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28日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47)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47)

【劉九姐傳奇系列】

*** *** *** *** ***

(四七) 一字記之曰木, 困不得


本來, 他派遣的殺手們, 經他所算絕對是必勝之局。但中途就有人刻意改變了這個"局", 使得他們大敗。可惜當他發現"局"有變的時候, 路程已太遙遠, 他無法親身到場擺平。

這些事情之間, 必有關連。打從藍道行一事起, 就不斷有針對他們嚴黨的攻擊行為。當他趕回江西, 在那個難得的「罡龍潯氣穴」之上搶建"宮殿", 一面吸取龍氣、一面潛心修鍊。他想到暗地裡攻擊他們的敵人, 很有可能就是早已消失於江湖上的「心學派」餘孽!

皆因在當世, 足以跟《皇極經世》相比擬的, 也就只有無量佛法, 以及「心學派」的絕世神通。本來心學派現今已經再無任何有威力的門人; 但他卻算出一直潛藏的心學派寶庫《陽明洞天》卻偏在這個時候現世, 實在過份巧合。遂派出殺手, 阻礙洞天現世。

誰不知千算萬算, 這個局卻在中途被破, 行動失敗。而洞天現世後, 整個事情變化之快就連他也難以算出。這一切, 除了表示對手乃是消失多年的「心學派」絕頂高手之外, 實無其他解譯。

當他再次被下旨輯捕回京時, 他已隱隱知道這個敵人是誰。直到那份史上有名的奏折出現, 他知道果然就是「他」! 竟然連他「神算」嚴世藩, 都一直沒有發現身邊這位就是一名「心學派」的高手。

那份要命的奏折中, 非但一直向東瀛訂購極品火槍的事情, 變成他嚴世藩組織私人武裝、勾結倭寇的"證據"; 就連他在老家江西的"宮殿"是一塊龍穴的事情, 都被發現了, 還成為他"侵佔王氣"之罪名。

當「八褔全宴」吃盡; "歌妓"小雲跟青兒嬉笑著逃離他的手; 房門突被打開, 卸官向他宣讀 "立斬" 的聖旨之時, 他冷靜非常, 因為他在全宴開始之時, 已經知道, 今晚便是決戰。

這小雲跟青兒, 哪是甚麼歌妓, 兩人均是專精擒拿之高手, 此時一左一右, 重重地把他雙臂"拿"著。而那頓「八褔全宴」, 八道菜還有美酒, 早下了非常輕的毒, 毒並不致命, 只是使人暫時失去知覺而已。

嚴世藩打從一開始就已發覺了這一切, 但是他不動聲色, 把一切都順其自然 "接受" 下去。因為他還是不明白, 他本來便已經人在詔獄, 就算要殺他, 也並不需要花功夫弄這麼多花樣出來? 他決定先看看對方究竟有甚麼打算。

他"毒發"了, 很輕易地就被拉進豪華樓閣外面, 早就準備好了的囚車。囚車拉到城西, 他明白了 : 囚車打算直接拉到西市口, 那裡本來就是熱門的處決之地, 拉到那裡本不稀奇。但現在還是晚上, 這麼快就把他拉到那裡, 是打算把他丟在街上, 讓平民百姓們明天有著充份的時間來羞辱他。

他便在此時"清醒"了。他對拉囚車的車夫跟小官差說, 聖旨已下, 無論他以前多威風, 也是個將死之人。只是在臨死前的這段時期, 你們給我在小樓閣裡面過得如此愉快, 也算得上是我嚴世藩的大恩人。來, 長夜漫漫不要急, 你們就去那夜店那裡打兩斤好酒來, 我嚴世藩請的客!

小官差相信了, 非常高興地跑去買酒。他們當官差的, 本就是建制裡面的既得利益者; 嚴黨如何謀害忠良傷天害理, 他們根本不在乎; 說穿了, 傷天害理的事情, 他們這些小官差幹的都不見得少了。

嚴世藩伸手撫摸了一下囚車上, 困著他的籠柵。車上的"籠"是由大腿粗細的堅木所制, 圓木相交之處裹以銅皮, 非常堅實。

「...木頭......」嚴世藩摸了摸籠柵, 咀角發出冷笑來。「升艮復革‧咸乾恆艮, 一字記之曰『木』, 困不得。」


*** *** *** *** ***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46)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46)

【劉九姐傳奇系列】

*** *** *** *** ***

(四六) 獄炎文殊

九姐撿起火槍, 一看便知絕非凡品。實乃嚴黨專人從東瀛採購的精品, 上木鑲銅八咫鳥 (*註) 護木, 手柄握部一如東瀛武士刀一般, 裹鯊皮、絲絹以防滑手。槍身上除了刻有製作年號、工匠名字外, 還雕著《獄炎文殊》四個特別大的漢字, 應該便是此槍的「名稱」。(五把都是相同型制, 《獄炎文殊》應為此系列的槍的型號名稱, 而並非獨指 "某一把" 單獨的槍。)

(*註 : 「八咫鳥」或稱「八尺鳥/烏」, 日本傳說裡面貌似烏鴉的三足神鳥。我還未找到它在中國神話中的原型。)

其中火槍手最後跟九姐近戰用的一把已損壞, 九姐把餘下的四柄都插回槍架帶走, 跟醫神一起把紅紅扶回鎮上。

---------------------------------------------------


而指使袁勝天的嚴世藩大人, 此刻正身處京城詔獄中, 特意為他這種超級"住客"而設的"特級豪華套房"中。

詔獄雖如地獄, 但那是對一般"住客"而言。事實上詔獄範圍裡面, 建有一座沒有外人知悉的樓閣, 內裡裝設豪華, 美食物品應有盡有, 卻是貨真價實的監牢。

出於詔獄的特性, 進入之人要不是案情重大, 便是犯人本身身份重大, 再不就是犯人所得罪之人身份重大 --- 甚至得罪之人便是聖上。而這類大案、政治案, 往往案情反覆無常, 匪疑所思。經常發生受旨拉下詔獄之人, 數日之後則另有新旨即時釋放。

而這些在詔獄裡面"暫住"一下, 然後又堂璜走出去的人物, 往往又是各種深不可測、或腰纏萬貫的達官貴人。負責管理詔獄的大少官員、兵差即使無惡不作, 也就只是個打工的; 假如某入"入住"時, 把他服侍得不滿意, 將來一旦這些人突然成功全身而退, 往往會來個秋後算帳, 那是這些平時對犯人無惡不作的官差們所深深害怕的。

因此, 詔獄裡面多年來都有個暗規矩, 就是各級官差, 各從自己平時所得的黑收入之中, 定期籌集一筆"基金", 作為管理、營運這所"特級豪華牢房"的資金。當他們評估過, 相信某位"住客"能全身而退的機會很大 (或者此人秋後算帳的機會很大) 的話, 就可能把他安排入住, 並奉為上賓。

(這所豪華牢房的建立, 傳說中正是某位新上任掌管詔獄的新官, 在知道了前任的情況以後, 即時從自己多年所貪的金錢裡面拿出來建立的。)


此刻, 嚴世藩正住在這所豪華牢房之中, 剛享受完一頓京城著名的「聚樂褔」所出品的「八褔全宴」, 兩旁均是從大江胡同請來的兩位年輕歌妓, 小雲跟青兒。雖然坐擁美食美樂美酒還有美人, 但嚴世藩神情陰暗, 根本無心作樂。因為打從由江西被抓回京城之後, 每天所算出來的愈來愈惡劣; 到底是自己對《皇極經世》的應用有誤? 還是如以前所想, 京城之內確有高手, 改變著自己身邊的業力?

這一切想起來, 確實就是當那個心學派的寶庫《陽明洞天》現世之後, 就開始急速地變化起來了!

