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16日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31)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31)

【劉九姐傳奇系列】

*** *** *** *** ***

(三一) 嚴黨陰謀 東廠洞悉

嚴世藩招呼袁勝天坐下, 客套了兩句, 便正色著交代正事。

他請袁勝天去杭州, 為的便是劉大小姐的事情。由於另外兩位一起參與行動的手下, 雖然已人在江浙, 但仍逗留在沿海的前線戰場, 還需要先稍作停留, 才能把某些需要用到的兵器帶出來。

他請袁勝天先行出發趕到杭州了解情況, 等待他的另外兩位手下會合以後才正式行動; 但在會合之前, 他並不反對袁勝天先辦點其他事, 即使是對行動只有少許幫助也好。然後他交待的, 便是劉大少姐奪印, 準備找出「陽明洞天」的來龍去脈; 還有就是劉大小姐若想破解謎題, 在杭州必定需要去找地圖物志最齊全的"應仁齋"齋主任應洪。

由於西湖劉家庄在杭州無人不曉, 若在杭州直接對劉九姐動手, 出手立斃的話也還算, 但若一擊不中、或是戰況稍稍拖延, 則大大不妙。而嚴世藩真正的目的, 並不一定是想把她殺死; 其實他並不太關心九姐是死是活, 他真正的目的, 便是最好劉九姐找不出「陽明洞天」來。

嚴格來說, 嚴世藩也並不真的想把九姐置之死地。而為甚麼嚴黨內外高手如雲, 卻要跑去找袁勝天這個"外人"來辦, 其實也是有所考慮。因為對當時的嚴世藩來說, 他會"以為"劉大小姐應該也算是個"潛在"的、半個"自己人"。

因為皇伯高。

他知道這位劉大小姐, 跟他的門生之一皇伯高算是舊識(雖然那時皇伯高仍未成為他的手下), 而且在當年陳俅事件中, 劉大小姐曾經籍由皇伯高求過情。對他們來說, 這便成為劉九姐"有機會"成為自己人的一種契機; 他們會以為, 這代表他們有過向杭州的劉大小姐 "賣人情" 的一回事, 而他們其實也很樂意, 把這位江湖上新冒出頭來的女俠, 羅致為嚴黨的一份子。

這就是他們這種人的標準想法。

當然, 對他們來說, 九姐只是有機會, 但還不是自己人, 因此需要下手的時候絕不會手軟。但始終卻並不方便由自己組織的人親自動手, 因此把這筆買賣, "外判"給袁勝天。

(即使決定把工序外判, 但卻又喜歡監控大局, 不願意全盤放手。因此雖然外判了給袁勝天來辦, 卻又要加入幾個自己人進去項目小組指三道四 --- 看來華人企業的辦事方式, 無論再過數百年都沒本質上的分別。)

不適合隨隨便便在杭州消滅劉大小姐(也未必一定要殺她), 因此方針是儘一切可能使她無法解謎。而一旦這個目標失敗 (第一目標成功與否的判斷指標 : 劉大小姐是否會作出明顯的遠行活動), 則目標變成儘可能想辦法知道她們找出來的地點、或是等待她成功取得秘寶之後才奪取, 並殲殺。

而即使發現劉大小姐出遠門(成功找到謎底), 並不能隨便在中途殲殺, 因為不容易確定, 她會否已經把謎底發放出去。

而嚴黨還為這樁買賣, 預備了個保險; 這個行動, 即使中間出了細微的失誤, 也可以讓人把矛頭錯誤地指向另一個組織 --- 東廠。因為除了兵部外, 採用最多、最樂意花錢購置各式各樣火器的組織, 就是東廠。東廠專門鑽研各種新穎而"先進"的殺人"藝術", 舉國皆知; 而且他們卻又不像兵部正規軍一樣, 每採用某種武器都必定是大批的大量制式武器。

他們早就開始張羅這張大網 --- 但可惜, 在一般人眼中, 嚴黨跟東廠雖然同樣是反派、奸賊; 但兩者卻也還有點兒分別。某程度上, 嚴黨甚至比東廠的人, 還缺乏"忠誠度"。因為, 嚴黨之間互相結合的唯一連結, 沒有其他, 就單純的"利益"二字; 甚至比起東廠西廠等等還不如。

(對壞蛋反派說"忠誠", 好像頗為可笑; 但事實上, 即使是做壞人做黑幫, 也一樣得說"忠誠"與否的。)

