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10日

心學、皇極經世與神通

心學、皇極經世與神通



六大神通


當某些原本不相同的學問、技法研到了高深之處, 往往會發現大家都走到一起去了。「心學派」中的各項神通, 許多都跟佛家的「神通」相通; 而「皇極經世」情況也差不多。箇中當然互有差異, 以下將一一詳究。由於佛家的神通是比較為人所熟知的, 因此以下將以佛家神通作為階尺來評核, 並且也把一些常人誤解的地方給說一下。

佛家神通普遍來說主要有六種神通。但就如同RPG裡面的"技能樹"一樣, 「六神通」指的是六個大系, 底下還有許多的分支, 而並非說全部就只有區區六種"能力"。

六神通一般的說法是指 : 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神足通、漏盡通。

這六神通之中, 有不少是常人經常受字面誤解的。也有一些擁有不同的名字, 例如「神足通」有人認為其實是「如意通」, 等等。在佛家來說, 這六神通, 是有著順序排列的, 即必需先取得一種後, 才能繼續修行來取得下一種。但其他系統例如道家, 卻沒有這樣的說法; 沒有規定說一定要先修天眼通、才能修天耳通...等等。而另外佛家自稱「漏盡通」是佛門獨有, 但似乎只是主觀期望, 事實上根本沒有這個規限。

聲明 : 以下所說的, 跟大家目前在網上搜尋出來的那些千篇一律的"標準說法", 有不同的地方。


天眼通

天眼通肯定是最為人熟悉的一種神通。在一般人的認知裡面, 天眼通就是所謂的「千里眼」--- 事實當然遠不止於此。「千里眼」亦只是「天眼通」能力下的Sub-Set之一, 還是相當低的境界。天眼通還包括其他遙視、透視、神視(*)、微觀等各項的能力。

(但我並不知道"預視"算不算是「天眼通」能力, 還是屬於「宿命通」。"預視"又常跟"遙視"混淆。"預視"指的是如預言(看見將發生的未來)、或是如藏地喇嘛的"觀湖"儀式之類。)

特別提醒一下, 佛家裡面的「大開眼界」一詞, 許多人其實並不明白是甚麼意思。這個字眼是相當"具體"的; 由於我的故事裡面使用了「大開眼界」一詞, 因此變成"保留字", 我留起不說。只提示一下, 為甚麼是"界"呢?


天耳通

天耳通是最常被字面誤解的。一般所謂"標準解釋"都把天耳通解釋為尋常的「順風耳」。事實上"千里眼"和"順風耳"只是非常低階的能力, 即使在那些神話故事裡面, 也都不是甚麼利害的東西, 斷不可能佔著「六大神通之一」這樣高的位置。

事實上「天耳通」被誤解乃是翻譯取字之故, 取「耳」字令人直接往"聽覺"方面去想。其實「耳」的意思是指"聆聽"、"感知"、"搜集"。「耳」是Sensor, 是五感裡面唯一不會停頓休息的感觀。「天耳通」就是聆聽眾生的神通, 聆聽的是人們心中所發的聲音 (「觀世音」), "感知"萬物的神通。而且有一項普遍被忽略的特性 : 這並不單是一種主動的能力(你有意去"聆聽"某個目標對象), 而是隱隱帶著"戒備"的意識, 長期"感知"著跟你相關的一切; 就如同「耳」一樣 : 在沈睡中, 仍能籍著聽見異聲而驚醒。
但這又跟「他心通」有別。雖然上面說的, 一般人都已經以為是「他心通」的範疇了。


他心通

如上所述, 一般人心目中的「他心通」, 其實只是「天耳通」裡面的能力; 但「他心通」卻也實在跟天耳通很相似,
分別的是兩者境界的不同。假如讓你潛水, 在水下一米左右的海平面, 懂游泳的人隨時就可以做。可是要你潛到一兩百米, 就需要器材。要潛入深海, 你得先預備潛水艇!

如同西方的精神學, 人的意識有不同層次的"深度"; 表面的有"意識"、深層的是"潛意識"、底下還有由楊格(Carl Gustav Jung, 有譯容格、榮格等)所提出的"集體潛意識" (全人類整體共同擁有的)。東方的情況也相似, 但不相同, 不能直接拿西方的"潛意識"概念去套入東方觀念, 因為兩者的"尺"不相同。以下分成四層, 只是我簡化出來的粗分:

人的表面意識(你具體地想著的)、"本"意識("你"本身的思想)、真識(你自己並沒有意識到的真正內心)、還有再深層的"神識"(西方的"潛意識"概念都沒有觸及的領域; 但並不是集體潛意識, 而是仍屬於個體的)。

需要理解的是上述的"表面意識"與"本意識"之別。"表面意識"是你正在腦海裡面想著的東西, 是"浮"在意識表層的東西; 仍然是可以騙人的、不真實的。舉例說 : 現在請你在心中默念「我要食熱狗」這句三次, 但不要讀出來。「我要食熱狗」就是你的"表面意識", 但完全不代表你真是很想吃熱狗。

「天耳通」能"聆聽"得到的, 就是你默念的這句「我要食熱狗」。「天耳通」是依然能蒙騙過去的 --- 假如你事先已知道有人能用「天耳通」來探聽你的心。而「他心通」則能夠知道你真實的想法, 並且能夠主動「挖掘」你腦海裡的其他東西(當然挖掘的程度取決於水平 --- 廢話也)。

至於他心通能不能直達對方的真識, 我也未曾找到"可信的"說法。所謂"真識"則已包括了西方人口中的"潛意識"的一部份, 即一些連你自己也未曾承認的真實想法。

除此之外, 在某一程度下, 「他心通」是可以跟對方交流, 而不止是單向的聆聽。這使得「他心通」遠比「天耳通」強得多。


宿命通

(刻意保留到「漏盡通」後面再說。)


神足通(如意通?)

