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31日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3-4)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3-4)

【劉九姐傳奇系列】

*** *** *** *** ***

(三) 一怒擲蕉


"醫神"陳益淳跟九姐的交情, 卻得從九姐的舊識, 皇伯高說起。這皇伯高, 刻下已算是朝中紅人, 跟皇上龐臣嚴嵩之子嚴世藩來往甚密, 皆因有太多嚴世藩不方便辦的事情, 皇伯高可以幫他辦得妥妥當當, 乾乾淨淨。

嘉靖年間, 震驚朝野的李默一案後, 吏部尚書徐階盛怒之下, 在朝上供奏著的瓜果盤中, 隨手拔了一隻蕉, 就把它擲向嚴世藩。雖說嚴世藩本身武功底子也不弱, 但不要說他, 實在是上至皇帝, 下至門衛, 都沒人會想到他會這樣做。嚴世藩更完全不懂反應, 呆立著直到緊急關頭, 才勉強側頭避過。朝上所有人在這鬧劇發生後都沉默, 回頭默默看著嘉靖, 等著皇上發落。

沒人知道皇帝到底是服丹藥太多, 吃壞了腦袋, 還是心中有數, 還是真是也給這鬧劇嚇呆了。竟淡淡地開口 : 徐卿, 你大概忙得身子不舒服了, 就先回家休息一下吧。就這樣, 這齣鬧劇就這樣被嘉靖輕輕的處理了, 徐階亦在眾官的驚訝神情中, 大搖大擺地離開皇宮。

皇帝大方不追究, 並不代表嚴嵩跟嚴世藩也"大方"不追究。雖說擲不中, 雖說就算擲中了, 也不見得就會死人甚麼的; 但嚴氏父子可不是甚麼好人家。很快, 他們就對徐階下了一個警告。


*** *** *** *** ***

(四) 嚴黨反擊, 醫神傳技


某日, 御史路楷上奏彈劾工部郎中陳俅(山西), 於官辦工程中飽私囊, 證據確鑿。這表面上是尋常得很的一回事, 在中國, 當官的(還是工部的)不在項目裡面撈點油水, 實在說不過去, 不要說明朝, 就是直到現代也一樣。嚴格些說, 奏上所列的, 全都屬實, 而所舉的案例 還遠遠比陳俅真實所貪的要少得多。

殊不知, 這正是嚴黨此計的精妙之處。所列之罪恰到好處, 既不太多, 但亦不少, 拿捏非常準繩。

皇上一看, 同時呈上的證據充足, 似乎也不需要怎樣費神。當官的受賄, 固然有罪; 只是這陳俅不過平平無奇的官員, 貪污數額也不太大, 九五之尊實在不太關心這種芝麻小事。隨手把案子發給得力助手嚴嵩 : 你就給我看著辦吧!

聖上金口一開, 嚴黨計劃自然便成。於是這位陳大人的案子, 照看就不是甚麼嚴重的大案, 但案子馬上就被火速移交大理寺提案。直到目前, 一切均平平無奇, 但究竟陳俅貪污, 跟徐階擲蕉有甚麼關係?

皆因這位陳俅, 兒子的外父正是徐階。徐階的小女正是嫁進這位山西的陳俅家。

而這位陳俅的兒子, 名字就是陳益淳。

當然皇帝不會知道這些關係, 自然也不會想到這是嚴嵩父子公報私仇的計劃。因為即使自己如日中天, 但徐階也不是省油的燈 (事實上, 就是這位徐階, 收拾了作惡良久的嚴嵩嚴世藩父子), 在那次擲蕉鬧劇裡面, 嘉靖出人意表的反應, 給嚴嵩起了戒心, 他實在不知道究竟皇上跟徐階之間, 會不會還有些甚麼自己不知道的事情。不能明著動徐階, 自然就向他身邊的人下手, 但又得讓他知道, 雖然動的是別人, 但衝著的也就是他。

老父被抓, "醫神"陳益淳到處打關節, 但全均碰壁。他當大夫是個能手, 但弄這些事情, 就跟一介草民沒甚麼分別。當時剛好劉大小姐到山西辦事, 認識到陳益淳, 知道了此事。見他也可算是位濟世救民的好醫師, 遂以自己的人脈網絡探聽, 得知到整件事的來龍去脈。

九姐有心助他。在陳益淳再三向自己起誓, 當老父平安回家後, 必定要老父終生不再染指平民百姓一分錢之後, 遂親身上門, 向自己出道時的舊識皇伯高當面說情。畢竟嚴嵩父子亦不是執意要殺他 (嚴嵩父子真正的敵人是徐階, 而且自李默案後, 朝野上下對他們有意見的人多了去了), 也就放過了這位可憐(?)的工部郎中。

