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16日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15)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15)

【劉九姐傳奇系列】

*** *** *** *** ***

(十五) 紅紅闖書齋


劉家庄內, 九姐大吃一驚 :「任應洪死了?」
紅紅「對。雖然還未傳出來, 但, 錯不了。我在裡面, 明確地感受到濃烈的死氣, 絕對不會錯。」
九姐「唉... 太可惜了。我還準備找天上門拜訪, 跟他冰釋的。」
紅紅「大小姐, 妳先放心, 因為妳想向他借的東西, 我也帶了回來了。」
然後, 她從大木箱中, 取出一本書。書名是《贛州志》。

九姐問「我另外要妳去買的東西呢?」
紅紅「都處理好了。你想要的大開版的全國地圖, 都在市裡買回來了。」
九姐從紅紅手中接過地圖, 把它攤開來, 細心看著。不等她開口, 紅紅已經在準備硃砂筆了。

+ + + + + + + +

「應仁齋」齋主任應洪, 曾經跟九姐有過誤會。那只是一件不值一談, 小得不能再小的一件小事, 但任應洪這人最大的缺點便是極小氣, 多次謝絕了劉大小姐的主動求見。

為了參透金印的玄機, 九姐需要向任齋主, 借來大批地方志、地圖等物。因為尋常人家即使愛書, 也很少像任齋主的私人書齋「應仁齋」那樣齊全, 尤其是一些地方志、地圖等等。

九姐原本是想由紅紅出面, 向任齋主商借這些東西, 因為她知道這位任齋主, 一向對紅紅很有好感。假如由她自己親自出面, 反而會壞了事。

紅紅來到「應仁齋」, 久無人應。她知道任應洪向來獨居, 沒有工人僕人, 偌大的應仁齋從來都只由他一個人打點。紅紅走到旁邊小巷, 見左右無人就一躍而進院內。小心地打開一個窗子, 後退兩步縮身閃入。

齋內冷冷清清, 上下跑了一圈都沒有人。但在客廳裡, 紅紅顯著地感覺到 : 這裡不久前, 有人死去。這是紅紅與生俱來的一項本領, 她對這些特殊氣息異常敏感(有幾次, 她甚至比九姐更早感覺到殺氣), 基本上不會出錯。感覺特別靈敏的時候, 甚至連發生在多久之前都能感覺出來。

今天就是這種時候。

"死氣"如此濃烈, 必不超過三天。地點必定就是這裡(用現代的說法, 就是第一現場)。她還能在這裡面, 感受到驚訝跟恐懼的情緒出來。

但剛才已把上下都跑遍, 就是不見任應洪的屍體。這當然是殺手辦事後, 清理得乾乾淨淨了, 就連血跡都沒有。

雖則如此, 但紅紅確信, 任應洪必定已死。她從不懷疑自己的感覺。人死不能復生, 只好繼續完成大小姐給她的任務; 不過只好自己動手找、並當作他"同意"借出吧。反正她相信他已經無法拒絕了。忙了很久, 帶出的書籍圖紙足有一大箱。

(有部份珍藏本, 是紅紅進入「應仁齋」的秘室裡才找到的; 因為任應洪生前, 曾經為向她示好, 專程帶她入秘室欣賞他的一些珍藏字畫、名畫的真本。)

+ + + + + + + +


紅紅摸入「應仁齋」的兩天前。


任應洪在客廳, 正跟一位長身麻面漢子喝茶對談, 相談甚歡......

任應洪對麻面漢子問,「...你為甚麼知道? 又為甚麼告訴我這些?」

麻面漢,「因為, 這些其實都是劉大小姐想到的 --- 她當然沒有告訴我, 她是告訴了另一個人, 而我知道了。而你, 是因為劉大小姐她還需要你的協助, 才能成功進入陽明洞天。」

任(面色一沉)「哦? 是她找你來當說客的嗎?」

麻面漢(笑)「不是。她並不知道我今天來找你的事。嚴格來說, 她根本不認識我這個人。」

任(疑惑)「那你來, 告訴我這些, 目的是...」

麻面漢「我的目的, 是要確定兩件事。第一, 九姐還未來找你。這在剛才跟你談話中已經確認了。」

任「...那第二件事呢?」

麻面漢「第二件事, 就是我要確定 : 九姐她必定找不到你。」

任應洪稍為呆了一下, 才聽明白麻面漢的意思。他大驚, 急退後打算拔劍自保(其實這是無甚意義的。他的「武藝」實在跟小孩子亂揮木頭劍沒多大分別), 但是麻面漢繼續喝他的茶, 似乎不太在意他會跑掉。

...也就一下子的工夫, 任應洪就死了。而麻面漢就輕鬆地處理他的屍體、也順便稍為清理一下現場, 很平常地關門, 離開。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