」「算你叻, 你好野」心態, 其實也就感覺平靜下來了。開頭我們也還安排定時要有兩人清醒著"做看更"的; 但實際上很快就大家都忍不住全睡著了。甚麼腳步聲? 汽水罐? 去他的。

"碼頭"附近, 上船的地方。基本不會有人留在這邊。


第二朝起身, 大家當然說起這事, 也確認了不是一兩個人的幻覺, 除了那個一開始就睡著的強者不知道外。中午坐船離開, 向船家問起, 他說, (具體忘了, 大意如此)「你地濕碎啦! 大把人睇得清清楚楚tim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