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24日

逍遙劇場 : DORAEMINATOR

逍遙劇場 : DORAEMINATOR

(由於Terminator 4 /Salvation實在太過吸引, 新的三部曲故事架構更變得充滿想像跟可能性。實在忍受不到內心的期待, 心癢之下創作了這個Kuso。其實構思早在剛看到T4 Trailer的第二日就已經有了, 不過一直沒有下筆...)

(Origin)


***** ***** ***** ***** *****

我, 名字叫野比大雄。

在你們這個時代, 你們大概早已聽過我的名字, 這完全是我一生中最親密的朋友, 叮噹, 以及它的妹妹叮玲的功勞。我跟叮噹的故事, 對你們來說是個傳說; 那是個大浩劫前的美好時代; 那是大審判日之前的時代。我得親自告訴你們, 真實跟傳說有甚麼不同。

叮噹在我很小的時候就來到我家。那時, 我還是個膽小怕事、沒用的小孩子。回想起來, 它選擇在那個時候出現, 實在用心良苦 --- 在我以及我的戰友、伙伴們 : 技安、牙擦仔、還有我的妻子靜宜, 在我們年紀仍小、對事物的認知還沒有被確立的時候, 來到我們身邊, 並在不知不覺間, 開始對我們的訓練。只有這樣, 我們才能面對後來的戰鬥。

在傳說中, 它經常穿梭時空; 這是假的。事實上要進行這樣的物質傳送, 是一件相當大的工程; 叮噹它從未來來到我那裡, 是單向的, 事實上它根本無法回去; 因為在我那個時代, 根本沒有客觀條件可以讓它回程。

回想起來, 它在我跟伙伴們還是小孩子的時候, 已經不斷引導我們, 學習並使用那些我們後來主力用作戰鬥的武器跟工具。在傳說中, 它的口袋是個四次元空間, 只要隨手就能把物件拿出來; 這當然只是作為神話, 在流傳的過程中的改變跟演化。

***** ***** ***** ***** *****

叮噹的身體, 很大一部份都是微機器, 主要還是它的雙手。所以平時看上去只是個球體, 但卻幾乎能幹一切的事情。無論是空氣槍、空氣砲、放大槍、縮小槍、還是時光矩陣(傳說中叫時光布), 都是依靠數據庫中的藍圖, 直接用雙手的微機器變出來的; 因為如同我所說的, 物質的時空傳送是項龐大工程, 不可能每次都把武器傳送過來。每次進行變化需時遠比你們想像的久, 而且數據庫也並不是擁有一切的武器藍圖, 每當需要目錄上還未曾使用過的新器材, 就要從胸口的迷你量子傳送器, 把新藍圖從未來下載到它的本地數據庫來, 因為物質傳送不可行, 但單純傳送數據還是可以的。無論是微機器的變化動力、以及時空傳送數據所需的龐大能量, 都是由它胸口那"口袋" : 便攜型超絃裝置(Super-String Device, 或稱S2)所產生及提供。

小時候的我即使不聰明, 但也清楚地了解到叮噹是帶著非常重要的使命而來。我曾經無數次問它, 在它所在的世界, 用盡手段來送它到來我這裡, 到底為甚麼? 還有對我更重要的問題是 : 為甚麼是我? 以前它總是說, 你年紀還少, 很多事情還不能了解, 你必需趁現在就用功讀書, 這樣你才會有足夠能力去理解將會發生的事情。雖然是這樣, 但我漸漸都明白, 它還要把我的性格改變過來, 由一個弱小的平凡學生, 變得自信、獨立, 並且有能力應付任何一切未知的困難。

叮噹它雖然自小就逼我用功讀書, 但它卻非常鼓勵我進行各種射擊相關的遊戲; 我的射擊水平可是在四周同齡小孩當中首屈一指的。而我小時候體格不好, 經常想練就一副強壯的身體, 它卻不支持。它經常說, 身體上的強壯, 是毫無意義的。到後來我才明白它的苦心, 確實, 再強壯的身體也敵不過我們的敵人, 真正有利於戰鬥的主要就是射擊技巧。而且我也明白它支持我玩"繩花"這種女孩子玩意的原因, 因為擁有一雙巧手, 對操作那些來自它的時代的機器非常有幫助。

我曾經問過它, 到底我將來的敵人是甚麼? 是外星人嗎? 它用憐憫的眼神望著我, 欲言又止。沉默很久, 它才別過頭去, 吐出了幾隻字 :「其實, 他們也是你們的同類...」。叮噹不願多談是有原因的, 因為我聽叮玲說過, 叮噹、叮玲它們這類型的機械人, 其實正是「照著他們的型像、按著他們的樣式」製做。



***** ***** ***** ***** *****

隨著我跟伙伴們的年紀漸長, 我們都開始有愈來愈多的疑惑 : 假如我們將會遇上的危機是這麼的大, 那"當年"(對叮噹它們來說, 是過去的歷史)他們是如何渡過的? 為甚麼未來世界並不多派大批跟叮噹它相同型號的機械人來? 還是...早已經有大量的"叮噹"來到了?

叮噹, 它是唯一的嗎?

