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28日

中國古城對比研究(八)

中國古城對比研究(八)


(重製) 各個內城、皇城等等的比較

參加者:

標準城池組
- 西安內城
- 平遙古城

古城組
- 高昌古城
- 交河古城

皇城組
- 北京故宮
- 南京故宮
- (日本) 東京皇宮
- (日本) 京都御園 <--- 新參賽者

皇城組(II)
- (日本) 大阪城(石山本願寺)
- (日本) 京都 二條城

參照物 : 香港 九龍區

(強烈建議打開大圖觀看)


- 除了香港外, 其餘參賽者跟上次的差別, 並不太大。

- 第三行刻意把四位皇宮成員緊緊排到一起來比較, 頗有點令人吃驚的地方...

- 首先是, 我要忍痛宣佈一點 : 大家心目中一向也沒有當他一回事(包括我本人)的"島國"日本, 他的皇宮範圍, 確實比起"天朝大國"的故宮還要大。

- 即使是年代久遠的京都皇宮(即京都御園), 事實是跟北京故宮相比也毫不遜色。(當然單純指範圍的大小!)

- 二條城依然小得可憐, 嘿嘿嘿。

中國古城對比研究(七)

中國古城對比研究(七)


在繼續之前, 先補交功課。


唐朝的「大長安」

其實「大長安」的平面圖一直都有, 但要在現今的地圖上明確地把當時的長安城標示出來, 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主要問題在於, 雖然後來重建的長安城大致是以往皇城的基礎, 但卻也並不是完完全全是以往的整個皇城範圍。這些不確定因素令到想標示出「大長安」範圍成為一項困難的工作。

這項工作想認真地做的話, 當然絕對不是我這樣晚上坐在電腦面前就能完成的。只不過, 不好意思請原諒我說以下這個大實話 : 現在並沒有人給錢出資贊助我, 不知道還有甚麼說話想說?

現在我把唐朝「大長安」勾出來所依據的基礎, 除了唐長安平面圖外, 就是靠我自己用肉眼 --- 你沒看錯, 是肉眼, 及經驗, 以及所有我對這些的理解而作出來的。而且偏向保守, 理論上只會勾得偏小而不會偏大。
(補回照片 : 上圖白色框的是我所估算出來的唐長安, 但沒有包含東北方向突出在外的大明宮部份。黃色框是現存的明長安, 即西安內城。另外這個估算偏向保守, 真實的「大長安」應該比我所標示的為大。)


唐長安跟北京城對比:
如圖。整個外框就是唐朝大長安的範圍, 大得恐佈。紅色框著的是後期的北京城(之前說它是明朝北京城, 此說法可能會引起某類搵交嗌人士反駁。我想, 換個概念, 這個是清朝滅亡時, 北京城的範圍, 這樣就必定不會錯。); 中間隱隱透著黃色長方型的就是現今的西安內城, 即明朝長安。而中間的綠色小長方型就是故宮。


唐長安跟香港(九龍)對比:
如圖。截圖時忘了找一張標有地名路名的香港圖, 但也非常足夠說明問題了。
可以看到, 唐朝的大長安, 足以把整個九龍市區、還有港島大部份市區、還有把維多利亞港都全部圍起來。
那個是"同期"世界上最大最先進的都城。得提一下, 假如單單是"大"並不見得有多值得敬佩。假如只是圈地的話, 對當時世界上大部份國王來說也毫無難度; 值得敬佩的是大唐帝國完成的是"實現"這個都城 : 建設它、井井有條地規劃它(請注意, 原始規劃直到今日都還在起作用)。這項在當時確實是沒有第二個被實現的案例。



(明)南京城跟香港(九龍)的對比:
把南京城放到香港, 看看到底是個甚麼概念。上圖裡面淺紫色的部份就是明朝南京城的範圍(玄武湖不算在內, 因為整個湖都在城牆之外), 並稍稍向反時針方向轉動, 以便更符合地理情況。想像一下, 「南京城」就等如把上圖裡面整個範圍都圈起來、並且用巨大的城牆把它包圍起來!