案子磨了三個月, 上面終於下了批文, 給他「保外就醫」。陳俅被釋, 醫神對九姐感激不盡, 同時也是惺惺相惜, 就向九姐傳授了「大開眼界」絕學。而向來不喜歡受人好處的九姐(其實今次只算是禮尚往來), 也向陳益淳指點了幾招簡單實用的小手法。




參考/延伸閱讀:
李默案 :
http://www.1368-1644.net/bbs/viewthread.php?tid=824
http://www.hudong.com/wiki/%E6%9D%8E%E9%BB%98#3

嚴嵩 :
http://news.china.com/zh_cn/history/all/11025807/20070510/13358600.html
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5%BE%90%E9%9A%8E&variant=zh-hk

嚴世藩 :
http://tieba.baidu.com/f?kz=83677050
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5%9A%B4%E4%B8%96%E8%97%A9&variant=zh-hk

徐階 : ("徐階擲蕉"是虛構的)
http://www.twbbs.net.tw/2710151.html
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5%BE%90%E9%9A%8E&variant=zh-hk



*** *** *** *** ***



(待續)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1-2)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1-2)

【劉九姐傳奇系列】


這個故事, 有可能要連載很多期。段落之間, 發生的次序 並不一定是順序 的。

這次, 故事並不是一次過完成, 會是甚麼時候有心情了, 就寫一段連載一段。並且在不同的段落會嘗試採用不同的手法跟體裁等等, 眼利者(或者認識我長時間者)大概一看就會想到哪一段是採用"哪一部作品"的手法、體裁了。把這一項當作是mini game之一也很不錯。


*** *** *** *** ***


(一) 要龍井, 水仙, 還是要我?


盛夏杭州, 西湖月桂峰下。劉家庄內, 紅紅端上剛溫好的茶壺, 輕聲地問,「小姐, 妳想要龍井, 還是水仙?」

劉大小姐並未答腔, 卻一雙勵目骨碌地看著紅紅, 把她從上到下看過一遍。紅紅不知道她家大小姐又想到甚麼鬼主意, 垂著頭不敢注視。

「要妳。」

「哦?」紅紅當然不知道她這沒頭沒腦的一句, 是甚麼意思。

「我要妳, 替我去辦一件事。我不適合親自去辦, 而妳卻剛剛好。」九姐道。


*** *** *** *** ***

(二) 大開眼界, 打回原型


「大開眼界」, 原是"醫神"陳益淳授予九姐的一式獨門絕學。

"醫神"陳益淳, 山西大同人士, 有妻徐氏。跟(湖北)李時珍齊名, 但後世只識李時珍, 不識陳益淳, 因李時珍之學可傳可授, 最聞名自然是《本草綱目》, 獲益者隨時代而增, 而陳益淳之藝難傳, 即使親傳弟子, 功力亦未及其十之一。

(* 明‧李時珍, 1518-1593)

李時珍精於認藥辨藥用藥, 而陳益淳則精於技, 以精妙手藝治症, 而這卻是尋常醫師無法複制的。

就說「大開眼界」一式, 本是"醫神"以獨門"活手"對視力衰退、失明者施以點穴、推宮、過穴手法, 輔以丹藥外敷內服, 只要失明並非先天, 亦不至於過份傷害、或者傷患過久者, 可大大改善視力, 甚至能使得瞎子復明的一種"打回原型"絕技。

而九姐習得此藝後, 以其自身武學修為及理解來研習, 更轉化為一種超凡武學, 以體內強大的純陽真氣, 取代醫師的手, 快速在自身中運轉, 游走特定的穴道, 使得此藝成為可以在臨敵時即時施展的功夫。

「大開眼界」經九姐轉化後, 已由原來用以把失明者「打回原型」的醫技, 變成讓高手可以在對戰中大為增強視力、保持睛明, 更利於清楚捕捉任何高速移動的兵刃、暗器、箭矢, 及漆黑環境下的視物的能力。

(* 按 : 現代對這種能力, 慣稱為「動態視力」。)

(* 按 : 即使沒有「大開眼界」, 武林中亦有訓練動態視力的傳統方法。長時期盤坐於瀑布前、或河道拐彎處定睛注視, 直到突然發現在某一殺那, 能夠把流動中的水珠看得一清二楚, 功為之成。)

*** *** *** *** ***


(待續)

2009年1月24日

逍遙劇場 : DORAEMINATOR

逍遙劇場 : DORAEMINATOR

(由於Terminator 4 /Salvation實在太過吸引, 新的三部曲故事架構更變得充滿想像跟可能性。實在忍受不到內心的期待, 心癢之下創作了這個Kuso。其實構思早在剛看到T4 Trailer的第二日就已經有了, 不過一直沒有下筆...)