那件事, 回想起來原來已經好一段時間了。


*** *** *** *** ***

附錄 :
劉九姐、紅紅尋找《陽明洞天》路線圖

藍線 : 「京杭大運河」 (駱馬湖至臨沂一段為天然水道, 不算是大運河一部份。)
綠線 : 從臨沂開始改走的陸路
黃點 : 故事中有提及的停留之地 : 出發地杭州、臨沂、終點馬店
紫點 : 數個跟故事相關的鄰近地點 : 應天、余姚、台州

2009年4月25日

神作《EVA Re-Take》

神作《EVA Re-Take》


當我以前偶而看到有人提及《EVA Re-Take》, 我是沒有甚麼感覺的。「不過又是另一套EVA同人罷,」而那時候的我們, 早已越過了為EVA而瘋狂的年代 (btw, 我年紀老, 即使在初認識《EVA》的時候, 也早就不是還在日夜追捧"機械人卡通"的青少年); 我們那時早已領教夠了GAINAX。我們早已厭倦了沒完沒了的"補完" (卻永遠都不是我們打從一開始就期待著的)。我們早已厭倦(也看穿了)他們的騙錢手法。我們對《EVA》早已由熱情變成麻木、冷漠。

我們早以為自己, 將永遠不會對它再有興趣。

直到有一次我忍不住, 按入了某論壇上轉貼的《EVA Re-Take》第一話。

(本文中所有《EVA Re-Take》的圖, 都是沒有順序關連的, 全是我在不同部份抽出來, 手動拼貼到一起的。拼貼到一起的最主要原因也只是因為這樣我只要post一幅圖, 就能取代很多張, 省上我的時間(也省你們的時間。)
(我是有心選圖的。希望選擇的這些圖, 能夠像電影trailer一樣, 引起興趣, 但又並不會破壞你們正式去看《Re-Take》時的興緻。)



然後, 我用盡方法來找整套《EVA Re-Take》來下載。不知怎的, 只給我找到一套漢化版。雖然裡面用繁體字, 但明顯地原先的漢化是國內辦, 然後才用軟件轉繁體的; 在很多細節及用詞方面很容易看出來。不過這些並不重要, 翻譯水平很高。

我只能說, 這是一套神作。是「神作」, 不是「傑作」。

對我來說, 還有更深的意味。

那到底是一個怎樣的水平! 要到達甚麼樣子的水平, 才能把一個原本這樣的故事, 拆解、重構到了這種程度的「重塑」? 這個, 還能被稱之為「同人」嗎?

這, 甚至已超越了「原作」在"結局"及結局以後, 再嘗試過的任何一切。甚至乎, 在看過了《Re-Take》以後, 我倒真的已經再對GAINAX的一切"官方"補完、新劇場版... 等等一切"產物"。因為我深知道, 官方的創作, 再好也根本不可能再一次突破《Re-Take》所給我的衝擊。

對, 我甚至根本不相信, "官方"有能力把原作帶到那個高度、那個"境界"。我是認真的。

我自己也是喜歡寫故事的人。看完《Re-Take》, 除了故事本身給我的3rd IMPACT以外, 帶給我的是更大的沮喪---

我, 又有沒有本事, 把一個眾人本就已自以為已經"很熟悉"的故事, 重構/補完到這種境界?


那根本就是【Predator II】裡面, 辛苦戰勝了一隻Predator後, 眼前現身的是另外7、8隻健全的Predator一樣的感覺。

因為事實上經過多次的"結局"多次的"補完", 《EVA》的本體故事, 其實是已經給GAINAX寫得很死的 (這點估計很多EVA迷不同意, 但請看下去)。我自己也喜歡寫故事, 其實是很難對一個已經被官方如此"處理"的故事, 把它重塑, 但不是改把它本來的情節刪改、或者大幅度把原作推倒重來 (很多同人故事都依靠這兩招才能成立)。

但《Re-Take》卻不是。

當然很多人會說, 《Re-Take》不就正是把原作的後半, 完全重新建立一次嗎?
我承認很難回答這個問題。

而我的看法是, 雖然"表面上"它確實是把原作, 從「EVA三號機」出現開始的故事重新建構, 但如果認真來看待《Re-Take》故事裡面的內在邏輯, 便應該明白, 它並沒有"刪改"我們熟知的那個"原來"; 我們所熟知的故事並未改變。我希望提出一點見解, 就是《Re-Take》裡面並非把原作後半部撕毀, 它所發生的一切, 都是在「我們所熟知的結局」的「後來」發生的。
(甚至不是 "同時" --- 很多人當作了是跟原作平行發生)


就如同故事裡面涅槃重生, 我們讀者也跟隨著死去, 再活來。令人驚異無限的是, 在經歷了《Re-Take》裡面那把《EVA》結局完美的救贖以後、當我們仍然沉醉在救贖的喜悅之中時、當我們看到在第五部最後那個「劇終」字樣之後......

...我們明明, 還有整本第六部未看?

經過《Re-Take》, 在「劇終」之後, 還有「After」。After EVA Retake, 救贖還未結束, 另一個真嗣跟明日香, 將以自己的方式來自行救贖。《After》帶給大家的是, 當大家剛剛才以為已經看到了最美好的結局時, 其實, 更美麗、更動人的結局還在。


要創作到這個水平的故事, 到底需要怎樣子的境界!?



這是一套, 我從一接觸起, 就不斷強行Hard Sell朋友看的作品, 只要我知道他以前有看過EVA。

這是一套完完全全以Asuka為唯一女主角的作品。(我喜歡Rei多一些;但我完全沒有因此而扣減過此作的任何分數)

這是一套讓我覺得可以讓任何其他EVA同人作者, 可以馬上停手的作品。我幾乎不認為將會有能夠超越它的另一部EVA作品。不理會是官方還是同人。

這是一套我最近索性到處燒碟送給朋友的作品。

這是一套在我重看第三次之後, 打開Notepad為它寫下這篇Hard Sell文章來post的作品。


任何曾經迷上過EVA的朋友網友, 即使此刻, 你早已經對任何"新的"那些EVA產品多麼厭惡, 而且也多年沒再看過, 但也希望你嘗試跑去找找《EVA Re-Take》來看看。我沒有收錢, 我沒有佣金, 但我希望多讓一個老EVA迷, 看到這套作品。我不想提供下載的link, 因為你們都應該有能力自己找到它。


-------------------------------------------
後記 ((有劇透, 不想掃興可跳過)) :
.
.
.
.
.
.
- 《After》裡面為甚麼明日香說「雖然不記得, 但能感覺到」, 作者利用的是近年的研究, 就是目前開始相信, 記憶/情感除了記錄在腦部外, 還會遺留在肉體/器官上 --- 很多《Re-Take After》的fans都沒有想到作者隱晦地暗示這一點。而這個「記憶遺留在肉體」的假說, 如果你一直有留意過這類報導, 就會發現與其說是殘留「記憶」, 其實說是「情感」或者「情緒」更貼切一些。這就是《After》裡面Asuka "仍能感覺到" 的來源。
.
.
-------------------------------------------

2009年4月20日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45)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45)

【劉九姐傳奇系列】

*** *** *** *** ***

(四五) 火槍狩獵戰‧二

她決定花點時間, 繞到對方可能停留的大後方, 再逐漸從後逼近。

假定對方原先是在非常接近樹林外圍的某個小範圍, 而且"火網"向著剛才她們所在的方向, 因為他應該不會無故把火網指向後面。

她可以憑籍氣味的輕微強弱變化, 評估著一個想像中, 以對方為圓心的半圓, 在圓周緩慢移動。一直繞到半圓的另一邊(火網的背後), 九姐開始向內收窄, 向"圓心"移動。突然, 她吃了一驚!

因為突然發現, 火槍手原來跟她已非常接近了!

槍手全身上下, 都披滿了一片滿是落葉跟枯葉的"戰袍", 這是從未見過的。吃了一驚, 腳下不禁踏出一聲, 驚動了槍手, 轉身面向九姐!

一點也不含糊, 槍手直接就向她開了槍, 但以單發的火槍來說, 這個只有十尺左右的距離, 實在太近了。

「千萬里亦一場夢」, 把"劍斗"整個罩著槍咀的方向; 「紫薇」轉動所做成的劍斗能不能抵擋火槍近距離的攻擊? 其實她也不知道, 但沒有選擇!

