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9日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27)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27)

【劉九姐傳奇系列】


說是"武俠", 回頭一看原來寫了足有二十六回, 就連一場武打戲都沒有出現過... 哈哈哈。大家將就著看。


*** *** *** *** ***

(二七) 花開花落嘗到痛

劉大小姐站的位置, 本就比較不利。夜漸深, 但街上始終有少量燈光, 她站在巷子的入口, 巷內的人可以把她看得清清楚楚; 但她從明到暗, 卻必然有好一段時間無法正常視物。

巷內之人想必早已守候多時, 視力早就適應, 更何況以逸待勞。

九姐沒有動, 因為她正是很清楚上述的問題; 這情況當然是對巷內這人較有利。正因為如此, 所以她才刻意停留在這個"不利"的位置上 --- 為了讓對方"相信"自己有利。

但事實上, 情況並不是如此簡單。

因為「大開眼界」早已發動!

劉九姐早已看得很清楚 --- 這個"清楚"當然也只是相對而言。因為事實上即使你使用數百年後發明的夜視儀, 所看到的其實也仍遠遠不能跟平常在日間所見的相比擬; 不過對九姐來說, 夠了。

巷中人一身粗布衣, 頭戴草笠, 兵刃早已拔出 --- 其實也無法隱藏, 粗柄長身三刃月牙鐺, 這種體積巨大的奇門兵刃, 無論走到哪裡, 都必定是受人注目的高調份子; 這種月牙鐺, 多半是在沙場之上使用, 甚少拿來跑江湖的。何況是跟平常不相同的三刃鐺。

(三刃鐺 : 正面對視的話, 有三刃各以120度角分開。)

而鐺身上, 三條刃齒之間, 卻各夾著一個小圓筒。看到這三個圓筒, 九姐暗暗吃驚。回頭一看, 九姐已把"紫薇"拔出來, 氣所貫處, 抖軟劍堅如金石。

此時, 對方動了!

草笠人身子向前一蹬, 月牙鐺如虎撲羊, 勢猛力足, 像要把驕小的九姐一招之內當作羔羊, 撕裂、粉碎, 以慰這頭守候獵物多時的虎狼。

可惜, 九姐並不是羔羊。

"紫薇"一抖, 原本挺直的劍身變作靈蛇, 這蛇擊打在如虎爪一樣的月牙鐺上, 卻能把虎爪擋得結結實實。

抽回紫薇, 九姐稍稍向上一躍, 從上而下把靈蛇輕輕揮出。看那動作, 看那姿態, 不像是正在對敵, 而像是向情人揮手一般。

杭州劉家「忘情劍法」的開門式「花開花落嘗到痛」。

劍輕輕地揮出, 輕輕地碰對方的兵刃, 彷如無力, 彷如花開、花落。

只是, "花開花落"也是可以令人"痛"的。

靈蛇如落花, 從上而下"輕輕地"打在月牙鐺上。草笠人身子一震, 急忙沉腰坐馬雙臂緊握, 並沒一下子被九姐把月牙鐺打掉地上。鐺身猶有餘震, 但終究是握穩了。

杭州劉家庄, 家傳下來的「忘情劍法」一直名動江湖, 劍招大都看似平平無奇, 全賴修習的人自身對劍招蘊含的"劍意"的理解、內裡"情意"的感受而驅動; 劍無情, 人卻有情。情之所至, 金石能斷; 因此雖然同習此劍法, 不同的人所施, 各有不同的韻味、風情。

沒有人確實知道, 劉大小姐雙十之年, 究竟是甚麼, 令她的「情劍」超脫了劉家上下兩代的所有人。任何人也不知道, 何時、何地、何人, 跟她發生過甚麼故事... 即使是近身丫環紅紅也不知道。

或者她知道, 只是不說?

「忘情劍法」表面上一點也不複雜, 招數也不算多。目前流傳下來的, 前後也就只有七組, 每組分上下兩式, 招法相同、劍意相異; 一奇一正、一陰一陽, 兩式互補, 似虛還實似實還虛。每一招、每一式, 均為七字, 而全套「忘情劍法」編為"劍訣"如下:

花開花落嘗到痛,
星星閃過漸虛空;

春宵夢散兩忘情,
誰未有過苦楚夢。

半點朱唇吻千個,
昨天娃娃不知蹤;

千萬里亦一場夢,
明天雖會再悲痛。

情像愛過知意重,
你說是緣我說空。

夢內和你說笑渡,
夜隔著窗輕窺碰;

旋律飄過餘音逝,
悲哀佔用這面容。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