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26日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22)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22)

【劉九姐傳奇系列】

*** *** *** *** ***

(二二) 既是開始, 亦是終結

已經足有兩個時辰了。紅紅輕輕地放下飯菜, 也更換掉已冷的茶。九姐仍然站在地圖前, 不斷地沉思, 又不斷飛快的在地圖上釘著的針之間拉線。

她回憶起老道人王襞對她說過的說話...



先師以前經常對我說, 最基本的, 往往也就是最高深的。

當你在某一方面的境界達到了比較高的層次時, 你會發現, 最基本的, 常常都是最實在最有效的。這情況不論是套用在哪一方面都是正確的。

「一切既是開始、亦是終結; 任何事物修練到了盡頭, 便會回到最初期的一切。最基礎的其實就是最困難的, 但一旦幹好了, 則是最高階段的表達。」

「畫師從少拿起筆來描畫, 一山一水, 一天一地, 草木鳥魚侍女樓閣盡於筆下。但到最後, 會發現真正考功夫的, 其實也就是一線、一圈。拿起筆來畫一條直線、畫一個圓, 是畫師最最基本的功架; 但要能輕鬆準確地畫出一條完美的直線、揮出一個渾成一體的圓, 非得有高超的技巧才成。」

「練習槍法槍術, 一切大架花招都習完, 便當知道, 最考功夫的, 也就是槍法入門最基礎的一下前扎槍。」



假如陽明子在給後世出一道題, 這必定會是一個符合他生前思想的答案跟方法。那必定既是最基本, 同時亦是最高明的。

看著這滿佈一個個硃砂紅點的地圖, 九姐突然想通了。越過時空, 王陽明是在跟每一位奪取金印的人在下棋, 金印便是棋子; 他把自己畢生所學所得當作是獎品。他以自己的一生來擺成這個軍陣, 等著所有奪印者來演練破陣。

因此他在整道謎題中, 留下了唯一明明白白的一句 : 「金戈鐵馬」。這就是陽明子給大家的題目的開始。他早已經明明白白地告訴大家 : 來吧, 這是我的兵陣, 請來破我的陣, 這個我以自己的一生經歷來佈下的陣。破解了我這個陣, 就能知道『陽明洞天』的所在。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