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9日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52)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52)

【劉九姐傳奇系列】

*** *** *** *** ***

(五二) 天雷、業火、旋風

徐階依舊沒有望向他, 回答,「對。就連我事前也並不知道洞天的所在。不過不要緊, 即使沒有陽明洞天, 我也足以把你們連根拔起!」

作為當代幾乎已站在頂峰的這二人, 他倆的對決, 自然又跟尋常江湖劍客的戰鬥大有分別。

徐階出手了。因為明知道對方可是嚴黨的靈魂人物、《皇極經世》的當代第一高手, 徐階也不能小戲, 一上來便已用足全力。以徐階的「心學」神通境界, 要殺人實在太容易, 不需身體觸碰, 也不需要兵刃便已能隨隨便便殺傷敵人。只是現在對手可是精通《皇極經世》的嚴世藩, 一切以直接傷害對方身體的手段均告無效, 只能用回尋常的間接攻擊手段。

徐階的攻擊也並不多。他總共才攻出了三招。

他引指成劍, 聚劍氣於九天, 率動「天雷之劍」; 雷電轟擊向嚴世藩。

但雷電擊向嚴世藩, 卻只見雷電繞流在他身上半尺範圍的一團包圍著他的隱型"氣團"。「天雷之劍」對他毫髮無傷。

徐階向左右伸出雙掌, 匯於胸前, 四周空氣都被扯向他的兩掌間。掌心運轉, 向嚴世藩放出呈紫藍色的「無量業火」。

「無量業火」火柱噴射到嚴世藩身前, 嚴世藩卻似毫不在乎。仔細一看, 這道能迅速把金鐵都燒溶的紫藍業火, 依舊燒不開嚴世藩身上的護罩。

徐階收掌、再放, 掌心不停運轉, 但並不是無量業火, 而是籍強大的牽扯力, 在嚴世藩所在的小範圍裡, 製做出一股能撕山裂石的旋風!

嚴世藩足下的石頭、泥土, 都被扯上天上, 圍繞著他的身體高速旋動。但身處旋風中的他, 卻是連髮絲也沒有動一動。

旋風牽扯了一會, 徐階頹然鬆手, 不停大口呼著氣。

他最有把握的三個攻擊手段(電、火、氣的三種元素攻擊)都完全宣告無效。雖然「心學」的神通跟尋常武功大不相同, 但對手是嚴世藩, 他要連續使出這三道狠招, 同樣地極耗"心力"。

心學派的神通, 能夠隨心意改變萬物。耗的可是"心力"。

此刻, 徐階一時半刻是無法再發出甚麼強招了。

可是嚴世藩輕輕鬆鬆便已化解了他非常有把握的三招, 而且, 他還未曾出招!

徐階似乎才看到了嚴世藩對他輕肆的一笑, 但馬上, 嚴世藩就平空"消失"了。

就像是根本未曾在這裡出現過一般。

但與其說他"消失"了, 倒不如說, 嚴世藩此刻在這裡, 卻是無處不在 --- 細心留意這一句的意思, 「嚴世藩此刻在這裡」, 而並非「此刻的嚴世藩」---

因為徐階突然, 懷疑"嚴世藩"究竟是不是在這裡? 還有個更深切的問題 : "嚴世藩"究竟存不存在?

他"好像"記得剛剛才在這裡, 向"嚴世藩"發出了他本來非常有把握的三道狠招。

但現在, 卻是覺得"嚴世藩"根本未曾出現過在這裡。

那才剛剛發生沒多久呀!

而且徐階還想到了另一件令他冷汗直冒的事情 ---

剛才那個"嚴世藩", 究竟是甚麼人?

此人的音容、個性、想法、實力... 在我心中都明確無比。但是, 我卻想不起「他」究竟是甚麼人? (這個「甚麼人」的意思, 是例如身份、地位、經歷...之類)

我好像才剛剛在這裡, 準備跟他決戰。而且我也已經向他發出了三招。

但"現在"這裡卻根本沒有這個人。

在我心中, 這才是剛剛發生的事情呀! 難道一切都是只是我的幻想? 不可能的, 必定有一些"真實"的事情發生了。此刻我如此疲累, 便是我連續使出了"剛才"那些招式的證明。前方地上那個尺許的圓圈, 證明了剛才我所記得的戰鬥是存在過的。

(地上的那個圓圈外的地面, 都是被燒焦的狀況。唯獨那圈子裡面, 卻像是沒事一般。)

我記不起這個"嚴世藩"是甚麼人、是誰, 但我卻好像是很了解他的。他的相貌、聲音、步伐甚至想法, 我都完全清楚, 歷歷在目。假如剛才我跟他正在戰鬥, 那他現在又在哪裡?

不!
不! 他在這裡, 他仍然在這裡!



究竟發生了甚麼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