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27日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23)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23)

【劉九姐傳奇系列】

*** *** *** *** ***

(二三) 天罡北斗大陣

因此, 九姐從掛起地圖開始, 就沒有中斷過, 不停嘗試, 不停想像, 期望以這種點與線的組合去找出可能的陣法。

紅紅一直在旁邊看, 她不經意地對九姐說 :「也幸好陽明子沒有再多活幾年, 否則, 妳得要多嘗試不知道多少個可能性了!」因為她也明白, 在這種 N^n 的組合謎題裡面, 每多一個元素, 則所有可能性總和, 就會再增加許多!

聽到這一句, 九姐回頭來望著她。然後, 九姐臉上露出笑容。
「謝謝妳! 妳讓我想到了, 我在這裡面犯了一個錯誤。」九姐向紅紅道。
她續道,「陽明子的整個佈陣, 自他出發到江西為止; 因此他再往後的經歷, 根本不需要考慮!」一面說, 一面把其中數針拔下來。這樣一來, 可能性一下子減少了很多。

就在拔走那幾針之後, 九姐大吃一驚。因為, 她相信已經找到答案了。怎麼到現在才想到!

王陽明年青時, 是習道家出身。無論他後來的成就如何, 這個也是他的起點。事實上聽王襞說的, 他在軍旅生涯中, 行軍佈陣也經常施行道家的陣法。

在道家的云云陣法中, 有一個陣法最為人熟悉。這是道家裡面最基本、最常用到, 但假如使用得當, 同時卻也是威力最強大的陣法。這個陣法有個非常知名的名字 ---


《天罡北斗大陣》。


天罡北斗大陣, 比較通俗的名稱, 便是所謂北斗七星陣。這陣法有眾多不同變化跟用法, 例如用於單人施行時, 則為「北斗步」 (* 按: 孫悟空在《西遊記》裡面就曾使用過北斗步) 較大的, 可由三或四人組成小北斗陣, 標準的當然是由七人組合而成, 而這也是最多人知道的北斗七星陣。

應用規模再大一點的, 可以以七的倍數放大施行。例如 7x7 共 49 人組合。一般來說, 甚至在大部份情況下, 這種就已經被稱為天罡北斗大陣了。(人數不足時的變化, 則是大小北斗陣的組合。例如 7x3 , 由 7 組「小北斗陣」去組合成大北斗陣。)

而王守仁留下的謎題, 就是一道大得不可思議的《天罡北斗大陣》!

九姐拿走所有線圈, 然後重新連接:

天樞 : 余姚
天璇 : 台州
天璣 : 臨江
天權 : 黃壇
玉衡 : 通城
開陽 : 常德
瑤光 : 龍場

* 作為北斗七星之首的貪狼(天樞), 正好就是王守仁的出生地余姚。而七星之末的破軍(瑤光), 則是他得道之處, 貴州龍場。破軍主戰, 把破軍星置於當年得道之地, 也表示他生命中主要的戰鬥, 均仗他悟道以後所得之法。

既是開始, 亦是終結。

(* 按 : 北斗之首「天樞」, 在宋朝時期有個別名。)
(別名就叫作 ------ 「陽明星」。)



王守仁。陽明子。大明軍神。當世第一人。他以自己的一生, 在整個大明疆土範圍, 佈下了這個畢生之中最龐大的「天罡北斗大陣」!

紅紅看著, 問九姐,「這樣, 陽明洞天到底在七點之中的哪一點呢?」

九姐搖搖頭。
「答案並不在這七點之上。」

「哦?」
「北斗七星陣, 首尾呼應, 變幻莫測。但此陣的關鍵之處, 整個大陣所連系著的核心, 卻並不在七星中的任何一星。」

「北極星!」紅紅終於想到了, 大聲把答案叫出來。
九姐微笑, 點頭。

「但我不明白。假如是這樣, 只需要成功找到「天樞」跟「天璇」不就可以了嗎?」
「假如不先把整個大陣找出來, 又怎能夠確定哪兩點是天樞跟天璇呢? 而且, 得把整個陣找出來, 才會判斷到找出來的北極星, 是不是正確。」

(* 按 : 只要把天樞跟天璇連起來, 之間延長約5倍的長度, 就是北極星之所在。)

成功找出北斗七星之後, 要把北極星定位, 並不是困難事。而一測之下, 九姐跟紅紅都很高興。

因為, 假如只是誤打誤撞的話, 絕對不會這樣巧合。

整條延長線, 大部份都是海洋。但北極星, 卻不偏不倚, 正好座落在此線上的海洋中間, 少部份的陸地之上!



可是, 北極星具體座落在甚麼地點呢? 王陽明並沒有在那附近出沒的記載。

「幫我拿膠州的州志及地圖來。」

(* 按 : 大約是現今的青島一帶, 古稱膠州。)

對著膠州的地圖, 只消一看, 九姐就把一個地方指給紅紅。

「馬店鎮」。


參考:
http://zh.wikipedia.org/wiki/北斗星
北斗七顆中國星名由鬥口至斗杓連線順序為天樞、天璇、天璣、天權、玉衡、開陽和瑤光。前四顆稱「斗魁」,有稱「璇璣」;後三顆稱「斗杓」。

*** *** *** *** ***

2009年2月26日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22)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22)

【劉九姐傳奇系列】

*** *** *** *** ***

(二二) 既是開始, 亦是終結

已經足有兩個時辰了。紅紅輕輕地放下飯菜, 也更換掉已冷的茶。九姐仍然站在地圖前, 不斷地沉思, 又不斷飛快的在地圖上釘著的針之間拉線。

她回憶起老道人王襞對她說過的說話...



先師以前經常對我說, 最基本的, 往往也就是最高深的。

當你在某一方面的境界達到了比較高的層次時, 你會發現, 最基本的, 常常都是最實在最有效的。這情況不論是套用在哪一方面都是正確的。

「一切既是開始、亦是終結; 任何事物修練到了盡頭, 便會回到最初期的一切。最基礎的其實就是最困難的, 但一旦幹好了, 則是最高階段的表達。」

「畫師從少拿起筆來描畫, 一山一水, 一天一地, 草木鳥魚侍女樓閣盡於筆下。但到最後, 會發現真正考功夫的, 其實也就是一線、一圈。拿起筆來畫一條直線、畫一個圓, 是畫師最最基本的功架; 但要能輕鬆準確地畫出一條完美的直線、揮出一個渾成一體的圓, 非得有高超的技巧才成。」

「練習槍法槍術, 一切大架花招都習完, 便當知道, 最考功夫的, 也就是槍法入門最基礎的一下前扎槍。」



假如陽明子在給後世出一道題, 這必定會是一個符合他生前思想的答案跟方法。那必定既是最基本, 同時亦是最高明的。

看著這滿佈一個個硃砂紅點的地圖, 九姐突然想通了。越過時空, 王陽明是在跟每一位奪取金印的人在下棋, 金印便是棋子; 他把自己畢生所學所得當作是獎品。他以自己的一生來擺成這個軍陣, 等著所有奪印者來演練破陣。

因此他在整道謎題中, 留下了唯一明明白白的一句 : 「金戈鐵馬」。這就是陽明子給大家的題目的開始。他早已經明明白白地告訴大家 : 來吧, 這是我的兵陣, 請來破我的陣, 這個我以自己的一生經歷來佈下的陣。破解了我這個陣, 就能知道『陽明洞天』的所在。


*** *** *** *** ***

2009年2月25日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21)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21)

【劉九姐傳奇系列】

*** *** *** *** ***

(二一) 地圖連結

九姐跟紅紅, 在經過足有個多月的繁忙工作後, 才大致算是完成了解謎的第一步。在整幅地圖上, 足足標示了二十九個地方。



『陽明洞天』, 是否就在這近三十個地點裡面的其中之一?

紅紅看著地圖上, 用硃砂筆點出來的二十多個紅點, 苦惱地說,「小姐, 難道我們得把這上下二十多處都全跑一遍嗎?」她知道她家大小姐有多難侍候, 在劉家庄裡面還好說, 至少劉大小姐喜歡的物品應有盡有; 但假如要出遠門, 那得苦了丫環紅紅了; 哪裡會知道大小姐她何時突然要馬上喝到上好的龍井、何時突然又要吃「味珍樓」出品, 每朝限量蒸製的包子? 劉大小姐她往往興之所至, 不管紅紅怎樣辦, 總之就要儘快弄好!紅紅她當然儘可能也不要出遠門。

幸好, 九姐看著地圖, 搖搖頭,「不需要。」紅紅登時舒一大口氣。

九姐續道,「陽明子留下的謎題, 必然是讓人絕對可以在一年以內破解的。否則金印傳說, 不會是目前這個樣子。解開謎底的方法, 一定是不需要把這些地方跑遍, 就能找出來的。」

她突然雙目一瞪, 嘴角泛起笑意。紅紅側頭看見, 心又一驚。小姐每次顯露出這個笑容, 總是又想到了甚麼新鮮想法, 而更多時候是又想到了甚麼奇怪的鬼主意 --- 紅紅領教得夠多了。

「替我拿一盒全新的大號繡針來, 快!」九姐一貫"無尾音"地"命令"道。雙眼卻仍然盯著地圖看。


把針線找出來, 走回大小姐廂房, 大小姐別過頭來, 皺起眉說道「噓! 小小一盒繡針, 去這麼久!」這時, 九姐已經不知道在哪裡找來一片大木板, 掛在牆上。九姐一手把繡針從紅紅手中搶過去, 回頭看著木板, 卻又把針盒丟回給紅紅。

「妳替我開盒, 我說, 妳一面拿針給我。」九姐對紅紅說。紅紅除了點頭, 還可以說甚麼呢。

九姐把地圖鋪到木板上, 從紅紅手上拿針, 先把地圖四角釘好在木板上。也就是把地圖掛起來。木板雖厚, 但九姐徒手把繡針釘進去, 就像釘進綿花裡一樣輕鬆。釘好了, 卻像釘子一樣釘得結結實實。

然後又一直拿針, 在每個紅點上面, 釘一口針。她隨手拿一條刺繡用的針線, 在上面其中兩"點" (兩點都有針插著) 把線給拉上。退後一看, 滿意地點頭。

「這樣, 便可以隨便試著連線, 而不需要不斷繪新地圖吧。」九姐對紅紅說。

在這些地點上"連結", 怎樣找到謎底呢?

「看著看著, 我突然對陽明子在四十五年前下的這道題, 有個想法, 想嘗試一下。」九姐說。

*** *** *** *** ***

2009年2月24日

逍遙食評又再擊

逍遙食評又再擊


24/Feb

Daniel今日Last day, 我地話, 你條撚樣知唔知依家金融海嘯, 外面風雨飄搖呀, 你仲揀著呢d時勢黎轉工? 你舊年八月先擺酒(仲夾硬比你屈左五舊), 搞乜得你咁勇。

成班MSN、email傾lunch食乜傾左成兩個幾鐘。鬼咩! 件件柒頭都話今晚唔出得黎, 唯有食lunch算啦。一個話返外母度食飯、一個話睇戲、一個話趕住返深圳, 你冇睇錯, 係「返」深圳!