2008年12月27日

中國古城對比研究(六)

中國古城對比研究(六)


首先說明一下原先發生的偏差是來自甚麼、而我所進行的修正方式又是怎樣。要說明一下, 一直有朋友向我說明, google map無法解決地球這個橢圓球體的球狀偏差, 但其實我已經完全把這些忽略了; 那超出我所能進行的範圍, 而且我想做的, 也不至於需要這樣子的精確度。

各位也可以看完之後, 親手嘗試自己在google map上進行實驗。在下面的案例說明, 我選用 "香港" 跟 "西安"; 你也可以隨意選擇兩個經緯度差距較遠的地點進行實驗。(舉例說, 新加坡跟倫敦、廣州跟維也納...隨你便)

先分別在google map上, 找出這兩個地方(城市)並截圖。為了如我上次一樣, 作出初步的對比用途, 我會嘗試兩者分別縮放, 並使兩者的左下角地圖比例中, 出現至少一個相同的數字。例如 : "2公里"跟"1里"。

(我之前所做的絕沒這麼簡單, 我是不斷縮放使到兩者出現的兩個數字均相同, 即是說兩幅圖都是同樣地出現 "2公里"跟"1里"。)

(你對兩個城市進行實驗, 其實還比較簡單。但假如你是要對超過兩個城市進行, 就已經能發現絕沒這麼輕鬆。)

當你認為你已經把兩個城市都找出相同比例的對比圖之後, 嘗試把兩者認真放到一起看, 你會發現 : 兩者的比例本來就不一樣!

我今次的修正方式是這樣:

以我這圖例, 我先定下一個所有參加者的基準, 注意, 是一個數字。在這裡我選擇 "2公里" 作為參照基準。對兩個城市分別截圖, 兩者均出現 "2公里" 的參照數字。但如圖所示, 兩者所指的"2公里"其實分別很大 --- 有些城市之間差別少、有些大、不同經緯度都不一樣。


進行修正的方法很"土法", 但我認為可靠。就是直接放大縮小, 把兩者的參照物變成相同。以這為例, 我選擇把西安放大(原則上你把香港縮少也行, 隨你便), 依靠自己肉眼及製圖經驗, 不斷修正放大比率, 直至兩個"2公里"至少在肉眼上差異只在可接受範圍。以這圖為例, 兩者的差距達176%。


這樣子修正後的產品, 才比較具有對比意義。

**** **** **** **** **** ****

今晚先發佈幾個大型城市的新對比, 就是
北京
南京
西安
香港

註 :
- 元朝的大都(北京)或"北平"、"燕京", 均比後來的北京城為小。但北京城的那一次明顯的擴建(一看就明白 : 城南方明顯寬出來的部份, 把天壇等建築都包到城內)是明朝還是清朝的事, 執筆時卻一時記不起、又找不回資料。
- 原本找算今晚在地圖上弄個 "唐長安" 一併比較。希望下一篇可以交到貨。
(* 有朋友對 "漢長安" 很有興趣, 希望他下次西遊歸來後能夠作出相關報告。)
- 南京比較幸運, 城制基本上從明朝開始到現在都沒大變, 不過在明之前的變化, 卻不是平常人能夠弄得清楚的。


可以發現, 跟之前作的對比圖相比, 三者有微妙變化。由於四位參加者跟上次相比互有分別, 因此建議自行觀察。


數個城池跟香港對比:

香港vs西安

感覺跟上次差別沒有想像中的大。南北路程約是老尖到旺角/太子。南門跑到鐘樓仍也是天星碼頭跑到差不多中港城。到底是甚麼原因? 剛巧兩者都是大直路, 我的感覺是至少等如天星碼頭走到佐敦裕華。