幸運地, 這是圓珠型的彈丸。假如是現代步槍的尖銳彈頭, 劍斗大概無法抵擋。但球型彈丸接觸到型成傾斜角度的劍身, 就以同樣的角度彈開, 並且大部份的衝擊力, 都給高速旋轉著的劍身所消解。(只有剛好是圓球狀的彈丸, 才會出現的情況)

但槍手可不是單純的火槍兵士, 而是一名殺手。槍手剛才是以單手開槍的, 他在開槍後, 馬上把槍身當作是矛一般, 直向前刺向九姐, 精鐵所做的槍管, 即使沒有槍尖, 也有一定的殺傷力。而他的左手, 已同時把腰上的腰刀抽出, 順勢向九姐下腹便是一斬!

向前刺的火槍, 撞上了旋轉著的紫薇, 紫薇便像鋼索一樣, 緊緊把槍身纏在一起。九姐見下方刀已及身, 一撥一拉, 連劍帶槍向下揮, 截住腰刀。紫薇雖是軟劍, 但也鋒利異常, 而它纏著的槍身本就是一整條鐵管。截擊的結果, 是腰刀馬上由接觸點整把折斷!

必殺的連續三招都被九姐擊破, 槍手呆了一下。就在這一下, 「紫薇連槍」從下而上, 重重擊打在他的檔部, 把他向後擊飛。九姐把「紫薇連槍」用力抖向一邊, 把纏著的火槍拋飛, 同時疾步衝前, 用紫薇把正準備站起來的槍手的頭砍掉。

檢查一下屍體, 她明白槍手能夠快速連發的秘密了。火槍的裝填再快也有限度, 但假如他手上持著數支已點好了火繩的槍, 則只要射完一槍, 馬上更換第二把, 則可以馬上又發射第二槍, 而不需要花時間裝填火藥彈丸。

而這個火槍手, 背上馱了一個"槍架", 加上他被擊飛的那把, 總共有五把火槍之多。這槍架裝成圓型, 五把槍都背上的話, 就好像是如來佛背後的日光。(青城派有類似設計的劍架, 但沒有這個槍架好看。)

*** *** *** *** ***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44)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44)

【劉九姐傳奇系列】

*** *** *** *** ***

(四四) 火槍狩獵戰‧一

九姐吃一大驚, 因為她明白紅紅想警告她甚麼。火槍手! 剛才火槍手一直在觀察, 但因為她正跟袁勝天纏鬥, 所以一直沒有開槍。發現袁勝天敗了, 他一定打算馬上開槍, 而給紅紅察覺。而九姐此刻, 正背向槍手的方向。

更麻煩的是, 她手上握著的「紫薇」深深地陷在袁勝天頭上!

沒有含糊, 用力拔出紫薇向旁閃開; 巨響跟彈丸幾乎同時到來, 打了在袁的屍體身上。

九姐用力把劍上血水抖開, 飛奔入林。因為要趕快把紅紅帶回鎮內療傷, 但絕不能讓持有火槍的敵人, 停留在她們的背後。而現在只有她一個人能戰鬥。

她奔到紅紅跟醫神跟前, 先看看紅紅的傷勢。醫神說, 他已經進行了應急的治療, 但始終都要早點回到安全的地方治療。然後又叫著九姐, 要她先坐下, 在她的後頸處以獨門"活手"按壓了數個穴道。

「我暫時刺激了妳對氣味的敏感度, 只有半柱香左右的效力, 但這是妳現在最需要的。」醫神說。九姐點頭, 感謝他。又請他先照顧好紅紅, 便在樹林中向槍手的方向步去, 而林中滿地是落葉, 她只能悄悄接近。輕功用在快速奔馳的場合多, 但其實也可以用在這種以「慢」為主的場合, 減少前進時發出的聲音。

九姐回想了一下情況 : 槍手不會是笨蛋, 當然是躲著以逸待勞, 絕不會隨便暴露位置。他開頭在極短的時間之內, 連續發了兩槍(這是很奇怪的), 然後在她跟麻面漢戰鬥結束時, 果斷地發出第三槍。而三發槍聲的來源很相似, 說明槍手要不是停留在同一位置, 就是在某一個範圍以內。

他必定是在樹林非常靠外圍的邊緣, 因為原先是根據麻面漢(袁勝天)的刀所發指示來開槍。現在, 火槍手大致上有兩種方針。假如原先他是在樹上的, 他有可能一直躲在樹上, 等待九姐接近; 就算九姐沒有接近他, 他也不會移動。另一種方針是無論他是否在樹上, 都會下來並悄悄移動, 改變位置。目前所知的是, 這槍手傾向不移動的可能性大一點點, 因為剛才三槍都在差不多的地方。

九姐發現了一點 : 她是有方法找到槍手「剛才開槍的位置」的, 就是氣味。

火繩槍用的火藥品質很差, 發射後煙霧跟氣味都很強烈。煙霧比較容易驅散, 但氣味是一時無法驅去的。她已開始嗅到輕微的火藥氣味, 只要小心一點, 是有機會把槍手「開槍」的位置確定。

但槍手卻可能已經移動。

不過發射過後的槍支, 本身就是氣味的來源, 而現在這個環境下, 絕不可能有空去清理, 因此即使他移動, 也還是有氣味的。除非他把槍支丟棄來做誘餌, 反過來「狩獵」她。無論如何, 可以用氣味來找出「槍」的位置; 但卻不能直接跑到那裡, 因為「槍」可能是餌。

*** *** *** *** ***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43)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43)

【劉九姐傳奇系列】

*** *** *** *** ***

(四三) 破解神技‧二

九姐把紫薇高舉, 劍鋒向下以左手拉著, 由於遠處還有火槍, 因此也不能一直站在原地不動, 緩緩以"不動之動"移向袁勝天。到了雙方只有一丈左右, 九姐便突然快進。

她雖然並沒有"出劍", 但她把劍鋒置前而突進, 對袁來說也是一種進攻。袁勝天果然出招了, 「定」!

九姐全身都被定住不動, 無法再前進; 其實她是有心為之, 她要親身感受一次, 嘗試一些紅紅並無試出來的事情。為甚麼其他人, 一直沒有發現自己身體曾經有一殺那不能活動?

因為只是定住了肉體, 沒有定住意識, 而五感仍然是運作的。「大開眼界」發動!

她的身體動不到, 但她要看清袁勝天的下一招, 因為他出手把她定身之後, 必定馬上就會出刀殺她!

袁勝天的刀, 正從左下方, 從下以上斜插上來。因為她把劍垂直置在自己身前, 因此袁的刀必然要在左右兩邊進攻; 這樣會比正面直刺來得稍慢一點點, 而且也比較容易看清楚。看著刀一分一分地接近, 身體開始有感覺了, 動!

全力一格!

這是極險極妙的一著, 但她成功了。

袁勝天沒有想到這一刀竟然讓她擋格開, 自己全力擊出的一刀, 出人意表地被擋下, 手中的刀幾乎被擊飛, 艱難地向後退開幾步, 勉強穩住。雙方距離再次拉開。親身試了一次, 她已知道怎樣對付他的定身神技。

袁勝天, 太清楚自己的神技, 也太自負, 一直以來神技近乎百發百中, 他已習慣了。只要他發招, 對方便必然被定身; 他根本不會再去多想, 只把所有心神都去考慮在"定身"後, 如何出招殺死對方。

下一次發功, 將是你的死期。要"破解"你的定身術, 其實太容易了; 感謝紅紅, 提早把神技內容給探出來, 使我省了非常多時間。其實這麼簡單的方法, 為甚麼一直都沒人想到? --- 九姐在想著。

九姐微笑擺好架式, 左手劍訣在前, 「紫薇」往後拉弓。袁勝天也穩好身子, 嚴陣以待。九姐再往前衝, 「紫薇」向前突刺, 而袁也發動定身術!

但九姐卻就在他"定身"前, 向前躍起!

