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23日

川震周年實地報導(1)

汶川縣城 512川震周年實地報導 (1)

(寫於 2009年7月)


這次的旅程很長, 當中可能會安排一部份在這裡公開。其中一項, 就是今次發佈的「汶川縣城實地報導」。

對於2008年的512川震, 事隔一年也「沒有發現豆腐渣工程」, 也不見甚麼狗官下馬。我們香港人捐了金額相當大的捐款 (你不再要急著說自己沒有捐, 因為我們親愛的曾特首, 已經在沒有詢問你的情況下, 幫你獻上了不知道多少個億給後清政府了), 但從不知道這些錢到底跑哪裡去了。

我公司(當時的)也組織了機構內的捐款, 香港同事跟國內同事都真心地支持。結果大家看到的, 是一隻肉麻惡俗的VCD, 看到的是另一家國內企業老總跑到災區做眼淚show的節目。國內同事們的反應遠比我們(香港)大, 總公司財務最後結結巴巴地解譯, 其實這是老闆跟該企業老總合作一起辦的, 同事們捐的錢, 全部都匯到那個企業自己辦的那些甚麼甚麼基金裡面去。結果就是全公司上下一致憤怒地要求退款, 因為「賑災捐款跑哪裡去了」對國內朋友來說一直是個極敏感的話題, 他們緊張的程度, 可能超出一般香港人所以為的程度。當然這是正常的, 我們自少已慣於完全"信任"那些我們熟悉的慈善機構, 我們很少能真正地理解, 在一個從南到北壓根兒沒有「信任」這兩個字的「大國」、在一個完全不可以信任任何人的國家 (* 嚴格來說, 是愈"應該"值得信任的人, 愈更不可以相信 --- 例如警察、醫院、法院...), 他們多年來所受過的欺騙, 在愈來愈多人敢於揭開真相之後的那份不信任以及憤怒, 往往比香港人更激烈。

在過去一年裡面, 我們(他們)...

我們悲哀地發現, 竟然連「中國紅十字會」這個名稱聽上去很令人放心的組織, 也不能夠相信; 因為他們是「中國」紅十字會;

我們發現, 賑災用的大型帳篷, 紛紛在成都某些"高尚住宅"小區裡面出現、而當憤怒的市民質問時, 得到的是「干你甚麼事?」然後給「人民警察」把他們趕走; (* 後來陸續發生在其他省市)

我們發現, 賑災帳篷(較小型的)在成都市被公開售賣;

我們發現, 用於重建的捐款, 有不少一部份, 被交回給本地原先建豆腐樓的地產商作「災區重建」之用。(* 打靶的五毛黨, 不要跟我爭辯"地產商"的定義(以便你們扯開話題)。大家都明白那是指哪一批人。)

我們發現, 急修出來的安置房, 被按照 "地震前的市值" 來賣回給房子塌掉的原居民(假如還在生)。他們原先已付錢買那棟已變成粉塵跟碎石的樓房。而根據我們可愛而偉大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法律, 即使整座樓已化為烏有了, 但他們 (再提一次 : 假如還在生的話) 必需為這棟不存在的樓房繼續供款 (* 註一), 原因是他們實際上欠的債主是銀行。而房子塌了, 跟銀行無關, 是買房的人跟地產商之間的 "商業糾紛" (* 熟悉偉大祖國的朋友應該明白, 偉大祖國的公安機構, 是不受理所謂 "商業糾紛" 的; 一群人聲稱你欠他們的錢, 強行把你關起來, 偉大的公安是不會理會的)。而512嘛, 可是「天災」, 他們沒責任!