香港vs北京

都幾驚 : 「程將軍, 請馬上急調二千騎兵趕到東門支援!」是甚麼概念? 說的是要騎馬由長沙灣(明愛?)跑到牛頭角。坐地鐵也要十多個站。

時代變遷, 如今北京有汽車有地鐵了, 但交通情況其實沒變。假如你不坐地鐵, 我給你在西直門打的上車去東直門, 跑你40分鐘到50分鐘還是正常的。


香港vs南京

南京的外型使得它很難作甚麼比較。不過我用圖量過(不是這張), 南京城從南到北的最長軸線, 幾乎等如從尖沙咀直跑到沙田(直線距離)。

2008年12月23日

逍遙劇場 : 我不賣身‧我賣公公

逍遙劇場 :《我不賣身 ‧ 我賣公公》

【劉九姐傳奇系列】古裝短篇


六朝金粉、十里秦淮。應天府(即南京)秦淮河畔, 聞名的胭脂地。「映月樓」在這裡本來只是第二流的妓院, 但最近這個月以來, 卻頓成熱門之地。

「玉慘花愁, 出鳳城; 蓮花樓下, 柳青青...」徐徐抱琴唱著曲子的, 就是映月樓新近出堂的柳青青。

忽見兩個番子走入來, 佔了張桌子。兩番子看了一會, 其中一人向另一人點頭, 後者跑了出去。很快, 十數番子擁著一位精瘦老頭進來。老頭坐下, 老板急忙走上去熱情招待。

熱情是應該的, 這位顧客並不簡單。老頭子來妓院並不罕見、達官貴人更不罕見。特別的是, 這位老頭子卻是位"公公"。

而且他還不是普通的公公。


* 明滅清亡 96 年後的秦淮河。


***** ***** ***** ***** *****

"榮公公"榮江, 幼年被嗜賭的父親賣給一位朝中老公公當乾兒子, 順理成章也被強逼淨身入宮。一而再的被操控, 令他自幼就開始養成陰險歹毒的性格。終於在某一年, 他施計毒殺了乾父(因為這位老公公是位老好人, 一身高強武藝全都是護身武功, 只能毒殺。事實上榮江的武功亦幾乎全承自這位老公公)。他毒殺乾父的過程巨細無遺地被東廠的人看得一清二楚 --- 因為剛巧, 這位老好人老公公, 恰巧是東廠大太監, 曹少欽(*)的對頭之一。

(* 景泰年間, 忠臣于謙以謀反罪被處死, 其子于冕發配龍門(山西), 曹少欽於龍門被周淮安等殲殺。此事分別由胡金銓、徐克拍成電影。)

* 東廠大太監曹少欽(新龍門客棧)



因為這件事, 榮江被曹少欽所羅致。而榮擅於陰險的手段亦甚得曹的歡心, 成為曹最得力的手下之一, 於應天橫行無忌。江湖上曾有多人嘗試行刺過他, 但均無功而還; 原因除了是他一身過硬的護身神功外, 還有他長年穿著的那套從前朝(大元)蒙古人在西域所得, 輾轉傳到今天的一套刀槍劍掌不入"金絲甲"。

***** ***** ***** ***** *****

榮江雖是太監, 但禁宮專產心理變態的太監, 不是甚麼新鮮事。出於某種報復心態, 榮公公雖然身體欠缺了那樣一點點, 但他卻有"易器而行"的變態嗜好, 喜歡使用各樣奇怪的道具, 照樣糟蹋婦女。他往往忍不住把女子弄死, 即使幸運地不死, 在他手中也決不會有甚麼好下場 --- 東廠雖然太監為大, 但仍然有著很多身體正常的壯丁的。對於應天的老百姓來說, 他是可怕的惡魔......假如你無權無勢, 家中又有年輕女子的話。

