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21日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18)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18)

【劉九姐傳奇系列】

*** *** *** *** ***

(十八) 無法取代的金印

王襞對九姐說,「只有這顆金印, 才能夠讓你進入洞天。假如沒有金印在手, 即使有人知道了地點, 也無法進入。」

九姐「我倒有一個疑問。」

王襞「請說。」

九姐「過去四十四年, 這麼多人雖然未能在一年限期內, 成功解開此謎; 但持有此印足一年, 肯定有很多人, 老早就把這整個印都複製出來了。」

王襞「沒用的。假如不用這枚金印, 即使外型完全一致, 但無論你是以木、石所雕, 也無法打開機關。」

九姐「但就是重新以金鐵重鑄一顆, 雖然所費鉅大, 也並非不可能啊?」

王襞「你可能不明白了, 即使你以金、鐵來依樣重鑄, 也絕不可能鑄得跟這印真的完全相同。」
(按 : 王襞所指的, 是鑄做的金屬成份。)

九姐沉思。

王襞「當年, 師父曾經製作了許多器具、機關, 木石不能啟動, 只能以獨一無二的金鐵物事來開啟。我曾經看見過最近似的, 是他曾經在收藏重要的火器、鳥槍的地下石室, 設置了這一類機關。後來某晚, 一個入伍前本是惡賊的小兵, 深夜潛入石室打算盜取火器。他先找來兩個年輕妓女引開守門的兩人, 然後打算進入石室。」

九姐「然後呢?」

王襞「...那兩個守兵足在一個時辰後才回來, 但回來時, 只見此人已死去多時, 倒臥在石室門前, 大半身子都被燒焦了, 但那附近卻不像有放火的跡象, 也沒有安裝過那種發射火箭的機關。問題在於, 這整個時辰內, 石室這裡都沒有其他人進來過, 不像有人跟他纏鬥; 而在不遠處, 就有一大缸讓守衛飲用的水。假如他是因為觸動機關而被火燒著了, 也斷不可能連走那幾步, 跑去水缸的路程也跑不動。」

九姐「會不會, 是他被殺後才讓火燒了?」

王襞「不會。營長找大夫把屍體查過清楚, 沒有其他明顯的金石創傷。但是大夫卻說, 他的屍體非常奇怪, 並不像其他被燒死的屍體。營長從頭到尾都不敢把此事報告給師父知道, 因為他怕會被怪罪下來。此事表面上被隱瞞過去。但是...」

九姐「怎樣了?」

王襞「其實我知道這個人是怎樣死的。因為我看見過師父以往的一些機關實驗。」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