(Origin)


***** ***** ***** ***** *****

我, 名字叫野比大雄。

在你們這個時代, 你們大概早已聽過我的名字, 這完全是我一生中最親密的朋友, 叮噹, 以及它的妹妹叮玲的功勞。我跟叮噹的故事, 對你們來說是個傳說; 那是個大浩劫前的美好時代; 那是大審判日之前的時代。我得親自告訴你們, 真實跟傳說有甚麼不同。

叮噹在我很小的時候就來到我家。那時, 我還是個膽小怕事、沒用的小孩子。回想起來, 它選擇在那個時候出現, 實在用心良苦 --- 在我以及我的戰友、伙伴們 : 技安、牙擦仔、還有我的妻子靜宜, 在我們年紀仍小、對事物的認知還沒有被確立的時候, 來到我們身邊, 並在不知不覺間, 開始對我們的訓練。只有這樣, 我們才能面對後來的戰鬥。

在傳說中, 它經常穿梭時空; 這是假的。事實上要進行這樣的物質傳送, 是一件相當大的工程; 叮噹它從未來來到我那裡, 是單向的, 事實上它根本無法回去; 因為在我那個時代, 根本沒有客觀條件可以讓它回程。

回想起來, 它在我跟伙伴們還是小孩子的時候, 已經不斷引導我們, 學習並使用那些我們後來主力用作戰鬥的武器跟工具。在傳說中, 它的口袋是個四次元空間, 只要隨手就能把物件拿出來; 這當然只是作為神話, 在流傳的過程中的改變跟演化。

***** ***** ***** ***** *****

叮噹的身體, 很大一部份都是微機器, 主要還是它的雙手。所以平時看上去只是個球體, 但卻幾乎能幹一切的事情。無論是空氣槍、空氣砲、放大槍、縮小槍、還是時光矩陣(傳說中叫時光布), 都是依靠數據庫中的藍圖, 直接用雙手的微機器變出來的; 因為如同我所說的, 物質的時空傳送是項龐大工程, 不可能每次都把武器傳送過來。每次進行變化需時遠比你們想像的久, 而且數據庫也並不是擁有一切的武器藍圖, 每當需要目錄上還未曾使用過的新器材, 就要從胸口的迷你量子傳送器, 把新藍圖從未來下載到它的本地數據庫來, 因為物質傳送不可行, 但單純傳送數據還是可以的。無論是微機器的變化動力、以及時空傳送數據所需的龐大能量, 都是由它胸口那"口袋" : 便攜型超絃裝置(Super-String Device, 或稱S2)所產生及提供。

小時候的我即使不聰明, 但也清楚地了解到叮噹是帶著非常重要的使命而來。我曾經無數次問它, 在它所在的世界, 用盡手段來送它到來我這裡, 到底為甚麼? 還有對我更重要的問題是 : 為甚麼是我? 以前它總是說, 你年紀還少, 很多事情還不能了解, 你必需趁現在就用功讀書, 這樣你才會有足夠能力去理解將會發生的事情。雖然是這樣, 但我漸漸都明白, 它還要把我的性格改變過來, 由一個弱小的平凡學生, 變得自信、獨立, 並且有能力應付任何一切未知的困難。

叮噹它雖然自小就逼我用功讀書, 但它卻非常鼓勵我進行各種射擊相關的遊戲; 我的射擊水平可是在四周同齡小孩當中首屈一指的。而我小時候體格不好, 經常想練就一副強壯的身體, 它卻不支持。它經常說, 身體上的強壯, 是毫無意義的。到後來我才明白它的苦心, 確實, 再強壯的身體也敵不過我們的敵人, 真正有利於戰鬥的主要就是射擊技巧。而且我也明白它支持我玩"繩花"這種女孩子玩意的原因, 因為擁有一雙巧手, 對操作那些來自它的時代的機器非常有幫助。

我曾經問過它, 到底我將來的敵人是甚麼? 是外星人嗎? 它用憐憫的眼神望著我, 欲言又止。沉默很久, 它才別過頭去, 吐出了幾隻字 :「其實, 他們也是你們的同類...」。叮噹不願多談是有原因的, 因為我聽叮玲說過, 叮噹、叮玲它們這類型的機械人, 其實正是「照著他們的型像、按著他們的樣式」製做。



***** ***** ***** ***** *****

隨著我跟伙伴們的年紀漸長, 我們都開始有愈來愈多的疑惑 : 假如我們將會遇上的危機是這麼的大, 那"當年"(對叮噹它們來說, 是過去的歷史)他們是如何渡過的? 為甚麼未來世界並不多派大批跟叮噹它相同型號的機械人來? 還是...早已經有大量的"叮噹"來到了?