***** ***** ***** ***** *****

榮公公看了一會, 手一揚, 兩個番子已動手, 上前把柳青青動手就抓。老板急忙說「公公高抬貴手, 青青她才剛出堂, 不賣身的, 小店還指望她來招客呢!」
「哼, 我們要人, 難道還要跟你商量嗎!」
「大人息怒, 柳青青...她才剛出堂, 可還是位小公子呢...」

聽到"小公子"三個字, 榮江不由得心花怒放。這年頭, 還找得到如此氣質的黃花閨女, 實屬難得。

「哼!」身後的番子頭目, 聞言即隨手擲了點金子到地上。老板忙著拾起, 數了數, 笑著轉身回內堂, 沒有再多看掙扎著、喊叫著的青青一眼。

***** ***** ***** ***** *****

兩名部下把點了穴的青青, 困到榮公邸某暗房中, 關上門離開。其中一人在關上門後, 突又停步轉身面向房門, 呆了半響; 然後閉眼搖頭, 轉身追上另一人離去。不久, 榮江開門進入。柳青青別著頭, 低頭不敢面對他。榮江淫笑著, 走上前把玩著她漂亮的臉龐。這女孩肯定知道將會發生甚麼事, 但神態竟然可以維持著這麼鎮靜, 真不簡單、不簡單, 我喜歡, 哈哈哈...

「我不賣身的......」她終於吐出了這幾個字來。

「既然妳已經在這裡, 妳賣與不賣, 相信沒甚麼人會再在乎了。」他笑道。
他站起來, 脫下了衣服。露出來一身暗金色的光澤, 就是聞名江湖的"金絲甲"。即使只是步出府邸門外, 他也必將之穿在身上。這件從西域得來的金絲甲, 特別之處除了以神秘的材質打做成刀槍劍掌不入的特性外, 還有就是它並不只是一件單純的"甲", 而是幾乎把全身上下全包起來的全面保護。他費了很大勁, 把金絲甲都慢慢地脫下來, 露出他那醜陋無比的身體。不赤身露體的話, 他可沒辦法穿戴上他那些用來寵幸女性的道具來。

「我...從老家直接就被賣到院子裡, 從未曾看見過, 男人......的模樣......」
「嘿嘿嘿,」榮江笑, 並且轉身, 赤裸著面向青青。「多可憐的妹子啊。說, 妳的老家在哪呢?」

難得有個這麼不懂事的閨女, 仍然把他當成「男人」。即使是出於無知, 但卻很受用。他很興奮, 當然, 他再興奮也都表現不出來了。

青青目不轉睛的把他從上至下地盯, 又把目光停留在他那, 跟正常男人有點不一樣的方寸之地。他在這種未懂人事的女孩面前, 才能夠完全放開那份深入骨髓的自卑。

「我老家在...杭州西湖, 月桂峰下劉家庄。聽聞榮公公神功了得, 一直沒人找出你護體神功的罩門。對嗎?」柳青青說話的語氣、聲調, 突然變了。她還哪裡是甚麼柳青青? 她當然就是杭州劉家庄劉大小姐, 九姐!

榮江的臉色全變了。他聽到「杭州西湖, 月桂峰下劉家庄」時, 也還只是覺得耳熟; 再看到劉九姐腰間那條紫色的"腰帶", 他才明白是怎樣一回事來。他在一殺間判斷了情況 : 已來不及穿上金絲甲, 向前主動進攻可以取得先機, 卻又手無寸鐵; 倒不如先回身抽劍!