(雖然... 這"利益"二字, 卻也是天底下幾乎任何的連結之中, 力量最大的一項。)

因此當嚴黨為了張開這個大網, 準備在沿海的前線戰地, 向海外的倭寇採購一些特別的火器的過程中, 走漏了風聲。

走漏風聲的原因很簡單 : 因為是相關的"採購員"自己透露出去的。透露的原因也很簡單, 就兩個 : 一, 出於愚蠢, 以為相告的人們也都只會是一丘之貉, 無傷大雅; 二, 打算在原來的異地採購任務以外, 再多收一份私人外快。他把自己此行的內容, "如實"報導給滲透在前線的情報人員, 收取少許費用。因為事實上, 向倭寇採購少量火器是極平常的事, 達官貴人為著"好玩"為著當作收藏, 也經常會依托中間人, 出海向這些倭寇訂購。他以為, 這種無傷大雅的平常情報, 不賣白不賣。

但這位採購員並不了解一件事情, 而他不了解這件事情, 卻偏偏是嚴黨自找的。這件事就是 : 這次購買火器, 絕不能讓東廠中人知道。即使以往無數次訂購火器也給東廠知道, 但這次卻絕不行。

因為這次, 購買火器的原因之一, 正是打算出事的時候, 嫁禍給東廠。

但正正就是由於此事機密, 而嚴黨向來不信任人(即使是自己人), 因此並沒有交代這件事, 只讓手下以為是一次尋常的採購行動, 沒有讓他知道任何他的身份不需要、不應該知道的事情。

(在現代, 這種做法有個很好聽的名稱, 叫作 "Need-to-know basis"。)

因此他自然恰巧不知道這個關鍵之處。

而偏偏、明朝正好就有個致命的政策; 這項著名的政策, 叫做「監軍」制度。監軍制, 也正是由於明朝朱姓皇帝不信任武將, 而每每在戰場上, 派出文官來「監督」實際作戰的武將; 而這些"文官", 通常都是宦官。

既然這種可以克制武將顯顯威風的位子, 是由宦官出任, 那用腳趾頭都能想到, 自然而然都是由東廠的太監們作「監軍」吧。因此, 嚴黨這次採購的第一手情報, 交易的具體細節等, 幾乎比嚴世藩本人, 更早就傳到東廠的耳中。因為, 東廠的人就在前線嘛!

東廠中人得到了這個情報, 隱隱感覺到點甚麼, 火速上報到最高領導 --- 曹少欽。曹少欽是個聰明人, 綜合了他在其他地區的情報, 估計到嚴世藩準備打甚麼算盤。他雖然武功蓋世, 但型勢比人強, 東廠雖說隻手遮天, 但卻還不能跟更親近皇上的嚴黨正面作對。

同是反派, 也還是有細微的高下之別的。

於是為了避免給嚴黨利用, 他對此事並不作聲, 但卻馬上通告, 暫時中止對榮江之死的調查; 榮江雖然是他養的狗, 但這條狗的死, 其實對他不構成甚麼危機, 頂多算是個面子問題; 而且事實上東廠也早已鎖定了是杭州劉大小姐搞的鬼; 不過對曹少欽來說, 「杭州劉九姐」根本還不算是甚麼威脅。他認為要殺劉九姐, 只是件很輕鬆的小事情, 隨時也可以, 亦不急在一時, 更絕對不會因為一位江湖上初露頭角的女劍客, 而去跟嚴黨作對。

「嚴大人, 你又為甚麼對這位小女子, 如此在乎呢? 我想... 大人目前, 應該有更多重要的事情要辦吧...」

「我不得不在乎。因為這位劉大小姐, 很大可能, 給她成功地找出「陽明洞天」!」

「聽你剛才所言, 這「陽明洞天」也已經隱藏了四十多年沒人發現。為甚麼...」

「過去那些人, 都不可能成功破解得到。但, 我卻知道她可以成功破解。因為我算得出來。」

嚴世藩沒說的是 : 關鍵是, 他算出還有王襞此人, 出現在劉大小姐身邊。因此即使過去四十多年都沒人能找出陽明洞天, 但今次劉九姐卻很大機會。

「我現留於此地, 還要儘力預備應付一個前所未見的強敵。而在決戰之前, 我絕不能讓心學派的秘寶「陽明洞天」現世!」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