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7日

逍遙劇場 : Predator III (4)

逍遙劇場 : Predator III (4)


《日本武士篇 : 下》

這故事拖了很長時間也無法埋尾, 甚至已經寫好了另一個更新的故事了。放棄細緻的小說式寫法, "大綱"式快快趣結束, 讓新貨上架。

**** **** **** **** **** **** **** ****

消滅天眼流五級劍士陣後, 十兵衛在山腹中跟柳生烈堂相遇。其實柳生烈堂只是想觀察並確認十兵衛的水平, 因為他將需要的只是少數的超凡高手, 而不再需要大批庸手。較早前他遇到自大明國逃罪而來的武者, 發現在海那邊的巨大帝國, 一個中下等級的武士, 已經擁有足以在大和被稱為高手的水平。

從大明武者口中所得知, 大明國已經危危可及, 隨時都會倒下。對於萬世一系的大和人來說, 這是從來沒有想過的事情跟概念。任何有能力的人都可以當上"天皇", 這是以前不可想像的事情。烈堂已決定, 在自己餘下的這些歲月, 倒不如渡海去闖出個新天地。經歷了戰國亂世武士時代, 培養一大批武士團是合理的; 但卻完全不適合跑到大明國去。他希望能夠把十兵衛招攬過來, 為的就是十兵衛那超凡的特點。

(註 : 明朝(1368-1644), 十兵衛的年代確實正就是明末。)

十兵衛向烈堂表示, 自己對爭奪天下的興趣不大, 但倒很想去看看大明國的高手。不過一切都等他完成了自己的武者修行後再談。烈堂臨別前特別語重心長地提點他:「你去京城鞍馬山吧! 在那裡, 你會滿足的...」。

進入京都附近的鞍馬山林中數天來, 一直像被人監視著的十兵衛, 否定了是忍者的可能性。隨著在山林中發臭著、死狀可佈的猛獸屍體以及燒焦的傷口、平整得可怕的切口, 十兵衛知道林中的絕不是尋常的浪人或忍者。

在溪邊洗臉的十兵衛, 突然感應到突如其來的殺氣而跟看不見的敵人對持。沒有任何忍者能夠達到這種水平的隱身術, 幸而天生的"心眼"才令他恰好能全身而退; 驚魂未定的十兵衛發現自己既驚又喜, 因為自從他發現自己擁有"心眼"後, 再驚險的戰鬥都無法令他有這種險死還生的感受。在山洞中開始拼命回憶, 老早洞察了他能力的祖父, 向他解譯為甚麼十兵衛即使完全知道他的動作, 但卻無法傷他一毛。

籍著山洞內的火光, 看到神秘的敵人已找上門來。一陣寒氣使柴火熄滅, 但漆黑的環境反倒令十兵衛感覺更容易"補捉"到敵人的一舉一動。激戰之下二人逐漸把戰場移到外面, 從漆黑環境轉移到剛日出的山林, 並沒有影響緊閉著眼的十兵衛, 卻對神秘的敵人做成很大的困擾(夜視裝置失效、清晨的霧氣水氣又大幅影響熱能探測)。擴大了戰場和雙方的距離, 敵人的"劍法"明顯地改變了。從應該是頭部的部份, 敵人揮動著"灼熱的火焰之劍", 鋒利的大典太對其完全沒有作用。

為了對抗幾乎沒有距離限制的"火焰之劍", 十兵衛以神速欺入不速之客的近戰距離, 雙方游走著作戰。難以想像的劍術、超凡的輕功和身法、法術一樣的隱身 --- 十兵衛突然明白一切了。「天狗大人,」十兵衛對它說。「在鞍馬山這裡傳授秘劍給義經的山神, 就是你吧。」

Predator不會懂人類的語言, 所發出的聲音對人類來說也只是些無意義的聲音。但它永遠也不會明白, 在這顆星球上, 有極少數的生命, 有著跟其他眾生不相同的能力。十兵衛的"心眼"是無關語言的, 雖然遠比面對一般人類時模糊得多, 但依稀也仍然能夠觸摸到Predator的思想。

唯物、科技至上的Predator更不會明白, 這個人類手上, 用這片用古老技術原始手段打做的、成份不純的原始社會薄刀片, 為甚麼、如何令它能夠整齊地切開自己手上那把一直自豪的超科技長刀? 年輕時用這把刀跟"毒蛇"博鬥, 即使是分子酸也無法這樣子一下子破壞這把刀啊!

