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24日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20)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20)

【劉九姐傳奇系列】

*** *** *** *** ***

(二十) 超越時代的機關

王守仁當年設計的那些機關的玄妙, 對現代人來說殊不陌生 --- 簡單地說就是運用"電"來操作。對於活在明朝中葉的人來說, 這自然是奧妙的。不過一個千萬年來不變的定律, 就是知識只能受限於所在的時代。對王守仁來說, 雖然他對「電」的了解超越了當代數百年, 但他具體能夠做出來的, 非常有限。因為他所在的"環境"不能配合。

簡單來說就是 : 無論你是甚麼高明的網絡工程師, 把你丟到三國時代, 還大贈送, 讓你隨便帶幾件Router, Hubs去, 都是無意義的。


(這也是絕大部份一般人沒細心想過的事。總是幻想, 以為隨便一個現代人, 回到古代就能輕易幹出甚麼大事業。事實是不要說甚麼沒用的手機、router; 就是讓你帶一把G36回去, 甚至給你帶一輛坦克回去 --- 不要幻想, 你結果最有可能也是甚麼也幹不成。)


對陽明子來說, 他實際上也只能在小規模下, 自己一個人(或只能少數幾個弟子)花大量時間, "生產"數量極少的"產品", 例如慬有少數的這些機關。他曾經想過, 把這些智識, 運用在大明的軍隊上, 但時代和環境的局限, 令這些想法無法實現。

況且, 他即使在當代來說, 可以說是當世第一人, 但他的心學派也並不能使他預知到數百年後的未來; 他憑籍神通而能了解「電」的威力, 但不能讓他了解石油、汽油等等所帶來的翻天覆地變化; 退一千步說, 大明疆土內能找到石油之處也不多; 退一萬步說, 就算他知道他老家底下便是個油田, 在當年也沒有客觀條件給他開採; 再退十萬步說, 就是讓他開採了, 也更沒有客觀條件給他提鍊原油。

以上這段其實只是為了說明, "天才"並不是神仙, 同樣得受客觀環境限制。因此, 壯年時期的王守仁是孤獨的, 是無奈的, 是痛苦的。他懂的太多, 但偏偏, 性格所限令他不太懂得如何能夠協調, 把他所學適當地傳授。

因此, 他身處在他的年代, 終其一生都在找著, 期望著另一個同層次的人。他恨, 他相比起古代的前輩, 墨翟、公輸般 , 他仍然遠遠無法望其背。


墨翟就是著名的墨子, 而公輸般, 就是現代人口中的魯班。他們二人是終生宿敵, 而且同樣, 也是在所在時代中的當世神人。陽明子羨慕, 至少他們"幸運"地, 在自己的時代, 找到了旗鼓相當的對方 (試想即使在同年代, 但一個活在中國, 另一個活在北美洲, 那也就無可奈何); 陽明子更羨慕的是, 他們除了掌握了超越時代的智識、智慧跟技術外, 最重要的還是他們有能力, 把自己的東西, 適當協調著, 把其教導其他人, 使之實現自己技術裡面的東西。這才是真正難能可貴的才能, 甚至還遠比「懂得用電」這些事本身更重要。

而王守仁自己, 不幸地卻偏偏在這方面不在行, 每個人都總有一些自身的性格缺點, 以及不在行的地方, 成為這個人自身的局限, 誰也沒有例外。這也是他的心學派, 在他之後就再無真正被傳承下來、或者帶來了更廣泛、具體的影響。他在當世所做的一切, 更多的也只是以自己一人之力所能完成的事業。

(其實這同時也是李時珍跟陳益淳的區別。李時珍成功把他的"功夫"傳承下來, 帶來廣泛的影響; 但"醫神"陳益淳再努力, 也只能夠自己一個人在作戰。)

(公輸般(魯班)主要也是一個人單打獨鬥, 無法把真正的技藝傳承下來。但他至少有能力, 在他所在的時代, 憑個人之力成功克服客觀環境和條件限制, 完成他那些超越時代的機器。就這一點來說, 他也比王守仁強一些。)

(而墨家的本家, 在秦以後完全湮沒; 只餘下極少數的傳人, 在世上非常隱密地承傳著。)


王守仁自己頗為喜歡在一些此類機關上, 利用「電」的特性來運作。不一定是用來攻擊入侵者, 也有些是直接利用電能來打開機關。其實這並非出於實用主義的考慮, 因為時代、客觀條件限制, 他在當時能成功做出來的電力裝置, 再神奇也不會比現代人的更利害。以進行"攻擊"為例, 他精心做出來的電能陷阱, 其實不見得比起老早就發展到高峰、也較多工匠懂製的"傳統"機括陷阱(例如發射弩箭的觸動式機關)好用; 用來做門的鎖定機制, 也不見得比漢代就已經實用化的油壓滑石機關實用。不過他喜歡選用「電」的理由也正在此。(在當代)不會在甚麼人懂得這些操作的原理(不能完全排除說必定沒有, 但肯定的是有也是極之極之少數), 可以攻其之無備, 同時也出於對其他人來說, 屬於未知的技術, 足以帶來恐懼跟震懾力。這才是他選擇的原因。

由於沒有任何周邊技術和產品, 他必需從頭到尾, 一手一腳自行製作。有時候, 他會找仍是小孩子的王襞幫忙, 因此王襞對這些現像頗有印象。最關鍵的是, 他曾經見過師父, 採用這種"秘術"來運作的機關, 也就是前述的儲藏火器的石室。而用作開啟這石室的, 正好也是一個比較起來細小很多的一塊金印!

(當年的那套機關, 用作開門的金印, 是做成類似將士「虎符」模樣的一顆金印, 由當值負責守備軍械的校尉貼身攜帶。)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