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28日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47)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47)

【劉九姐傳奇系列】

*** *** *** *** ***

(四七) 一字記之曰木, 困不得


本來, 他派遣的殺手們, 經他所算絕對是必勝之局。但中途就有人刻意改變了這個"局", 使得他們大敗。可惜當他發現"局"有變的時候, 路程已太遙遠, 他無法親身到場擺平。

這些事情之間, 必有關連。打從藍道行一事起, 就不斷有針對他們嚴黨的攻擊行為。當他趕回江西, 在那個難得的「罡龍潯氣穴」之上搶建"宮殿", 一面吸取龍氣、一面潛心修鍊。他想到暗地裡攻擊他們的敵人, 很有可能就是早已消失於江湖上的「心學派」餘孽!

皆因在當世, 足以跟《皇極經世》相比擬的, 也就只有無量佛法, 以及「心學派」的絕世神通。本來心學派現今已經再無任何有威力的門人; 但他卻算出一直潛藏的心學派寶庫《陽明洞天》卻偏在這個時候現世, 實在過份巧合。遂派出殺手, 阻礙洞天現世。

誰不知千算萬算, 這個局卻在中途被破, 行動失敗。而洞天現世後, 整個事情變化之快就連他也難以算出。這一切, 除了表示對手乃是消失多年的「心學派」絕頂高手之外, 實無其他解譯。

當他再次被下旨輯捕回京時, 他已隱隱知道這個敵人是誰。直到那份史上有名的奏折出現, 他知道果然就是「他」! 竟然連他「神算」嚴世藩, 都一直沒有發現身邊這位就是一名「心學派」的高手。

那份要命的奏折中, 非但一直向東瀛訂購極品火槍的事情, 變成他嚴世藩組織私人武裝、勾結倭寇的"證據"; 就連他在老家江西的"宮殿"是一塊龍穴的事情, 都被發現了, 還成為他"侵佔王氣"之罪名。

當「八褔全宴」吃盡; "歌妓"小雲跟青兒嬉笑著逃離他的手; 房門突被打開, 卸官向他宣讀 "立斬" 的聖旨之時, 他冷靜非常, 因為他在全宴開始之時, 已經知道, 今晚便是決戰。

這小雲跟青兒, 哪是甚麼歌妓, 兩人均是專精擒拿之高手, 此時一左一右, 重重地把他雙臂"拿"著。而那頓「八褔全宴」, 八道菜還有美酒, 早下了非常輕的毒, 毒並不致命, 只是使人暫時失去知覺而已。

嚴世藩打從一開始就已發覺了這一切, 但是他不動聲色, 把一切都順其自然 "接受" 下去。因為他還是不明白, 他本來便已經人在詔獄, 就算要殺他, 也並不需要花功夫弄這麼多花樣出來? 他決定先看看對方究竟有甚麼打算。

他"毒發"了, 很輕易地就被拉進豪華樓閣外面, 早就準備好了的囚車。囚車拉到城西, 他明白了 : 囚車打算直接拉到西市口, 那裡本來就是熱門的處決之地, 拉到那裡本不稀奇。但現在還是晚上, 這麼快就把他拉到那裡, 是打算把他丟在街上, 讓平民百姓們明天有著充份的時間來羞辱他。

他便在此時"清醒"了。他對拉囚車的車夫跟小官差說, 聖旨已下, 無論他以前多威風, 也是個將死之人。只是在臨死前的這段時期, 你們給我在小樓閣裡面過得如此愉快, 也算得上是我嚴世藩的大恩人。來, 長夜漫漫不要急, 你們就去那夜店那裡打兩斤好酒來, 我嚴世藩請的客!

小官差相信了, 非常高興地跑去買酒。他們當官差的, 本就是建制裡面的既得利益者; 嚴黨如何謀害忠良傷天害理, 他們根本不在乎; 說穿了, 傷天害理的事情, 他們這些小官差幹的都不見得少了。

嚴世藩伸手撫摸了一下囚車上, 困著他的籠柵。車上的"籠"是由大腿粗細的堅木所制, 圓木相交之處裹以銅皮, 非常堅實。

「...木頭......」嚴世藩摸了摸籠柵, 咀角發出冷笑來。「升艮復革‧咸乾恆艮, 一字記之曰『木』, 困不得。」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