「我不賣身,」九姐說道「...我賣公公!」, 隨手抽出腰間的紫薇軟劍, 只一跨步, 軟劍從下而上, 從榮公公身上唯一的罩門刺入。榮公公即時停止了一切動作, 就像固定了一樣。九姐緩緩地拔出劍, 拔得很慢, 很慢, 因為她絕不想那些污血沾上她身上。劍抽出, 公公倒地。九姐把劍浸入下人們預備好在一旁, 用以給公公他作洗滌之用的熱水, 再用他的官袍抹乾。

...也難怪這門絕世的護體神功, 一直只有太監能練成。更難怪絕大部份劍客, 都沒有考慮過原來罩門就在這裡。

公公竟還有一口氣, 側著頭對九姐說 :「妳在這裡就把我殺了, 妳以為還能夠安靜地離開這個宅院嗎?」

九姐咀角貶起了一絲不屑的笑,「既然你死了, 我還有必要"安靜"地離開嗎?」

「也對也對。哈哈哈哈! 我倒真是有點老糊塗了。」語氣竟倒像跟九姐是多年好友一般。說完這句, 他就斷氣了。九姐提劍, 步向他的屍身。

翌日, 榮邸內外被發現共二十三名番子等全部陳屍邸中, 榮公公屍首不全。

***** ***** ***** ***** *****

九姐放下茶杯, 向面前的兩位老人說,「這就是榮公公的人頭, 我還找到...你女兒的衣物。」

兩位老人看到人頭, 大吃一驚; 及又看到女兒的頭巾, 悲從中來, 嚎聲痛哭。
「劉大小姐大恩大德! 我陳家實在沒齒難忘!」
「陳伯, 先不要哭。...你們有沒有三文錢?」
陳伯心感奇怪, 遂停止了哭聲。走向床頭, 拿出三文錢出來。
「三文錢有啊。怎麼了?」
九姐伸手, 拿走了三文錢。
「沒有甚麼恩、甚麼德的。只不過是做生意而已。榮公公的人頭, 是我以三文錢賣給你們的。而你們的三文錢我已收下了, 貨銀兩訖, 不拖也不欠。你們沒有甚麼欠我的, 不需要再說甚麼大恩大德, 明白嗎?」
兩老還沒想明白怎麼一回事, 不懂說甚麼說話, 只是不斷點頭。

一個小女孩站在門外, 呆呆望著家裡的這位陌生姐姐。
「是她的女兒嗎?」九姐看著小女孩, 問。
「對, 她還不知道媽媽不會再回來了。」
九姐拔起自己的一雙金耳環, 「收下吧。這是我送給小妹妹的禮物。生活不容易, 你們就收下它吧。」單是這雙耳環, 已經不知道超出"三文錢"多少倍來。

***** ***** ***** ***** *****

山上涼亭中, 一名東廠太監背對眾人安坐著, 靜看著面前的湖。身旁一名太監遞上茶杯,「公公請用茶。」

一匹官馬在亭外停步, 走下一名錦衣衛, 急步跑到亭中太監身旁半跪, 在他耳邊說著話。太監一面喝茶一面微微點頭。錦衣衛說完, 垂手站立。

「杭州, 劉九姐嗎,」太監說道, 鏡頭移至他面前,「有機會, 我也要會一會她的了。」

是東廠大太監曹少欽。


《完》

2008年12月13日

逍遙劇場 : 二十一世紀女人心(3)

【二十一世紀女人心】(三)

Vienna離開已足足一整天, 卻一直沒有音訊, 而張金陽已多次來電催促。第二天, 找上門的是省公安局; 張被即時扣押, 而由於案件情節特大, 倪進也作為重要涉案人而同被拘押。驚聞父親被捕, 銀行戶口亦被即時凍結, 身在香港舉目無親的Mandy既不敢回內地, 但隻身在香港亦很快花光生活費; 驚徨的她先求助於所認識的一些娛樂圈中人, 後而轉向大學裡那些以往看不起的男同學們。得到的卻是一再被當是"免費妓女"一樣被玩弄及斯騙。

此時的Vienna, 已帶著倪亨一生所有作品的版權擁有權, 以及多個帳戶抵達台灣中正機場。劉亦榮高興地在機場接Vienna的機, 兩人牽著手愉快地到停車場登上劉的跑車。其實她倆早就走到一起 --- 卻不是倪進所想的。