「神足通」是跟「天耳通」一樣, 因為從梵文翻譯過來, 使一般人都被其字面誤導了。
神足通的「足」所含的是「達到、達成」以及「為了到達某處, 所走的路(方式)」等含義, 而不是漢文表面上的甚麼日行千里、神行術之類次術。

現在也有人認為「神足通」即是「如意通」, 亦有一定道理, 但我傾向於把「神足通」跟「如意通」視為兩個相交的"集", 只是兩者相疊的地方頗大, 我認為兩者本質是不一樣的。

假如說前面的天眼通至宿命通, 數個"屬"的能力歸納起來主要都是一些單方面, "觀察性"的能力(宿命通也是觀察性的), 那「神足通」或「如意通」則是真正賦予「改變」的能力。
「如意通」的變幻自在、千變萬化、分身術等等, 主要是環繞著擁有者的自身來施展的, 而「神足通」則是實際上"改變"事物(也包括自己)來達到目的的能力。(因此甚麼"日行千里"之類, 神足通當然也能完成, 但這些只不過是「神足通」裡面的微末小技。)


漏盡通

漏盡通是最難理解的一種。其中估計主要原因是因為長期以來, 被視為佛門獨有的高等神通, 而蓋上一道莫測高深的光暈。過往世人難以理解「漏盡通」, 是因為客觀所限, 對一般人來說, 還沒有通俗的理論基礎; 但到了現今, 世人普遍已經對各種如蝴蝶效應、量子理論與多重宇宙等等概念有所認知, 要理解「漏盡通」就不再是深不可測。

「漏盡通」就是塵世有如沙漏、滴漏, 把他們一切宿世的前因、後果、過程等等(扇性時空的一切可能性)恆河沙數般大量的過去未來一一漏盡。
"漏盡"一切, 便會知道哪一個選擇、哪一個行為, 才是相對之下比較好的。(因為在「業力」這道強大的作用力影響之下, 往往會發現, 眼前明明是比較好的改變, 但在蝴蝶效應一一"漏盡"後, 卻往往引致難以想像的後果。)

「漏盡通」的本意, 是漏盡一切, 來得知較好的做法。因此有些人會說「漏盡通」是用來「解決煩惱, 脫離輪迴...」云云, 只是著眼點不同。「解決煩惱」當然是施用神通的目的之一(簡直是廢話。就算是邪法、黑巫術, 施行的目的不也一樣是「解決煩惱」嗎。), 而對於佛門中人來說, 「脫離輪迴」自然更是一種最理想的方向。


「宿命通」跟「漏盡通」兩者的主要區別是, 「漏盡通」主要是對未來各種可能的「業報」的預測及評估, 用現代的語言說, 就是在極短時間內, 對量子塌縮的不確定性進行推演, 並對每一項新的分支所引致的蝴蝶效應進行追蹤。而「宿命通」則是逆流而上, 由"目前"的唯一現實向前回溯, 找出當初引發目前這個時空的途徑。
(充滿可能性的 "未來" 是呈扇型分佈, 而每項不同的選擇, 則有如"畫鬼腳"的軌跡一樣地向下(未來)推演。但相反地對任何"活在當下"的人來說, "過去"只有唯一的一種情況, 在紅線上的任何一點往上望(過去), 只會見到一條直線, 唯一的一種"過去"。而「宿命通」可以逆流回溯, 看到早已過去的"其他"可能性。)



心學、皇極經世與神通

(本故事的《皇極經世》, 內容絕大部份為本人老作吹水, 跟現存的《鐵版神數》無關。)

「心學派」技法是以道家為核心基礎, 到一定的階段, 發揮的能力已經達到「神通」的境界。我筆下的王守仁在其巔峰時期, 能以「心力」隨心所欲改變身旁萬物, 明顯已是「神足通」無疑。

王守仁(王陽明)傳王襞的「格物之術」, 屬天眼、天耳、他心三者相疊, 又有所不同。因佛家裡面的天耳通跟他心通, 主要是以有情生來作對象。像心學派這樣, 對無情生"物件"進行"格物"的做法較少。

而「皇極經世(小乘)」, 本就不以神通為追求目標, 因此如用佛家的六神通來印證, 則其不備天眼、天耳、他心之通, 但卻包含宿命通及少部份的如意通 (而非神足通, 因為主要還是只能改變自身)。

而我創作的「皇極經世(大乘)」, 則已達到了「漏盡通」的境界, 並能隨心意, 轉換到任何一個(在扇面上)對他更為有利的宇宙。假如以佛家的標準來說, 則大乘的皇極經世, 肯定是超越了心學派的最高水平 --- 神足通, 甚至可以證無餘依涅槃。只是嚴世藩修成《帝皇漏盡》的日子尚短, 實際應用經驗不足, 因此要跟達到神足通境界的心學派中人交手, 孰勝孰敗猶未可知。

又如王守仁雖能隨手拈花令其變色, 但他卻不會知道, 當他作出這個改變後(把花由紅色變為黃色), 其蝴蝶效應會使未來發生甚麼改變、又或者不會改變(波函數未超越臨界點)。但到達漏盡通的「皇極經世大乘」者, 則能知道往後的一切可能性, 然後比王守仁更先一步, 在扇面上"搶奪"對其有利的位置。


唯是目前無論是心學派、還是皇極經世, 以目前所知, 兩者即使到了最高境界, 也只能對未來作出影響, 而不能回到過去、或是改變任何"已發生"的事情。即是兩者都無法扭轉 T, 即時間力場。
("拈花變色"這類, 是「這朵花從此變成黃色」, 而不能改變「剛才這朵花是紅色的」這個已經發生的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