她已奮力向前突進, 並把劍直刺向前。當袁發功時, 她已經雙腳離地, 人在空中。因此雖然她在空中被"定身", 但整個身子, 仍舊以正常的速度, 向他直插而來。他根本從來沒有花功夫去想過「假如對方"定"不到, 怎麼辦?」, 因為事實就是, "定身術"是百發百中的, 敵人是必定無法活動。

但是, 敵人無法控制身體, 並不代表身體"無法移動"。

紫薇劍鋒, 完整地沒入袁勝天的眉心。一劍插入, "定身術"也就馬上解除掉。

「九姐走開!!」突然, 紅紅從樹林裡向她喊道。


*** *** *** *** ***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42)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42)

【劉九姐傳奇系列】

*** *** *** *** ***

(四二) 袁氏定身術

袁勝天心想, 好聰明的小妹子, 竟然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 憑著三招便看穿了我的神技。即使是嚴世藩這號人物身邊的高手們, 眾目睽睽之下, 亦未能看穿我「定魂刀」的武功。

他雖外號「定魂刀」, 但其實這個「刀」根本不重要, 對他來說, 拿刀跟拿劍、拿暗器也沒大分別, 因為他的功夫根本就不在兵器之上。但他卻很喜歡自己這個外號, 因為那使得其他人把注意力放在他的刀上, 那對他大大有利。

他能夠單憑意念, 便把對手的身體"定"住。成功定住之後, 在"有效期"裡面隨便甚麼尋常的刀法也能奪命。唯是對象必需是在他的實際目力所及, 當然離得太遠, 效果也變差。

在江西"聽月小樓"上的那場"表演", 就是一次最佳的示範。他只是在每次碟子飛近梅應山之時, 發功把他定住, 那就能讓他無法拔刀擊碎碟子、或者閃身避過這隻平平無奇的"飛碟"。

愈是暗器的大行家, 愈是會上當。因為熟悉暗器的高手, 傾向於只在精準的時間下出手。而只要整個動作稍被阻礙, 都會失敗。

無論是如何金睛火眼地觀察他發碟的手法、跟碟子本身, 都不可能看得出任何線索。只有嚴世藩一人, 反而注意著梅應天, 才看出了點竅門。

要練成把敵人定住的技術, 只是他"定身術"裡面的小乘。真正的大乘, 是精確地控制把敵人定住的時間(維持多久)。因為初練有成的人, 會習慣了把敵人固定得儘可能長的時間; 這似乎是很合乎人之常情的。但"定"得久的結果是, 對手將會很容易就會發現自己發生了甚麼事。而精確控制"定身"的時間, 每次不能太久, 在關鍵的一瞬間"定身"非常短促的時間, 敵人很多時候根本不知道自己發生了甚麼事 --- 為甚麼自己會擋不到那一刀、那一劍? 大部份人就算感覺到有點不自然, 也只會以為是自己身體不濟事。


*** *** *** *** ***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41)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41)

【劉九姐傳奇系列】

*** *** *** *** ***

(四一) 破解神技‧一

紅紅馬上回想剛才的那彈指之間。

她跟九姐都回頭奔向醫神, 察看他的傷勢, 發現他沒甚麼大礙, 然後她拖起醫神。

就在此時, 她感應到了另一次的「殺意」。這是跟剛才一槍相同的波動。(九姐只會知道一共放了兩槍, 但紅紅則更進一步, 知道前後兩槍均是來自同一名槍手, 因為兩次的波動相同。)

當她知道對方即將發射第二發, 就開口喊叫, 並推開九姐, 同時自己奮力向後退。剛一動腿, 身體就不尋常地停頓了一下, 把她的整個"後退"的動作終止了。

回想起來, 就在那一殺那間, 還有另一下不尋常的波動。那一殺那, 除了槍手外, 還有另一人同時"動手"。

而就是這樣, 她的身體就停頓了下來。

由於身體不受控制的時候只有一殺那, 隨即就恢復了; 正常人根本意識不到自己的身體發生過甚麼事情。而感覺比常人敏銳的紅紅, 也只是勉強地意識到剛才有一殺那, 整個身體都被"煞"停。

而這個人, 並不是火槍手。難道就是... 前面的麻面漢子?

紅紅輕聲對醫神說,「醫神, 你能走嗎? 火槍手是從那面射過來的, 可以的話, 你盡全力跑入樹林, 馬上找棵大樹掩護一下。」

回頭看, 九姐拉開了一段距離; 而她較九姐更接近麻面漢。遂從袖中彈出她的「紅葉」雙刀, 奔向他便馬上使出「紅‧雙‧起」, 左右兩把短刀分別攻向頭、腹, 同時彈腿踢向對方下盤。這是她的一招絕技, 出手同時向上、中、下三路進攻, 雖然威力並不大, 但卻幾乎一旦出手必有所獲。

袁勝天原本一直把注意力集中在九姐身上, 想必以為紅紅忙於掩護醫神, 不會抽身搶攻。看見她竟突然向他出手, 失神之下急忙轉身回刀拍擊。柳葉刀刀身夠長也夠厚重, 一下子就把上、中兩刀擋開, 但腳脛骨就狠狠地中了她的一腿!

「紅‧雙‧起」本身威力不強, 但早就把大部份後續的招數編好套路, 這是因為三路攻擊經常會被對手擋格到其中一或兩路。而所有後續攻擊, 都是被擋格後順勢施展的。

袁勝天從右邊回身抽刀, 把上中兩刀拍開, 柳葉刀打在「紅葉」刀身, 紅紅整個身子以左足為軸, 順勢借力向右旋(因為右腿已抬起來踢), 兩刀高速地改從左邊再次向袁勝天擊出。對袁來說就是他的右邊, 由於他是奮力抽刀擋格, 下盤又中一腿, 緩了一緩, 很難馬上回手向右再出刀。

眼看「紅葉」雙刀正要刺入, 袁勝天突然舉頭向紅紅瞪了一眼。

這次紅紅看得很清楚。就在此時, 那一道波動又來了, 肯定這是他出的招。而由於有所準備, 因此身體上的感覺, 捕捉得一清二楚。就在他"出招"的同一時間, 她的身體再一次不受控制, 又"停頓"了一下。因此本來必定能成功刺進的雙刀, 讓他慬以毫釐之差避過!

這就是他武功中的真正殺著!

第二招也落空, 但紅‧雙‧起裡還有第三著的變化。原本在身體正中央子午線上的左右雙刀, 向兩邊拉弓, 而右腳向前踏出一大步, 再把雙刀向前直刺!

她知道了袁的秘技, 但她希望能用連綿不斷的快攻來擊破他。因為她想, 此人的這招奇技, 想必不能長期施展。否則他只消把敵人"釘死"在地上, 便能輕易取勝。但她這個希望卻是落空了。

她再一次在即將擊中袁勝天之時, 被他"定"住了而擊空。而袁卻在她被定住的一殺那閃開, 抽刀向她腰身橫劈一刀!

紅紅連出了三招, 其實只是在彈指之間。九姐卻已奔過來, 全力把他踢飛; 但刀已在紅紅身上劃上了一下。中了一刀, 紅紅全身一面轉動, 一面倒下。

九姐一面介備, 又回頭喊,「紅紅! 妳怎麼樣?」卻有一人此時在紅紅身旁, 把她扶起。陳益淳看了看她的傷口, 「不要怕, 我先把妳扶進樹林, 妳傷勢不算重, 不要怕。」又望向九姐,「劉大小姐, 妳集中精神對付他, 不要管我, 我有金絲甲, 可以暫時保護她進入樹林。」九姐向他點點頭。

此時, 紅紅吸了一口大氣, 睜開眼, 向九姐說道,「大姐小心, 此人有邪術, 可以把人定住一下不動... 而且間隔非常短...」聲音已很虛弱, 因為傷在腰間, 無法用氣。雖然受傷, 但能及時把辛苦找出來的線索告訴九姐, 也算是值了。


*** *** *** *** ***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40)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40)

