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3日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6)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6)

【劉九姐傳奇系列】

*** *** *** *** ***

(六) 陽明洞天

(對不起! 之前沒細心留意, 誤把初稿貼了出來。事實上本段改動非常大, 基本上等如重寫。因此之前看過的, 也請再過目一次。)

(初稿是說金印傳說, 在王守仁死後出現, 後來因"劇情需要", 修訂了這點。)


【修訂稿 重貼:5/Feb】

「王陽明...心學派... 何出此言?」

「金印傳說, 正是在他動身, 巡撫江西的同時出現。而《金戈鐵馬》四字, 也正好就是他半生戎馬的寫照。」

「... 請說下去。」

「試想想, 近數十年以來, 當今缺少了甚麼, 是可以"號令天下"的?」

「你這樣說, 意思是, 現世正是缺乏了像當年陽明子那一身絕世武學, 亦沒人有他那種如鬼神一般的兵法。對不?」

「對對對。相信, 他是知道他此生將在戎馬中渡過, 因此他在動身前, 就已安排了, 把他的武學秘寶, 以及兵法等等真正的"心學派"珍寶都藏起來, 靜待有緣人、有能者來打開。他死後, "心學派"根本沒有出現過甚麼高手, 便是明證。」

「不合理。即使人在軍中, 也並不代表他不可以授與親傳弟子呀?」

「你肯定誤解我意思了。我並沒有說, 他把秘密藏起了, 便不能再親自授徒。他仍然在找尋合適的弟子來傳承, 不過可以理解的是至少在當時, 他仍然找不到他覺得適合承繼他位置的弟子。」

「何出此言呢?」

「假如他當時已找到他認為能成材的弟子, 整個武林都必定人人知道。但不幸地, 事實上是直到現在, 雖然是有不少心學派的傳人; 但能夠拿出手、放上台面的人, 一個也沒有。」

「......」

「他必定是擔心, 可能在他死前都找不到適合傳承的人, 因為軍旅生涯萬分兇險。他必定是雙管齊下, 但結果, 兩方面都一直沒有遇上有緣人。」

「我開始覺得你所說的有點道理了。確實, 金印傳說開始的時候, 並沒太引起關注。但的確剛好在他死後, 這傳說才好像是突然爆發性地傳開去。」

「還有一點。我相信過去所有奪印的人, 都往了錯誤的方向上走。」

「怎樣錯誤法?」

「他們全都被印上的《金戈鐵馬》四個字誤導了。總以為是個暗號、密碼。其實這四個字確實就只是平凡的四個字。秘密, 應該還是整個金印的本身。大概, 整個金印就是一條"匙", 籍著這條匙, 可以打開一把獨特的"鎖"。」

「然則你認為那會是怎樣子的一把"鎖"?」

「傳說中的『陽明洞天』!」

「『陽明洞天』? 每個人都知道那數個地方呀, 也從沒人發覺有甚麼特別呀。」

「真正的那個陽明洞天, 當然不會是眾人所知的那幾個。必定還有一個真正的『陽明洞天』沒有現世! 想想以陽明子的境界, 他收藏秘寶的地方, 又豈是由尋常人誤打誤撞都能進入的地方? 又或者...即使給人發現, 沒有"匙"的話, 也會不得其門而入。想起來, 劉大小姐刻下, 大概也差不多找到『陽明洞天』的了。」

「你為甚麼知道? 又為甚麼告訴我這些?」

「因為, 這些其實都是劉大小姐想到的 --- 她當然沒有告訴我, 她是告訴了另一個人, 而我知道了。而你, 是因為劉大小姐她還需要你的協助, 才能成功進入陽明洞天。」



延伸閱讀 : (自己Ref自己, 實在感覺良好!)

「劉九姐夜奪金師印」:
http://blade-master-hk.blogspot.com/2008/12/blog-post_20.html

「我不賣身, 我賣公公」:
http://blade-master-hk.blogspot.com/2008/12/blog-post_23.html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