呢件蛋散佢成間屋一定鏡都冇塊, 成日以為自己貌比潘安舉世無雙, 集齊潘嫪鄧少閒, 其實四張幾野核撚突突仲地中海, 舊年比佢係水圍識到個知客, 兩個禮拜唔夠就 "過版" 學人玩租屋。我地圍內當然個個知咩事, 好心既就好好聲聲勸佢, 唔好心、冇咁好氣既就當面大大聲笑九佢。可惜件地中海情聖一臉神聖, 仲要死口講埋d「佢肯定唔係果d女人」「我好開心喎依家」。依家基本上大家唔會出聲, 不過個個心照係度幫佢倒數。丫! 有d人就係唔屌唔鬆化, 我地特登唔提唔出聲, 呢d人就會自己忍唔住大講特講。

其實佢成世對神州大地既認識只限於深圳同東莞; 佢最遠係舊年陪過阿知客 (當然啦, 識到佢呢個on居佬, 仲使撚做知客咩! 早就冇做啦) 去珠海浸溫泉。 珠海、珠海呀!! 返黎仲要食晏自己係度大大聲話「嘩! 幾遠呀! 我咁大個仔未試過坐車去咁遠」云云。之但係自從識左阿知客, 就似乎搖身一變, 變成大陸通、新中國代言人、中港關係促進協會主席, 日日食晏係度大講特講「嘩大陸幾~進步呀! xxxxxxx...」見到乜撚野都「我係深圳ar, xxxxx...」。通常大家一聽到佢又黎料, 就會自動自覺唔出聲由得佢係度做talk show, 我地安心食多啖飯。可憐既係每次一旦有其他dept d同事、尤其女同事一齊食飯, 就會見到阿中國通特別興奮, 口沫橫飛咁發表佢d「美麗新中國見聞錄」, 而通常d女同事就會睜大對眼坐定定聽佢發up瘋。入世未深、或者靚女既, 我地都仲會提點下:「咪聽佢吹水呀, 呢條友識條毛。」假如係d臭檔港女中女或者港中熟女就會費事開聲, 由佢地聽條柒頭係度吹吹吹, 畢竟無知係佢地自己責任, 我地冇義務指點迷津。

(哪哪哪咪撚對號入座呀! 我同你賭10蚊, 你地任何人, 公司裡面都一定有至少 2至N位呢種吹水王大陸通, 唔好同我講你公司冇!)


講咁撚多, 冇辦法啦劇情需要嘛! 君不見周圍d潮童、openrice云云, 篇篇 "食評" 都係成篇九唔撚答八, 寫一千幾百字私人生活摯友關係事業愛情財運音樂電影電視... 講下自己點打電話約人, 又講下間鋪幾q難搵, 最後先有十幾隻字寫野食, 而且普天之下要型容食物既型容詞原來只有一種, 就係「xxxx好好食!」, 勉強要數就係仲有「超正!」同埋「超掂囉!」, 再冇任何其他對食物既描述。

天底下森羅萬象無數美食, 對香港人黎講其實只得三種結論:
1. 「佢d_____真係好好食!」
2. 「佢d_____超正! / 超掂!」 , 又或者...
3. 「佢d_____真係 "好抵食" 囉!」


講到口水乾, MSN左兩粒幾鐘, 結果敲定lunch落 Coconut Forest Loft 。冇法啦! 我呢d文人雅士黎架嘛! 我地呢d「知名blogger」「網絡紅人」黎家嘛!!! 餐廳個名唔寫英文或者法文或者德文或者意大利文或者日文 (註 : "日文"乎, 其實即係d漢字呀! 例如「元祿」「築地」「板長」「板前」...呢d咪叫"日文"囉!!), 點顯得我高貴潮品味有型夠Trendy。假如我寫「椰林閣」你地咪冇晒幻想空間囉!!

我地呢度呢間Coconut Forest Loft branch真係氣派非凡。入親黎既都係有品味之人(如我), 衣香鬢影。普通人點識走黎fine dinner, sorry, 係fine lunch. See! What is life, this is what we call life and life style! 抵我地係門口排成4個字先逼到入黎坐排排凳, 好野梗係多人排架啦! 有腦架嘛! 成條街都係restaruant, 人地個個咁樣排晒係度, 一定係有料到啦! 果d冇乜人排果d, 一定唔好食囉!

坐定定睇Menu, 我點左個 Curry sea' food rice, 要全熟。中國通點左 Live-fry chicken' silk rice。阿Paul就要 Day style license-burn chicken' dig fix eat, 要Medium, 真係識食。主角Daniel諗左好耐, 最後咪又係叫返 Heat meat-sauce mean powder, 佢次次去邊間restaruant都係order this dish ga la! 懶係 big prop wild!

食完喇, 問下班仆街覺得d野食 dim sin, 如果唔係 how can i back to home write the blog ? how can i show up how 「Style」 i am?
(~^.^~)

以下係各仆街原文照錄...

阿Paul :「超掂!」

大陸通 :「個 chicken' rice 真係好好食!」

Daniel :「佢個meat-sauce甜左少少。不過都值得我地排4個字入黎囉。咁你個 Curry sea' food rice 呢?」Daniel寧轉頭問我。

我不由得低頭沉思半晌, 抬頭講,「呢一味 Curry sea' food rice, 係1976年, 大角咀一位無名伙頭, 費盡畢生心力所創制出黎。你地知唔知, 呢味 "咖哩海鮮飯" 既最高水平, 係點樣一回事?」

Daniel神情突變得嚴肅。
「要達到咖哩海鮮飯既最高境界, 我估係...要咖哩有咖哩味, 海鮮有海鮮味, 飯有飯味。」
我搖搖頭。

「我面前呢碟飯, 已經超脫左呢個境界。」
佢地有d激動。
「竟... 竟然能夠超越呢個界限, 究竟搞咩?」

「當年呢位無名伙頭, 耗盡心力所創既呢道菜色, 始終都受限於佢本人既修為所限。但係可惜, 江山代有人才出, 大浪淘沙, 幾許風雨。」我嘆息。

「呢度既師父, 一定已經突破左, 當年無名伙頭既極限。」果然係呢班人當中, Daniel既慧根係最高既。亦都難怪, 佢敢於係呢種時勢之下, 毅然轉工!

「現今呢碟 "咖-哩-海-鮮-飯", 已經突破左上一代 "咖哩有咖哩味" 既境界; 如今既佢, 咖哩之中, 隱隱咁透住"海"既氣息; 海既氣味當中, 又帶有濃濃既"鮮"味; 而係鮮味裡面, 我竟然嘗到... 飯既香氣出黎。」
眾仆街都係度屏息靜氣, 等待住我, 石破天驚既結論...
「...而飯裡面, 就同時夾雜住... 咖-哩-味!!!」
我眼中精光曝現, 如利刃、如晨曦。

「我‧輸‧左。」Daniel終於低頭, 幽幽咁講。

「你, 未免將一個人想得太簡單啦。」大陸通突然講。

「啊? 邊個?」

「我。」大陸通抬頭, 雙眼同我互啤。佢繼續講,
「只係咁樣既咖哩海鮮飯境界, 亦未必只得呢度。」

「唔通... 你曾經遇過?」我緊握住雙拳。

「二月十四, 情人節。深圳萬象城。我係果度食過咁樣既咖哩海鮮飯。埋單, 都只係三十八蚊人仔。」

係呢一殺那, 我再都控制唔到。等待左咁耐, 就係而家! 我係呢一殺那, 毅然出手!

我右手運拳為劍指, 虛掐住高科技百鍊不鏽鋼所鑄既磨砂銀面鋼叉, 遙指大陸通!

「我屌你老味, 仆街你咁都係要拉深圳黎講! 仲要係大陸食成三十幾蚊一碟飯, 仆街啦你~~~!!!!」

就係咁, 呢個飯局就比大陸通搞到不歡而散。四麻甩埋單 $180, 侍應有禮 --- 梗係啦! 呢度高尚餐廳黎架嘛!! 雖然每人圍起食成 45 蚊咁q貴, 不過亦只有呢個價位, 先至趁得起我地呢種, 咁有品味而又時尚既成熟男士。

本來想屈阿Paul請客, 可惜佢話爆左卡, 唯有AA啦。


由於 "網上食評" 係一定要有照片既, 據聞話係你申請上網戶口果時已經規定左, 寫食評唔影相, 會比差人拉架好似。

哪, 我用我部潮電話影既, 係咪影得特別靚? 影得特別吸引? 睇到你食慾大振, 好開胃? 冇辦法啦, 為左係blog度寫食評, 我先至勉為其難, 係咁二show下我d哥厘乍! 拿, 各位千奇唔好係咁寫信黎叫我教你地影相喎, 唔該!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20)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20)

【劉九姐傳奇系列】

*** *** *** *** ***

(二十) 超越時代的機關

王守仁當年設計的那些機關的玄妙, 對現代人來說殊不陌生 --- 簡單地說就是運用"電"來操作。對於活在明朝中葉的人來說, 這自然是奧妙的。不過一個千萬年來不變的定律, 就是知識只能受限於所在的時代。對王守仁來說, 雖然他對「電」的了解超越了當代數百年, 但他具體能夠做出來的, 非常有限。因為他所在的"環境"不能配合。

簡單來說就是 : 無論你是甚麼高明的網絡工程師, 把你丟到三國時代, 還大贈送, 讓你隨便帶幾件Router, Hubs去, 都是無意義的。


(這也是絕大部份一般人沒細心想過的事。總是幻想, 以為隨便一個現代人, 回到古代就能輕易幹出甚麼大事業。事實是不要說甚麼沒用的手機、router; 就是讓你帶一把G36回去, 甚至給你帶一輛坦克回去 --- 不要幻想, 你結果最有可能也是甚麼也幹不成。)


對陽明子來說, 他實際上也只能在小規模下, 自己一個人(或只能少數幾個弟子)花大量時間, "生產"數量極少的"產品", 例如慬有少數的這些機關。他曾經想過, 把這些智識, 運用在大明的軍隊上, 但時代和環境的局限, 令這些想法無法實現。

況且, 他即使在當代來說, 可以說是當世第一人, 但他的心學派也並不能使他預知到數百年後的未來; 他憑籍神通而能了解「電」的威力, 但不能讓他了解石油、汽油等等所帶來的翻天覆地變化; 退一千步說, 大明疆土內能找到石油之處也不多; 退一萬步說, 就算他知道他老家底下便是個油田, 在當年也沒有客觀條件給他開採; 再退十萬步說, 就是讓他開採了, 也更沒有客觀條件給他提鍊原油。

以上這段其實只是為了說明, "天才"並不是神仙, 同樣得受客觀環境限制。因此, 壯年時期的王守仁是孤獨的, 是無奈的, 是痛苦的。他懂的太多, 但偏偏, 性格所限令他不太懂得如何能夠協調, 把他所學適當地傳授。

因此, 他身處在他的年代, 終其一生都在找著, 期望著另一個同層次的人。他恨, 他相比起古代的前輩, 墨翟、公輸般 , 他仍然遠遠無法望其背。


墨翟就是著名的墨子, 而公輸般, 就是現代人口中的魯班。他們二人是終生宿敵, 而且同樣, 也是在所在時代中的當世神人。陽明子羨慕, 至少他們"幸運"地, 在自己的時代, 找到了旗鼓相當的對方 (試想即使在同年代, 但一個活在中國, 另一個活在北美洲, 那也就無可奈何); 陽明子更羨慕的是, 他們除了掌握了超越時代的智識、智慧跟技術外, 最重要的還是他們有能力, 把自己的東西, 適當協調著, 把其教導其他人, 使之實現自己技術裡面的東西。這才是真正難能可貴的才能, 甚至還遠比「懂得用電」這些事本身更重要。

而王守仁自己, 不幸地卻偏偏在這方面不在行, 每個人都總有一些自身的性格缺點, 以及不在行的地方, 成為這個人自身的局限, 誰也沒有例外。這也是他的心學派, 在他之後就再無真正被傳承下來、或者帶來了更廣泛、具體的影響。他在當世所做的一切, 更多的也只是以自己一人之力所能完成的事業。

(其實這同時也是李時珍跟陳益淳的區別。李時珍成功把他的"功夫"傳承下來, 帶來廣泛的影響; 但"醫神"陳益淳再努力, 也只能夠自己一個人在作戰。)

(公輸般(魯班)主要也是一個人單打獨鬥, 無法把真正的技藝傳承下來。但他至少有能力, 在他所在的時代, 憑個人之力成功克服客觀環境和條件限制, 完成他那些超越時代的機器。就這一點來說, 他也比王守仁強一些。)

(而墨家的本家, 在秦以後完全湮沒; 只餘下極少數的傳人, 在世上非常隱密地承傳著。)


王守仁自己頗為喜歡在一些此類機關上, 利用「電」的特性來運作。不一定是用來攻擊入侵者, 也有些是直接利用電能來打開機關。其實這並非出於實用主義的考慮, 因為時代、客觀條件限制, 他在當時能成功做出來的電力裝置, 再神奇也不會比現代人的更利害。以進行"攻擊"為例, 他精心做出來的電能陷阱, 其實不見得比起老早就發展到高峰、也較多工匠懂製的"傳統"機括陷阱(例如發射弩箭的觸動式機關)好用; 用來做門的鎖定機制, 也不見得比漢代就已經實用化的油壓滑石機關實用。不過他喜歡選用「電」的理由也正在此。(在當代)不會在甚麼人懂得這些操作的原理(不能完全排除說必定沒有, 但肯定的是有也是極之極之少數), 可以攻其之無備, 同時也出於對其他人來說, 屬於未知的技術, 足以帶來恐懼跟震懾力。這才是他選擇的原因。

由於沒有任何周邊技術和產品, 他必需從頭到尾, 一手一腳自行製作。有時候, 他會找仍是小孩子的王襞幫忙, 因此王襞對這些現像頗有印象。最關鍵的是, 他曾經見過師父, 採用這種"秘術"來運作的機關, 也就是前述的儲藏火器的石室。而用作開啟這石室的, 正好也是一個比較起來細小很多的一塊金印!

