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9日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57)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57)

【劉九姐傳奇系列】

*** *** *** *** ***

(五七) 一劍鎮神州

他隻身帶著他的寶劍《鎮神州》, 星夜離京, 一人趕到河套陣地。

曾銑看見他, 知道嚴嵩使嘉靖不發兵, 甚是唏噓。但見夏言竟因為跟自己的承諾而隻身赴陣, 實是英雄熱血! 不過現實問題始終要解決的, 曾銑作為他的好友, 一直知道夏言一身純陽罡氣舉世無雙, 劍法神妙; 但卻並未見過他的劍法究竟有何神妙; 且或即神妙, 但區區匹夫之勇, 即使加上自己二千親兵, 又如何能抵抗俺答的三萬騎兵?

夏言笑道,「明天初戰, 就讓我一人先打頭陣。你的二千親兵是你的全部家當, 必得儘量保存實力。而我一人, 即使未必能殲滅多少敵軍, 但無論如何, 作為給韃靼人的一個下馬威, 必有大用!」

次日正午, 夏言帶著他的《鎮神州》, 獨自聳立在戰場最前方。而曾銑部隊則在後方列陣, 隨時預備衝鋒支援。看得最緊張的, 自然就是曾銑。

夏言拔出《鎮神州》。

那是"劍"嗎?

與其說那是"劍", 倒不如說它是一柄劍棍吧。

《鎮神州》外表確實是一柄精鍊鋼打做的寶劍 --- 只是寶劍無鋒、無刃、無尖, 整把劍便是一柄像劍, 但刃部卻作圓滑的橢圓狀。當然你用這樣一柄"劍", 強要桶死人也是可以的, 只是... 這實在比較像是一支鐵棍多一點。

假如要型容的話, 大概更像現代那種小孩子玩的塑膠玩具劍, 有著劍的外型, 但卻無刃無鋒。不過除了無刃之外, 整柄劍的製作卻是完全標準的。

俺答的精騎部隊到了。

韃靼人初頭看見戰場中央站了這樣一個人, 以為是信使, 便按兵不動。等了良久, 卻又不見其前進。細心看, 這"信使"卻手持一柄精光閃閃的長劍。向他喊話, 又不搭理。

俺答先派數百騎兵緩步前進, 接近夏言, 看看是否甚麼陷阱。漢人狡猾, 難保是設了甚麼機關。及到了雙方距離一半, 沒見異樣, 俺答再派二千人, 分兩翼快進, 呈合圍之勢包圍夏言。看見前後近三千人已對夏言完成包圍, 便發令中陣的騎弓, 向戰場中的夏言發箭!

韃靼人即使是"列陣", 陣容其實也遠遠不能跟漢人軍隊相比, 游牧民族即使列陣, 也是散亂非常, 跟漢軍弓手列隊齊射的陣容不能同語。但始終數量龐大, 即使是散亂, 這箭雨也不能少戲。

但韃靼騎弓手的箭雨, 偏就是不能射穿夏言的純陽罡氣!

俺答大怒, 即時下令向他進攻!

合圍的三千人, 同時向著中心的夏言衝鋒!

曾銑手上的劍, 已抖動不已; 只要他把劍上揚至胸平位置, 二千兵馬就立時衝鋒, 救出夏言。

只見夏言緩緩把《鎮神州》高舉向天, 然後劍身愈發光芒。圍在他身旁馬上沙塵滾滾(但韃靼兵馬仍未衝到那裡), 空氣像是被他吸向中間。劍身上的劍芒愈來愈強, 變得耀目而不可視。

韃靼騎兵已衝到他身旁, 但不知道是強大的氣壓、還是劍芒實在太刺眼, 接近他的馬都不其然停步而無法衝到夏言身邊。

然後, 《鎮神州》的劍芒 "爆發" !

一團耀目強勁的光團, 從夏言身上(其實是劍身)向外呈圓狀爆發。沒人確實看到光團所及之處是怎樣子。光團向外爆發, 就連相對地非常遠的曾銑部隊及俺答本隊, 都感受到傳來的一道灼熱氣勁!

光芒散去。在戰場中, 只餘下夏言一人還聳立著。而三千韃靼騎兵已全倒下, 比較接近他的兵馬, 都已變成一堆散碎且焦糊的肉塊。

這就是《一劍鎮神州》夏言的劍、跟他的"劍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