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20日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17)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17)

【劉九姐傳奇系列】

*** *** *** *** ***

(十七) 我思, 故它在

王襞, 號東崖。是王陽明在最後的幾年裡追隨的重要弟子。

由於先天體格所限, 他並無修習到陽明子的武功。而在王陽明死後, 他到處雲游四海, 沒有固定住處, 也沒有怎樣跟其他"心學派"弟子聯系。以致不止是武林, 就是心學派裡頭, 也沒多少人記起他這個人來。

但即使是王陽明的其他弟子, 也沒多少人知道, 雖然這位王襞並沒有得到陽明子的武功, 但他卻是眾多親傳弟子中, 「格物」之法習得最精者。只是他一向低調, 知道的人不多; 而且陽明子晚年, 戎馬生涯血雨腥風, 大家也沒太關心這些事情。

在陽明子最後的歲月中, 他屬於接觸陽明子較多的親傳弟子之一, 因此很多有關陽明子的生平記述, 他絕對是有條件說話的人之一。

只是他非常痛恨自己, 為甚麼生來一副筋骨不爭氣, 無法修習王陽明的絕世武功? 他這樣想, 倒並不是因為他很想學武, 而是... 假如他的武功夠高, 王陽明就很有可能會在前往廣西的時候, 把他一併帶去; 這樣無論他最後能不能幫上忙, 至少也會知道師父在廣西, 遇到了甚麼事、甚麼人。


+ + + + + + + +


最初提醒九姐, 金印可能跟「陽明洞天」有關的, 就是王襞。

他曾經手持金師印詳加觀察, 但除了這四十多年以來, 那些驚心動魄的爭奪過程(當然也包括九姐在內)以外, 對於此印在被公開之前, 卻像是空白一片, 毫無"記憶"。

(心學派的格物之法理論中, 心即萬物, 萬物由心。而萬物也有其心, 物體型成以後, 它自己也會有自己的一份記憶, 在其上也同時會沾上了曾經接觸、持有者該段期間的一部份記憶。)

(這是一套非常複雜的理論, 普通人只執著於他的學說是「唯心」不是「唯物」, 便不理解當到了高層次時, 兩者會互通。在該套理論裡頭, 成型的"物體"為有型之物, 跟佛家的說法稍有分別, 對佛家來說, 一個無情生的物體, 沒有心、也沒有記憶。而在心學派的理論裡頭, "萬物唯心", 當你"感知"到了一塊石頭, 這塊石頭才"存在"; 可以用來類比的是西方的『我思故我在』, 放在這套理論裡頭, 則是『我思, 故它在』, 因為我的思想裡面出現了它, 所以它存在。石頭的心, 是由眾多一切對它起了"感知"的"心"(可以理解為佛家的有情生, 例如人類; 例如動物, 貓犬虎獅...等) 所交織而賦予。因此一塊石頭, 自它成型起, 從未被任何"心"所感知過(舉例, 自成型起億萬年, 都被包圍在九地之下)的話, 這塊石頭還未有心; 當一塊石頭有緣現世, 為人所見、所觸, 有"心"的人(或生物, 以下同)對它的感知, 就構成了它的心。)

(一個有名的佛偈,『旗未動 風未動 是人的心在動』, 兩套系統到了深層次, 其實所說的是同一回事。執著在何謂唯心、何謂唯物, 只是平凡人的思想。)


此印在這之前的記憶, 被消抹得如此徹底, 這令他更加相信, 此物乃先師之物, 至少也是曾經經過先師之手。一張紙, 要寫字上去容易; 要想把已寫的字抹掉, 則不是常人能辦到的。

王襞正好就是陽明子到了江西任職巡撫的那段時候, 跟陽明子相遇的。而算起時間那時, 王陽明應該才剛剛弄好這一切。

那時候, 王襞年紀仍小, 因此有些時候, 王陽明也並不太介意讓他圍在自己身旁。王襞雖然未曾看見過這顆金馬師印, 但他就記得在小時候, 在王陽明身邊, 偶而看見過師父不斷鑄做 (其實不能單純叫「鑄做」, 但姑且稱之) 類似的金印, 並且不斷用它們來幹些莫名奇妙的事情。

到後來長大了, 回想起來, 師父是在用這些金印來做一些實驗。而有時候, 師父忙起來, 也會叫他幫忙協助一起進行。雖然他當時還小, 不了解實驗的具體內容; 但對於實驗裡面的一些"現像"他倒印象很深。印象深刻, 也正是由於他當時年紀小。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