(當年的那套機關, 用作開門的金印, 是做成類似將士「虎符」模樣的一顆金印, 由當值負責守備軍械的校尉貼身攜帶。)


*** *** *** *** ***

2009年2月23日

哪, 食評丫拿!

哪, 想要食評丫嘛! 係咪一定要有d無撚聊 "食評" 先叫Blog?

*我咁撚潮* , 梗係有啦!

------------------------------------------

2/Feb
新強記茶餐廳, 豉椒肉片飯凍奶茶, 豉椒唔夠辣扣兩分, 凍奶茶係果種"紅豆冰奶"味, 扣五分。埋單 $26.5, 謝謝 L 君請客。

4/Feb
洪興茶餐廳, 早餐A 腿通雙蛋凍奶茶, 『佢d煎蛋真係好好食!』, 通粉係滑身既, 『同平時屋企買一間間果隻唔同架!』 埋單$20, 謝謝 C 小姐請客。

10/Feb
同隔離team阿June蛇左落去KFC度High Tea, 炸雞一貫水準, 不過不失; 我至欣賞就係佢地d茄汁喇, 每次黎KFC都要問佢囉多兩包先夠皮。杯可樂又夠味, 服務快靚正, 埋單 $42.6, 我請客。

13/Feb
我成日都話我最憎Valentine's Day架啦! 好在今年情人節係星期六。今次我地試左新良友快餐店, 我想試好耐架喇, 睇 openrice.com 好多人都話好食, 但係次次1:00pm打親電話去都打唔通, 證明好野一定多人叫啦! 估唔到今日竟然一打就通喎。我地叫左個粟米肉粒飯、咖哩豬扒飯、凍奶茶、阿LaT叫左杯奶茶多奶, 『佢話近排飲得Latte多, 飲慣左喎』。咖哩有咖哩味, 飯有飯味, 豬扒有豬扒味, 掂! 我個凍奶茶係非常正宗慈雲山風味, 正! 埋單要成 $56, 有d貴! 不過貴得黎值! 雖然金融海嘯, 但係對於美食, 始終都係唔慳得囉


* 我部 P記"第一代林嘉欣" 壞左, 所以只能夠用我部潮手機影相! d相係咪巧令令呢!!

~^3^~

2009年2月22日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19)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19)

【劉九姐傳奇系列】

*** *** *** *** ***

(十九) 此花不在爾心外 (獨立短篇)

這裡所說的, 當然是一段往事。"往事"有多"往"? 大致就在王守仁「龍場悟道」以後的事情。

王陽明和眾弟子, 正在壺瓶山深處講習、修練。在這裡的, 都是王陽明的第一批弟子。

「天下並無心外之物。心即萬物, 萬物由心。你所見的一切, 其實都是存在于你自己的心中。只要你懂得運用心力, 則所見萬物, 一竹一木, 無不為你所用。」

一位弟子並不明白。就指著一顆粉紅色花樹問,「假如天下並無心外之物的話, 這樣一顆生長在深山裡面的花樹, 它一直都就在這裡自開、自落; 跟我的心, 又有甚麼關係?」

陽明子笑。

「當你還沒有來到此處, 沒有看到、也並不知道有這棵花存在的時候, 這棵花對你來說, 並不存在;」

他續道,「因為你的心, 還未曾對它有所感知。但當你一旦發現了它、看到了它、感知了它以後, 無論是它的顏色、型態, 無不馬上在你的心中同時產生。在你眼中的花, 其實是在你自己的心中產生出來的。因此其實對你來說, "你認為你眼前看見的"這花, 並非存在於你的心以外。」

弟子們沉思, 仔細品味師父的說話。

王陽明又道 :「徐愛, 你說, 這棵花在你眼中, 是甚麼顏色的?」
徐愛道 :「是淡淡的紅色。」
王陽明笑道,「你們現在試試閉上眼。」
眾弟子閉上眼。
王陽明道,「但我說, 在我看來, 這花卻是黃色的。你們睜開眼, 看清楚?」
眾弟子睜開眼, 非常訝異, 因為他們無不發現, 剛才還是淺粉紅色的花, 就在一閤一睜之間, 就如師父所說, 變成了黃色!

王陽明「你們再閉上眼。其實, 你們所看到的花, 根本並不存在。這塊岩石上, 本來就沒有花。」
弟子們張開眼, 發覺剛才那花, 平空消失了。就像從來沒有出現過。

王陽明對弟子們笑道 :「這就是『心力』了。」



一友指巖中花樹問曰:『天下無心外之物,如此花樹,在深山中,自開自落,於我心亦何相關?』
先生云:『爾未看此花時,此花與爾心同歸於寂。爾來看此花時,則此花顏色,一時明白起來,便知此花,不在爾的心外。』

- 《傳習錄 下卷》



參考 :
http://arts.cuhk.edu.hk/~hkshp/ng/sm003.htm
http://www.wehoo.net/book/wlwh/a30012/02772.htm
http://baike.baidu.com/view/1207427.html?fromTaglist
徐愛:
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5%BE%90%E7%88%B1&variant=zh-hk

*** *** *** *** ***

2009年2月21日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18)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18)

【劉九姐傳奇系列】

*** *** *** *** ***

(十八) 無法取代的金印

王襞對九姐說,「只有這顆金印, 才能夠讓你進入洞天。假如沒有金印在手, 即使有人知道了地點, 也無法進入。」

九姐「我倒有一個疑問。」

王襞「請說。」

九姐「過去四十四年, 這麼多人雖然未能在一年限期內, 成功解開此謎; 但持有此印足一年, 肯定有很多人, 老早就把這整個印都複製出來了。」

王襞「沒用的。假如不用這枚金印, 即使外型完全一致, 但無論你是以木、石所雕, 也無法打開機關。」

九姐「但就是重新以金鐵重鑄一顆, 雖然所費鉅大, 也並非不可能啊?」

王襞「你可能不明白了, 即使你以金、鐵來依樣重鑄, 也絕不可能鑄得跟這印真的完全相同。」
(按 : 王襞所指的, 是鑄做的金屬成份。)

九姐沉思。

王襞「當年, 師父曾經製作了許多器具、機關, 木石不能啟動, 只能以獨一無二的金鐵物事來開啟。我曾經看見過最近似的, 是他曾經在收藏重要的火器、鳥槍的地下石室, 設置了這一類機關。後來某晚, 一個入伍前本是惡賊的小兵, 深夜潛入石室打算盜取火器。他先找來兩個年輕妓女引開守門的兩人, 然後打算進入石室。」

九姐「然後呢?」

王襞「...那兩個守兵足在一個時辰後才回來, 但回來時, 只見此人已死去多時, 倒臥在石室門前, 大半身子都被燒焦了, 但那附近卻不像有放火的跡象, 也沒有安裝過那種發射火箭的機關。問題在於, 這整個時辰內, 石室這裡都沒有其他人進來過, 不像有人跟他纏鬥; 而在不遠處, 就有一大缸讓守衛飲用的水。假如他是因為觸動機關而被火燒著了, 也斷不可能連走那幾步, 跑去水缸的路程也跑不動。」

九姐「會不會, 是他被殺後才讓火燒了?」

王襞「不會。營長找大夫把屍體查過清楚, 沒有其他明顯的金石創傷。但是大夫卻說, 他的屍體非常奇怪, 並不像其他被燒死的屍體。營長從頭到尾都不敢把此事報告給師父知道, 因為他怕會被怪罪下來。此事表面上被隱瞞過去。但是...」

九姐「怎樣了?」

王襞「其實我知道這個人是怎樣死的。因為我看見過師父以往的一些機關實驗。」


*** *** *** *** ***

2009年2月20日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17)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17)

【劉九姐傳奇系列】

*** *** *** *** ***

(十七) 我思, 故它在

王襞, 號東崖。是王陽明在最後的幾年裡追隨的重要弟子。

由於先天體格所限, 他並無修習到陽明子的武功。而在王陽明死後, 他到處雲游四海, 沒有固定住處, 也沒有怎樣跟其他"心學派"弟子聯系。以致不止是武林, 就是心學派裡頭, 也沒多少人記起他這個人來。

但即使是王陽明的其他弟子, 也沒多少人知道, 雖然這位王襞並沒有得到陽明子的武功, 但他卻是眾多親傳弟子中, 「格物」之法習得最精者。只是他一向低調, 知道的人不多; 而且陽明子晚年, 戎馬生涯血雨腥風, 大家也沒太關心這些事情。

在陽明子最後的歲月中, 他屬於接觸陽明子較多的親傳弟子之一, 因此很多有關陽明子的生平記述, 他絕對是有條件說話的人之一。

只是他非常痛恨自己, 為甚麼生來一副筋骨不爭氣, 無法修習王陽明的絕世武功? 他這樣想, 倒並不是因為他很想學武, 而是... 假如他的武功夠高, 王陽明就很有可能會在前往廣西的時候, 把他一併帶去; 這樣無論他最後能不能幫上忙, 至少也會知道師父在廣西, 遇到了甚麼事、甚麼人。


+ + + + + + + +


最初提醒九姐, 金印可能跟「陽明洞天」有關的, 就是王襞。

他曾經手持金師印詳加觀察, 但除了這四十多年以來, 那些驚心動魄的爭奪過程(當然也包括九姐在內)以外, 對於此印在被公開之前, 卻像是空白一片, 毫無"記憶"。

(心學派的格物之法理論中, 心即萬物, 萬物由心。而萬物也有其心, 物體型成以後, 它自己也會有自己的一份記憶, 在其上也同時會沾上了曾經接觸、持有者該段期間的一部份記憶。)

(這是一套非常複雜的理論, 普通人只執著於他的學說是「唯心」不是「唯物」, 便不理解當到了高層次時, 兩者會互通。在該套理論裡頭, 成型的"物體"為有型之物, 跟佛家的說法稍有分別, 對佛家來說, 一個無情生的物體, 沒有心、也沒有記憶。而在心學派的理論裡頭, "萬物唯心", 當你"感知"到了一塊石頭, 這塊石頭才"存在"; 可以用來類比的是西方的『我思故我在』, 放在這套理論裡頭, 則是『我思, 故它在』, 因為我的思想裡面出現了它, 所以它存在。石頭的心, 是由眾多一切對它起了"感知"的"心"(可以理解為佛家的有情生, 例如人類; 例如動物, 貓犬虎獅...等) 所交織而賦予。因此一塊石頭, 自它成型起, 從未被任何"心"所感知過(舉例, 自成型起億萬年, 都被包圍在九地之下)的話, 這塊石頭還未有心; 當一塊石頭有緣現世, 為人所見、所觸, 有"心"的人(或生物, 以下同)對它的感知, 就構成了它的心。)

