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23日

逍遙劇場 : 我不賣身‧我賣公公

逍遙劇場 :《我不賣身 ‧ 我賣公公》

【劉九姐傳奇系列】古裝短篇


六朝金粉、十里秦淮。應天府(即南京)秦淮河畔, 聞名的胭脂地。「映月樓」在這裡本來只是第二流的妓院, 但最近這個月以來, 卻頓成熱門之地。

「玉慘花愁, 出鳳城; 蓮花樓下, 柳青青...」徐徐抱琴唱著曲子的, 就是映月樓新近出堂的柳青青。

忽見兩個番子走入來, 佔了張桌子。兩番子看了一會, 其中一人向另一人點頭, 後者跑了出去。很快, 十數番子擁著一位精瘦老頭進來。老頭坐下, 老板急忙走上去熱情招待。

熱情是應該的, 這位顧客並不簡單。老頭子來妓院並不罕見、達官貴人更不罕見。特別的是, 這位老頭子卻是位"公公"。

而且他還不是普通的公公。


* 明滅清亡 96 年後的秦淮河。


***** ***** ***** ***** *****

"榮公公"榮江, 幼年被嗜賭的父親賣給一位朝中老公公當乾兒子, 順理成章也被強逼淨身入宮。一而再的被操控, 令他自幼就開始養成陰險歹毒的性格。終於在某一年, 他施計毒殺了乾父(因為這位老公公是位老好人, 一身高強武藝全都是護身武功, 只能毒殺。事實上榮江的武功亦幾乎全承自這位老公公)。他毒殺乾父的過程巨細無遺地被東廠的人看得一清二楚 --- 因為剛巧, 這位老好人老公公, 恰巧是東廠大太監, 曹少欽(*)的對頭之一。

(* 景泰年間, 忠臣于謙以謀反罪被處死, 其子于冕發配龍門(山西), 曹少欽於龍門被周淮安等殲殺。此事分別由胡金銓、徐克拍成電影。)

* 東廠大太監曹少欽(新龍門客棧)



因為這件事, 榮江被曹少欽所羅致。而榮擅於陰險的手段亦甚得曹的歡心, 成為曹最得力的手下之一, 於應天橫行無忌。江湖上曾有多人嘗試行刺過他, 但均無功而還; 原因除了是他一身過硬的護身神功外, 還有他長年穿著的那套從前朝(大元)蒙古人在西域所得, 輾轉傳到今天的一套刀槍劍掌不入"金絲甲"。

***** ***** ***** ***** *****

榮江雖是太監, 但禁宮專產心理變態的太監, 不是甚麼新鮮事。出於某種報復心態, 榮公公雖然身體欠缺了那樣一點點, 但他卻有"易器而行"的變態嗜好, 喜歡使用各樣奇怪的道具, 照樣糟蹋婦女。他往往忍不住把女子弄死, 即使幸運地不死, 在他手中也決不會有甚麼好下場 --- 東廠雖然太監為大, 但仍然有著很多身體正常的壯丁的。對於應天的老百姓來說, 他是可怕的惡魔......假如你無權無勢, 家中又有年輕女子的話。

***** ***** ***** ***** *****

榮公公看了一會, 手一揚, 兩個番子已動手, 上前把柳青青動手就抓。老板急忙說「公公高抬貴手, 青青她才剛出堂, 不賣身的, 小店還指望她來招客呢!」
「哼, 我們要人, 難道還要跟你商量嗎!」
「大人息怒, 柳青青...她才剛出堂, 可還是位小公子呢...」

聽到"小公子"三個字, 榮江不由得心花怒放。這年頭, 還找得到如此氣質的黃花閨女, 實屬難得。

「哼!」身後的番子頭目, 聞言即隨手擲了點金子到地上。老板忙著拾起, 數了數, 笑著轉身回內堂, 沒有再多看掙扎著、喊叫著的青青一眼。

***** ***** ***** ***** *****

兩名部下把點了穴的青青, 困到榮公邸某暗房中, 關上門離開。其中一人在關上門後, 突又停步轉身面向房門, 呆了半響; 然後閉眼搖頭, 轉身追上另一人離去。不久, 榮江開門進入。柳青青別著頭, 低頭不敢面對他。榮江淫笑著, 走上前把玩著她漂亮的臉龐。這女孩肯定知道將會發生甚麼事, 但神態竟然可以維持著這麼鎮靜, 真不簡單、不簡單, 我喜歡, 哈哈哈...

