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7日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26)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26)

【劉九姐傳奇系列】

*** *** *** *** ***

(二六) 臨沂遇醫神

從杭州出發, 經由大運河從南往北, 途經嘉興、蘇州、無錫、常州; 進鎮江、揚州, 只要再通過淮安, 便進入駱馬湖。進入駱馬湖後, 不再取道往西北方向的大運河, 改走正北向的沂河, 很快就到臨沂。

九姐跟紅紅決定在臨沂這裡稍作休整, 補充好物資後才繼續出發進入膠州。因為從這裡開始, 就不能再走平穩輕鬆的水道, 而要改走陸路一直向東北穿越山峽, 才能到達馬店鎮; 臨沂是這一路裡面最大的鎮市; 始終是兩位年輕的姑娘, 她們一致地決定先在這裡休息一下才再出發。更何況, 竟然就在這裡遇上朋友, 真正他鄉遇故知也。

剛在客棧放下了行囊, 甫走出大街就遇見"醫神"陳益淳, 一問之下原來他剛巧跑來臨沂這邊, 準備購入一批只在黃海附近出產的藥材, 而臨沂這裡便是這一帶的土產集散地。貨物都從這裡集中及中轉, 然後分別運往北面的濟南, 或是先送往徐州再次中轉, 改從大運河送到鄭州或者南下; 只是這樣的話藥價便平空暴增了兩三成, 因此陳益淳特別跑來這裡採購, 而且還可以先選質量比較優的貨色。

老父陳俅"保外就醫"之後, 直到現在也還是留在京城附近養病; 即使嚴黨沒有下殺他的意思, 但無論是甚麼本來壯健之人, 龍精虎猛地走入京師裡面的這些全國一等監獄, 住上三五個月再出來, 即使不死也不會像人型, 更何況陳俅老先生本來就已經不是甚麼年輕健壯的小伙子? 帶著他傷病之身老遠走回山西老家, 這可要了他的命; 因此醫神一直在京城租下了個小宅院, 專門給陳老先生養病。

醫神這段期間多半都留在京城照顧著父親, 沒怎樣出過門; 早一段日子老父突然問起藥材的事, 一直叫他不要因為照顧他而忽略了採購上等藥材的重要性, 你始終是個大夫啊... 總之就是給老父說著說著, 就決定出門跑來臨沂走一趟。

得知原委, 暢談了一會, 九姐正色對他說, 她跟紅紅, 此行所辦之事, 誰也說不定能不能有個結果。陳益淳想了想, 就向九姐提出, 不如讓他一起走, 好歹也多個人好做照應; 自己雖然沒甚麼好武功, 但作戰以外的事情, 他多少都能幫上一點兒忙。

九姐本想推卻, 但回心一想 : 此行難保有點凶險, 假如有"醫神"同行, 一旦遇上甚麼狀況, 受傷等等如能有他在場, 絕對是好事; 也就接受了醫神同行的要求。九姐先是跟醫神再三強調此行難免有危險, 她們也說不出究竟有多險, 要醫神自己再三考慮。醫神道, 既然此行有危險, 那我相信妳們更需要我了。

九姐叫紅紅留下, 儘可能指導他多練習幾手最簡單最速成的保命護身散手, 幫他到鎮上選購一把適合他使用的小兵刃匕首之類作護身用途, 而自己就出去到處走走, 找較好的馬匹(相馬之術, 九姐比紅紅強許多。)

九姐的親娘在她出生的前一晚, 夢見有全身泛紫光、背負巨弓的武將, 從天上乘騎軍馬跳出, 向著她緩步而來。在她的面前不遠處停步, 舉弓便向天上斜射, 卻不見此人手上有任何箭矢。此時她才留意到 : 原來這位使用巨弓的天將, 並非騎馬而來; 這"馬"並沒有馬首, 因為這位將軍的身子, 便是從馬首部份長出來的! 這位神兵天將, 既是人亦是馬, 非人也非馬; 而這人馬, 卻也同時是位射手無疑

不知道跟此夢有沒有關係, 劉大小姐自幼便對馬匹有種奇特的親近能力, 再悍的馬讓她看一看, 馬上就能和順下來。而當然她的騎術一直非常卓越, 相馬之事自然是她的強項。

在城中一直走到夜晚, 九姐正在走回客棧, 途經一個小巷子。小巷子非常漆黑, 外頭店鋪的燈光, 剛好照射不進裡面。九姐突然停步, 因為, 她感受到, 巷子內正有一對眼睛灼灼地注視著自己。

她的手早已經貼在腰間的「紫薇軟劍」上, 隨時準備拔出。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