(一個有名的佛偈,『旗未動 風未動 是人的心在動』, 兩套系統到了深層次, 其實所說的是同一回事。執著在何謂唯心、何謂唯物, 只是平凡人的思想。)


此印在這之前的記憶, 被消抹得如此徹底, 這令他更加相信, 此物乃先師之物, 至少也是曾經經過先師之手。一張紙, 要寫字上去容易; 要想把已寫的字抹掉, 則不是常人能辦到的。

王襞正好就是陽明子到了江西任職巡撫的那段時候, 跟陽明子相遇的。而算起時間那時, 王陽明應該才剛剛弄好這一切。

那時候, 王襞年紀仍小, 因此有些時候, 王陽明也並不太介意讓他圍在自己身旁。王襞雖然未曾看見過這顆金馬師印, 但他就記得在小時候, 在王陽明身邊, 偶而看見過師父不斷鑄做 (其實不能單純叫「鑄做」, 但姑且稱之) 類似的金印, 並且不斷用它們來幹些莫名奇妙的事情。

到後來長大了, 回想起來, 師父是在用這些金印來做一些實驗。而有時候, 師父忙起來, 也會叫他幫忙協助一起進行。雖然他當時還小, 不了解實驗的具體內容; 但對於實驗裡面的一些"現像"他倒印象很深。印象深刻, 也正是由於他當時年紀小。


*** *** *** *** ***

2009年2月18日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16)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16)

【劉九姐傳奇系列】

*** *** *** *** ***

(十六) 萬川集海

在這段時間, 劉大小姐、紅紅不斷看了很多書、拜訪了很多人。為了解開金師印的玄機(也就是陽明洞天的秘密), 她首先就要儘一切可能, 找出王陽明生前所踏足過之處。她相信, 這是要解開謎題, 首要進行的準備工夫!

在舊中國, 這可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信息傳播絕不發達, 不會有甚麼圖文並茂的雜誌之類, 廣泛流傳的大都只是科舉制度下的四書五經, 詩集戲曲, 或是黃曆書等等。其餘的要不是少得可憐的抄本, 就是"發行"數量跟範圍都不廣泛的行本; 不要相信現在的教科書上說甚麼「印刷術」之類鬼話, 實際上直到西方印刷術傳進來之前, 所謂"印刷"在中國是件扯談的事, 絕不可以當作是大家腦海中的印刷、發行。那個年代也沒有甚麼網上購書之類玩意兒, 京城某人的著作如不是非常有名, 想要在湖廣買得到, 是件困難事。

地圖更跟現今不是一個概念。舊中國的所謂"地圖"大家知道是怎麼回事, 期望有甚麼比例準確、河川正確等事只是空想。而且問題還是不同地方、不同時期製作、發行的地圖, 每一份上標的地名都不相同, 最主要是一般只會標示那些大城名鎮, 而知名度稍低的小鎮小縣城, 沒甚麼機會在以前的地圖上找得到。

劉九姐再冰雪聰明, 「大開眼界」功力再盛, 在這個時代也不可能變出一顆人做衛星出來製圖的。不過, 沒有硬件技術, 也勉強可以憑著"軟技術"取得成果。

老式地圖的比例問題, 每一張圖也不準確。可是假如收集到的地圖足夠多, "取樣" (Sampling) 充足, 也就可以將之評估出一個相對之下比較準確的圖出來。

地名問題, 也可以籍著大量取樣來製作比較齊全的名單。而各地方上的次級地名, 則需要各地方當地的地方志、縣志等等正式的檔案資料來判定。這也是九姐找紅紅, 向任應洪商借大量地方志的原因之一。

在有了地圖跟地方志之類基礎資料後, 她就要正式開展工作; 把王陽明生前踏足過之處, 一一標示於地圖之上。在那個時代, 這些記錄是非常零散的, 傳記、書扎等等多寫某人的言論、思想, 要真正搜集他的這些資料, 工作量非常大。而且, 在搜集之餘, 又不能弄得太高調。當朝是個漢人皇朝, 平民幹這種事幹得太落力了, 隨時讓朝延給你一個「刺探國家機密」之類說法, 可不是說玩的。而這些零碎的生平資料, 往往還有許許多多相互矛盾、不足為信、又或他人假託等事, 往往需要花時間進行過濾。

即使是聰慧如劉大小姐, 也日以繼夜弄了個多月, 才大致算是完成。

但劉九姐, 究竟憑甚麼來判斷這些眾多大大小小的信息, 哪些是可信、哪些是虛假的呢?

因為廣交朋友的劉九姐, 認識了一個人, 此人乃江西人, 姓王名襞。


*** *** *** *** ***

2009年2月16日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15)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15)

【劉九姐傳奇系列】

*** *** *** *** ***

(十五) 紅紅闖書齋


劉家庄內, 九姐大吃一驚 :「任應洪死了?」
紅紅「對。雖然還未傳出來, 但, 錯不了。我在裡面, 明確地感受到濃烈的死氣, 絕對不會錯。」
九姐「唉... 太可惜了。我還準備找天上門拜訪, 跟他冰釋的。」
紅紅「大小姐, 妳先放心, 因為妳想向他借的東西, 我也帶了回來了。」
然後, 她從大木箱中, 取出一本書。書名是《贛州志》。

九姐問「我另外要妳去買的東西呢?」
紅紅「都處理好了。你想要的大開版的全國地圖, 都在市裡買回來了。」
九姐從紅紅手中接過地圖, 把它攤開來, 細心看著。不等她開口, 紅紅已經在準備硃砂筆了。

+ + + + + + + +

「應仁齋」齋主任應洪, 曾經跟九姐有過誤會。那只是一件不值一談, 小得不能再小的一件小事, 但任應洪這人最大的缺點便是極小氣, 多次謝絕了劉大小姐的主動求見。

為了參透金印的玄機, 九姐需要向任齋主, 借來大批地方志、地圖等物。因為尋常人家即使愛書, 也很少像任齋主的私人書齋「應仁齋」那樣齊全, 尤其是一些地方志、地圖等等。

九姐原本是想由紅紅出面, 向任齋主商借這些東西, 因為她知道這位任齋主, 一向對紅紅很有好感。假如由她自己親自出面, 反而會壞了事。

紅紅來到「應仁齋」, 久無人應。她知道任應洪向來獨居, 沒有工人僕人, 偌大的應仁齋從來都只由他一個人打點。紅紅走到旁邊小巷, 見左右無人就一躍而進院內。小心地打開一個窗子, 後退兩步縮身閃入。

齋內冷冷清清, 上下跑了一圈都沒有人。但在客廳裡, 紅紅顯著地感覺到 : 這裡不久前, 有人死去。這是紅紅與生俱來的一項本領, 她對這些特殊氣息異常敏感(有幾次, 她甚至比九姐更早感覺到殺氣), 基本上不會出錯。感覺特別靈敏的時候, 甚至連發生在多久之前都能感覺出來。

今天就是這種時候。

"死氣"如此濃烈, 必不超過三天。地點必定就是這裡(用現代的說法, 就是第一現場)。她還能在這裡面, 感受到驚訝跟恐懼的情緒出來。

但剛才已把上下都跑遍, 就是不見任應洪的屍體。這當然是殺手辦事後, 清理得乾乾淨淨了, 就連血跡都沒有。

雖則如此, 但紅紅確信, 任應洪必定已死。她從不懷疑自己的感覺。人死不能復生, 只好繼續完成大小姐給她的任務; 不過只好自己動手找、並當作他"同意"借出吧。反正她相信他已經無法拒絕了。忙了很久, 帶出的書籍圖紙足有一大箱。

(有部份珍藏本, 是紅紅進入「應仁齋」的秘室裡才找到的; 因為任應洪生前, 曾經為向她示好, 專程帶她入秘室欣賞他的一些珍藏字畫、名畫的真本。)

+ + + + + + + +


紅紅摸入「應仁齋」的兩天前。


任應洪在客廳, 正跟一位長身麻面漢子喝茶對談, 相談甚歡......

任應洪對麻面漢子問,「...你為甚麼知道? 又為甚麼告訴我這些?」

麻面漢,「因為, 這些其實都是劉大小姐想到的 --- 她當然沒有告訴我, 她是告訴了另一個人, 而我知道了。而你, 是因為劉大小姐她還需要你的協助, 才能成功進入陽明洞天。」

任(面色一沉)「哦? 是她找你來當說客的嗎?」

麻面漢(笑)「不是。她並不知道我今天來找你的事。嚴格來說, 她根本不認識我這個人。」

任(疑惑)「那你來, 告訴我這些, 目的是...」

麻面漢「我的目的, 是要確定兩件事。第一, 九姐還未來找你。這在剛才跟你談話中已經確認了。」

任「...那第二件事呢?」

麻面漢「第二件事, 就是我要確定 : 九姐她必定找不到你。」

任應洪稍為呆了一下, 才聽明白麻面漢的意思。他大驚, 急退後打算拔劍自保(其實這是無甚意義的。他的「武藝」實在跟小孩子亂揮木頭劍沒多大分別), 但是麻面漢繼續喝他的茶, 似乎不太在意他會跑掉。

...也就一下子的工夫, 任應洪就死了。而麻面漢就輕鬆地處理他的屍體、也順便稍為清理一下現場, 很平常地關門, 離開。

*** *** *** *** ***

2009年2月15日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13-14)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13-14)

【劉九姐傳奇系列】

*** *** *** *** ***

(十三) 千手狀元前傳 - 格物神通

老道一邊撫著地圖, 卻眼看著那個銅製架子說,「不知道。但我卻不斷看見這個器物, 想必是跟這器物有關。」

不等穆婷答腔, 又問「小姑娘, 妳想不想親自感受一下何謂"格物"?」

穆婷當然馬上點頭。

老道笑。然後抓起穆婷的手, 把她的手緊按在地圖上, 再用自己的手覆在上面。

然後... 穆婷看到了!

只有一殺那。用現代人的度量, 估計也就有兩秒左右。穆婷出了一身冷汗。她還在嘗試理解她剛才"看"到的東西; 就在老道的手覆蓋其上的當下, 她感覺自己像是向前衝... 像是快速"撞"入地圖裡面!

她看到山。
她看到湖。
她看到奇怪的庄園。
她看到陌生的、高大的城堡。雖然是此生第一次見到, 但她毫無疑問, 知道那是個城堡。
她看到村莊。
她看到城鎮。
這一切加起來, 也不超過兩秒。

她呆望著老道人, 吐出一句,「這就是"格物"嗎? 我剛才看到的, 就是"英格倫"嗎?」

老道笑著點頭。「我就知道, 妳有慧根, 所以你成功看到一點點。至於是不是英格倫, 我其實也不知道, 畢竟, 我自己也沒到過這"英格倫"國。」

穆婷也不明白, 為甚麼單是"看"到這個陌生的國家、陌生的城鎮, 她就禁不著流淚。她在腦海中閃過很多事情 ---

--- 到京城去! 京城必定有很多外國的使節、這"英格倫"國說不定也有使者在那裡, 說不定也有很多相關的物事、文書在裡面。我將來必定要找出這個秘密來。我跟這個陌生的國家... 究竟我跟它有甚麼關係?