它在我還小的時候, 告訴我, 跟它相同的機械人是大量生產的。它還曾經跟我說, 它本身只是個有缺憾的次級產品。隨著我漸漸長大, 我知道真相必定跟它所說的有出入。

叮玲它跟我們在一起的時候少得多, 絕大部份時間, 我們都不知道它在忙著甚麼。漸漸我們明白, 跟叮噹不同; 叮噹主要是守衛在我跟伙伴的附近, 而叮玲則一直在全世界範圍裡到處跑, 到處忙著。
它們倆從未來世界所帶著的, 是不同的任務。

直到那天的來臨, 我才知道, 它倆為甚麼有著不一樣的任務...

***** ***** ***** ***** *****

"那天"來得很突然。那天的早上, 一切如常。然後...天突然整個變暗了。我本來正在上網, 就在天變暗的同時, 網絡失效, 我跑到樓下客廳, 靜宜也正準備跑上來找我, 她原本正在客廳看電視, 就連電視也失去訊號了。

日本本來就是個多天災的國家, 但這不像是地震前的現像。突然我想到了甚麼, 急忙拉著靜宜的手, 拉著她跑到爸媽的房間窗戶, 那扇窗是可以勉強看見富士山的方向的。我跟靜宜向窗戶一看, 就看得呆了! 外頭整個天空都暗得像傍晚一樣, 但富士山的上空範圍, 則是整片可怕的暗紅色, 而且不斷閃動著。

我跟靜宜不知道呆看了多久, 估計也不到一分鐘, 然後叮噹跟叮玲就一起出現在房門外了。

叮噹嚴肅地對我說, 時候到了。
叮玲對它說,「比預期的日子, 提早得太多了!」
叮噹「對。可是這顯然是事實。它們必定提早來了。」
叮玲「可是, 我們還未曾準備好呀!」
叮噹「我們可不能冒險。執行B12流程吧。」

叮噹跟叮玲, 分別帶著我跟靜宜, 飛到學校後面的後山上。叮噹把右手變型成空氣砲, 然後卸下來, 把空氣砲套到我手上。它對我說,「小心使用, 在你未找到其他武器前, 這是你唯一的武器。」

「甚麼? 叮噹... 你不跟我一起戰鬥嗎?」
「...看來不行了。情況跟我們所預想的出了差異!」
叮玲說,「現在情況非常不妙, 我們不能冒這個風險。現在, 我們馬上就要先把你們倆送到未來世界去! 只有把你倆送到那裡才能確保安全, 你們 --- 太重要了!」
叮噹「事情超出我們的原來計劃, 你們到了那邊, 再在那邊預備援護, 然後回來吧!」
「你不是說過, 無法回未來的嗎?」
「不是完全無法回去, 而是太困難, 在你們這時代, 無法提供時空旅程的條件, 只能靠我們所能帶來的小規模便攜器材。而這只能進行單次的時空轉換而已。」
叮玲接著說下去,「而且, 使用這種不太完整的便攜器材來進行的時空轉換, 可能會對時間線做成某程度的影響... 因此非到最緊急的關頭, 亦萬萬不能進行。」

叮噹的左手已完成變型, 變成一種我從未見過的新裝置。它的一個像手電筒的元件, 正發出白色的光束, 照射著我跟靜宜。
叮噹「特殊流程B12, 提交啟動需求, 審核結果提交」
叮玲「審核結果回覆 : 流程B12審核成功, 核準執行。」
叮玲的肚子打開, 移出一個元件出來。

是叮噹的藍色"耳朵"。

***** ***** ***** ***** *****

叮玲拿起了"耳朵", 走到叮噹身後, 把"耳朵"插到叮噹頭上。叮噹整個身體, 發出奇怪的震動跟聲音。聲音愈來愈大, 我跟靜宜都要掩著耳朵。

叮玲大聲對我跟靜宜說,「你們到了那邊, 緊記說明這裡的情況, 然後快點安排援助回來!」我跟靜宜用力向她點頭。

隨著叮噹身體發出的聲音愈來愈大、愈來愈尖銳, 它手上的光線也在放大。然後, 它的手上一陣猛烈的強光閃出, 同時聲音全部消失, 變得完全清靜下來。

在強光過後, 我的雙眼一時適應不過來, 感到一片漆黑。漸漸, 耳朵聽到風聲。

我睜開眼。

我仍然在後山上 --- 但靜宜不在身旁, 而且放眼望下去, 山下原來密密麻麻的房屋, 卻幾乎全部消失了; 到處都變得像沙漠一樣, 只有極少部份的房屋殘骸仍露出地表, 說明這裡確實就是我剛才所站的學校後山上。

這跟叮噹對我描述的未來世界不一樣!

我不知道靜宜在哪裡。我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我不知道我身處的, 是甚麼時空。我不知道到底發生了甚麼差錯。

右手仍然套著叮噹留給我的空氣砲 --- 由於它知道它不能跟我一起, 因此把空氣砲先變好了, 再卸下來給我使用; 我試了一下, 「彭」的一聲, 功能正常, "砲彈"打在遠處的沙土上, 揚起厚厚的沙塵。我習慣性地舉起空氣砲, 左手拍拍砲身 --- 這只是我自少的習慣性小動作 --- 然後注意到, 砲身上貼了一張紙。紙上寫著「先找回我的身體。叮噹」

叮噹是甚麼時候貼上去的呢? 還有... 在這個陌生(?)的沙漠裡, 我到底要去哪找它的身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