叮噹, 它是唯一的嗎?

它在我還小的時候, 告訴我, 跟它相同的機械人是大量生產的。它還曾經跟我說, 它本身只是個有缺憾的次級產品。隨著我漸漸長大, 我知道真相必定跟它所說的有出入。

叮玲它跟我們在一起的時候少得多, 絕大部份時間, 我們都不知道它在忙著甚麼。漸漸我們明白, 跟叮噹不同; 叮噹主要是守衛在我跟伙伴的附近, 而叮玲則一直在全世界範圍裡到處跑, 到處忙著。
它們倆從未來世界所帶著的, 是不同的任務。

直到那天的來臨, 我才知道, 它倆為甚麼有著不一樣的任務...

***** ***** ***** ***** *****

"那天"來得很突然。那天的早上, 一切如常。然後...天突然整個變暗了。我本來正在上網, 就在天變暗的同時, 網絡失效, 我跑到樓下客廳, 靜宜也正準備跑上來找我, 她原本正在客廳看電視, 就連電視也失去訊號了。

日本本來就是個多天災的國家, 但這不像是地震前的現像。突然我想到了甚麼, 急忙拉著靜宜的手, 拉著她跑到爸媽的房間窗戶, 那扇窗是可以勉強看見富士山的方向的。我跟靜宜向窗戶一看, 就看得呆了! 外頭整個天空都暗得像傍晚一樣, 但富士山的上空範圍, 則是整片可怕的暗紅色, 而且不斷閃動著。

我跟靜宜不知道呆看了多久, 估計也不到一分鐘, 然後叮噹跟叮玲就一起出現在房門外了。

叮噹嚴肅地對我說, 時候到了。
叮玲對它說,「比預期的日子, 提早得太多了!」
叮噹「對。可是這顯然是事實。它們必定提早來了。」
叮玲「可是, 我們還未曾準備好呀!」
叮噹「我們可不能冒險。執行B12流程吧。」

叮噹跟叮玲, 分別帶著我跟靜宜, 飛到學校後面的後山上。叮噹把右手變型成空氣砲, 然後卸下來, 把空氣砲套到我手上。它對我說,「小心使用, 在你未找到其他武器前, 這是你唯一的武器。」

「甚麼? 叮噹... 你不跟我一起戰鬥嗎?」
「...看來不行了。情況跟我們所預想的出了差異!」
叮玲說,「現在情況非常不妙, 我們不能冒這個風險。現在, 我們馬上就要先把你們倆送到未來世界去! 只有把你倆送到那裡才能確保安全, 你們 --- 太重要了!」
叮噹「事情超出我們的原來計劃, 你們到了那邊, 再在那邊預備援護, 然後回來吧!」
「你不是說過, 無法回未來的嗎?」
「不是完全無法回去, 而是太困難, 在你們這時代, 無法提供時空旅程的條件, 只能靠我們所能帶來的小規模便攜器材。而這只能進行單次的時空轉換而已。」
叮玲接著說下去,「而且, 使用這種不太完整的便攜器材來進行的時空轉換, 可能會對時間線做成某程度的影響... 因此非到最緊急的關頭, 亦萬萬不能進行。」

叮噹的左手已完成變型, 變成一種我從未見過的新裝置。它的一個像手電筒的元件, 正發出白色的光束, 照射著我跟靜宜。
叮噹「特殊流程B12, 提交啟動需求, 審核結果提交」
叮玲「審核結果回覆 : 流程B12審核成功, 核準執行。」
叮玲的肚子打開, 移出一個元件出來。

是叮噹的藍色"耳朵"。

***** ***** ***** ***** *****

叮玲拿起了"耳朵", 走到叮噹身後, 把"耳朵"插到叮噹頭上。叮噹整個身體, 發出奇怪的震動跟聲音。聲音愈來愈大, 我跟靜宜都要掩著耳朵。

叮玲大聲對我跟靜宜說,「你們到了那邊, 緊記說明這裡的情況, 然後快點安排援助回來!」我跟靜宜用力向她點頭。

隨著叮噹身體發出的聲音愈來愈大、愈來愈尖銳, 它手上的光線也在放大。然後, 它的手上一陣猛烈的強光閃出, 同時聲音全部消失, 變得完全清靜下來。

在強光過後, 我的雙眼一時適應不過來, 感到一片漆黑。漸漸, 耳朵聽到風聲。

我睜開眼。

我仍然在後山上 --- 但靜宜不在身旁, 而且放眼望下去, 山下原來密密麻麻的房屋, 卻幾乎全部消失了; 到處都變得像沙漠一樣, 只有極少部份的房屋殘骸仍露出地表, 說明這裡確實就是我剛才所站的學校後山上。

這跟叮噹對我描述的未來世界不一樣!