*** *** *** *** ***

(十四) 千手狀元前傳 - 十字凶器


她問,「老先生, 你剛才說, 佛朗機想攻打英格倫, 是跟這東西有關---」

老道拿起那銅製架子, 道,「這是他們的宗教器物。但我不可能這麼快就理解他們的宗教。從我格此物所知, 持有者日復一日把此物置於身上, 或緊握, 或掛在頸上。持物者, 多少次在高舉其器之同時, 殺死無數的人。看來這佛朗機國要不是一個魔國, 又或者持著此器物渡海的, 便是專通主戰之鬼神的術士。」

穆婷「你說, 持有者高舉此器而殺人, 難道... 此物是他們的兵刃?」

老道合上眼, 雙手緊握著這銅製十字架, 動作竟就如西洋神父。良久, 開口說「小姑娘, 詳細我也不理解。我雖有格物之術, 但卻無法格人之心。攜此法器之術士, 常常口中唸著仁愛、美善、聖潔之類咒文, 但指使、施行的, 卻是屠殺滅絕的行為。此實乃凶器、大凶器也!」遂拋開這銅製十字架, 掉到地上。

但穆婷看著這器物, 卻想到了其他主意。

說著說著, 不知不覺原來已經到了黃昏。老道說,「無論如何, 感謝貴府招待了本道。看來小姑娘對今天收獲也甚滿意。老道就此告辭。但老道有一不情之請, 不知道, 小姑娘能不能把這一本冊子送給我?」然後拿起了, 剛才特意另外放開的一本黑皮冊子, 站起來拍了拍身、手上的塵。

穆婷急問,「老先生, 小女子今天真是開眼界了。這"格物"之術、體驗, 我會記著的。物贈有緣人, 這書送給老先生固無問題, 不過, 小女子敢問老先生的名字...」

老道人「本道乃江西人, 姓王名襞。將來有緣, 大概我們會再見面。」說完, , 轉身就向大門走。


《千手狀元前傳 完》

Reference :

- 王襞(1511年—1587年),字東順,號東崖,江西吉安人。泰州學派人物。

*** *** *** *** ***

2009年2月14日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12)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12)

【劉九姐傳奇系列】

*** *** *** *** ***

(十二) 千手狀元前傳 - 崙頓地圖


老道續,「貧道無用, 隨先師修習數年, 無法完成其絕學之百一; 唯其"格物"之術, 我倒修得一點心得。在悟到萬物由心, 心外無物之理後, 我只要以身觸物, 以自心逐其心, 物之一切自了然於胸。」說完, 就拿起了穆婷剛才從自己房間帶出來, 放下在旁邊的簿子。

老道拿著穆婷的簿子, 並不打開, 很快就說,「這是妳用來練習數理算學的簿子; 你正在練習《九章算經》中的勾股之法。」

穆婷不作聲。老道說的, 分毫不差! 她不知道老道是怎辦到的, 但刻下, 她更想老道告訴她, 這些東西的故事。她拿起其中最大的那張地圖遞給老先生。

老先先拿起, 把它打開, 用手按著地圖。「這份地圖, 並不是佛朗機的地圖。」

「哦?」

「這上面是另一個國家, 大概叫... 英吉倫? 英吉寧? 英格倫?」

「佛朗機的船上, 怎麼會有另一個國家的地圖呢?」

老道一面在地圖上撫著, 一面續道,「嚴格來說, 這上面描繪的, 是叫"郎頓", 或者 "崙頓" 之類名字的都城。應該就是這個"英格倫"國的京城。此地圖的主人, 心中想的, 是攻打這個京城的方式。」

「這個"崙頓"城, 距離大明國有多遠? 比天竺還要遠嗎?」

「小姑娘, 這個我不知道。但對地圖的主人來說, 並不太遠。」

穆婷突然心一酸, 不知道是甚麼原因;「佛朗機, 為甚麼要攻打這個京城呢?」


(* 按 : Elizabeth I 於1558/9年即位, 開始了「Golden Age」, 當時仍是都鐸王朝(Tudor)年代。Elizabeth原則上也同時是法國女王, 而當時歐洲的海上霸主 : 葡萄牙西班牙, 均時刻提防著這位信奉新教的女王。因此葡萄牙(佛朗機)的戰船上, 帶有英格蘭(當時整個"現代英國"還未完全統一)都城的地圖, 隨時有開戰的可能性, 是可以理解的。)


*** *** *** *** ***

2009年2月13日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11)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11)

【劉九姐傳奇系列】

*** *** *** *** ***

(十一) 千手狀元前傳 - 格物唯心

老道把所有黑皮冊子都拿起又復放下後, 開口對穆氏兄妹說,「你們應該已知道了, 這些書冊, 都是佛朗機國的書本。」
穆氏兄妹點頭。這些他們已經知道了。老道一面把黑冊子排好, 卻把其中一冊, 放到另一邊去。

「這些書, 大部份是一些記錄船隊航行的記述。」

穆婷心想,「難怪了, 原來是渡海而來的東西。」

「有一些, 是他們民族的食物菜譜之類, 還有各種食材的用量記述。」

穆婷終於忍不住, 問,「老先生, 你根本沒有把這些書打開來看過, 為甚麼就說這些是航行記述, 那些又是菜譜呢?」

老道看著她, 問,「小姑娘, 妳知道甚麼是"格物"嗎?」

穆婷「知道, 所謂致知在格物, 格物應該是窮其理, 自能得知物的本質。」

老道笑,「這是一般人的想法。事實上, 天地萬物本一體, 是由心。心即理, 此心之外, 再無一物。不明白心外無物者, 當永遠也無法對一草一木、一石一竹"窮其理"也。」

穆婷答不上腔。而她哥哥則早已溜開了。

*** *** *** *** ***

2009年2月11日

電影逍遙談 : 東邪西毒‧慕容兄妹

電影逍遙談 : 東邪西毒‧慕容兄妹


【嚴正聲明 : 本篇並非 "找碴文" , 如你想睇"找碴", 請移玉步到各大台灣電影網站、討論區, 唔該!】


跟朋友談【東邪西毒】, 提到其實一直以來, 都有一些「醒目仔」醒到認為林青霞飾的「慕容嫣、慕容燕」兄妹, 是獨立的兩個人(!)。可怕的是這種醒目仔之中, 還有不少可是在以前的雜誌上白紙黑字寫出來的。巧驚驚。

不過其實香港會出現這種智障人士, 也不應該是甚麼稀奇事。因為看不懂電影、根本沒認真看、甚至根本沒有看, 只靠看看別人給的簡介就去寫字的"高手"並不少。而問題是我發現部份"官方"的簡介內容竟然也是錯的, 明顯地當初電影公司裡面有人寫好後, 各個關節都沒人認真看看就出街。因此"巧驚驚"的, 現在就連wiki上的簡介也都使用著這個錯誤的版本:
Wiki:東邪西毒

「慕容燕和慕容嫣(林青霞)是一對面貌相同的兄妹,慕容燕出重金請歐陽鋒殺黃藥師,而慕容嫣也要求歐陽鋒殺慕容燕。因為慕容燕愛著慕容嫣,而慕容嫣愛的是黃藥師。」

Wiki絕對不是原文, 因為現在找得到的中文電影網站, 都是copy自這樣子的相同來源。

為這種「兄妹二人論」, 我是有些東西想說的, 但在說明之前, 我想先提提有關【東】片裡面「獨孤求敗篇」部份, 我直到近期才注意到的一些奇怪情況。我自己也不太明白, 對於早已經能夠把對白即時背出來的我們這些多年影迷, 為甚麼一直以來在唸著這些對白的時候, 並沒有注意到以下的這些疑問。

小心, 以下嚴重劇透。不過我想根本不重要, 因為你要不就早已看過, 而以前不喜歡的話, 現在也絕對不會再去看的。因此我再劇透也沒多大關係。

*******************

「慕容嫣」當然是個女性(地球人都知道她們是同一個人, 但為描述方便, 我字面上仍當成兩個人來寫), 但「慕容燕」是男是女? 或者換個說法 : 「慕容燕」如何看待自己?

(* 按 : 香港人長期誤解, 「精神分裂」不是這樣的。這種情況叫「人格分裂」, 顯現的是多重人格。「精神分裂」是完全不同的另一種現像。)

慕容嫣是會稱呼「我哥哥」怎樣怎樣的, 理論上慕容燕應該是個男性人格, 而當"apply"上慕容燕的人格時, "skin"也是被換上男性打扮。似乎我這個問題是個弱智問題。但是...

請各位把對白倒背如流的老影迷, 回憶一下, 林青霞最初登場時, 說了甚麼?

「堂堂大燕國既公主, 慕容家既小姐; 你夠膽冒犯我, 信不信我殺左你!」
但"她"當時是正在套用男裝的, 而且行為也是"阿哥"慕容燕的。不過正在執行<慕容燕.exe> 的時候, 為甚麼會說「堂堂大燕國既公主, 慕容家既小姐」?

而對於當時在場, 初識慕容燕的黃藥師來說, "他"也應該是一位自稱為慕容燕的"男人" (東邪看出她是女扮男裝, 那是另一個問題, 本文不討論這點)。

而引申出來的第二個疑點, 則是在「獨孤求敗篇」最後, 在歐陽峰家中的談話。

「當日你作客姑蘇, 我同你係桃花樹下飲酒, 你借醉, 摸住我塊面...話, 如果我有個妹妹, 你一定娶佢為妻。你明知我係女兒之身, 點解要咁做?」

當時黃藥師撫摸的, 是「慕容燕」, 妹妹慕容嫣不可能知道 "你借醉, 摸住**塊面" (即使當時第二人格沒有沉睡而是旁觀, 也不會認為東邪是摸"她"的臉, 而會知道東邪是在摸著"哥哥"的臉)。假如 "黃藥師摸臉" 的當時, 運行著的是 <慕容嫣.exe>, 她不可能答應黃藥師 "娶(她)的妹妹", 因為慕容嫣並沒有另一位妹妹, 除非再生出"第三人格"。而假如當時運行著的是<慕容燕.exe> (如同任何觀眾所看見的), 則不可能會出現 "你明知我係女兒之身" 之說。

*******************

返回最初所談的「兄妹二人論」。其實我多年以前就發現, 假如有人夾硬死口說慕容嫣、慕容燕真是兩個獨立人, 你也很難去反證的!

因為再三重覆監看, 「二人論」幾乎一切都能成立, 只除了一段戲, 就是最後 "在歐陽峰家中談話" 裡面的一小部份。全片只有這一少部份, 是能夠完全推翻二人論, 同時確立「人格分裂論」的。

假如, 假如啦。假如我們先忽略/刪掉這場戲裡面的幾秒鐘對白的話, 則無論你要說「二人論」還是「分裂論」, 都是可行的! 之所以大家都堅信「人格分裂論」, 其實主要關鍵就是建立在, 我們「相信歐陽峰告訴我們的判斷」

假如, 假如...

...假如歐陽峰他只不過是自作聰明呢?

*******************

以下是我自己的Kuso, 我自己也不喜歡這個說法, 只是純粹作為寫故事的練習而作的一種"可行性研究"。

假如我要Kuso; 假如這是一套西片; 假如有人出錢, 要我為本片寫個續篇; 而續篇又要採用「兄妹二人論」的話, 我會怎樣做?

我們試拉一拉scroll bar, 把「獨孤求敗篇」重播一次。

1) 慕容兄妹初登場。其實這裡, 是可以解譯為慕容嫣、慕容燕"兩兄妹"確實同場出現的。因為事實上, 畫面裡面慕容燕的身旁"恰巧"給酒館的柱擋住。(王家衛可能確實是刻意保留這個彈性?)

