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9日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55)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55)

【劉九姐傳奇系列】

*** *** *** *** ***

(五五) 忘記嚴世藩

假如不是遇上心學派, 那就不會發生這個情況。

徐階運用神通, 把自己本來對 "嚴世藩" 的印象抹去, 這一著, 本來就是誤打誤撞, 因為, 只留有印象但忘記了(對嚴世藩的)過去的徐階, 本就只是因為, 以為 "嚴世藩" 是心魔, 而把神通用在自己身上, 把自己對嚴世藩的的唯一印象都抹消掉。

但想不到, 這樣子正好把《帝皇漏盡》破掉!

無數年以來的皇極經世術者, 都不曾遇過這種破解法, 因為, 過去未曾遇上過「心學派」的對手, 皆因心學派也只活躍了不足百年。

而且即使有, 那也不是徐階。

因為嚴世藩自己跳出了原來的時空, 但又未曾選擇新的時空。而他準備選擇的, 全部都是建立在「徐階要跟他決戰」的前提上。但徐階, 卻選擇忘記了自己!

假如徐階忘掉了嚴世藩這個人, 那"決戰"自然變成子虛烏有了。

"決戰"不存在, 嚴世藩所作的一切, 都同時變成「根本不會發生」的事情, 可能性的數量等如零。整個行為不成立, 術自破。

嚴世藩在一臉驚訝神情下, 突地就在剛才那圓圈中重新出現。就像從沒有"消失"過一般。

詭譎的是 : 因為在嚴世藩施展《帝皇漏盡》中途, 徐階「忘記一切」而成功把帝皇漏盡破解; 而成功破解的核心重點, 就是使嚴世藩施術的"前提"變為"不成立"。

"不成立"的結果, 卻是表示除了術者嚴世藩以外, 對整個時空中的所有人來說, 都是 "根本沒有發生過"!

因此, 當嚴世藩 "重新出現" 之時, 其實對整個世界、對徐階來說、對其他旁觀者(假如有的話)來說, 嚴世藩並非突然又出現, 而是一直未曾消失過。嚴世藩由跳出界外起的一切, 都是不曾發生的。

(只有嚴世藩自己擁有那段時間, 對任何其他人來說, 是根本不存在的)

因此, 此時的徐階, 仍然是"剛才"的徐階; 剛剛發完三招狠招的徐階; 並沒有「忘掉」嚴世藩的一切!

這就是詭譎的地方!


此時的徐階, 發了三招, 非常疲累, 但仍有氣力。

在他眼前的嚴世藩, 卻是在化解了自己三招後, 便已經像是耗盡一切, 就連站起來都沒有力量!

當然了, "這個"徐階並不知道, 眼前的"這個"嚴世藩, 其實剛剛施展了非常長時間的《帝皇漏盡》, 而最後被破解的驚訝, 令他再無鬥志繼續作戰下去了。

「難道, 這便是"業"嗎?」嚴世藩心想。

因為在現在這樣的狀況下, 他們二人之間, 一個原本並不重要的區別, 刻下變得極之重要。

嚴世藩本身身體條件就已很差, 以肉體而言, 一個老人家的身體比他還要好。

而徐階年紀雖比他大, 但體質比他實在好得太多。

徐階沒有動, 沉默地看著他。一方面是在恢復元氣, 另一方面是在探測他的心。

直到他確實知道, 嚴世藩承認敗了。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