我不知道靜宜在哪裡。我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我不知道我身處的, 是甚麼時空。我不知道到底發生了甚麼差錯。

右手仍然套著叮噹留給我的空氣砲 --- 由於它知道它不能跟我一起, 因此把空氣砲先變好了, 再卸下來給我使用; 我試了一下, 「彭」的一聲, 功能正常, "砲彈"打在遠處的沙土上, 揚起厚厚的沙塵。我習慣性地舉起空氣砲, 左手拍拍砲身 --- 這只是我自少的習慣性小動作 --- 然後注意到, 砲身上貼了一張紙。紙上寫著「先找回我的身體。叮噹」

叮噹是甚麼時候貼上去的呢? 還有... 在這個陌生(?)的沙漠裡, 我到底要去哪找它的身體呢?

2009年1月17日

駁當年明月 : (日本)不懂得中國人?

駁當年明月 : (日本)不懂得中國人?


由於我最近的創作, 涉及古裝的幾乎都清一色放在明朝, 再加上我一直推介的《明朝那些事兒》書目, 因此不少人會以為我真的很喜歡明朝, 我上次曾為此回覆過寥寥數句; 另一方面這兩天有朋友簡聊時剛好又提及明末的倭寇, 突然想起了, 可有些不吐不快的文字, 曾經應承了自己但一直沒動手寫、動手貼的。

沒錯, 雖然我很推介 當年明月 的《明朝》系列, 但我可不會全盤接受他的觀點。看得開心愉快是一回事, 只因看得高興就去完全接納作者的一切思想, 這可是不對的, 所謂「盡信書不如無書」也。

當年明月的問題是(以我的角度看來), 一就是他過份偏袒明朝, 這屬無可厚非, 因為只有一位真心地熱愛這個朝代的人, 才有動力去做到如此細緻的研究(肯定又會有搵交嗌人士開口嘈)、才能寫出如此精彩的系列作品。因此他"偏袒明朝"可以原諒, 只要自己讀的時候留個心眼就好了。二是其實他所採用的視點, 是非常典型的漢本位主義。

三就是我今次的主題 : 在看待中日之間的問題上, 他卻脫不出典型國內人的觀念, 說白點就是憤青心態。當然了, 即使是憤青, 他也是個有料子的憤青。之前在書裡一些提到日本的地方寫得刻薄, 但基本仍是事實, 例如戰爭人數等問題; 但有一篇, 卻直令人倒胃口, 我評為 : 胡扯一通。我看的時候已經是去年, 當時已經想動筆寫寫, 但卻一直押著沒寫。

該段落出現在第五部(2008年3月出版), 第13章 "野心的起始"。說的是1592年(萬曆年間), 日本戰國結束, 豐臣秀吉派遣小西行長、島津義弘等名將(玩過光榮/無雙的朋友們很熟悉吧)進攻朝鮮, 朝鮮向明朝求援的事情。

-----------------------------------------------------------
沒買書的朋友, 也可以直接在下址, 當年明月的Blog上, 找到原文: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861fd501000byh.html

#1164

所以豐臣秀吉很樂觀——實在沒有悲觀的理由。
然而他錯了,即使他運用經濟學原理,把明朝的各種情況輸入電腦,用模型公式證明自己必定能贏,他也一定會輸。

因為他不懂得中國人。
幾百年後的1937年,日本人決定開戰,因為他們認為自己不可能輸,當時的日本比中國有錢,士兵比中國精銳,武器比中國先進,他們有三菱重工,有零式戰鬥機,有航空母艦,而中國內地四處是軍閥混戰,黑社會橫行,老百姓大多不認字,還怕死,重工業基本談不上,飛機能數得出來,幾條破船在長江裡晃來晃去,且人心惶惶,一盤散沙。

所以他們告訴全世界,滅亡中國,三個月足矣。
於是他們打了進來,於是他們打了八年,於是他們輸掉了戰爭。
因為他們不懂得中國人。

因為我們這個民族,是世界上最為堅韌的民族。
所謂的四大文明古國,其實大多名不副實,所謂埃及,所謂兩河流域,所謂印度,在歷史長河裡,被人滅掉了N次,雅利安人,猶太人,阿拉伯人,莫臥爾人,你來我往,早就不是原來那套人馬了,文化更是談不上。
只有中國做到了,雖然有變化,有衝突,但我們的文化和民族主體,一直延續了下來,幾千年來,無論什麼樣的困難,什麼樣的絕境,什麼樣的強敵,從沒有人能真正地征服我們,歷時千年,從來如此。
這是一個有著無數缺點,無數劣根性的民族,卻也是一個有著無數優點,無數先進性的民族,它的潛力,統計學和經濟學計算不出,也無法計算。
日本人打進來之後才驚訝地發現,僅僅一夜之間,所有的一切都變了,軍閥可以團結一致,黑社會也可以潔身自好,文盲不識字,卻也不做漢奸,怕死的老百姓,有時候也不怕死。

