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20日

中國古城對比研究(五)

中國古城對比研究(五) - 日式城堡初階心得

這裡寫的, 不少在以前的遊記中已寫過, 不是甚麼新鮮事情。把日式城堡拿來跟中國的"城"作對比, 是不太適合的事情, 因為我去日本的機會較少, 到目前還未見過有像中國一樣的把整個城池包圍起來的"城", 而只有把有限範圍獨立包起來的, 較接近傳統意義上的"城堡Castle"; 但在功能上, 它們又不能視作跟歐洲的Castle同類。

日本城堡是個奇怪的產物。它不太像是傳承自中國的, 據一些文章所說, 日式城堡反倒更像師承自朝鮮, 這點由於我不熟悉, 故保留之。但它們跟"中國城"大不相同卻是明顯的事實。

說日本城堡是個奇怪產物, 是說它們的存在實在搞笑。日本人絕不是笨蛋, 但他們在軍事上很多地方, 卻往往使我們中國人看到覺得不可思議。他們把單純的手刀, 打做成舉世知名首屈一指的日本刀, 甚至已經昇華到了藝術品的層次, 但是卻只能是獨立的工藝品, 而不是它的原始面貌 - 兵器, 為作戰而大批制做的日本刀都是垃圾。他們把只能在戰場上用的盔甲, 變成精美的藝術品, 但其功能跟實用性卻是笑話。

日本城堡也一樣, 它們存在太多, 簡直令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毛病, 但聰明的日本工匠是不可能不知道的; 我相信跟和式"紙門"一樣, 只有深層了解日本文化的人才能理解。這必然涉及到深入民族性的深層次, 即使套用在你死我活的戰爭場合上, 攻城跟守城的雙方, 都依然不會僭越的一些共同底線; 更重要的是他們自己堅信之餘, 也相信正在作戰的對方也同樣堅信(這些底線)。以下, 我只以一個中國人, 以中國式的思維去對日式城堡作評論。

在我眼中, 日式城堡簡直不可能守。紙糊一樣的城殿建築(頂多是木結構的), 直令人懷疑他們用作"守"的誠意。城根/城堡的石基採用從外運來的巨石, 其實結合得並不嚴密。表面上固若金湯, 但實情是在戰爭時期一旦破損則根本無法修復。石基破損較嚴重的, 整個城的一部份全崩塌下來也是常發生的事情。中國城牆用磚石結構, 單純地看, 會以為比起巨石築成的日本城容易損壞; 但好處是只要不被敵人一口氣攻破, 磚石結構很容易(或者說, 比較容易)被修復。備用的磚石本身甚至也是守城武器的一種。而且磚石結構, 近乎可以隨意加建、改建以配合戰情。

城牆的外圍, 護城河跟城根連接的部份, 中國是有一定空間的; 而日本則是護城河直接接觸巨石城根。我完全看不到日本這種做法有任何好處, 首先是城池的正常維護困難, 河水直接"浸"著城根, 兩者沒有緩衝。雖然能有效防止敵人大批貼近城牆(姑且叫做城牆)破壞, 但一點也不嚴密的巨石城牆, 忍者很輕易就能走上去(不要笑...)。留意一下我刻意拍的城角fortress建築物(套用中式叫法, 暫叫它們敵樓) : 敵樓外牆緊貼城牆, 在敵樓內的守軍本就很難監察城牆。

守城的砲

日本人是幸運的。在維新以前, 日式城堡從未面對過真正的"攻城兵器"的考驗, 明顯地設計城堡的工程師們也從來沒有想過這點。吊詭的是日本軍人並不是不認識這些攻城兵器 --- 他們反用來守城, 而沒有用它們來攻城。著名的「真田丸」就是好例子。當然少量的移動型火砲是有的, 但肯定從未被投入到攻城的主力。而傳統攻城的Trebuchet、Ballista (* 註1)也沒有在日本戰場上出現過。我個人的估計, 是日本軍隊沒有把攻城兵器流動化的能力和技術 (* 註2); 更有可能是在心態上不樂意使用這些東西。

(* 註1 : 一般這類攻城兵器有兩個大類, Trebuchet指最傳統的重力投石機, 即是大家心目中那種以拋物線把石彈投出去的那種。Ballista則是以近似弩的方式把彈丸(有時是巨箭)"射"出去。)

典型Trebuchet投石機
中國式的中型Ballista : 床子弩

(* 註2 : 即使是中國, 雖然很早就已經有各種攻城砲的存在, 但事實上這些巨型的攻城器具也是由中亞的回教民族傳過來的(回回砲, 或襄陽砲)。古代日本在實際跟精神上也沒有這種機遇, 就是遇到了也不會接受。)


好像是廢話, 但日本的攻城跟守城方略, 其基礎也只是針對人, 而沒甚麼很主力針對"城"的做法。也可能是因為沒甚麼可以做, 城堡上的建築之脆弱可說世間少見, 因此所謂"守城"主要活動要不是想法子把敵軍遠遠推離本陣, 要不是拉開敵陣把其攤薄分而食之。由於手頭案例只有大阪城, 以下用大阪城嘗試說明問題:

如圖所示, 對於沒有攻城大砲的攻軍, 在外護城河以外, 無論是火槍(只有火繩槍喇)還是火箭, 也無法動天守閣分毫。但假如弓兵能集結在內河前發射火箭, 則不知道還能怎守下去。不過大概正是由於雙方都知道天守本來就太脆弱, 也大概是日式的戰爭思維, 大家都避免摧毀天守閣, 因此作戰核心思想仍是人員佔領作主導。


大阪城設計上的防守方針, 是使用近似中國"陣法"的雛型, 籍著巨石布陣, 來逼使敵軍必需迂迴地繞圈子, 這樣也使敵人變成側面向我方。窄路迂迴也能令人無法大量湧進, 即使是騎兵也必需放慢速度 (btw, 這種守城思想, 直到現時也還套用在日本的黑社會建築設計中)。但基本上, 讓敵人成功走到這裡, 大概也等如死定了, 幸好日本的戰爭雙方人數從來不高, 不像中國; 因此可以指望單靠這樣而把攻勢消滅。

輕鬆一下 : Anyway, 大阪城公園的櫻樹也好漂亮。


參考資料 (wiki)

大阪夏之陣
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5%A4%A7%E9%98%AA%E5%A4%8F%E4%B9%8B%E9%98%B5&variant=zh-hk

大阪夏之陣 圖
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Image:The_Siege_of_Osaka_Castle.jpg&variant=zh-hk

大阪冬之陣 佈陣圖。由於較著名的夏之陣, 事實上整個戰場都是遠遠推到大阪城南方, 在現今的四天王寺一帶, 跟"攻城"扯不上關係。只有冬之陣比較接近"圍城", 嚴格來說也不算是攻城了, 可以明確地看到守軍也是把防線推出到外圍, 全部據橋而守。當然了, 這樣做是完全正確的。但某程度上只屬取巧, 因為並非每個城堡都像大阪這裡一樣是個到處是河川的水鄉(讓你有橋可守); 而視作守城利器的「真田丸」其實是在防線以外, 以前一直沒注意這點, 現在回頭看, 得認真考慮還能不能當它是"守城"之用了。何況把它放到那裡, 效用也很懷疑。首先是它威力必定不怎樣(否則不會把它置於防線以外, 增加操作危險), 也只能對付南面平原過來的大軍, 對其餘三面毫無意義(有意義的話, 至少東、西兩面的敵人也無法成功集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