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9日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56)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56)

【劉九姐傳奇系列】

*** *** *** *** ***

(五六) 收復河套

失去了鬥志的嚴世藩, 頹然跌坐在地上。徐階看著看著, 而眼中續漸流露出一直沒展露的濃濃殺意。

徐階想殺光嚴黨, 已很久了。太久了。實在足夠久了。

就在二十年前, 當時徐階還只是個不起眼的小官, 嚴嵩也未曾官拜首輔。但那時的徐階, 眼看著自己的恩人、當時的首輔夏言 (* 1482-1548) 如何被仍未成型的嚴黨所謀害。從那時起, 他就已立下決心, 即使天涯海角, 他都要等待那一天, 等待親手為恩公復仇的那一天!

嚴世藩,「成王、敗寇, 我要死, 是必然的了?」

徐階,「你們父子所謀害過的人愈百, 你們又何曾問過他們、給他們機會。」

嚴世藩沉默。

徐階,「但在你死前, 我懇請你, 看清楚我特別為送你上路而準備的禮器。」說罷, 向後伸手。在他身後不遠的亭子裡面, 八仙桌上放了一個半開的布包, 他一伸手, 布包中就有另一件, 也被油布所包著長型物事, 從大布包中自行升起, 並且被「吸」向徐階的手中。徐階把它拿到手, 就把它拿到身前, 對著嚴世藩。長物上的油布自行快速轉動、解開, 然後飛走。

裡面是一柄劍。一柄型式非常奇怪的劍。

徐階,「你可能從沒見過這柄劍, 但你父親必然對它很熟悉。不過你是"神算"嚴世藩, 我相信你有辦法知道這柄是甚麼劍吧。」

嚴世藩點點頭,「我知道、我知道。老父他很久以前, 就經常對我描述過它了。不過這是我首一次親眼看見它。」事實上, 他已幾乎沒有精力去進行推算了。

嚴世藩別過臉, 續道,「夏公瑾的《鎮神州》!」

---------------------------------------------------

夏言, 字公瑾, 嘉靖二十四年(1545)首輔。丹心為國, 人稱其《一劍鎮神州》, 但卻幾乎從沒人親見過他的劍法。每有人問及, 他也只是微笑不答。

因為他的"劍法"事實上能不能被稱為"劍法", 也是一個問題。

嘉靖二十五年, 韃靼俺答領兵三萬, 入侵河套(今天的寧夏附近。俺答侵河套並不是第一次了)。夏言答應其好友曾銑, 替其說服皇上, 發兵以支援他收復河套。但嚴嵩從中作梗, 嘉靖皇帝出爾反爾不願發兵, 但曾銑因為信任夏言, 早已自行領著自己的二千親兵, 出發對抗俺答的三萬精騎。

(後來嚴嵩也是籍著這件事, 誣告夏言令其被斬殺; 然後嚴嵩才能取而代之, 官拜首輔之位。)

皇帝不肯發兵, 夏言即便是首輔也無法強行派兵。好個夏言, 竟即日收拾行裝, 單身一人一騎動身跑到河套支援曾銑。有人問他, 你沒有兵, 怎樣支援曾銑? 他答, 曾銑是因為信任我, 才不等援軍便動身。我已承諾過他, 即使現在皇上不發兵給我, 男兒大丈夫, 不能言而無信; 我便是孤身一人, 也得趕去助他一臂之力。何況, 我一人也便應該足夠抵擋一陣子。

「因為我的劍法, 本來就不適宜使於江湖拼殺; 而本來就是用在沙場抗敵所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