因為所有的一切,都已經牢牢地刻入了我們的骨髓——堅強、勇敢、無所畏懼。
日本人不懂得,所以他們失敗了,以前如此,現在如此,將來依然如此。
從來不需要想起,也絕不會忘記,這是一個偉大民族的天賦。

-----------------------------------------------------------

《明朝那些事兒》很好看, 但是以上一段, 卻基本是通篇胡扯。


於是他們打了進來,於是他們打了八年,於是他們輸掉了戰爭。
因為他們不懂得中國人。

日本輸掉戰爭當然是件好事, 但很可惜, 他們的戰敗基本跟中國/中國人毫無關係。
(間接的關係當然很多, 但絕不是甚麼關鍵的主因, 請不要往這上面跟我扯!)
日本戰敗了, 離開了, 抗戰是"結束"了但不是"勝利"。中國壓根兒沒有"戰勝"過, 中國事實上也並沒有擊敗日軍。二戰日軍當然是醜陋的惡魔, 處死十萬次也不足夠; 中國人就是到現在也應該想辦法自強, 但可不能靠YY(自慰)來自強。



所謂的四大文明古國,其實大多名不副實...

這是個歷史悠久的"謠言", 所謂"四大文明古國"的說法, 跟我們小時候聽的甚麼「太空人肉眼看到長城」一樣, 是只流傳在華人社會裡的"常識", 外國人根本沒有這樣的說法。事實上只要嘗試較真, 就知道"中國"根本也沒資格列入"文明古國"的首四位。



只有中國做到了,雖然有變化,有衝突,但我們的文化和民族主體,一直延續了下來,幾千年來,無論什麼樣的困難,什麼樣的絕境,什麼樣的強敵,從沒有人能真正地征服我們,歷時千年,從來如此。

一派胡言。幾千年來 "真正地征服我們" 的外敵多了去了, 這才真的是「歷時千年,從來如此」。蒙古是甚麼? 女真/滿州是甚麼? 只不過中國人把這些外敵當作是自己人(*註)。當這類認知層面的觀念被承傳超越兩代人(仍存有老觀念的一代人都死光以後), 觀念就會被"誤以為"是一直如此。

(* 註 : 留意, 這個現像其實只發生了不到一百年。在歷史來說這一百年簡直短得可憐, 絕不是甚麼"自古以來"。)

(* 註2, 18/Jan/2009補充。其實夏>商>周之間, 就有機會是另一次的異族交替, 只是還未找到很有力的物證。「夏」或者「商」很可能本身就是外來異族。又及掃盲: 把"夏朝"當作確實的歷史, 只是中國人的做法, 國際上並未把夏朝視作真實。事實是直到目前(2009)仍沒有能令 "中國以外的歷史學者" 信服的證據出現。)

(假如單憑《史記》一書的記載就作實的話, 那跟基督佬拿《聖經》來當作真實歷史有甚麼分別?)




日本人打進來之後才驚訝地發現,僅僅一夜之間,所有的一切都變了,軍閥可以團結一致,黑社會也可以潔身自好,文盲不識字,卻也不做漢奸,怕死的老百姓,有時候也不怕死。

一派胡言。除了一句 : 「僅僅一夜之間,所有的一切都變了」。
剛好就是因為有外國人(不止日本人)打進來了, "軍閥"才變成我們目前認知裡的那種"軍閥"。事實上軍閥不是籍戰亂進一步魚肉平民(自己人!), 擁兵自重, 就是靠兵力來逃跑(留下平民), 有良心的也就跟日軍協議來達到小範圍的和平。

日本仔打進來, 實情是更多的良民化身黑社會, 大量平民"晉身"流寇, 參與乘亂壓搾自己中國人。不喜歡看書的朋友可以看電影, 近的剛好就有【葉問】的金山找作為典型。

「文盲不識字,卻也不做漢奸」 文盲並不是不做漢奸, 而是想做也做不到。多點看看抗戰的歷史書, 不要給以往的電視劇欺騙了, 事實是日本仔進來, 大量中國人爭著當漢奸, 而且還是互相之間為了爭取少數的"漢奸"位子而自己相鬥。