【劉九姐傳奇系列】

*** *** *** *** ***

(四十) 決戰袁勝天

帶走了念珠、兵書、盒子等, 九姐她們三人退出『陽明洞天』離開。原本她們還在想, 是不是應該這樣一下子就把東西都全拿走? 但她們發現, 所有機關都沒有"還原"的方法。無論是大石室那道巨石活門、以及洞口的防衛系統, 都沒有預期在被打開後, 恢復原狀的設計。

退出洞口, 跟醫神重新會合後, 三人分配一下行裝, 稍休了一會便下山, 準備回鎮上客棧。

眼看前面便是鎮邊上的樹林, 紅紅突然叫住九姐跟醫神, 不要動, 停一停!
九姐,「發生甚麼事?」
紅紅,「有人!」

果然就在停下來之後, 前面一顆樹後, 有人徐徐步出。來人一身灰衣, 滿面麻子, 當然就是早些時候接受了嚴世藩的差使, 先殺了任應洪, 再跟隨而來的袁勝天。估計他已在這裡守候了一段時間。

(嚴世藩本意只是想阻止她們接觸到陽明洞天, 或者在途上幹掉。但袁勝天起了私心, 想把秘寶一併奪走, 或者讓她們在機關中喪生, 那更省事。假如太早殺掉她們, 即使拿到金印, 他也不知道洞天所在, 更不想自己冒險闖關。)

「定魂刀」袁勝天此刻刀已出鞘。刀是一把非常漂亮的柳葉刀, 刀鞘上鑲七顆不同顏色的寶石跟珍珠, 刀身上鎏金獸紋, 在日照下即使離得遠遠的, 也還金光閃亮耀眼非常。這樣的刀, 更像是一件擺放在名門之家裡面的貴重裝飾品, 而不像是件殺人的工具。一般江湖人士, 即使有錢, 也很少會拿這樣子的貴傢伙去殺人的。

紅紅高聲向他喝問,「你究竟是誰, 為甚麼想殺我們?」對追殺而來的殺手問這樣子的問題, 本來是非常無聊的舉動, 但是麻面漢(袁勝天)聽到, 卻露出驚訝表情。「難道妳們竟然, 連幹上了這種大人物都不知道?」袁勝天覺得奇怪, 又偷偷向陳益淳瞄了瞄。

(當他在臨沂看見陳益淳, 就以為事情是跟較早前的陳俅案有關。)

九姐、紅紅準備隨時動手。她倆走在前面, 掩護著不懂武功的醫神。待雙方距離縮短至約有六七丈遙, 麻面漢突然舉刀向天!

她們三人停步。九姐心中奇怪, 這個距離, 除非弓箭暗器, 否則大家也無法接戰, 他舉刀做甚麼? 紅紅也奇怪, 如果他有意出手, 她就必定能夠感覺到(動手一刻的情緒波動), 但她卻覺得這人完全沒有出手的意思。

不過常她們看到那把艷麗的寶刀, 在日光下采耀目閃閃生輝, 就幾乎同時想到了他的意思了。

「小心! 還有其他人!」紅紅驚喊著。但她還只是喊到 "還..." 字的時候, 就已經有所變化。袁勝天把舉起的刀, 快速下砍, 指向她倆!

忽地一聲爆響, 從樹林不遠的一面傳出, 大量雀鳥驚飛。九姐跟紅紅都同時動身欲閃, 但幾乎就在同時, 一聲清脆響亮的聲音在她們身後響起。

醫神"中槍", 倒地!

樹林中, 另外有同黨埋伏, 他憑籍刀光來發出信號, 用火槍向她們狙擊!

(那個年代的火繩槍威力不夠大, 初速也不太高, 加上使用圓珠彈丸, 並不像現代的子彈比槍聲來得早許多的情況。)

兩人急忙回頭, 奔到倒下的醫神身旁。他非常痛楚, 但其實卻沒甚麼大礙。衣袍被熾熱的彈丸擊穿了, 卻露出裡面一層暗淡的金色光芒。

金絲甲!

早在從臨沂出發前, 九姐就已把金絲甲, 交給陳益淳穿上。她本來的用意只是防暗器箭矢, 因為她們談論過, 假如有人暗算, 最先被人下手的, 多半是陳益淳。

表面上這並不符合現代博奕論的想法, 但那只是建立在非常理想的環境下的推想。但事實上如先向武功最高的九姐下手, 一舉成功的機會不高, 而只要有醫神在, 只要有喘息的時間, 其他二人的傷勢都很快就能恢復; 但把醫神先殺掉, 風險既小, 而且其餘二人也沒能力輕易替他療傷。

而金絲甲本來就不同江湖上一般防護裝備, 它是"刀槍劍掌不入"的神器。尋常護甲, 對於「掌擊」這種傳導性、震盪性的衝擊, 是無計可施的; 但這套金絲甲, 能連這種震盪性的衝擊也能大大吸收、中和, 這才是它被奉為神器的原因。

而槍彈攻擊, 除了靠彈頭的穿透(Piercing; 那個年代的圓珠彈丸, 沒多大的穿透力), 同時也靠彈丸的動能, 在擊中身體時的阻滯力(Stopping power)。即使現代的避彈衣, 能夠成功阻止彈頭穿透, 但子彈的全部動能便變成震盪性衝擊, 擊打在避彈衣下的身體, 這是因為大部份避彈衣並沒有能力把震盪吸收及中和。

「沒大礙吧?」紅紅問。

「很... 很痛, 但... 也沒甚麼事...」雖然彈丸的大部份力量被金絲甲中和了, 但陳益淳本身的體能也就平平, 因此雖然沒受傷, 但也依然很痛。

九姐本來打算讓紅紅拉著他跑入樹林, 而自己就對付麻面漢。她相信火槍手, 無法在二人混戰之中準確射中她。除此之外, 射完一槍後, 到發射第二槍, 中間有一段安全時間。(那個年代輸入明朝的火繩槍, 每一發之間的裝填操作, 熟手的槍手也需要大約一分鐘至分半鐘。)

紅紅和九姐都明白這點, 因此從剛才的一槍起便已暗自倒數。但紅紅忽然露出驚惶之色, 喊道「危險!」一手拉著醫神, 一手把九姐推開, 同時自己也拉著醫神向後退。

槍聲竟然這麼快便又響。

紅紅突然感應到來自火槍手的"殺意", 把九姐推開的同時, 三人就已幾乎是馬上移動了位置。九姐被推, 向後一躍就躍出了好幾尺。但是紅紅卻發現了奇怪的事!

由於她是最先知道敵人會開槍的, 她高聲提點, 並動手推九姐, 自己也同時發力後蹬。本應佔著稍稍的先機, 但她在剛剛蹬出一小步的時候, 身體卻無緣無故不聽使喚, 停了動作。因此, 她並沒有後退多少。

這一槍, 又打了在醫神身上的金絲甲上! (不知道算是幸運還是不幸?)

雖然第二槍也被金絲甲擋住了, 稍稍透了口氣, 但是九姐跟紅紅, 心中都各有疑問。

九姐想, 為甚麼, 樹林裡面的人, 可以這麼快便又發第二槍?

(難道, 還有第三個人?)

而紅紅卻是在想, 她剛才確實是正在後退的。為甚麼身體卻又突然停頓, 不聽使喚?


*** *** *** *** ***

2009年4月16日

公告 : "鎮江金山寺"的低級錯誤

公告 : "鎮江金山寺" 的低級錯誤

坦白從寬, 我在《一劍忠情(35) 五龍傳說的真相》中, 有關白蛇傳的附錄部份, 犯下了絕不應該犯的超低級錯誤。

鎮江金山寺上的那個塔, 是「慈壽塔」, 不是「雷峰塔」!!

