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11日

京都究竟是長安還是洛陽?

京都究竟是長安還是洛陽?

(節錄自《京阪夏之陣》, Mar2008)

一直以來, 都是認為「京都」乃是模仿唐朝時代的長安城(現 西安)而建。但今次到京都, 得出來的說法卻是模仿洛陽。究竟京都(平安京) 是脫胎自長安還是洛陽呢?

這方面, 日本人跟中國人互相的說法都不同。中國這邊普遍認為, 是唐朝時期的遣唐使欣賞長安城(當時亞洲 --- 可能是全世界, 規模最宏大的都城), 因而把其xcopy回日本按比例重建的。而日本方面的說法是洛陽跟長安兩者皆有。而現今京都的地區分野依然採用像洛北、洛東等稱呼, 應該洛陽說比較接近事實。以下是來自wiki的相關資訊:

由於受到中國的影響,中國的洛陽和長安在歷史上多次成為中國王朝的都城,最初平安京在仿照中國城市建設時,分為東西兩部分時,西側的右京仿自長安,因此稱為「長安」,東側的左京仿自洛陽,故稱為「洛陽」。然而,右京的「長安」地區由於多為沼澤地未能順利開發,最後實際的市區只有左京的「洛陽」。所以京都也被稱為「洛陽」,城市內各地區至今仍留有洛中、洛西、洛南、洛北等稱呼,而前往京都則被稱為「上京」或「上洛」。

而就在同一頁內, 卻也有仿長安城的說法:

平安京是按照中國的樣式忠實的設計的都市,四周被山所圍,東臨鴨川,西有桂川逶迤向南流過。內部模仿長安設計成長方形。現在的千本路既相當於當時的朱雀大路,正北是舩岡山。


由於洛陽我沒有去過 (而且多半意義不大, 因為洛陽不像西安, 沒有被用心保留原貌), 我暫且假設古洛陽跟唐長安的城規差不多。但單以我在京都的親身感覺, 平安京xcopy長安/洛陽似乎不見得有多成功。以我在京都街頭上活動的感受, 也完全跟西安的感覺是兩碼子事 (這樣說很易令人誤解我的意思)。首先由於缺乏了最搶眼球的 “城牆” 區別外, 西安/長安最顯著的是其寬大而筆直的東西南北走向大道。這些大道裡面主要的幹道, 即使是在中國這樣子的國家, 也仍然能 “有機地” 一直保留至今; 在西安的這些大道上走, 那種劃分得清清楚楚、前後筆直而看不見盡頭的大道是令人印象深刻的; 不過在京都基本上沒有這樣子的情況出現。從現存的京都老區內的佈置來看, 看不出它有仿做出長安城的一些在當年來說真正有價值的內在精神。當然亦有可能只是在長久的都市演化中, 這些原來井井有條的城市規劃消失始盡, 留下來的只是外框整齊(但也並不是長安城的那種 “直角” 式的整齊) 但內裡雜亂的日式「城下町」式佈置。

(現代建立新都市的, 從零開始建起來的那種死氣沉沉的筆直大道, 跟西安的那種帶著自己的歷史和生命的筆直大道, 親身在現場一看就能分辨出來, 騙不到人的。)

由於一些概念上的出入, 請記著目前的西安內城在唐朝遣唐使時期, 還只是皇宮內城; 而整個長安城遠比現今大得多。因此相對於京都, 「京都御所」大概就是等同當年的皇宮。我不知道洛陽城的佈局如何, 但京都肯定跟長安不同; 長安的皇城是橫度的, 而京都御所卻是直度的。長安內城附近的湖(指的是古地圖上標示的湖泊, 現今早已消失) 跟穿越京都的鴨川也沒有類比。


唐 長安城。今天西安內城, 大約只是中間「皇城」部份(明朝重建, 位置略有偏移)



今 京都市中部。確實無法跟長安城作出對應。



最後一項相關資料 : 時間。所謂 “京都的建造年” 似乎有很多說法, wiki上寫的是794年。而假如這個年份正確的話(前後相差不會超過50年吧), “洛陽說” 卻又站不住腳。因為直到大約公元904年左右, 晚唐才遷都洛陽; 當遷都洛陽時, 京都少說也建成了至少數十年了吧。

唐朝(618年—907年)
首都 長安(公元904年前)
洛陽(公元904年後)



攝於陜西博物館




我自己的評估是 : 兩邊的說法其實都能同時成立。首先就是都城的建立可以是有機地長期進行中的 (不過這對於日本來說, 尤其京都, 卻又站不住腳), 而遣唐使確實可以是打算「把長安帶回大和」, 而當實際施行時, 卻又因為地理關係而被逼改動計劃。這方面, 當我將來再搜集到古洛陽的足夠資料時再討論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