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20日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40)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40)

【劉九姐傳奇系列】

*** *** *** *** ***

(四十) 決戰袁勝天

帶走了念珠、兵書、盒子等, 九姐她們三人退出『陽明洞天』離開。原本她們還在想, 是不是應該這樣一下子就把東西都全拿走? 但她們發現, 所有機關都沒有"還原"的方法。無論是大石室那道巨石活門、以及洞口的防衛系統, 都沒有預期在被打開後, 恢復原狀的設計。

退出洞口, 跟醫神重新會合後, 三人分配一下行裝, 稍休了一會便下山, 準備回鎮上客棧。

眼看前面便是鎮邊上的樹林, 紅紅突然叫住九姐跟醫神, 不要動, 停一停!
九姐,「發生甚麼事?」
紅紅,「有人!」

果然就在停下來之後, 前面一顆樹後, 有人徐徐步出。來人一身灰衣, 滿面麻子, 當然就是早些時候接受了嚴世藩的差使, 先殺了任應洪, 再跟隨而來的袁勝天。估計他已在這裡守候了一段時間。

(嚴世藩本意只是想阻止她們接觸到陽明洞天, 或者在途上幹掉。但袁勝天起了私心, 想把秘寶一併奪走, 或者讓她們在機關中喪生, 那更省事。假如太早殺掉她們, 即使拿到金印, 他也不知道洞天所在, 更不想自己冒險闖關。)

「定魂刀」袁勝天此刻刀已出鞘。刀是一把非常漂亮的柳葉刀, 刀鞘上鑲七顆不同顏色的寶石跟珍珠, 刀身上鎏金獸紋, 在日照下即使離得遠遠的, 也還金光閃亮耀眼非常。這樣的刀, 更像是一件擺放在名門之家裡面的貴重裝飾品, 而不像是件殺人的工具。一般江湖人士, 即使有錢, 也很少會拿這樣子的貴傢伙去殺人的。

紅紅高聲向他喝問,「你究竟是誰, 為甚麼想殺我們?」對追殺而來的殺手問這樣子的問題, 本來是非常無聊的舉動, 但是麻面漢(袁勝天)聽到, 卻露出驚訝表情。「難道妳們竟然, 連幹上了這種大人物都不知道?」袁勝天覺得奇怪, 又偷偷向陳益淳瞄了瞄。

(當他在臨沂看見陳益淳, 就以為事情是跟較早前的陳俅案有關。)

九姐、紅紅準備隨時動手。她倆走在前面, 掩護著不懂武功的醫神。待雙方距離縮短至約有六七丈遙, 麻面漢突然舉刀向天!

她們三人停步。九姐心中奇怪, 這個距離, 除非弓箭暗器, 否則大家也無法接戰, 他舉刀做甚麼? 紅紅也奇怪, 如果他有意出手, 她就必定能夠感覺到(動手一刻的情緒波動), 但她卻覺得這人完全沒有出手的意思。

不過常她們看到那把艷麗的寶刀, 在日光下采耀目閃閃生輝, 就幾乎同時想到了他的意思了。

「小心! 還有其他人!」紅紅驚喊著。但她還只是喊到 "還..." 字的時候, 就已經有所變化。袁勝天把舉起的刀, 快速下砍, 指向她倆!

忽地一聲爆響, 從樹林不遠的一面傳出, 大量雀鳥驚飛。九姐跟紅紅都同時動身欲閃, 但幾乎就在同時, 一聲清脆響亮的聲音在她們身後響起。

醫神"中槍", 倒地!

樹林中, 另外有同黨埋伏, 他憑籍刀光來發出信號, 用火槍向她們狙擊!

(那個年代的火繩槍威力不夠大, 初速也不太高, 加上使用圓珠彈丸, 並不像現代的子彈比槍聲來得早許多的情況。)

兩人急忙回頭, 奔到倒下的醫神身旁。他非常痛楚, 但其實卻沒甚麼大礙。衣袍被熾熱的彈丸擊穿了, 卻露出裡面一層暗淡的金色光芒。

金絲甲!

早在從臨沂出發前, 九姐就已把金絲甲, 交給陳益淳穿上。她本來的用意只是防暗器箭矢, 因為她們談論過, 假如有人暗算, 最先被人下手的, 多半是陳益淳。

表面上這並不符合現代博奕論的想法, 但那只是建立在非常理想的環境下的推想。但事實上如先向武功最高的九姐下手, 一舉成功的機會不高, 而只要有醫神在, 只要有喘息的時間, 其他二人的傷勢都很快就能恢復; 但把醫神先殺掉, 風險既小, 而且其餘二人也沒能力輕易替他療傷。

而金絲甲本來就不同江湖上一般防護裝備, 它是"刀槍劍掌不入"的神器。尋常護甲, 對於「掌擊」這種傳導性、震盪性的衝擊, 是無計可施的; 但這套金絲甲, 能連這種震盪性的衝擊也能大大吸收、中和, 這才是它被奉為神器的原因。

而槍彈攻擊, 除了靠彈頭的穿透(Piercing; 那個年代的圓珠彈丸, 沒多大的穿透力), 同時也靠彈丸的動能, 在擊中身體時的阻滯力(Stopping power)。即使現代的避彈衣, 能夠成功阻止彈頭穿透, 但子彈的全部動能便變成震盪性衝擊, 擊打在避彈衣下的身體, 這是因為大部份避彈衣並沒有能力把震盪吸收及中和。

「沒大礙吧?」紅紅問。

「很... 很痛, 但... 也沒甚麼事...」雖然彈丸的大部份力量被金絲甲中和了, 但陳益淳本身的體能也就平平, 因此雖然沒受傷, 但也依然很痛。

九姐本來打算讓紅紅拉著他跑入樹林, 而自己就對付麻面漢。她相信火槍手, 無法在二人混戰之中準確射中她。除此之外, 射完一槍後, 到發射第二槍, 中間有一段安全時間。(那個年代輸入明朝的火繩槍, 每一發之間的裝填操作, 熟手的槍手也需要大約一分鐘至分半鐘。)

紅紅和九姐都明白這點, 因此從剛才的一槍起便已暗自倒數。但紅紅忽然露出驚惶之色, 喊道「危險!」一手拉著醫神, 一手把九姐推開, 同時自己也拉著醫神向後退。

槍聲竟然這麼快便又響。

紅紅突然感應到來自火槍手的"殺意", 把九姐推開的同時, 三人就已幾乎是馬上移動了位置。九姐被推, 向後一躍就躍出了好幾尺。但是紅紅卻發現了奇怪的事!

由於她是最先知道敵人會開槍的, 她高聲提點, 並動手推九姐, 自己也同時發力後蹬。本應佔著稍稍的先機, 但她在剛剛蹬出一小步的時候, 身體卻無緣無故不聽使喚, 停了動作。因此, 她並沒有後退多少。

這一槍, 又打了在醫神身上的金絲甲上! (不知道算是幸運還是不幸?)

雖然第二槍也被金絲甲擋住了, 稍稍透了口氣, 但是九姐跟紅紅, 心中都各有疑問。

九姐想, 為甚麼, 樹林裡面的人, 可以這麼快便又發第二槍?

(難道, 還有第三個人?)

而紅紅卻是在想, 她剛才確實是正在後退的。為甚麼身體卻又突然停頓, 不聽使喚?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