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10日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58) 完

逍遙劇場 : 《一劍忠情》(58) 完

【劉九姐傳奇系列】

*** *** *** *** ***

(五八) 一劍終懲

徐階,「恩公在他自知必死之際, 便將此劍交給我保管。他原意是想我留著, 等到將來再把此劍轉交給, 我認為能夠肩負起保國衛民之重任者手中。只是, 從他被殺之日始, 我便立意, 假若有日我能為他雪恨, 我必會用它來為恩公復仇。」

徐階續道,「雖然, 我之所學並非善於用劍。但我為了這一天, 已想了不知道多少年月。心學神通並不能完全代替恩公的純陽罡氣; 因此我特別為此, 創出了適合"處決"你們兩父子的新招式。」

嚴世藩大驚,「你難道要把我爸也一併殺掉?」

徐階聽了, 先是呆了一呆。然後向天大笑,「哈! 哈! 哈! 哈! 哈! 怎會不殺? 怎能不殺! 你、你, 你試試給我一個理由, 為甚麼我竟會放你那個本該萬死的爹一條生路, 為甚麼我可以不殺他! 我早已把處決你們的新招想好了, 你倆父子雖然可以當成大明的"敵人", 但你們還不配給《一劍鎮神州》所殺!」

他續道,「用來處決你倆的, 我取名為《一劍終懲》。」

嚴世藩,「《一劍終懲》?」

徐階,「對。一劍終懲。給你們的是終結一切的懲罰。坦白說, 我實在覺得對你們太仁慈了。這一招, 對你們來說, 是《一劍終懲》, 而對我來說, 它卻是《一劍忠情》。一劍以忠心為國、以報答恩情為立足點而發的一劍。這一劍, 除了是對你們父子的懲罰, 同時也是我對恩公的思念。」

嚴世藩,「我可不可以求你, 就放我爹一條生路?」

徐階笑著搖頭,「你再求, 他就只會死得更慘。」說罷便把《鎮神州》高舉向天。

劍氣催動、在徐階四周開始型成氣團。《鎮神州》開始現出劍芒, 只是, 這道劍芒不再是琿劍而生, 而是集中於劍峰。劍芒漸耀, 成一道強烈的光芒, 直射向天。

直到這道劍芒已銳不可擋, 徐階便把劍(事實上是劍芒)向著嚴世藩一劈而下!

但當劍芒幾及其首, 徐階停了下來。強烈的劍芒, 停留在嚴世藩頭頂上方不足兩寸。

嚴世藩閉著眼, 已死去了。死時臉上卻帶著微微的笑意。他並不是給《一劍終懲》或者徐階所殺的。

他是自行終結的。

跟平常人的自殺不同, 對於某一類修行者來說, 「終結生命」卻是一種至高的秘法。絕不是尋常人家的「自盡」或者「自行了斷」那種層次。在佛家, 常見於高僧們自行「圓寂」, 跟普通的「去世」不相同。自行圓寂, 也可以視為一種「證涅盤」的方式。

(驚奇的是, 就算外國的經典科幻電影Star Wars, Jedi Master們都是把「自行圓寂」視為一種無上秘法。)

而對於嚴世藩來說, 卻很可能, 就是他在死前一刻, 終於真正悟到了《帝皇漏盡》的終極要訣。達到《皇極經世‧大乘》者, 取得的將跟佛家的「漏盡通」神通力同等; 而雖然能力相通, 但如何運用, 則依然視乎每個不同的術者自己的意志所決定。

嚴世藩自知必死, 但他在臨死前, 最後的唯一心願, 就是希望可以使他的老爸(嚴嵩)免一死。漏盡一切後, 他明白並選擇了一個最佳的結局 --- 就是以他的自行「圓寂」(用在這裡本不適合, 因為他本不配使用「圓寂」一詞; 但這只是為了跟尋常的「自盡」作出區別, 大家明瞭其中分別就行)來換取他父親的生存。

相信這個, 就是他漏盡一切以後, 得出來的最佳選擇。

---------------------------------------------------

徐階收起劍芒, 看著嚴世藩的屍身, 突然就釋然了; 這一切, 結束了。等待了二十年, 嚴黨終被我所滅。我忍辱了二十年, 今天終於完成了這事。

他突然覺得, 嚴黨已被毀; 嚴嵩兒子也死了, 一個已屆八十二高齡的老人, 執著要殺, 也是意義不大的事。就成全他, 給他孤身留在世上, 大概才是對他更深刻的"終懲"!

(嚴嵩隻身潦倒地回到老家江西, 足足 "獻世" 了五年後才死。)

沒人知道, 徐階突然轉意不殺嚴嵩, 究竟是否真是嚴世藩的《帝皇漏盡》發生作用; 徐階自己不會知道, 而唯一知道的嚴世藩, 卻也已經不在世上了。

或者是、或者不是; 但這全都已經不再重要!



《一劍忠情 全文完》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