大典太所砍掉的, 並不止是它手上的刀, 還包括Predator身上裝備的一部份。隱型裝置被破壞而失效後, predator整個真身呈現在十兵衛面前。在十兵衛眼中, 這高大威武的山神, 那髮式、那頭上奇怪的"冠"、式樣特別的盔甲、閃著色彩的眼睛、當然還有發著長長紅光的臉部以及最搶眼的粗大肩砲(天狗粗壯紅紅的鼻子), 十兵衛也突然明白「人外有人」的真義。兒時父親告訴他「天狗」的故事, 提及天狗的外貌、天狗高超的劍法, 還有"翅膀"和"蓑衣"(象徵性地指天狗那輕功跟隱身術), 十兵衛只會笑笑而不作聲。這種兒時不當一回事的神話故事, 想不到是真的, 更想不到自己會在武者修行之中, 跟傳說中的天狗對戰!

Predator用它的招牌嚎叫, 整個森林的飛鳥都被嚇得慌亂逃走。獵人發起了新一波的攻勢。它當然不會明白"東方武術"是甚麼, 但它對自身跟人類的體能差距很了解。只不過, 這人類獵物卻往往在最重要的關頭, 避開了它的必殺攻擊。

「謝謝你, 天狗先生!」喘息著的十兵衛, 臉上卻顯現著笑意。扯掉了左眼上的劍鐔, 十兵衛說, 「假如不是你, 我可能永遠也不會知道, 我這左眼所看到的其實是甚麼,」同時滑步移向獵人,「我看得到你的殺氣, 你之後的動靜, 你之後的攻勢, 看得一清二楚!」然後向他面前, 無數天狗隻影像交疊以及"劍氣"織出來的網中, 一個空位狠狠地揮動典太。

「嗚!!!」獵人的後背, 被典太劃了一下。獵人向前方滾出了一段距離, 後背才開始顯現那道營光綠色的劍痕。

「我看到了! 我看到一切了!」十兵衛已無懼, 正面面對"天狗", 擺出突刺的架式。「你的火焰劍再快, 也不能傷到我了。」

肩砲指向十兵衛, 十兵衛也動了起來向前衝刺。肩砲發射了, 但十兵衛並沒有理會。獵人不會明白他的移動速度為甚麼會突然像調快了十倍速一樣, 而它發射時的設定距離及前置量, 可比他的位置要再遠得多啊。砲火穿透了十兵衛的右胸, 而大典太則幾乎整個劍身都沒入獵人的腹腔裡。砲火在穿透了十兵衛身後約七、八尺才爆發。

是的, 從來沒人知道其實獵人的肩砲, 是在發射前已經設定好爆破距離的。十兵衛是第一個成功正面承受肩砲攻擊而沒死的人類。

「謝謝你, 天狗。」



後記 :

柳生烈堂後來有沒到大明國、到了大明國後遭遇如何, 再沒其他人知道。十兵衛後來回到江戶, 已經再找不到他。他一直想找烈堂, 為的只是想聽聽烈堂跟天狗之間, 發生過怎樣子的事情。

(註: 明.戚繼光(1528-1588)竟然在一無名倭寇身上找出一本日本早失傳的《陰流/影流》劍譜。說明有大量日本武士在那時期往西(大明國)發展(這已不是秘聞)。《陰流》正就是《柳生新陰流》的始祖, "裡柳生"柳生烈堂知道這事而下決心西渡大明, 是可以被解譯的。
參考 : http://www.kendo.com.hk/newpage290.htm 、【明朝那些事兒(四)】 )

沒人知道十兵衛在鞍馬山裡面的武者修行, 發生過甚麼事。只知道他下山後, 整個人已經像變成另一個人, 渾身像劍一樣的殺氣, 而且再也不拒絕任何劍豪的挑戰。

三十六歲的十兵衛, 答應於大將軍德川家光面前進行跟各流派對抗的劍術"比賽", 而這對以前的十兵衛來說, 是不可能的事情。

1650年前後, 京都附近發生過多起神秘的事件, 村民們多次在晚間, 看到鞍馬山一帶的天空有奇怪的"燈籠"以及"像日光般亮的閃光", 也發生京都府內的下人離奇死亡, 屍體被吊到樹上。陰陽師占卜得到「妖星降世為禍」的結果。同年, 正當盛年的十兵衛突然辭退幕府工作, 似乎只是回家鄉(奈良), 可是他被發現在深山中死亡。而跟他對戰的是甚麼人, 並沒人知道。

傳說, 他死前臉上掛著神秘的笑容。但除此之外有關他的死狀, 卻沒有任何記述留傳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