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13日

逍遙劇場 : 二十一世紀女人心(2)

【二十一世紀女人心】(二)

分手消息傳出後, 以往曾傳出追求她、現已成為台灣富商的前藝人劉亦榮, 被記者發現跟Vienna見面。

Mandy以勝利者身份跟倪進的來往, 漸漸變得高調。兩人打得火熱, Mandy向倪進表示想演出電影, 並說她相信自己無論哪方面都不會比Vienna差。倪向她坦白一切, 他早已接近花光資金, 因此即使他跟電影界的交情有多密切、她的條件有多好, 都難以成事。Mandy說, 這個易辦, 我老爸有的是錢, 而且以他的關係, 投資的電影要進入國內市場, 也遠比其他港片方便; 於是帶倪進跟她父親張金陽見面。

張金陽是典型的保守共產黨員, 當然亦是打滾官場多年的"典型"貪官, 並沒有隨便就相信倪。他先提供了一小筆資金, 看看倪的本領。

倪進採用以往創辦《Yo!》的手段, 在國內創辦一份內地年輕人雜誌《酷!》。這是國內市場未曾出現過的; 一眾"九十後"、"非主流"青少年頓為之瘋狂, 因為這是第一份以他們作定位、為他們發聲、而且是以國內視點出發的刊物; 雜誌不談政治、民主之類, 也不會受到相關部門甚麼刁難。雜誌非常成功, 如同當年《Yo!》一樣爆發得青少年人手一冊。

籍由成功操作(只在廣東省作直接發行、部份省份地方性出版社以合作方式, 自行決定印刷發行數量, 定額分紅, 只是強制必需保持絕對相同的內容。因此《酷!》就不需要馬上投入巨額資金, 但卻短時間在全國範圍大舉發行), 張金陽的這份資金短時間內被翻了數翻; 他對倪的能力心服口服。

***** ***** ***** ***** *****

愛女出演的首部愛情片自然不成問題, 只是倪進向他解譯, 港產片市道低迷, 拍電影賺不到多少錢。刻下港股處於近十年以來的低位, 當終有日股市恢復時, 港股必然是領頭羊, 先於國內股市起跑, 故目前正是最佳機會。其實這也是張一直的看法, 只是他的身份不適合大手購入港股, 卻又苦無可信任的人。他覺得這位年青人既無政治背景, 目下又正跟自己愛女相戀中; 他向倪進提議, 由倪作代理人, 代為進行大手藍籌買賣。但其實, 他看中倪進的可是還有另外一項龐大的利益。

倪"驚訝"作為一位官員的他, 為甚麼可以有這麼多財產。張哈哈大笑, 向他"簡介"了一下他的財富來源。並把幾位在國內的"代理人"介紹給倪, 讓他們把資金匯到香港以便進行股票買賣操作。

Vienna這段時期, 不斷被記者發現在台灣頻頻跟劉亦榮約會, 吸引了大部份的注意力。而倪進則只被記者報導頻頻到內地談生意; 大眾開始對這位"負心郎"的新聞厭倦, 頻呼他"抵死", "抵佢有今日"。大眾開始支持Vienna投向劉的懷抱, 趁還有青春, 快快開展第二春。

***** ***** ***** ***** *****

看著資金不斷被匯入他跟Vienna多年前秘密開立的帳戶, 倪進知道計劃已進入最後階段。倪通知身在台灣的Vienna, 把一直以來收集的張金陽的貪污舞斃資料、文件、照片都準備好, 待最大的一筆資金成功匯到後, 他馬上動身回港, 而V則把資料送到國內相關部門, 告發張金陽。

但還未等到匯款完成, 當局就已經突然對張金陽動手, 準備對他進行"雙規"。及時收到消息的張, 在緊急關頭逃過拘捕, 跑到倪進的酒店把倪捉走; 因為他認為這必定是倪所設的局。

張把他軟禁, 並打電話要求倪家退還巨額金錢來交換倪進。此時家中只有倪進的父親 - 著名作家倪亨。倪亨年事已高, 一時也想不出甚麼主意; 遂致電在台的Vienna, 因為他知道兒子跟她只是演戲假分手。

Vienna連夜趕回香港跟老爺商量。由於張金陽匯過來的錢已全被分散到很多離岸帳戶, 一時無法活動。而要應付張提出的金額, Vienna只想到一項資產 : 倪亨多年來所有作品的版權。倪亨持有的作品版權多年來堅持不賣, 至今已是一項天文數字的資產, 因為他不會再有任何新作品面世。愛子心切, 而且Vienna"入門"二十年, 也老早就當作是正式的媳婦了; 他決定拿出這項天文數字的資產, 也要換取愛兒安全回來。

他大筆一揮, 蓋上印章, 把全部作品版權轉移的意向書摺好, 交給媳婦Vienna, 並著她一切小心, 安全為上。由於他多年來旗幟鮮明的反共立場及言論, 他根本不能踏入大陸半步; 只有Vienna能夠把"贖金"帶過去。張金陽當然同意用這項資產來作"贖金" : 他由一開始看中倪進的就是這份巨大的利益。


《Cont》

(三)
http://blade-master-hk.blogspot.hk/2008/1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