當時是這樣。到金山寺的唯一原因就是白蛇傳, 而且也沒有再花錢上塔。因此回來後腦海裡面一說起金山寺、白龍洞, 就會想起「雷峰塔」; 而金山寺這個慈壽塔的知名度又不高。因此對著照片寫東西的時候, 就下意識地叫它雷峰塔。

幸好故事正文裡面基本上跟金山寺沒有關係, 只在附錄裡面粗粗提過一兩句(已改正), 沒有影響故事結構。

* 謝謝「XX的林先生」提問。


(網上圖片) 真的雷峰塔(杭州西湖), 我並沒有去過。故事裡面劉大小姐家就在西湖附近, 想必自小就已非常熟悉。

2009年4月4日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39)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39)

【劉九姐傳奇系列】

*** *** *** *** ***

(三九) 陽明洞天真相

這整個設施的動力, 是來自山洞底部, 隱藏著的兩個巨大的儲水池。王陽明找到了這個地方, 便在原本天然的山洞之下, 挖掘了兩個巨大的水池, 水池分為「陽池」跟「陰池」(正極和負極), 使用加工後的鉛、綠釩油(即硫酸溶液)等物料, 等如一塊巨大的液態蓄電池。

(可以想像, 陽池和陰池大概亦是挖成太極陰陽魚的型狀, 而兩個魚眼為插在池中的包金黃銅管, 用以連接起來, 進行充電和放電。)

陽明子本身是從道家出身, 煉丹之術實屬本學。學道之人, 本就精修有關陰陽五行、萬物相生相剋等之關係。而鉛、銅、水銀、硫礦、錫...等等這類元素, 本來就是煉丹人經常接觸的材料。王陽明得道以後, 曾經難以堪破的格物之法已經不再是難題, 任何物料到了他手, 要明暸它們的本質特性等等易如反掌。

對於一位半生潛修太極陰陽更替的修道者, 「電」這種存在於天地之間的蒼天之力, 由於跟陰陽相交的基本理論暗合, 他很早就注意到, 並且已經取得了(在當代)極高的成就。這同時亦歸功於他有格物能力, 在製作、選擇材料方面, 遠比任何西方科學家都要少走更多的路。

由這「陽池、陰池」組成的巨大電池, 提供整個設施所需的動力, 例如大石室裡的照明、啟動機關的動力、洞口的強電流防衛系統等等。

但無論蓄電池有多大, 都不可能長期源源不絕地提供電力。要讓這個設施能夠在數十年間不斷維持下去, 需要定期的為蓄電池進行充電; 而充電的能量來源, 就是利用"天雷"的力量。

(其實假如事先充份了解整套機關, 要突破洞口的強電防衛不難, 只要讓機關不停放電便可。皆因在下一次充電前, 陽池和陰池的電量是有限的。但王陽明所求的便是一個"奇"字, 在那時代不會有多少人參得透這套系統。而且籍著放電來突破洞口, 也就無法驅動太極圖機關、打開暗門。)

閃電所蘊含的能量遠比一般人所想像的巨大, 這一帶河川多, 又比較近海, 向來閃電特多。只要設計良好, 每年均能有非常充足的"充電"機會。而充電的關鍵, 正是山頂上的那「七級浮屠」。

這個山崗, 本來就已經是這附近一帶最高的山崗。在這個山的頂上, 加建一座浮屠, 比原先的那個廟更高, 那這個塔就是這一帶最高的一點, 就是最好的「避雷針」; 而在這裡, 實際上就是「引雷針」。石塔的中蕊其實是一整根金屬棒, 深深打入山體, 並引導至陽池、陰池上的充電組件, 每年一踏入打雷的季節, 九天之上、雷電之力, 就不斷的為這組巨型的明代蓄電池充電。

這就是王陽明要在這座山上建陽明洞天、在山頂立七級浮屠, 留下「龍神」傳說的真相。同時也是為甚麼只有這塊金印能夠成功打開機關, 因為只有特定含量的金屬, 能夠通過機關。

他把山洞說成有「龍神」把守, 是因為把觸電而死的屍體解譯為被蛇咬, 容易令人信服(不像其他猛獸般有顯著的傷口, 而且古代不太了解觸電這種死因, 也很容易被誤認為身體是受了劇毒而器官麻痺死亡。); 即使村民見不到有蛇, 亦無法簡單地否定山洞裡面有蛇。

*** *** *** *** ***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38)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38)

【劉九姐傳奇系列】

*** *** *** *** ***

(三八) 石室念珠 大千須彌手

暗門果然就在這邊。即使有人持著擁有大量人手, 打算進來強行突破機關, 都必然只會集中全力在有太極圖的石室, 而不會費神在甚麼都沒有的死巷子。就算強行搗爛那太極圖機關, 但那也不會觸動、並打開死巷裡面的暗門。

暗門之內, 是另一個大得多的石室。詫異的是, 從石室裡面, 有明亮的光線照射出來。

這個大石室裡面非常明亮, 光線是從石室頂部, 排成八卦排列的八個小天窗所透出來的。

仔細的看... 那根本不是天窗。這裡根本沒有甚麼天窗。光線, 是從這八個"天窗"裡面直接放射出來的; 這些光, 比燭光要亮上百倍。

石室中間, 放著兩張八仙桌, 數張石椅。朝外的一張桌, 桌上有一隻白玉雕成的老虎; 但這隻白玉虎, 卻是通體放光。虎口張開, 從虎口放出的光芒非常強烈, 比起八卦天窗的光芒要強得多。這道強光, 照射著石室裡面的其中一面石壁。這面牆, 全塗上了白色, 但卻並不平直, 而是一道彎曲的白牆, 彎曲得就像是在球體裡面的一部份。

而另一張桌上, 放置了許多物品; 有一串念珠, 是數十顆水晶珠串成一串, 放在一個大盤中; 數本由一塊大油布包裹著的書冊, 粗略看了一下, 應該是兵法陣法的書; 還有一個小鐵盒, 卻一時之間打不開來。

除了這個鐵盒一時無法知道裡面是甚麼之外, 那幾本書, 應該就是「大明軍神」王陽明平生之兵法大成。唯是那串水晶念珠, 雖然也算是值錢, 但卻不能算是甚麼珍寶; 而且這個「陽明洞天」, 不見得是拿來放置尋常的金銀珠寶吧?

九姐拿起念珠來細看, 就發覺大有文章。這串念珠, 確實可以說是"大有文章"。剛才看的時候, 以為是放置太久, 珠上沾上了灰塵; 但細看, 那些不是灰塵, 而是每一顆念珠上, 都以「大千須彌手」微雕之術, 在珠上雕上文字。

由於八卦天窗的光始終不能跟日光相比, 九姐看不清珠上面的字, 就下意識地把珠拿到那白玉虎口所發的光底下, 看過清楚。

「大千須彌手」名稱來自佛經, 指須彌山之大, 卻能被納入芥子之中; 描述修練這門技藝之能手, 微雕之術何其神妙。九姐也一樣需要使用大開眼界, 才能清楚看到珠上文字。不看還好, 一看之下更疑惑...

因為, 珠上所雕的文字, 均是倒轉的!

每一個字, 均是左右顛倒; 而文章本身, 亦像是從右至左地雕上的。

這是甚麼意思?

她們研究了這串念珠很久。但九姐突然不作聲, 從紅紅手上拿起了念珠, 走到那白玉虎前。在白玉虎的前面, 放置了一隻比醬油碟要小得多的小碟子, 之前她倆都沒關心這隻碟子, 因為誰會去注意一隻毫無特別的小碟子呢?

九姐把念珠放到這個碟子上。這小碟子, 大小剛好適合放置單一顆水晶珠子。

由於碟子正好是放在白玉虎前面的, 珠子放了上去之後, 從虎口照射出來的光, 恰好就能把珠子上雕的文字, 投放到前面的那片彎曲的白石壁上。

九姐稍為調節了珠子, 原本珠上極微小的文字, 投放出來卻是剛剛好! 這時候她倆都明白刻上的字為甚麼是反轉的。因為表面看是反著雕刻的文字, 從珠子的另一面投放出去, 出來的便是正常的文字!

(為甚麼必定要反著雕, 那是因為光線必定要由珠子的另一面, 穿過珠子內部再透射出來才行。假如光線先照射在文字上, 然後再穿透珠身出來, 則文字無法看清。)

同時, 正是由於刻著字的珠子, 表面是彎曲的, 因此這片石壁都是一片內彎的牆。否則投射出來的文字, 就會發生球面變型。

她們粗略看了一兩顆珠上的文字, 刻在這串念珠上的, 就是王陽明「心學派」的武學秘笈!