「我不賣身的......」她終於吐出了這幾個字來。

「既然妳已經在這裡, 妳賣與不賣, 相信沒甚麼人會再在乎了。」他笑道。
他站起來, 脫下了衣服。露出來一身暗金色的光澤, 就是聞名江湖的"金絲甲"。即使只是步出府邸門外, 他也必將之穿在身上。這件從西域得來的金絲甲, 特別之處除了以神秘的材質打做成刀槍劍掌不入的特性外, 還有就是它並不只是一件單純的"甲", 而是幾乎把全身上下全包起來的全面保護。他費了很大勁, 把金絲甲都慢慢地脫下來, 露出他那醜陋無比的身體。不赤身露體的話, 他可沒辦法穿戴上他那些用來寵幸女性的道具來。

「我...從老家直接就被賣到院子裡, 從未曾看見過, 男人......的模樣......」
「嘿嘿嘿,」榮江笑, 並且轉身, 赤裸著面向青青。「多可憐的妹子啊。說, 妳的老家在哪呢?」

難得有個這麼不懂事的閨女, 仍然把他當成「男人」。即使是出於無知, 但卻很受用。他很興奮, 當然, 他再興奮也都表現不出來了。

青青目不轉睛的把他從上至下地盯, 又把目光停留在他那, 跟正常男人有點不一樣的方寸之地。他在這種未懂人事的女孩面前, 才能夠完全放開那份深入骨髓的自卑。

「我老家在...杭州西湖, 月桂峰下劉家庄。聽聞榮公公神功了得, 一直沒人找出你護體神功的罩門。對嗎?」柳青青說話的語氣、聲調, 突然變了。她還哪裡是甚麼柳青青? 她當然就是杭州劉家庄劉大小姐, 九姐!

榮江的臉色全變了。他聽到「杭州西湖, 月桂峰下劉家庄」時, 也還只是覺得耳熟; 再看到劉九姐腰間那條紫色的"腰帶", 他才明白是怎樣一回事來。他在一殺間判斷了情況 : 已來不及穿上金絲甲, 向前主動進攻可以取得先機, 卻又手無寸鐵; 倒不如先回身抽劍!

「我不賣身,」九姐說道「...我賣公公!」, 隨手抽出腰間的紫薇軟劍, 只一跨步, 軟劍從下而上, 從榮公公身上唯一的罩門刺入。榮公公即時停止了一切動作, 就像固定了一樣。九姐緩緩地拔出劍, 拔得很慢, 很慢, 因為她絕不想那些污血沾上她身上。劍抽出, 公公倒地。九姐把劍浸入下人們預備好在一旁, 用以給公公他作洗滌之用的熱水, 再用他的官袍抹乾。

...也難怪這門絕世的護體神功, 一直只有太監能練成。更難怪絕大部份劍客, 都沒有考慮過原來罩門就在這裡。

公公竟還有一口氣, 側著頭對九姐說 :「妳在這裡就把我殺了, 妳以為還能夠安靜地離開這個宅院嗎?」

九姐咀角貶起了一絲不屑的笑,「既然你死了, 我還有必要"安靜"地離開嗎?」

「也對也對。哈哈哈哈! 我倒真是有點老糊塗了。」語氣竟倒像跟九姐是多年好友一般。說完這句, 他就斷氣了。九姐提劍, 步向他的屍身。

翌日, 榮邸內外被發現共二十三名番子等全部陳屍邸中, 榮公公屍首不全。

***** ***** ***** ***** *****

九姐放下茶杯, 向面前的兩位老人說,「這就是榮公公的人頭, 我還找到...你女兒的衣物。」

兩位老人看到人頭, 大吃一驚; 及又看到女兒的頭巾, 悲從中來, 嚎聲痛哭。
「劉大小姐大恩大德! 我陳家實在沒齒難忘!」
「陳伯, 先不要哭。...你們有沒有三文錢?」
陳伯心感奇怪, 遂停止了哭聲。走向床頭, 拿出三文錢出來。
「三文錢有啊。怎麼了?」
九姐伸手, 拿走了三文錢。
「沒有甚麼恩、甚麼德的。只不過是做生意而已。榮公公的人頭, 是我以三文錢賣給你們的。而你們的三文錢我已收下了, 貨銀兩訖, 不拖也不欠。你們沒有甚麼欠我的, 不需要再說甚麼大恩大德, 明白嗎?」
兩老還沒想明白怎麼一回事, 不懂說甚麼說話, 只是不斷點頭。

一個小女孩站在門外, 呆呆望著家裡的這位陌生姐姐。
「是她的女兒嗎?」九姐看著小女孩, 問。
「對, 她還不知道媽媽不會再回來了。」
九姐拔起自己的一雙金耳環, 「收下吧。這是我送給小妹妹的禮物。生活不容易, 你們就收下它吧。」單是這雙耳環, 已經不知道超出"三文錢"多少倍來。

***** ***** ***** ***** *****

山上涼亭中, 一名東廠太監背對眾人安坐著, 靜看著面前的湖。身旁一名太監遞上茶杯,「公公請用茶。」

一匹官馬在亭外停步, 走下一名錦衣衛, 急步跑到亭中太監身旁半跪, 在他耳邊說著話。太監一面喝茶一面微微點頭。錦衣衛說完, 垂手站立。

「杭州, 劉九姐嗎,」太監說道, 鏡頭移至他面前,「有機會, 我也要會一會她的了。」

是東廠大太監曹少欽。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