劉亦榮在台灣發了跡, 年紀漸長, 他想起了年輕時在香港出道被倪抹黑、封殺的往事。這是他一生中最大的恥辱。他多次回到香港, 自然地沒人認得他。他秘密跟Vienna聯絡, Vienna由於深知倪進的財政狀況, 早已心生離意, 只是自己不再年青, 多年來亦被視為倪家的人, 苦無出路。現在劉亦榮突然回來找她, 而且又是富商, 她也早就下了決定。

一次跟劉的閒聊, 她想起"老爺"的那份天文數字價值的資產, 遂跟劉研究, 設了這整個局。劉亦榮由於以台商身份, 在廣東、褔建等地有點投資; 知道張金陽此人, 並知道他的愛女正在香港城市大學攻讀; 他本人也曾經跟Mandy有過一夜情, 深知這女孩的性格以及朝夕想成名。Vienna安排了一場倪進參與的"普通"聚會, 找一位正在城大進修的年輕好友, 向Mandy透露聚會的事情 --- 劉亦榮告訴她, 以這女孩的性格, 知道倪進會出現, 她必定會主動向倪進出擊。

劉沒有說出口的是 : 倪進鐵定會接受這Mandy。因為... Mandy一舉手一投足, 活脫就是二十年前年輕時的Vienna --- 他也是因此而跟Mandy發生一夜情。

***** ***** ***** ***** *****

中正機場停車場外, 黃色跑車剛駛上公路, 一陣車胎的尖叫, 跑車被一輛高速駛過的大型沙石車所撞擊, 旋轉著彈出遠遠。沙石車停下來, 司機跟附近的人們驚徨地慢慢步向變成廢鐵的跑車, 接近的人們都驚叫著, 搖頭。

***** ***** ***** ***** *****

Flashback:

Vienna回頭看到倪進走進房間換衣服, 就走入洗手間, 關上門, 打電話給就讀城大的Joanna。
「喂, 係我, Vienna呀。今晚得唔得閒陪我去睇醫生? 我有d唔舒服, 原本同佢今晚落蘭桂坊tim, 依家咪佢自己去囉。...好呀, 咁妳夜d入黎我度先啦, 拜拜...」
Vienna合上手機, 步出洗手間, 見到倪進還在房間, 就對他說 : 「喂, 阿向太arm arm打黎話搵我食飯有d野傾, 一陣我唔陪你落去喇, 你地自己玩得開心d啦!」



《完》

逍遙劇場 : 二十一世紀女人心(2)

【二十一世紀女人心】(二)

分手消息傳出後, 以往曾傳出追求她、現已成為台灣富商的前藝人劉亦榮, 被記者發現跟Vienna見面。

Mandy以勝利者身份跟倪進的來往, 漸漸變得高調。兩人打得火熱, Mandy向倪進表示想演出電影, 並說她相信自己無論哪方面都不會比Vienna差。倪向她坦白一切, 他早已接近花光資金, 因此即使他跟電影界的交情有多密切、她的條件有多好, 都難以成事。Mandy說, 這個易辦, 我老爸有的是錢, 而且以他的關係, 投資的電影要進入國內市場, 也遠比其他港片方便; 於是帶倪進跟她父親張金陽見面。

張金陽是典型的保守共產黨員, 當然亦是打滾官場多年的"典型"貪官, 並沒有隨便就相信倪。他先提供了一小筆資金, 看看倪的本領。

倪進採用以往創辦《Yo!》的手段, 在國內創辦一份內地年輕人雜誌《酷!》。這是國內市場未曾出現過的; 一眾"九十後"、"非主流"青少年頓為之瘋狂, 因為這是第一份以他們作定位、為他們發聲、而且是以國內視點出發的刊物; 雜誌不談政治、民主之類, 也不會受到相關部門甚麼刁難。雜誌非常成功, 如同當年《Yo!》一樣爆發得青少年人手一冊。

