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9日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54)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54)

【劉九姐傳奇系列】

*** *** *** *** ***

(五四) 無相反擊

剛才, 嚴世藩就是使用《帝皇漏盡》, 成為「無相」狀態。由於他已跳出了整個時空, 因此對於尋常人來說, "嚴世藩"並不存在於這個宇宙之中。但徐階卻是「心學派」第一高手, 「心即萬物」, 殘留在徐階腦海中的"嚴世藩"並不會這樣就消失。因此即使"嚴世藩並不存在", 他的"過去"也在這個時空中消失(暫時), 但徐階卻還"記得"有這樣子的一個人。

(可以想像是一本書, 你把書裡面某一章節全部撕走, 但卻仍然有人留住了前面的目錄, 在目錄上面, 仍看到曾經有那一個章節。)

同時, 表面上感知不到嚴世藩, 但當心念一起, "嚴世藩"就變成存在。因為這是徐階自己的心, 在每一個想到了"嚴世藩"的殺那時, 就使那一種"可能性"變得跟自己拉上關係。由於嚴世藩仍然在未曾確定的狀態, 因此徐階在想到每一個"可能性"之時, 都自然而然地令到該"可能性"變得真實。假如他想到了嚴世藩可能正舉劍劈他, 則這個可能性會變真, 出現一個向他劈來的嚴世藩。但由於這只是「有/無」兩種狀況被混合重疊所引致的假像, 因此他隨即就會發現, "嚴世藩"又再次消失了。

每當他產生任何一種疑心, 都會令到這假象一殺那間成真。他已閃避、擋格了這"不存在"的嚴世藩十數招。

(其實真正的嚴世藩還站在「界外」, 根本沒有出手。這十數個攻擊徐階的"嚴世藩", 都只是其中十數個"可能性"。)

徐階真是累了。

他累極, 坐了下來。這樣子, 自然也就有那一段短時間沒空去想嚴世藩, 因此"嚴世藩"都沒有突然跳出來向他襲擊。

他回想起師父最初指導他「心學」理論的基礎 : 心即萬物, 萬物由心。

我思故它在。

月亮在沒有人看到它的時候, 是不存在的。一朵花之所以存在, 是因為我看到了它, 它跟我有了交集。

這"人"似乎正是如此。

我不知道他用了甚麼手法 (嚴世藩跳出了「界外」, 他的過去也一併消失, 徐階也只是記得這個人, 但同樣沒有此人的"過去"), 但每一次他的出手, 全都是因為我自己先起念、然後才出現的。

一塊石頭, 是因為我看到它、想到它而存在。那如果......


徐階開始作逆向思維。他已幾近耗盡心力, 此刻他只能夠坐下, 集中心力去作唯一一次嘗試。假如失敗了, 他將無力回天。

他用盡自己餘下的心力, 去對付「自己」。

來吧, 讓我忘記了 "嚴世藩" 這個人。


他忘記了 "嚴世藩" 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