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24日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49)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49)

【劉九姐傳奇系列】

*** *** *** *** ***

(四九) 徐階的計算

那一天, 當徐階在朝上"大失儀"把蕉擲向嚴世藩之後, 眾人只管把注意力集中到嚴世藩、嚴嵩身上。沒有注意到, 徐階曾回頭向皇上瞪了一眼。

嘉靖皇帝, 在看到這荒唐的一幕, 卻暗自出一身汗。

他剛當皇帝的時候, 王守仁偶然會玩這類小把戲。現在朝上眾人都看不出甚麼名堂, 但恰巧, 對他來說卻是熟悉的場景。其實徐階此時做的, 跟「定魂刀」袁勝天的把戲差不多, 不過袁勝天是把人「定」住一下子, 而徐階則是直接影響對方的思想; 在完全沒有心理準備的情況下, 即使是嚴世藩也有這樣一殺那間思想空白一片, 不過他始終是嚴世藩, 馬上就回復意識, 並沒有給徐階擲來的蕉擲中。不過對袁勝天來說, 那是他畢生修為的精要, 這個「定身術」已經幾乎是他的全部; 但對徐階來說, 卻只不過是舉手之勞、不足掛齒的雕蟲小技。

所以, 當皇帝竟像沒事人一樣, 就這樣叫徐階回家休息的時候, 大家都以為這皇帝傻了, 沒人知道, 他比朝上任何人都清楚究竟發生了甚麼事。

當然最清楚的是徐階自己。他聽到嘉靖的反應, 就明白皇帝已知道了自己是「心學派」高手的身份, 此後他所要幹的事, 大可放膽一些了。

(現實中, 大部份史家都不明白, 徐階到底是經過了甚麼事情之後, 就突然得到了嘉靖的隱藏的信任。)

作為一名「心學派」的高手, 徐階使用了這樣有如鬧劇一樣, 戲劇性十足的一著, 背後所計算的, 實在精確得令人感到可怕。不過嚴世藩在事後雖然有進行報復, 但卻沒有發現徐階的「心學派」身份, 這是徐階所想不到的。事實是一直到「聽月小樓」上, 嚴世藩在親眼驗證過「定魂刀」袁勝天的定身神技之後才心中一動, 返來覆去, 才開始隱隱對此事懷疑起來。

為甚麼這麼戲劇性的一著, 「神算」嚴世藩卻竟沒有老早就算出來? 乍想之下這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因為他的行動裡面, 唯一具體的「行為」, 也就只是「擲蕉」這件事情; 「神算」嚴世藩再利害, 也不會算得出這一件事來。應該說他"不會去算", 因為這是屬於一種, 沒有人會去算的事情!

因為徐階只不過是向他擲出一隻蕉而已。這是徐階精心考慮後的結果。

向他擲出一隻蕉, 結果將會是擲中, 又或者擲不中。但即使是擲中了, 也絕不會引致甚麼嚴重的"後果"。嚴世藩體質雖不好, 但也斷不會被香蕉擲中而受傷或者死亡。對他來說, 其實無論是有沒有被蕉所擲中, 此事的"本質"是根本不會對他做成甚麼嚴重影響的後果; 因此, 他即使是何等「神算」, 事前都不會算得出會有這樣一件事發生 --- 被蕉所擲, 絕不是甚麼"凶象"。因為任何人(無論他自己是否能占卜算卦), 也只會關心重要的事情、凶險、危險; 而不會花時間, 把一天裡面所有無關重要的東西都跑去先算過一遍的。

所以結果到他幾乎被蕉擲中之後, 他也沒有往更深的地方去想, 而只是很直觀地, 只把徐階當作是一時發瘋。

直到藍道行事件, 以及看過袁勝天的"表演", 他才漸漸想到當中各種微少不顯著、但卻漸漸清晰的東西。只有傳說中的「心學派」神通, 可以這樣直接改變事物, 而令他《皇極經世》預先所算的變得不一樣。因為心學裡的神通, 跟《皇極經世》本來就正好是水火不容的事物。

到了後來, 他愈來愈確定敵人是心學派的高手時, 他便更明白, 當天藍道行確實沒有背叛他們嚴黨。因為那份乩文, 必定是在他被敵人以心學神通影響了思想而寫出來的、又或者更簡單, 把他原本寫好的乩文直接改掉。無論是何者, 藍道行都不會知道發生了甚麼事 --- 真是太無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