2) 慕容燕說的「你夠膽冒犯(我)」, 其實可以是指那位酒客甲, 還說/做了點冒犯他妹妹慕容嫣的說話, 因此他憤而護妹。

3) 但這裡慕容燕並沒有明確指出自己是她的"哥哥"。因此東邪並不會100%肯定慕容嫣必定是他的妹妹。因此他說「如果你有個妹妹, 我一定娶佢為妻」可以理解為只是一種試探。

4) 中途數次換裝, 可以是真的兄妹兩人相互交替出現。無矛盾。西毒可以只是 "自己以為" 他/她倆是同一人。

5) 西毒兩次提及 "殺了你/妳, 可能收不到錢" 的對白, 其實「二人論」還是「分裂論」也同樣能成立。慕容燕一心保護妹妹, 假如西毒殺了妹妹, 慕容燕當然不可能給他錢; 假如西毒殺了哥哥, 他可以是單純的向妹妹表示, 怕收不到錢(而並非指殺了哥哥, 她也一起死亡)。跟我們向別人說「我點知會唔會收唔到錢架!」相同。


6) 驚奇的是, 即使是原本西毒那幾句"解謎"一樣的對白「...係呢兩個身份既後面, 厘埋左個受左傷既人。」, 在「二人論」下亦無矛盾。

7) 深夜, 慕容嫣撫摸歐陽峰, 沒有矛盾。

8) 幾年以後, 再沒人看見過這兩兄妹, 但出現了"一個"對影練劍、叫獨孤求敗的劍客...。沒有矛盾。甚至可以進一步說, 要不是慕容燕殺了慕容嫣, 或是相反, 或是其中一人忍受不住而遠走 (就如歐陽峰遠走白駝山一樣)。


以上只是指出, 假如有必要的話, 我可是能把「兄妹二人論」扳成可行的; 而絕非說我支持、喜歡這說法, 請任何人等切勿誤導其他人。就當作是這部電影的一點趣談吧。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9-10)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9-10)

【劉九姐傳奇系列】

*** *** *** *** ***

(九) 千手狀元前傳 - 異國奇珍

永春縣令穆秀民, 進士出身。其實他的學問不太高, 他自己相信, 之所以考試成功, 並當上個小官, 原因說不定就是出發考試前一晚, 剛好他妹妹穆婷的好朋友岳靈, 跑來穆府並留下吃晚飯的關係。這岳靈一直被身邊好友稱做「幸運公主」。

事實上他當官後, 很多文章、很多主意, 其實都是由他妹妹穆婷代寫、代出的。他經常對妹妹說, 可惜妳是個女人, 不能去考試; 否則, 妳早就是位狀元了。

(按 : 直到清末太平天國, 才有女狀元的出現)

這天, 穆縣令在市上收了一批小玩意, 是縣上的永峰號, 說拿來一批異國珍寶送給他, 以謝他英明斷案(其實那次真正破案的也是穆婷)。穆秀民自己心中明白, 永峰號老闆其實只是隨意把一批沒甚麼用處、也不會有人買的舊貨, 當作是珍寶來"還禮"而已。只是他一來不好意思點破, 二來心想, 案子是妹妹破的, 而她正好喜歡稀奇古怪的物事, 也就帶回家去。

*** *** *** *** ***

(十) 千手狀元前傳 - 老道人

穆府內, 穆婷正在練習算學, 看到哥哥帶回來一堆封塵的東西。她打開其中一本厚厚的黑皮巨冊, 裡面都是奇型怪狀的文字; 倒是哥哥告訴她, 應該是從佛朗機國來的東西, 他認得出皮冊封面上的徽號。

穆秀民帶回來的, 除了一大堆黑皮冊子、圖卷外, 還有一個大小如短劍般, 非常精美的銅製"架子"。此銅架呈「十」字型, 邊短邊長, 還欠一橫就成一「干」字或「千」字了。此架子上有數個孔, 明顯是上面原鑲有珠寶玉石, 但老早被人鑿去。她跟哥哥當然也不知道此物有何用。

然後, 她被下面的幾幅捲著的圖紙吸引著。

她拿起來, 這些卷軸, 像紙, 又像布 (當時還不知道甚麼叫羊皮紙); 打開攤出, 卻是一份地圖。上面的地名、文字, 當然一個也不懂。

此時, 一位老道人徐徐從院內步出。這老道人是兩日前餓倒街上, 好心人把他扶到穆府的; 因為大家都知道, 這一帶只有穆縣令, 肯做這種沒好處的善事。老道人走出來, 剛聽到穆婷問他哥知不知道這是甚麼地圖。

他走到穆婷跟前問「你是否很想知道這些東西的來歷?」
穆婷點頭, 道「難道老先生你懂這些物事?」
老道「哈, 小姑娘, 我現在不懂。但是很快就會懂。信不?」
他看這位小姑娘的求知慾甚強, 讓她多懂一點, 也是好事。他盤坐在地上, 揚了揚手, 動手去拿起那些黑皮冊子。

他拿起一本黑皮冊, 合上眼良久, 就放下拿起另一本, 只不過這次沒等多久, 則又放下, 續拿下一本。

*** *** *** *** ***

2009年2月10日

南京, 雨花台石

南京, 雨花台石


這篇文章, 本來是屬於南京遊記的一部份。但結果今次《南京遊記》竟然擱置, 應該不寫了; 但裡面原本有一些很想寫的東西, 將會分批獨立寫出來, 改為在此發表。(除了那些不值一談的小旅行外, 一般顯著的"旅行", 我都幾乎必定會在回來一個月左右以內的時候寫完整篇遊記。但南京這次, 事隔幾個月也沒寫成, 也沒很大意欲去完成。)

其中一項就是今次說的「雨花台石」。

很可能一般人、年輕人都沒聽過甚麼叫「雨花台石」, 而在我那一代, 接觸這個名詞的最常見原因, 就是衛斯理(後來的年輕人們都不看衛斯理了); 因為衛斯理有一篇作品, 正就叫《雨花台石》, 很著名。

其實雨花石並不罕見, 到處都有賣。品質差些的, 其實也就是很多人用來放入金魚缸底的那些彩色石卵(*); 品質稍好少少的, 也都能在國貨公司買到。

(* 注意概念 : 並不是說這些金魚缸石卵都是雨花石, 而是說很多時候雨花石被拿來這樣用。)
(我很遺憾地說, 以前寫文章, 可是不需要這樣子去詳加說明的!)

但既然去南京, 當然要親身在當地, 看一看當地的雨花石吧。今時今日, 「雨花台」已經變成一個公園(算是市郊了), 而且大部份人對「雨花台」的觀感, 也都是把它跟歷史、政治掛勾; 但那並不是我要看的東西。在出發前, 我曾以為只要去到"雨花台"那附近, 自己都能隨手、隨地拾幾顆; 但發現實際上辦不到。

幸好要看雨花石還是非常容易的。你想看不到也不行。因為很自然的, 雨花石是南京最最普遍的地方性紀念品, 在任何遊客會去的地方、那種以遊客為對象的店鋪裡面都會有賣, 品質也差不多。一般來說, 大部份店子賣的都只有品質中 - 低的產品, 而高質的則非常難遇見, 即使已經身在南京。

我是在市內某個著名景點裡面的紀念品賣場內看到它的。

(* 按 : 有關廉價雨花石的真偽問題。我有懷疑過, 但基本上否定了"假做"的想法。我確實不懂得分辨, 我是由物品價值上判斷的。我直覺覺得跑去偽做這種在店裡也只賣一兩元到十元二十元的"石頭"的行為, 不太可信。)

個頭很大。而我一看到"它"也就呆住了。由於題材原因, 這兩張圖特意保留比較大的原圖(但在blog裡可能連結不出原大小的圖來)。


跟我同年齡層, 或者比我老的一代應該一看也會有同樣感覺。不明白的話, 以下節錄了衛斯理在《雨花台石》裡面的文字。比較具體地描述故事裡面那塊雨花石的段落有兩段, 抄錄如下:

--------------------------
徐月淨的神色,變得鎮定了許多,他先歎了一口氣:「真是不可思議,那塊雨花台石,一半是深紅色的,而另一半,是半透明的,可以看到石中的情形...」
  我是一個心急的人,徐月淨講的話,不得要領,使我很急躁,我道:「這剛才已經說了,告訴我,在將石頭移到陽光下以後,你看到了什麼?」
  他繼續說:「在陽光下,那半透明的一部分,看來更加透明,我看到,自那紅色的一部分、有許多一絲一絲的紅絲,像是竭力要擠向那半透明的部分,而在那半透明的部分,又有一種白色的絲狀物,在竭力拒絕那種紅絲的侵入,雙方糾纏著,那種情形,使人一看到,就聯想到一場十分慘烈的戰爭。」
--------------------------
  我將那塊石頭,舉了起來,使太陽照在石頭之上,在那剎那間,我也呆住了。
  那塊雨花台石的半透明部分,在陽光之下,變得幾乎全透明,但也當然不是像水晶那樣的澄澈,不過,裡面發生的事,也看得夠清楚了。我之所以選擇了「裡面發生的事」這樣近乎不通的句子,是有原因的,因為我一眼看去,就直接地感到,在那塊石中,有事情發生著。......(刪)......我看到,在那紅色的一部分,有著許多紅色的細絲,想擠到透明的一部分來,而在那透明的一部分,則有許多乳白色的細絲,在和那種紅色的細絲迎拒著、糾纏著,雙方絕不肯相讓,有的紅絲或白絲,斷了開來。迅速消散,但立時又有新的紅絲和白絲,補充上去,繼續著同樣的廝殺和糾纏。
--------------------------

跟小說裡面提及的那塊, 簡直是一模一樣。其實, 我心底正是想找一塊, 跟故事裡面的雨花台石差不多的石頭帶回香港。因為用腳趾頭都能想到, 倪匡當然是先看到過一塊類似的雨花台石, 然後起念寫這篇作品出來的。只是在市內的一般紀念品店, 都完全沒有比較像的石頭。

忘了價錢多少, 好像幾百元吧; 但價錢不是主要原因(雖然我也不會買), 主要問題是實在太大了, 就算賣我50元我也很難帶回去的。而類同的雨花石, 我在那裡也只找到兩顆 (另一顆的"成色"比這顆差多了, 我沒有拍攝)。

當時我想, 既然出現了, 就說明必定還有這一類型的雨花石(雨花石外型種類雖多, 但稍看多些也就發現主要也是幾種大類別)。因此應該能找到同類型, 但細小得多的。結果以下幾天, 每看到這些店就跑入去找、開口問, 但就是再沒有找到同類型的紅白雨花石。不要說體積較小的, 就是體積差不多的也再見不到了。只勉強在低品質的產品中, 找得到非常勉強的紅白石(十元上下價位的; 而一兩元的那些則完全沒有稍為接近的), 買了幾塊回來。可是現在事隔幾個月, 卻一時找不出來。

到哪天找回出來, 再拍照貼上來給各位看看。不過就完全無法跟上面的那顆相比較了。


附 : 這種是最為常見的雨花台石花紋類型。不過像這樣大的, 當然算是較難得的精品。

2009年2月9日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8)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8)

【劉九姐傳奇系列】


正如電腦程序中的 GoSub, 這期開始劇情跳到另一條緒, 就是《千手狀元 前傳》。當這前傳連載完畢, 自然會跳回到主程序繼續。

至於為甚麼會在這裡插入千手狀元的前傳, 自然有我的用意, 看完, 自然明白。而這個《千手狀元 前傳》, 本身也可以視作是一個獨立的短篇來看。


*** *** *** *** ***

(八) 千手狀元前傳 - 幽靈船

嘉靖年間, "海禁令"被重新實施。本來"海禁令"是自從朱元璋起就開始的, 但事隔多年, 早已沒人當一回事。突然重新被明令執行, 其實際操作、其尺度, 無論是平民百姓還是在最前線負責的官兵, 都常常摸不著頭腦。因此, 一旦遇上狀況, 很多時大家都不知道到底要怎樣做。

