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28日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46)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46)

【劉九姐傳奇系列】

*** *** *** *** ***

(四六) 獄炎文殊

九姐撿起火槍, 一看便知絕非凡品。實乃嚴黨專人從東瀛採購的精品, 上木鑲銅八咫鳥 (*註) 護木, 手柄握部一如東瀛武士刀一般, 裹鯊皮、絲絹以防滑手。槍身上除了刻有製作年號、工匠名字外, 還雕著《獄炎文殊》四個特別大的漢字, 應該便是此槍的「名稱」。(五把都是相同型制, 《獄炎文殊》應為此系列的槍的型號名稱, 而並非獨指 "某一把" 單獨的槍。)

(*註 : 「八咫鳥」或稱「八尺鳥/烏」, 日本傳說裡面貌似烏鴉的三足神鳥。我還未找到它在中國神話中的原型。)

其中火槍手最後跟九姐近戰用的一把已損壞, 九姐把餘下的四柄都插回槍架帶走, 跟醫神一起把紅紅扶回鎮上。

---------------------------------------------------


而指使袁勝天的嚴世藩大人, 此刻正身處京城詔獄中, 特意為他這種超級"住客"而設的"特級豪華套房"中。

詔獄雖如地獄, 但那是對一般"住客"而言。事實上詔獄範圍裡面, 建有一座沒有外人知悉的樓閣, 內裡裝設豪華, 美食物品應有盡有, 卻是貨真價實的監牢。

出於詔獄的特性, 進入之人要不是案情重大, 便是犯人本身身份重大, 再不就是犯人所得罪之人身份重大 --- 甚至得罪之人便是聖上。而這類大案、政治案, 往往案情反覆無常, 匪疑所思。經常發生受旨拉下詔獄之人, 數日之後則另有新旨即時釋放。

而這些在詔獄裡面"暫住"一下, 然後又堂璜走出去的人物, 往往又是各種深不可測、或腰纏萬貫的達官貴人。負責管理詔獄的大少官員、兵差即使無惡不作, 也就只是個打工的; 假如某入"入住"時, 把他服侍得不滿意, 將來一旦這些人突然成功全身而退, 往往會來個秋後算帳, 那是這些平時對犯人無惡不作的官差們所深深害怕的。

因此, 詔獄裡面多年來都有個暗規矩, 就是各級官差, 各從自己平時所得的黑收入之中, 定期籌集一筆"基金", 作為管理、營運這所"特級豪華牢房"的資金。當他們評估過, 相信某位"住客"能全身而退的機會很大 (或者此人秋後算帳的機會很大) 的話, 就可能把他安排入住, 並奉為上賓。

(這所豪華牢房的建立, 傳說中正是某位新上任掌管詔獄的新官, 在知道了前任的情況以後, 即時從自己多年所貪的金錢裡面拿出來建立的。)


此刻, 嚴世藩正住在這所豪華牢房之中, 剛享受完一頓京城著名的「聚樂褔」所出品的「八褔全宴」, 兩旁均是從大江胡同請來的兩位年輕歌妓, 小雲跟青兒。雖然坐擁美食美樂美酒還有美人, 但嚴世藩神情陰暗, 根本無心作樂。因為打從由江西被抓回京城之後, 每天所算出來的愈來愈惡劣; 到底是自己對《皇極經世》的應用有誤? 還是如以前所想, 京城之內確有高手, 改變著自己身邊的業力?

這一切想起來, 確實就是當那個心學派的寶庫《陽明洞天》現世之後, 就開始急速地變化起來了!

那件事, 回想起來原來已經好一段時間了。


*** *** *** *** ***

附錄 :
劉九姐、紅紅尋找《陽明洞天》路線圖

藍線 : 「京杭大運河」 (駱馬湖至臨沂一段為天然水道, 不算是大運河一部份。)
綠線 : 從臨沂開始改走的陸路
黃點 : 故事中有提及的停留之地 : 出發地杭州、臨沂、終點馬店
紫點 : 數個跟故事相關的鄰近地點 : 應天、余姚、台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