籍由成功操作(只在廣東省作直接發行、部份省份地方性出版社以合作方式, 自行決定印刷發行數量, 定額分紅, 只是強制必需保持絕對相同的內容。因此《酷!》就不需要馬上投入巨額資金, 但卻短時間在全國範圍大舉發行), 張金陽的這份資金短時間內被翻了數翻; 他對倪的能力心服口服。

***** ***** ***** ***** *****

愛女出演的首部愛情片自然不成問題, 只是倪進向他解譯, 港產片市道低迷, 拍電影賺不到多少錢。刻下港股處於近十年以來的低位, 當終有日股市恢復時, 港股必然是領頭羊, 先於國內股市起跑, 故目前正是最佳機會。其實這也是張一直的看法, 只是他的身份不適合大手購入港股, 卻又苦無可信任的人。他覺得這位年青人既無政治背景, 目下又正跟自己愛女相戀中; 他向倪進提議, 由倪作代理人, 代為進行大手藍籌買賣。但其實, 他看中倪進的可是還有另外一項龐大的利益。

倪"驚訝"作為一位官員的他, 為甚麼可以有這麼多財產。張哈哈大笑, 向他"簡介"了一下他的財富來源。並把幾位在國內的"代理人"介紹給倪, 讓他們把資金匯到香港以便進行股票買賣操作。

Vienna這段時期, 不斷被記者發現在台灣頻頻跟劉亦榮約會, 吸引了大部份的注意力。而倪進則只被記者報導頻頻到內地談生意; 大眾開始對這位"負心郎"的新聞厭倦, 頻呼他"抵死", "抵佢有今日"。大眾開始支持Vienna投向劉的懷抱, 趁還有青春, 快快開展第二春。

***** ***** ***** ***** *****

看著資金不斷被匯入他跟Vienna多年前秘密開立的帳戶, 倪進知道計劃已進入最後階段。倪通知身在台灣的Vienna, 把一直以來收集的張金陽的貪污舞斃資料、文件、照片都準備好, 待最大的一筆資金成功匯到後, 他馬上動身回港, 而V則把資料送到國內相關部門, 告發張金陽。

但還未等到匯款完成, 當局就已經突然對張金陽動手, 準備對他進行"雙規"。及時收到消息的張, 在緊急關頭逃過拘捕, 跑到倪進的酒店把倪捉走; 因為他認為這必定是倪所設的局。

張把他軟禁, 並打電話要求倪家退還巨額金錢來交換倪進。此時家中只有倪進的父親 - 著名作家倪亨。倪亨年事已高, 一時也想不出甚麼主意; 遂致電在台的Vienna, 因為他知道兒子跟她只是演戲假分手。

Vienna連夜趕回香港跟老爺商量。由於張金陽匯過來的錢已全被分散到很多離岸帳戶, 一時無法活動。而要應付張提出的金額, Vienna只想到一項資產 : 倪亨多年來所有作品的版權。倪亨持有的作品版權多年來堅持不賣, 至今已是一項天文數字的資產, 因為他不會再有任何新作品面世。愛子心切, 而且Vienna"入門"二十年, 也老早就當作是正式的媳婦了; 他決定拿出這項天文數字的資產, 也要換取愛兒安全回來。

他大筆一揮, 蓋上印章, 把全部作品版權轉移的意向書摺好, 交給媳婦Vienna, 並著她一切小心, 安全為上。由於他多年來旗幟鮮明的反共立場及言論, 他根本不能踏入大陸半步; 只有Vienna能夠把"贖金"帶過去。張金陽當然同意用這項資產來作"贖金" : 他由一開始看中倪進的就是這份巨大的利益。


《Cont》

(三)
http://blade-master-hk.blogspot.hk/2008/12/3.html

逍遙劇場 : 二十一世紀女人心(1)