某一天, 天還沒亮, 霧也濃, 一艘巡航中的明軍戰船, 向一艘完全沒有回應的不明來船放箭。原本只是想放火箭警介以及照明, 卻誤射到來船甲板。起了火, 但一直沒有人出來滅火、也沒人逃生。由於天氣關係, 火勢也不大, 燒了一會, 明軍決定上船滅火, 看看到底是甚麼一回事。但上了船的明軍, 很快就發現大不尋常。

這是艘外國戰船。整艘船上空無一人, 但又不像是棄船, 因為除了被明軍誤射而起火的部份外, 此船好端端的, 都不像是要突然逃生的凌亂模樣; 桌子上的海圖好好的鋪著, 寫滿密密麻麻異國文字的書冊也還打開著。另一個船室中, 桌上還放著吃了一半的食物。

負責現場巡航任務的千戶上船了解情況。他認出船長室裡的佛朗機(葡萄牙)國旗, 大吃一驚。目下一艘佛朗機戰船在自己管轄的海面被燒, 此事傳出去, 是吉是凶難說, 因為他知道佛朗機正跟朝延"接觸", 關係是好是壞說不得。

千戶下令, 此事誰也不能說出去, 遂把船上所有看像值錢的東西就搬回營地, 珠寶金銀之類, 自然被高級官員拿光; 其他的東西也被一般小兵全拿去發財了。搬好後, 把佛朗機戰船鑿穿, 煙滅一切證據。至於為甚麼在這個海面上, 單獨有這樣一艘佛朗機戰船出現, 船上軍人海員又一個不見? 他們一點也不在乎, 只希望永沒人知道這件事。

*** *** *** *** ***

2009年2月8日

電影逍遙談 : 東邪西毒Redux

電影逍遙談 : 東邪西毒Redux (終極版)




事隔十多年, 不指望香港這個"陸化城市"會上映【東邪西毒Redux】 (但事實上, 欣賞這電影的大陸影迷的"絕對數量"還遠比香港為多)。沒有BD機, 它的DVD又未有消息; 目下能夠看到它的途徑, 自然是邪惡版啦。不過這次倒沒有甚麼良心問題, 因為當它有DVD推出、又或者我能看BD的時候, 我都必定會買的。

總的說, 絕對是喜愛舊版的【東邪西毒】多很多。

今次的Redux新版跟舊版的出入, 網上已經有人非常詳細地列舉出來, 這我會在本文後面附錄給大家。而我集中說說新版其中幾項, 我比較在乎的改動。同時也都是大部份東邪西毒迷, 最常提及的一些改動。


音樂

Redux給人最主要的分別也還是音樂部份。首先, "聲音"本身當然製作得好得多, 這屬於技術範疇。而"音樂"本身除了明顯的開場主題曲被改換之外, 基本上仍然是陳勳奇原作的那些音樂。粗略聽上去除了開場序曲之外, 不太感到有令人深刻的新曲目。

而問題是這首新的序曲本身, 雖然也非常動人, 但假如要拿《天地孤影任我行》二選一的話, 我毫不猶豫地會選擇舊的《天地孤影任我行》。新序曲(《東邪西毒》)倒很適合配Trailer, 哈哈。

欣賞一下新版曲目《旗未動》, 以及Redux的trailer:


這裡也找到一個不同版本的Redux Trailer, 高清的, 畫質很高。但是音樂沒youtube那個那麼明顯:
http://thehq.tv/ashes-of-time-redux-trailer/
終曲也似乎用回新序曲(存疑)。

而在片中, 配樂被大幅刪減。有很多原版裡面音樂起著重大作用的場景, Redux裡面都幾乎被完全消去, 或背樂變成不明顯。
- 慕容嫣/燕夜裡撫摸歐陽峰 (這段改動是最顯著的)
- 桃花 (* 是劉嘉玲那角色, 不是張曼玉那個) 跟馬的"情慾"戲
- 夕陽武士黃沙大決戰

或者王家衛這樣改動, 總有他奇怪的原因; 但這樣子把原本佔重要位置的背樂(的功效)大幅削減, 不是很能接受。


林青霞

慕容嫣/慕容燕從原版的配音, 改換回林青霞的"原音", 是除了主題曲外最多東邪西毒迷關心的地方。大部份人是反應是, 用回她的"原音"屬"原汁原味", 持正面態度。

但, 我發現我不喜歡。我怎也覺得, 原版裡面林青霞的配音水平實在太好(不知道是哪一位替她"聲演"的? 知道的朋友請告訴我), 原版的那份"演譯"我認為是無可替代的; 當然不排除是先入為主, 畢竟那條聲軌我們聽了十多年。但, 原來配音水準太好, 肯定是事實。

為此, 我特意把原版的"聲演"之中, 最精彩最動人的幾段, 剪錄出來給大家獨立鑒聽一下。剪錄的主要是慕容嫣/慕容燕後來跟歐陽峰的對話。完全版有三分幾鐘, 另外又剪輯了一個短版本, 約一分幾鐘。

完全版:

簡短版:

(題外 : 現在embed IMEEM真是非常麻煩! 要自行修改非常多。)


另外除了林青霞之外, 跟夕陽武士對戰「留低隻手」那個無名刀客, 也被重新配音。這角色意義不大, 配上新版也沒甚麼重要分別。不知道為甚麼刻意要重配這不顯著的地方。暫時未有留意到其他被重新"配音"的角色。


刪剪

這套Redux版, 比原版還要刪剪得短些。以下特別說些我較深印象, 以及"有話想說"的地方:

- 最主要的是, 原版片首被大幅刪剪, *非常不滿*。原版開首那場「西毒戰丐幫」的武打片段完全消失、東邪殺馬賊也完全消失、還有東邪vs西毒「人未戰、心已戰」也縮短了。

平心而論, 「西毒戰丐幫」其實整場的風格跟全片稍有出入, 重要性也並不真的太大, 被刪剪也就認了。但剪了東邪殺馬賊, 後面的馬賊部份就變成無來無去。而開首大幅刪剪, 影響結構最嚴重的是, 連經典的開場白「好多年之後, 我有個綽號叫西毒」等等都完全失蹤 (Redux版開場白變成「今年因為五黃臨太歲, 周圍都有旱災...」那段)。自然, 東邪的那段介紹也不見了。

- 慕容嫣/慕容燕出場, 「堂堂大燕國的公主」那場, 原本那隻被劍氣斬過的貓的鏡頭被刪剪了。大概是想減少, 被人發現抄襲【雙旗鎮刀客】的機會吧? XDD
(有關【雙旗鎮刀客】, 請看舊文 電影逍遙談[雙旗鎮刀客] )

- 「獨孤求敗」對影練劍的最後, 並沒有"仰天長嘯"。

- 夕陽武士被「左手劍」殺死, 鮮血噴出「聲音很好聽」的鏡頭, 那些"鮮血"被修改了, 變成大片大片地"噴"出來。但我覺得原版的噴洒方式好得多。

舊版跟新版的對比:


- 片末, 東邪+西毒+北丐+獨孤求敗的幾組鏡頭, 完全消失, 就連那個"獨孤求敗躺紅辣椒"的經典旋轉畫面(被很多人一再抄襲)也沒了。不過原版裡面西毒本就有兩組鏡頭, 其中一組被保留下來。

個人覺得, 怎樣刪剪也好, 原版最後那個"後西毒戰北丐", 西毒那個快意而笑的鏡頭, 不應該被剪呀。這可是個畫龍點睛的鏡頭呀。


附錄 : 網上影迷找出來的新舊版本差別 :

the redux version is 93 minutes, shorter than the others editions;
- the entire movie is restored in digital and the colors are a bit sature;
- the first images are a little different: Wong has inserted a big yellow-moon in a storm;
- Wong has removed the first two battle scene!!! So we can't see the first appearance of the horse thieves...
- the main titles & ending titles are different;
- the music is a lot different: Wong has removed the fantastic music from 3 important sequences;
(神父按 : 很可能, "3 important sequences" 正好就是指我上面提及的三場)- the editing is a little different in 2-3 scenes: for example, the flashback of the night of the marriage of Maggie Cheung is a bit longer;
- Brigitte Lin doesn't scream in the impressive lake scene;
- Wong has removed the (dead) cat hanged on the wall in the sequence of Huang and Yin;
- Wong has removed the shot in witch Tony jump on the roof in the battle with the thieves;
- the battle scene of Tony and the thieves is a lot different in the sound and in color-correction;
- the splitting blood of the poor Tony (sigh!) is a bit more detailed, probably digitally corrected;
- Wong has removed one shot (of two!) where the sick Hong Qui is helped by his wife;
- Wong has inserted 2 short (and not very well cut) images of peach blossoms;
(神父按 : 我倒不是太能發現這裡)- the editing of the very final sequence is different: in this new one there is only Leslie Cheung with long hair;
- 2 shots color-corrected: the stop-frame of Tony Leung and the image of the face of Tony with blue sky in the background;
- Wong has added the 4 season didascalie on black background;
- the subtitles are sometimes a bit different.


2009年2月6日

《一劍忠情》FAQ篇(2)

《一劍忠情》FAQ篇(2)


有關東廠與錦衣衛之關係


先旨聲明, 本文請不要視作"學術性回答"。

事實上, 連我自己最初下筆時, 都犯了大錯。

首先, 錦衣衛先於"東廠"出現, 兩者均直屬皇帝管轄。初期錦衣衛地位較高(兩者相比較而言), 但這很可能純粹是"先行者尊"的傳統現像。東廠勢力漸大, 到後來東廠名號遠比錦衣衛來得響亮, 甚至出現錦衣衛需向東廠中人下跪的情況。
而發生這種轉變的原因, 我當然不知道, 但我認為可能純粹只是個別領導者的情勢關係。成年人出來打過工的, 也會很清楚, 一個 "有力的、強勢的阿頭" 跟 "無力的阿頭" 之間, 有甚麼巨大的差別。A部門以往再威風, 如換上一個並不強勢的主管, 也就馬上會變了樣子。東廠跟錦衣衛之間的勢力比拼, 歸根到底也很可能只不過是雙方領導者之間的差別, 但這對我目前所寫的來說也並不是重點。總之明朝中葉至末期, 東廠實力比錦衣衛高, 這是目前公認的。

在很多電影、小說裡面, 經常出現東廠跟錦衣衛一起行動的情節。但無論如何也應先認清一項基本事實, 就是"東廠" (或者西廠、內廠) 跟"錦衣衛"是完全不相同的兩個機構, 兩者關係並非垂直關係。假如有organization chart, 則甚至有可能會覺得錦衣衛應更親近皇帝。不過這不影響兩者協同行動的可能性, 就如消防跟警察很多時候都會一起行動、海關跟出入境處更常共同作業一樣。所以在行動上, 東廠抓人, 也同時通知錦衣衛一起到場, 可以成立。當然由於型勢關係, 看上去像是東廠差遣錦衣衛, 也不奇怪。而正由於這種印象給人太強烈, 因此經常使人一下子會糊塗。我也不例外。

在我寫《我不賣身, 我賣公公》時的初稿, 在提到榮府內外廿多人被殺時, 是有提到裡面包括錦衣衛的, 而當時並沒覺得有問題。後來修改, 不再提錦衣衛。(東廠太監再"牛B"(巴閉), 也不至於在尋常日子裡面, 也能找錦衣衛幫他巡院; 非常時期例外)

而結尾一幕, 錦衣衛向曹少欽回報並下跪, 我認為並無不可, 故保留之。以聲勢論, 東廠私下指派錦衣衛進行調查, 不算稀奇。錦衣衛向太監下跪, 以那個時期而言亦是有根據的。

《一劍忠情》FAQ篇(1)

《一劍忠情》FAQ篇(1)


有關「劉九姐傳奇」的編年


用腳趾頭也能想到, 最初寫的時候當然是鬧著玩, 除了大致上設定在明朝, 並沒有進一步的想法。後來想對故事進行準確定位, 便出現了尷尬情況。

劉九姐的年代, 被確定於(1542-)嘉靖中期。選定這個時期當然有原因, 涉及我期望能夠加入的一些人物, 不過暫時當然要賣一下關子 (雖然有很多人想到了)。

(* 「一劍忠情(6)陽明洞天」之前誤貼了初稿, 裡面的故事年份跟後來的構思相差了十多年。因此如果在較早前看了第(6)的話, 建議先回頭再重看一遍【修訂稿】, 謝謝!)