((左) 珠的正面; 文字是顛倒的。(右) 需要把珠子反轉, 從珠的另一面才能看到正確的文字。)


(珠面是球狀彎曲的, 因此需投射到曲面的牆或者幕。另外, 看圖就能明白, 假如直接把文字正面地雕在珠面, 則文字影像需穿透珠身之後才投射出去, 效果將大打折扣。)


*** *** *** *** ***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37)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37)

【劉九姐傳奇系列】

*** *** *** *** ***

(三七) 太極陰陽魚, 先天六十四卦密碼

解除了洞口的機關, 她們用樹支撥開了洞口的屍骸, 並且測試了沼氣等等後便準備進入(多年無人煙的洞穴, 很有可能有沼氣積存), 而醫神武功最差, 只留在洞外把風。由於並不知道山洞有多深, 因此紅紅在臂上系著綿繩, 而洞外的醫神負責放繩, 並計算著繩的長度。這樣即使距離太遠聽不見呼喊, 但紅紅仍能感覺到醫神拉繩的動作。

直到她們走到了盡頭之前, 整個山洞只有一次分支。她們首先走到分支的一邊, 而那是個死胡同; 她們倒著退回到分支的地方, 改走另一邊。(後退時兩人並不交換位置, 直接由紅紅倒著先走, 姐跟隨。紅紅一面後退一面把綿繩拉緊並抖動, 給洞外的醫神信號, 讓他把綿繩逐漸回收, 以維持綿繩的鬆緊度。假如不回收的話, 當紅紅在後退的時候, 綿繩便失去作用; 而且影響的距離是兩倍, 因為當她們退後並改走第二條路時, 會有一段同樣的距離, 綿繩會沒有作用。)

她們走到盡頭, 便發現是一個較為寬大的空間。小石室的牆上裝有燭台, 還有著整排未用的燭, 便用火把把燭點上。映照在她倆前面的, 是一面平直的牆壁; 石牆上, 卻繪著一個碩大的太極陰陽魚圖。

陰陽魚是南北相對的豎式, 上方白色的魚頭朝東、下方黑色的魚頭朝西。(即右旋/順時針)而兩條陰陽魚的兩隻"眼睛"是兩個小凹洞。整個太極圖外面的正上方, 刻著六條相同長度的橫線, 左三右三, 每三條橫線排成一個方型。

(陰陽魚的"眼睛"是兩個凹洞。)


九姐看著, 轉頭用一種挑戰的眼神望著紅紅, 「紅紅, 妳懂那兩個 "三" 字是甚麼意思嗎?」

紅紅怒答,「那不是"三", 而是兩個"乾", "乾為天"也, 哼!」紅紅也不示弱。
九姐笑。

(假如只刻有一個 "≡"(乾), 就表示只有八卦; 但使用兩個"乾", 即 "≡≡", 就表示這裡是使用 8 * 8 的先天六十四卦。把第一卦≡≡(乾為天)刻出來, 一來是要表示在這裡會採用六十四卦而不是八卦, 二來也指示了其基本座標的位置。因為"乾"並不一定在正上方。)

(* 對於不熟悉這些的朋友, 大可以把每一個"八卦" (例如"≡") 看作一個八進制(Octal)的數字符號, 會比較容易理解。而每一個八卦本身, 卻是一個"三位數的二進制數字"。每個八卦由三條線(爻)排列而成, "-"是 1, "--"是0; 2^3 即共8個數字、8種組合。例如"巽"卦 (), 可以理解成 "1-1-0", 即數字6 (decimal), 不是7的原因是由於第一個組合是0。)

紅紅反問,「可是, 這又如何呢? 這面太極圖, 就是陽明洞天真正的大門嗎?」

九姐搖頭,「我也不知道。我們找找, 應該有其他線索的。」她看著牆上的陰陽魚。兩隻眼都是凹洞, 似乎是要找甚麼東西來插進去。她拿起金印比了比, 金印沒有任何部份是剛好能插入的, 而且整個金印的長度, 也比兩隻魚眼之間的距離短。

然後, 她們在燭台旁, 找到了另一個方洞。這個方洞剛好設在燭台靠牆的一邊, 因此一旦點起燭光, 方洞就會隱藏在燭台本身的陰影中, 很容易忽略。

九姐把金印插入, 一壓到底時, 金印傳來一道持續的、微微的振動。振動了約六至七步 (* "步"在這裡是用作時間的單位, 指平常人走一步路所需的時間) 左右就停止。

九姐抽出金印, 發現印身變得非常熱。拿到燈火下一看, 在印身的平面上, 刻上了一些文字!
紅紅也湊過來看。但石室內燭火不強, 字又甚小, 非常難看清。

「大開眼界」!

九姐看著上面的字, 一面說,「這上面就是破解太極圖的指引。 即使有人僥倖地偶而避過洞口的機關, 找到這裡, 沒有金印的話, 也無法取得這篇指引。我來讀、妳來做, 首先... 妳試一下, 在燭台的下面摸摸, 看看是不是有一條銅管子?」

紅紅動手就去找。「有了! 果然有條銅管子藏在燭台下的空間。」並把那條銅管拔了下來。銅管的兩端均為直角, 向外突起了一小節。直立起來看, 就像是個 " [ " 符號的型狀。

這當然就是用來插入陰陽魚眼睛的手柄, 長度完全吻合, 細看管子突出的兩端, 一端塗上了黑色; 另一端就塗了白色。

九姐才剛剛瞪向紅紅, 紅紅馬上便喊,「行了行了, 妳以為我笨到這個地步嗎!」就把黑的一端插入上方的魚眼、白的一端插入下方魚眼。手柄插入後, 垂直對著上方的"≡≡"成一直線。

「然後呢?」紅紅問。

九姐緩緩讀出後面的籤文:
------------------------------------
「日月陰陽 四象交替。
鳥焚其巢 旅人先笑後號啕。
懷其資 得童僕貞。
以宮人寵 無不利。
夫征不復 婦孕不育。」
------------------------------------

「這是甚麼亂七八糟的東西?」紅紅問。

「後面的四句, 都是《周易》裡的卦象。陽明子在考我們對《易》有多熟悉呢!『日月陰陽、四象交替』, 第一象向右轉動, 然後第二象改向左轉, 如此交替旋轉, 明白了嗎? 第一象『鳥焚其巢, 旅人先笑後號啕』--- 這是『火山旅』, 向右旋到『旅』位...」 (向右旋到"旅", 意思是把手柄順時針轉動19"卦度"。在這裡的每一卦度是1/64的圓。換算為現代人的概念, 即在採用先天六十四卦的情況時, 每一卦度即為 5.625 度 (360/64)。)

紅紅每轉動一"卦度", 都能感覺到每一度之間, 都有微微的阻力, 這讓紅紅比較容易控制轉動的幅度。否則, 要在這沒有刻度的圓圈上, 準確控制到六十四分之一的定位, 將是件不容易的事情。

(* 解說 : 一個三百六十度的正圓, 在這裡分為先天六十四卦, 即64個方位; 『火山旅』(旅卦) 意指向右旋19度, 直至第20號『旅』位; 因為在未開始前, 起步點位於第1號『乾』位, 所以跟隨卦象右旋到『旅』位, 便是向右轉19度。)

「『懷其資, 得童僕貞』, 仍然是『火山旅』, 向左旋, 直至回到『旅』止。」
「『以宮人寵, 無不利』, 『山地剝』, 右旋至『剝』。」
「『夫征不復, 婦孕不育』, 『風山漸』, 左旋至『漸』。」

(* 解說 : 破解太極陰陽魚的密碼, 前後共四個數字(四象), 每象均為1-64的一個數字, 使用周易六十四卦來代表, 六十四卦的基準座標為≡≡"乾"位在正上方。每一"象"之間互相交替旋轉的方向。)

(* 朝順時針方向的陰陽魚為"負太極", 即第一卦必然順時針向右轉動, 然後反之。換算回十進位數字, "四象"的四個數字, 就是 19 64 12 10 。)

(* 密碼的四象, 每一象所轉動的度數、轉動方向, 還有停留的卦如下:)
19 (R) (旅)
64 (L) (旅)
12 (R) (剝)
10 (L) (漸)

(* 由於整個圓也就只是分為64卦, 因此第2象(64)是要向左轉一整個圈, 回到原來的『旅』位。)


轉動完最後一下之後, 整個山洞震動了起來, 應該是成功啟動了某個機關, 但馬上就安靜了。九姐紅紅環視四周, 整個石室卻一點變化都沒有。石牆上的太極圖亦沒有任何變化。

她們開始到處敲打, 看看能不能找到暗門活門。九姐在太極圖上敲打了幾下, 雖然它能夠被轉動, 但似乎並不能打開。九姐卻忽然失笑!