【二十一世紀女人心】(暫名)
Version II


參考新聞:
http://www.mpinews.com/htm/INews/20081211/gb41938k.htm



倪進 : 名作家倪亨之子。花花公子一名, 曾出版《Yo!》雜誌, 十多年前開始跟當紅玉女Vienna同居。
倪亨 : 倪進父親, 本港頂尖名作家。
Vienna : 八十年代玉女藝人, 於最當紅時期公開跟倪進的戀人關係。
Mandy : 城大內地女生。父親為褔建省高官。愛出風頭。
張金陽 : Mandy父親, 褔建省高官, "典型"大陸貪官。
劉亦榮 : 多年前因公開讚賞Vienna而遭倪進《Yo!》雜誌以「毒蛇榮」抹黑, 退出香港娛樂圈轉戰台灣, 在台灣一帆風順, 更進軍商界, 已在台灣成為富商。

***** ***** ***** ***** *****

引子:

Mandy的手機響起《不能說的秘密》鈴聲。是她好友Joanna打來, 只聽到她回答「哦? 這樣嗎, 真的嗎? 等我, 我一定來!」合上手機, Mandy忙跑回她的notebook前, 關上「Photos upload completed」訊息, 拔走她的數碼相機, 又不斷快速地關閉了一大堆一閃一閃的MSN對話框, 然後合上notebook。

倪進的豪宅內, 正在更衣的倪進收起手機, 剛想對廳中的Vienna開口說甚麼, Vienna就正好對他說, 向太打電話來約她, 一會不跟他去蘭桂坊了, 叫他自己玩得開心些。

倪進咀角帶著微微笑意。

***** ***** ***** ***** *****

倪進在某晚跟幾位好友的聚會上, 認識了年輕漂亮、性感熱情的內地留學生Mandy。Mandy主動投懷送抱, 又不斷要求倪的朋友們幫她拍照。對於向倪"主動投案"的少女中女熟女, 他們老早就見怪不怪了。在此之後, Mandy開始經常參與他們的活動。

Mandy不斷把自己跟倪進的合照放上網上, 滿足自己的虛榮心。其實以她爸的實力跟她自己的條件, 她要在內地當個小明星不難; 但自小富裕的她覺得國內的藝人太土, 她一心夢想只有在香港才是她適合的舞台, 因此也要求父親安排入讀香港的大學。

倪進生性風流, 像Mandy這樣圍在他身邊的少女不計其數。但他的一位損友雷譽陽查到, 她的父親可是福建省的高官; 倪進就突然想到個計劃。

原來倪進在多年前就賣掉了令他發大財的《Yo!》雜誌, 本來這些錢已足夠他們生活; 可惜近年多次投資失利, 加上今年這次金融海嘯, 他們的資金已快花光。遇到Mandy, 他發現了這是一個機會。今晚, 他跟Vienna談了個通宵, 因為, 這個計劃需要Vienna高度配合...

***** ***** ***** ***** *****

Mandy相約倪進共進晚餐, 為她慶祝生日。其實她已安排了相熟的記者, 準備在現場拍攝他倆的約會。這晚約會很美滿, 倪進忘情地跟她擁吻、愛撫; 這是以往不曾試過的。

其實, 這晚拍攝他們擁吻的記者, 都是Vienna安排的, 而照片亦曝光在V所聯系的雜誌上。Mandy覺得奇怪但沒心思深究, 因為她沉醉在"出位"以及"挑戰香港首席玉女"的虛榮感之中。

全港所有娛樂記者都忙著追訪倪跟V的最新情報, 以及Mandy, 她的資料不斷被曝光。就在一個大家都意想不到(這麼快)的日子裡, 倪進跟Vienna兩人石破天驚, 共同發表了分手宣言。大家都認為, Vienna 輸了給這位比她年輕二十年的大陸留學生。

但當然, 分手是兩人刻意安排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