「怕死的老百姓,有時候也不怕死。」 看看你認為甚麼叫"不怕死"。數十個日軍在沒有反抗的情況下控制住數百到上萬的中國人的現像, 是普遍的。少數人反抗而被殺, 其他人漠然的情況是典型。在極少量日軍的控制下, 默不作聲排著隊乖乖赴死的老百姓就佔大多數, 估計這就是他寫的"不怕死"。


大家都希望中國人可以自強。但是, 請認真地從精神層面開始來自強, 而不是一直只靠虛偽的幻想。

2009年1月13日

神父信箱13/Jan

神父信箱 13/Jan/2009

※ 開 "Blog" 寫文目的以自娛為主。因此某部份問題我不回答了。把"Blog"字括住, 是因為本樓表面上是blog, 實際上不太算是。

※ 請任何新、舊、真、假愛國撚樣慳d, 唔好再係我面前講「西藏自古就是中國一部份」此等稍為動動腦就知道"混賬"的屁話。

※ 我*唔識食*架喎, 真係唔好意思喇! 因此請各位「疑似食家」「好撚識食」之人士, 唔使再向我推介埋d所謂「果度d _____ 真係好好食!」「openrice好多人話好食呀」之類"潮店", 多謝夾唔該。

※ 切勿向我推介任何「潮童食店」。「潮童食店」定義 : 去到門口有乍on9仔、港女排撚晒係度唔知做乜既地方。案例 : 深水步"維記"、"澳洲牛奶公司"、"譚*.雲南米線"、紅磡時新、任何一間"金滿庭"、紅磡某條街既"任何一間日本野"...等等。
(我都好潮架, 我都有「時新食評」架!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http://blade-master-hk.blogspot.com/2008/06/blog-post.html

※ 本樓樓主係老土怪一件, 並以此自豪。(十年前比人話老土, 會唔開心; 今時今日比d"後生仔"話我老撚土, 我會打從心底高興, 而且引以為豪。)

※ 我並不特別喜歡明朝。「明朝是最為黑暗的漢人皇朝」已經根深蒂固地值了根, 很難動搖。我喜歡及推介《明朝那些事兒》是因為他寫得確實太好看。

※ 但不得不承認, 明朝確實是感覺最"武俠"的一個朝代。

※ 寫故事, 反正都是老作, 反正都是自娛為主, 當然儘量寫些自己親自去過的地方, 下筆也更有感情一點。

※ 《武俠隨筆》: 金庸太沉悶, 古龍才合我口味, 可惜說實話, 古龍作品十套裡有六套是垃圾, 兩套平平, 一套不錯, 只有一套才可以叫精品。因此看古龍需要作海量閱讀, 才能撈出裡面的珍珠。梁羽生對不起, 頂佢唔順。溫瑞安在我中學時期很流行, 但那時我卻一本也沒看過(看《刀劍笑》是不算數的!!!)。直到近年偶然看看《刀叢裡的詩》, 嘩嘩不得了, 驚為天人。原來寫武俠, "武打場面、打鬥過程"是可以根本不重要的。可惜之後看其他作品, 也還不錯, 但總是再沒有《刀叢》給我的震撼動人。

※ "大陸妹昆人"! 我係南京幾日, 完全未見過有熊黛林或者高海寧喎 (好dd既都唔覺眼)

逍遙劇場 : Hope It Is Not Too Late

逍遙劇場 : Hope It Is Not Too Late

【奇情版】

(2012.01.23 大年初一 修改)


參考事件:
http://hk.youtube.com/watch?v=wHucnrGZsKk
(youtube片段已被刪除, 不過相信大家看下去會知道是甚麼事情的)


楔子

寶石在人類的原始時期, 其存在的目的就是被展示在人前。一塊人們看不見的寶石, 並沒有作為"寶石"的價值。

我的代號, 叫Jade。

*** *** *** *** *** ***

我們一組12人, 每人均使用寶石來作代號。像這樣的工作組很多, 有採用花朵品種作代號的、有採用各大洲、洋來命名; 比較著名的一個隊伍, 以太陽系的行星命名。我還記得導師當年說的話 : 不同的隊伍有著不同的任務特性跟作用, 我們以寶石命名, 是因為很多時候我們需要如寶石一樣豔麗。一般人總以為我們應當毫不起眼, 其實不然。有些時候, 某些行動偏偏就是要放在公眾眼前進行。也有些時候, 總需要有人好像寶石一樣, 把人們的注意力都吸引過去, 以便掩護其他成員的行動。

我們就是這樣的隊伍。

看著時間一直過去, 耳機仍然未傳來進一步的指示, 而只要早一秒鐘取得指示, 任務成功的機會就會大一分。我看了看前台上的Amigo , 他剛回頭向我打了個只有我們才明白意義的眼色。他也很心急, 不過這次任務他只是Spectator, 他並不需要參與實際的行動。

"Amigo"是他的代號, 在西班牙語裡面就是"朋友"的意思。事實上他也確實夠朋友的, 跟他對上一次合作, 幸好他出手協助, 我才能安然脫險。

耳機傳來Observer的訊號音, 「貓掌」就放置在下一個獎座上!

