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9日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53)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53)

【劉九姐傳奇系列】

*** *** *** *** ***

(五三) 無我, 無眾生相

徐階面前的嚴世藩, 突然消失。

消失的不止是他的身體, 對徐階來說, 消失的, 似乎還包括了他(嚴世藩)的過去、他的存在歷史。

但奇怪的是, 徐階明明還"知道"這個人。知道嚴世藩的名字、外表等等, 也還記得剛才好像正在跟他決鬥。但卻在記憶中完全找不出此人的一絲存在過的記憶。就好像"嚴世藩"這個人其實根本並不存在, 只存在過在他的幻想中一樣。

擁有心學神通的徐階, 並不止是靠視覺, 或者聽覺去"找"一個人, 還包括一切一般平常人所沒有(或者不懂得操作)的方式去"感知"一個人。他現在"感知"不到嚴世藩的存在。

但是他馬上發現, 與其說他"不存在", 更應該說他是"存在於這裡的一切空間中"。這確實是一種很奇怪的感覺 ---

例如當他想到、懷疑, "嚴世藩"是否正好在他身後, 偷偷地準備一刀刺向自己後背呢? 那他就會馬上"感知"到, 嚴世藩真是正好就在他背後!

當他又想到, "嚴世藩"會否在那道破牆的背後, 正想撲出來呢? 那他就會感覺到, 嚴世藩確實在那牆後面, 甚至還隱隱聽到聲音。

當他突然想到, 會不會嚴世藩只是正在使用甚麼掩眼法術, 使他看不見; 他會不會... 不知道在甚麼時候拔出寶劍, 就在"坤"位向他直刺來呢? 想到這裡, 他就突然感覺到了森森劍氣, 伸指一撥, 一殺那間他確實撥開了劍峰, 甚至看到了相交而過的嚴世藩!

嚴世藩並未消失, 但卻是存在在這裡的一切空間!

---------------------------------------------------


嚴世藩正站在「界外」, 看著徐階的笑話。

《帝皇漏盡》實在太過妙不可言, 原來這就是《皇極經世‧大乘》裡面的奧義。可惜它到底還能演釋到甚麼程度, 我並沒有足夠的嘗試; 但也絕對足夠對付他了。

「心學派」的神通, 確實已屬深不可測; 但始終也限於天道。在能夠衝破天道的《皇極經世》面前, 「心學」依然無法挑戰 --- 嚴世藩想著。

《皇極經世‧小乘》是能夠精準地推算出符合條件下的未來。

但《皇極經世‧大乘》則是能夠選擇未來!

在時間長河裡面的任何一點, 假如是《皇極經世》的術者, 則可以把還未曾成為過去的某一點(* 註)設為「破障點」, 然後選擇展現在術者面前, 無數的"可能性"未來之一。無數年來的術者已證明了, 由於《皇極經世》也無法自由地改變「業力」(注意 : 指無法以自己的期望)。而由於「業力」這種作用力太大, 而且也還有某種未知的牽引力, 因此很多時候即使改變了未來, 在開頭的一段時間顯著地更改了一切; 但是往後卻常常在「冥冥中」(其實就是業力力場的作用)被引回了近似的結局, 甚至更差。

(* 註 : 「已經發生了」的事實, 成為了「過去」, 即使是《皇極經世‧大乘》亦不能改變。舉例說, 嚴世藩是獨眼的, 這是在他出生時已被固定了的「過去」事實, 是「成為"嚴世藩"這個"Individual"的參數之一。如果用近代(寫於2009)的電腦程序說法去型容的話, 則這是在宣告嚴世藩這個"Object"時就已經被決定了的前提。不論是心學或是皇極經世, 可以想辦法, 使他餘下的那隻眼突然視力超凡; 但是就不可能使他變成雙目健全 --- 即使只是一段短時間。)

而《大乘》裡面有《帝皇漏盡》篇, 說明的是部份術者所沒有注意到的一個施法時的微細環節。

當時空在「破障點」, 選擇某一個未來; 從「原來的時間線」轉換至「自己選擇的未來」這一步驟, 其實便是先從原來的時空中跳出來, 然後再跳入另一線上。大部份情況下都是接近"同時"進行的; 但事實上術者可以加以鍛練, 使「跳出-跳入」這個瞬間加以擴大化, 使得可以把「我」從原來的時空中抽離, 但不馬上選擇任何一個時空。

當「我」跳出來之後, 「我」便會從該時空中消失(因為「我」還未跳入另一條時間線)。由於在這個時空裡面, 「我」已經「不存在」, 這個時候的「我」在量子層面上, 為一種「不確定」的狀況, 因為我還未選擇另一條線並跳入。當我跳入時的一殺那, 狀況才會被確定。

這個不確定的狀態, 便是所謂「無我, 無眾生相」, 即「無相」狀態。

有聽說過「薛丁格之貓」或是量子理論的朋友, 應該都明白, 在這個「無相」的不確定狀況下, 「我」並不是「不存在」; 而是「既存在又不存在」兩種狀況重疊。「無相的我」既不存在於整個空間裡面, 同時卻又是幾乎無所不在, 因為我同時存在於每一個"可能"的狀況中 (直到被確定的一殺那, 而主動權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