「甚麼事呢?」紅紅停下來問。

「誰說門就一定在這裡呢? 來, 我們各拿支蠟燭, 跟我來。」九姐帶紅紅退出石室。

兩人退回山洞中的分支點, 走回原先的死胡同!

*** *** *** *** ***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36)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36)

【劉九姐傳奇系列】

*** *** *** *** ***

(三六) 洞口腐屍

由於這個山崗, 是鎮上的禁忌, 因此她們仨也不多言, 在鎮上買多點包子大餅甜茶之類便出發。走出鎮北口, 過了一大片樹林, 就見這座小山。"小山"雖小, 但卻已經是這一帶最高的山峰。再大的群山, 就只有西面遙遠的沂源、沂水一帶了。而那座七級浮屠, 孤獨的聳立在山頂上。

一行三人到了山腳下, 樹木不高但很密。老黃提到山洞是在"山後", 即在山的北面。

繞到山後, 是逐漸高升的緩坡。到了那裡, 有一條前人開出的一條小山路, 應該是用作走上山頂的廟的, 依稀也還能辨認。三人開始上山。

山路中途, 必然有小路分支開去山洞。五十年前大批軍隊曾經駐扎在這裡, 那附近必定還能分辨出來。她們繼續走著, 終於發現了從老山路分支出去的支道。
從支道再走約一柱香, 就望見了「山洞」!

九姐揮手, 叫紅紅跟醫神停步。此時她們向著山洞側面, 看不見洞內情況。山洞前, 是樹林的一部份, 但被人工清空了好一大片空地, 大概就是當年的施工隊所弄出來的。在空地上某些地方, 還有一些碎木片, 相信本來是些載物的木箱, 放在這裡數十年日曬雨淋, 早就腐朽化掉, 只有些爛木片還留在地上。

三人從空地的邊緣繞路, 小心翼翼地繞到山洞的正面。因為大家都直覺感到此地有點"異樣"。

繞了能夠看到洞口時, 大家都不禁吃了一驚。雖然是有點兒屬於預期之中, 但當親眼看到, 始終也難以避免震動了一下。

就在洞口處, 倒下了至少兩至三個屍體, 可能更多。

壓在下面的已經淨下枯骨, 而在其上的, 則仍然有一部份衣物還未完全腐朽, 這證明屍骸並非死於同一時間。醫神作為大夫, 看到屍體不會吃驚; 但他卻皺起眉頭, 搖頭說,「看看這些屍體... 有點不正常。」
紅紅問,「有甚麼不正常?」
醫神續搖頭,「一時說不上來, 讓我想一想。」

醫神想, 這一帶不算是非常"內陸"的地區, 空氣很濕潤, 雨季時降水也很多(所以才會有多條河川圍在這一帶), 山洞這裡並不是甚麼密封的地方, 屍體放在這裡, 肉體的腐化可能比埋在土中稍慢一點點, 但衣物則會腐朽得比在土裡面快, 因為腐爛破碎的衣物容易被吹走。

想到屍體的腐爛, 醫神知道為甚麼他會覺得"不合理"了。

這些屍體的"不合理"之處, 正就是它們腐爛得"太正常"了。

洞外就是樹林, 而這裡是濕潤地帶, 昆蟲繁盛。昆蟲繁盛處, 山林野獸必多。屍體在這種山林裡面堆放著, 必有野獸受吸引而來, 把屍駭弄亂以及撕吃, 不應該還堆放得好好的。而且屍骨之間亦相隔了一段明顯的時間, 在這段期間內, 一直都沒有受到野獸的搗亂?

因此, 必定是附近那些世代生存的野獸, 直覺感到危險, 而不去接近這個洞口。

而這些屍體, 似乎是一踏入洞口的範圍, 就觸動到防衛裝置, 完全無法逃離。而在後來闖空門的那些人, 理應有了預備(看得到洞口的屍骨), 但結果仍在相同的位置死亡, 這說明機關在發動時並沒有任何徵兆。

醫神說出了他上面的推斷。九姐點頭, 說「也對。這令我更相信這個山洞是被陽明子安置了他的特殊機關。因為傳統的弓弩滑石等等機關, 野獸是不會有感應的。而用毒的機關, 卻又不可能維持效果數十年。」

(用毒的機關可以保留非常長的年期, 但那是指未曾被觸發的情況下才行。)

紅紅側頭問,「但這樣子, 不是每個人都知道這個洞口有機關嗎?」

九姐笑道,「說不定, 這就是他打的算盤。一堆死屍堆在洞口, 任何人假如沒有十足的把握, 都不會大膽到想嘗試闖關的。王襞曾對我仔細型容過, 他師父所創的神奇機關。他的機關, 必需要由信物來關閉。」她把手上的金印晃了一晃。

醫神道,「即是說, 在這洞口以外, 必定設有機制, 讓手持金印者關閉機關, 進入洞天?」

九姐說,「對。無論一個機關是採用甚麼神奇的力量去運作, 但這項基本原則不會改變。我們一起在這附近找一找, 看看有沒有甚麼特別的地方。當心! 千萬不能走近洞口五步以內。」

三人開始搜索。紅紅在另一邊的山壁上, 發現了一個小小的方洞。方洞上方是一塊向前突出的山石, 剛好像是替小洞擋雨一樣。細看小洞, 恰好能夠把金印插入。

紅紅跟九姐很久以前就發現, 這枚金印, 橫著看似乎是個四方型, 但事實上卻不是。金印的四條邊的長度都有非常微少的偏差, 每一條邊的長度都不相同。她們一直以為只是鑄造打磨時的偏差, 但現在一看這個小方洞, 就馬上明白起來。

這樣設計的話, 便能夠保證金印插入的方向不會弄錯。假如是手持仿品, 則很大機會把它弄成正方型, 根本插不進小洞中。

九姐小心翼翼, 把金印緩緩地插入方洞。插入到幾乎盡頭的部份, 小洞內有一道非常輕微的力量, 把金印微微地反推開去。九姐稍稍施力, 把它插到盡頭, 只餘下印上"金馬"的馬首部份。

就在金印插入到底的幾乎同時, 九姐跟紅紅都突然感到, 剛剛來到山洞時就伴隨著而揮之不去的不安、異樣感覺, 一下子被釋放乾淨! 就好像原本一直有的"危機", 突然消失了!

(* 說明 : 九姐跟紅紅都屬有武功的人, 她們的五感, 自當比尋常人較敏銳(像九姐還有「大開眼界」, 視覺更是超乎常人)。剛才她們一直感覺到的"異樣", 其實是來自一道尋常人根本聽不到的低頻鳴音。這道低頻來自王陽明所設置的防衛裝置所發出。)

(* 一直以來野獸不敢跑來, 亦是由於這陣低頻的緣故。而假如這道低頻足夠強烈, 則即使一個平凡人, 雖然無法聽得到, 但身體、骨骼卻仍然能感覺到它所帶來的"震動", 一樣會感覺到一陣無以明之的不安跟異樣感覺。)

九姐跟紅紅都深深吸了一口氣。因為這個跟金印緊合的小方洞的存在、以及插入金印後的變化, 均表示 : 她們成功了! 這裡, 果然就是「金印傳說」的答案; 她們一直在尋找的「陽明洞天」!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