*** *** *** *** *** ***

半小時之前, 我還以為這次是趟輕鬆的任務; 「貓掌」將被安排在我所取得的獎座上, 然後我只要如常地交給唱片公司的隨行人員, 然後自有其他人, 從她手上拿走「貓掌」。只有Observer清楚知道整個任務的"劇本"以及裡面各成員的身份。當我還輕鬆地等著我的獎項時, 我先是注意到Amigo神色突變, 然後我就收到耳機裡面的突發指示 : 「貓掌」被更換了! 我們的人在大樓裡受襲, 預備隊已經出動, 受襲的人員正在徹離。目前還未清楚對方的身份及所屬組織。(當然, 你絕不會在新聞裡看到這些事情。)

*** *** *** *** *** ***

其實我們這組人並不知道「貓掌」實際上是甚麼。根據經驗, 那其實只是「存放貓掌的情報」, 而我估計它實際上必定非常龐大, 因為近幾次任務, 目標物代號分別就叫「貓耳」跟「貓眼」, 這幾項任務必定是相關的。

眼看著Amigo跟另一位主持人, 已經把下一位嘉賓叫上台去。我認識這位嘉賓 --- Susanna曾在某次行動裡跟我交手過。當她在兩年前由加拿大回到本市後, 短短時間便取得如今的地位。我們隱隱知道是哪個組織在背後支持她, 但我們相信她只是個典型的小棋子而已。

*** *** *** *** *** ***

Susanna的上台, 明顯是對方的計劃, 他們必定是要在所有人面前, 讓她把貓掌帶走。他們就是要在所有人面前戰勝我們。

Amigo在台上竭力地拖延時間; 但紙是無論如何包不住火的, 另一位主持人已經公佈了, 這個獎項就是她的。眼看著她將在全世界所有同行的面前、就在我們的眼前把目標拿走, 我, 想到了一個大膽的方法......

我的大前提, 就是我堅信Susanna本人其實還不知道她手上的, 就是我們爭奪的目標。我堅信她這次只是一隻不知道full pic的小棋子。但是, 我卻要冒險。萬一她是知道實情的話, 我這個大膽計劃就要失敗。不過至少我們仍有優勢:只有我們知道貓掌具體放在獎座上哪一處。

*** *** *** *** *** ***

主持人高聲宣讀了Susanna的名字。就在拍掌聲裡, 我在旁邊眾人詫異的目光之中, 站起來, 走向台前!

我加快了腳步, 趕及在她的手才剛剛拿到獎座的一刻, 出手"擁抱"她。我捩著她的後頸要害, 同時在她耳邊說 : 「你受騙了, bitch!」在她還未曾反應過來的時候, 手上暗暗施勁把獎座拉過來。她另一隻手仍然死命拉著跟我較勁, 而我也假意繼續拉扯著 —— 在拉過來的一殺那, 我已以右手把貼在獎座底部的「貓掌」拿走, 並馬上把它收到黑手套的暗袋中。

在她還未弄清楚發生甚麼事的時候, 我就把獎座放開。她似乎被蒙得太混亂了, 竟然開口問那位主持人, 是不是故意的。Amigo很聰明, 他一定把我的動作看得一清二楚, 知道目標已到手, 馬上配合"劇情", 嘻笑著替我解圍。

在走回座位的那十數步的距離, 我在其他藝人的嘲笑和藐視之中。不過我並沒心神注意這些, 因為任務只完成了一半 : 拿走貓掌只是上集, 把它交出去, 才是下集。

我坐下, 耳朵中傳來Observer的聲音 :「幹得漂亮!」。他告訴我, 預備隊已完成工作。我們即將上演一場漂亮的大逆轉。預備隊已經成功重新更改資料庫, 我將戲劇性地成為Susanna後的下一位得獎者再次上台, 並重新根據原來的劇本帶走它。

我知道在接下來的好一段時間內, 我都會被世人當作傻瓜地恥笑。但我並不太關心這些, 因為這正是我們的角色和存在價值。

*** *** *** *** *** ***

我們這一組, 每位成員均是以寶石作代號。我們需要有如寶石一般亮麗的外型, 有時是公開地進行任務, 有時負責吸引注意力。

我的代號, 是J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