(區區十多年的誤差, 對於武俠小說來說本來是微不足道, 不值一提的。但在這個故事裡面偏偏不行。因為剛巧這十多年的差別, 是致命的。其實誰也明白, 按照初稿的說法, 「王守仁死後才開始金印傳說」, 好看、合理得多。但同時我又要維持「第四十五年」這個要素, 而actual時間卻只可推前, 不能推後。幾番牽扯, 只好定在目前的時間, 將金印傳說, 設定在他當江西巡撫的時候。)


選擇這個時間, 則整個"編年史"的前後也能兼顧。這裡特別想具體說明一點 :

王守仁大約於1528年逝世。而他動身到江西是大約1517年, 本年開始「金印」傳說流傳。因此"第四十五年"則是約於 1517+45=1562年左右。

這一年, 劉大小姐20歲, 開始活躍於江湖。

(這時候, 徐階已59歲, 似乎遠比一般人想像的要老得多; 嚴世藩約50歲, 而嚴嵩已屆82高齡。不過, 不仁不義做盡壞事的賤人活得比正常人長、活得比正常人好, 大家應該司空見慣了。一時想不起的話, 把目光移向澳門, 自然明白。)

但這樣, 問題就來了。由於我本人非常喜歡前後兩套【龍門客棧】中的"曹少欽"一角, 無論怎樣, 我都要把他加進來的了 (事實上, 曹少欽在我以前的小創作中也曾經匆匆露過臉)。只是, 于歉案是明初, 景泰年間(1450-1457)的事, 上下相差了接近一百年, 而這變成整體裡面最大的硬傷。權衡輕重, 把年代定在後面依然比較好。因此曹少欽, 就只好被我穿越時空, 拉到嘉靖年好了。

2009年2月5日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7)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7)

【劉九姐傳奇系列】

*** *** *** *** ***

(七) 王守仁 小傳



王守仁 (1472-1528, 明朝成化年-嘉靖年間), 又稱王陽明, 自號陽明子, 浙江余姚人。父王華, 成化十七年狀元, 吏部尚書。他本人二十八歲(1500)中進士, 任兵部主事。

正德元年, 被貶至貴州龍場, 同年得道, 從此把原來由宋代陸九淵所創「心學」發展至另一個新的路向。此後所謂「心學」普遍指王守仁的心學。

王守仁可以說是"當代第一人", 真正能文能武的全能者。他悟道後, 最為人熟知的反是他的軍事成就 : 擒寧王、平江西、再平兩廣; 人稱其「大明軍神」。



--------------------------------------------------

但在以上這些為人熟知的史料以外, 卻也留下更多的謎題。

陽明子以佛家道家為本, 在正德元年(1506)得道之時, 才不過三十四歲; 此後他的武學修為日進千里, 他以往知而未行、格而未得的, 均一一了然於胸。從他留下的扎記裡知道, 到後期他的功夫已經不能用"武功"來型容, 早已達到了接近所謂"神通"的境界。

但, 他的超凡武功, 並沒有被傳下來。

他留下的、所發揚的「心學」一門, 裡面的只留傳他心學的思想, 哲學, 而沒有把他的武功跟兵法傳授下來。而事實上他死後, 「心學派」門人也確實再無出過能及其背之人。
(正式來說, 並沒有「心學派」這名稱; 這只是江湖中人用以跟他那"心學(哲學)"加以區分的用詞。)

第二個謎, 就是王陽明生平最後一戰, 以及他的死。

嘉靖六年(1527), 他才"區區"55歲。以他這一身絕世神通及其內家修為 (其實以他的境界, 早就不能再用尋常的"外家"、"內家"來說明了), 這年紀才是全盛之時。此時他被派到兩廣 (指廣東、廣西, 但以此行來說, 主要是廣西、雲南、貴州接壤一帶) 奉命平定少數民族之亂。沒人知道在這裡, 他遇到了甚麼敵人, 發生過多麼驚天動地的戰鬥, 只知道就在短短一年, 軍神就急退回鄉; 最後竟然等不及回到老家, 便死在歸途上。

沒人知道在廣西, 是甚麼敵人跟他作戰。一切被湮沒在江湖裡。

他生前, 曾有數個被稱為「陽明洞天」的地方; 但「陽明洞天」並不只有一處, 因此, 誰也說不定, 到底還有沒有其他未為人所知的「陽明洞天」存在。

......更不知道, 裡面會不會就保存了, 他的畢生秘傳?




參考資料/延伸閱讀 : 建議自行搜尋

建議關鍵字: 王守仁, 王陽明, 陽明子, 陽明洞天, 心學, 知行合一, 格物致知, 龍場悟道, 王陽明詩集

*** *** *** *** ***

2009年2月3日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6)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6)

【劉九姐傳奇系列】

*** *** *** *** ***

(六) 陽明洞天

(對不起! 之前沒細心留意, 誤把初稿貼了出來。事實上本段改動非常大, 基本上等如重寫。因此之前看過的, 也請再過目一次。)

(初稿是說金印傳說, 在王守仁死後出現, 後來因"劇情需要", 修訂了這點。)


【修訂稿 重貼:5/Feb】

「王陽明...心學派... 何出此言?」

「金印傳說, 正是在他動身, 巡撫江西的同時出現。而《金戈鐵馬》四字, 也正好就是他半生戎馬的寫照。」

「... 請說下去。」

「試想想, 近數十年以來, 當今缺少了甚麼, 是可以"號令天下"的?」

「你這樣說, 意思是, 現世正是缺乏了像當年陽明子那一身絕世武學, 亦沒人有他那種如鬼神一般的兵法。對不?」

「對對對。相信, 他是知道他此生將在戎馬中渡過, 因此他在動身前, 就已安排了, 把他的武學秘寶, 以及兵法等等真正的"心學派"珍寶都藏起來, 靜待有緣人、有能者來打開。他死後, "心學派"根本沒有出現過甚麼高手, 便是明證。」

「不合理。即使人在軍中, 也並不代表他不可以授與親傳弟子呀?」

「你肯定誤解我意思了。我並沒有說, 他把秘密藏起了, 便不能再親自授徒。他仍然在找尋合適的弟子來傳承, 不過可以理解的是至少在當時, 他仍然找不到他覺得適合承繼他位置的弟子。」

「何出此言呢?」

「假如他當時已找到他認為能成材的弟子, 整個武林都必定人人知道。但不幸地, 事實上是直到現在, 雖然是有不少心學派的傳人; 但能夠拿出手、放上台面的人, 一個也沒有。」

「......」

「他必定是擔心, 可能在他死前都找不到適合傳承的人, 因為軍旅生涯萬分兇險。他必定是雙管齊下, 但結果, 兩方面都一直沒有遇上有緣人。」

「我開始覺得你所說的有點道理了。確實, 金印傳說開始的時候, 並沒太引起關注。但的確剛好在他死後, 這傳說才好像是突然爆發性地傳開去。」

「還有一點。我相信過去所有奪印的人, 都往了錯誤的方向上走。」

「怎樣錯誤法?」

「他們全都被印上的《金戈鐵馬》四個字誤導了。總以為是個暗號、密碼。其實這四個字確實就只是平凡的四個字。秘密, 應該還是整個金印的本身。大概, 整個金印就是一條"匙", 籍著這條匙, 可以打開一把獨特的"鎖"。」

「然則你認為那會是怎樣子的一把"鎖"?」

「傳說中的『陽明洞天』!」

「『陽明洞天』? 每個人都知道那數個地方呀, 也從沒人發覺有甚麼特別呀。」

「真正的那個陽明洞天, 當然不會是眾人所知的那幾個。必定還有一個真正的『陽明洞天』沒有現世! 想想以陽明子的境界, 他收藏秘寶的地方, 又豈是由尋常人誤打誤撞都能進入的地方? 又或者...即使給人發現, 沒有"匙"的話, 也會不得其門而入。想起來, 劉大小姐刻下, 大概也差不多找到『陽明洞天』的了。」

「你為甚麼知道? 又為甚麼告訴我這些?」

「因為, 這些其實都是劉大小姐想到的 --- 她當然沒有告訴我, 她是告訴了另一個人, 而我知道了。而你, 是因為劉大小姐她還需要你的協助, 才能成功進入陽明洞天。」



延伸閱讀 : (自己Ref自己, 實在感覺良好!)

「劉九姐夜奪金師印」:
http://blade-master-hk.blogspot.com/2008/12/blog-post_20.html

「我不賣身, 我賣公公」:
http://blade-master-hk.blogspot.com/2008/12/blog-post_23.html


*** *** *** *** ***

2009年2月2日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5)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5)

【劉九姐傳奇系列】

*** *** *** *** ***

(五) "賣公公" 九姐奪印


以下的對話, 是不知道甚麼時候, 從甚麼人口中所出來的。


「你知道, 半年前, 杭州劉大小姐夜奪金師印的事情嗎?」

「你說的是台州那《金戈鐵馬魅影后》的金師印嗎? 當然知道。我還聽說過, 她乃是憑『我不賣身, 我賣公公』而成功奪印的。」

「對對對。『賣公公』者, 榮江也。傳聞說劉大小姐是假扮秦淮名妓柳青青, 成功刺殺榮江的。當天榮府上下二十多人被殺, 榮江首級不知所蹤, 他的金絲甲也不翼而飛。要知道呀! 榮江自身不說啦, 那二十多號人, 可不是普通打工的, 全都是東廠的好手呀。」

「哼哼, 這些無恥的狗賊, 再多死幾個都是好事。不過奇怪的是, 自己養的狗, 就在自己眼皮底下被殺, 但曹少欽派人查了良久, 突然就終止調查, 當作沒事一樣。難道說他竟然查不出是劉九姐做的? 就連我這種小人物也打聽到這麼多傳聞!」

「曹少欽那邊先不去管他, 這種大魔頭, 想的怎是我們所能想到的。說他查不出, 那也太看不起東廠了。要知道呀! 秦淮啊! 多少名士、大豪出入之處! 雖然劉九姐稍為易了容, 露臉的時候也短; 可是也有人認出了她來。只是, 這江湖上的事, 要說多怪就有多怪, 看著了奇怪的事情, 假如自己不了解內情的話, 也就說少一點才是上策。」

「看你所知的也並不少呵。但是她殺榮江, 跟她奪金師印又有何干?」

「劉九姐正是籍著扮演名妓, "賣公公"取得金絲甲。有了金絲甲之助, 她才能有後來單人匹馬隻身闖關, 在敵人環視埋伏、以逸待勞的險局之下, 仍能險勝三女俠, 奪取金印後全身而退。因此說她憑著『我不賣身, 我賣公公』而奪這《金馬》印也。話說回來, 公子你對台州這金師印的由來, 所知有多少?」

「嗯... 我曾看過"平江百曉生"所著的手扎。只知道金印上的刻字是《金戈鐵馬》四字, 不多也不少。傳說是, 取得金師印者, 如能參透箇中玄機, 則能號令天下。但若一年內也未能領悟, 則必需把金印原封歸還台州府。沒記錯的話, 今年已經是第四十五年, 應該從來未有人成功參透, 否則, 這金印也不會繼續存在!」

「說的對極。有關金印的玄機, 我最近倒聽到些說法。」

「啊? 願聞其詳。」

「這金印的秘密, 是跟陽明子, 王陽明的"心學派"有關。」

(* 按 : 王陽明王守仁, 1472-1528 明‧成化七年-嘉靖六年)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