(* 註一 : "好像"曾經聽說過說這次事態特別, 中央政府出面, 免除受災市民的債務。但到底結果如何, 我沒有資料。)
(我只知道, 在那之前, 還有律師大談必需繼續還款給銀行的必要性, 大說這才是"務實的法治"云云。)
(而大家比較熟知的是, 後來所有為災區難民維權的案子, 法院一概不受理、律師被懲罰、災民被禁聲或是被抓。)

我們發現, 當數十輛載著救援物資的大型車隊, 在經過綿竹土門時, 被當地人攔下來, 然後卡車上的物資, 就在短短幾分鐘以來, 被那些滿臉笑容的當地人一群一群地跑來全搶光光。我們更發現, 很快, 這則消息已完全被和諧掉, 取而代之的, 是一篇「自稱為駐地解放軍」的回應文章 --- 沒錯, 又是一貫做法, 原始文章完全消失, 滿網絡只餘下同一篇虛假的回應 --- 聲稱綿竹搶物資是件假消息、是個誤會云云。

(這事, 本來並不是政府的錯。但其後續發展...)
(我很遺憾, 上面大部份事件, 當時都已save下來, 但到現在卻找不回那些檔案; 而網絡上這些"不和諧"的東西當然早早就消失得一乾二淨。唯獨是這個「綿竹搶物資」事件, 我還能找回部份圖片。讓圖片講話, 大家自己判斷, 這些強搶物資的"人"你認不認為是"災民"。)
(諷刺的是, 運載物資的貨車上就貼著 "螞蟻搬家" 的廣告。)


(這裡我特別把一段原文列出來, 放在下面。總有一些打靶仔會說, 為甚麼不相信那篇現在還能看到的"回應文章", 而要相信一篇早被和諧乾淨的文章。事實是每一個還能被稱為 "人" 的中國人, 都會明白哪一個是真相。)
-------------
但是當我們的車隊按照當地的指派前往土門鎮的時候
我卻在當地看到了「醜陋」的一幕
(說實話我不希望用這樣的字眼,但是我想了一夜還是要說!!!)
我們的車隊物資被攔了下來,然後一群人哄擁而上,
短短3分鐘內,一卡車的物資就被「搬」空了
我甚至看到那些人笑著在搶
他們難道不知道前面的人們還更需要救援?
路邊甚至還在賣東西(也就是說水和食物是不缺的)
-------------


我們發現, 在這個國家, 有知名"大師"「含淚勸告請願災民」要求災民們閉咀、不要追究甚麼豆腐渣;

我們發現, 在這個國家, 有"詩人"寫下「十三億人共一哭, 縱做鬼, 也幸福。」「只盼墳前有屏幕, 看奧運, 同歡呼。」這些"詩句"。


*** *** *** *** ***


當大部份人已經對 [512川震] 這個不再"熱門"的話題沒有任何談論的興趣、又或者視而不見; 又或者大談甚麼「我們的心連在一起」「自強不息、團結一致」之類廉價屁話; 當電視播出災區人民 (假如並非假扮的話) 驅趕香港記者並且說「看不見香港人幫助過甚麼」之時, 我下了一個決定。

在今年的512周年前後, 本來已打算寫上一些文字, 但最後一刻, 決定把內文大部份一下"Delete"全刪掉。雖然我並沒有說, 但是當時比較熟悉我的朋友, 大概也看出來了。因為, 我又到了出行的時候。

我要自己親身進去一趟。

為的就是... 我要親身去看一看, 在經過了一年之後, 那裡到底怎樣了。說到底, 這也是一件巨大的事件。說到底, 我認為512這件事, 遠比那個他媽的北京奧運, 重要一百倍。

我只後悔為甚麼要等到現在才起行。但其實問問全香港任何一個打工仔, 也會深深明白答案, 實在是無可奈何; 而那些不為上班操心的上等人, 又當然絕不會有我這種念頭。我後悔, 是因為其實我已經太遲了...

就在六月初, 部份關鍵性的災區都已經封閉。當然在災難發生後的好幾個月裡面, 那些災區也基本上等如封閉了; 但其實在中間有一段真空期, 要在那時候進入災區, 是可能的。而且, 很多重要的影像, 到現在已經不再可能找得到了。

事實上, 目前四川已經開始在大搞甚麼「災後旅遊」; 在將來的一段時期之後, 大家將會/可以很輕鬆地進入那些地區, 而且政府也會很歡迎你們這些「遊客」。不過等到那時候, 你們所看到的, 都已全部是被刻意鋪陳、刻意修飾出來的「災區」; 性質跟意義也已改變。

在我這次進入災區的期間, 跟以往不同的是 : 可以說發生了很多事情、但又可以說有很多事情"未有"發生 (一些原本希望能在災區發現的、看到的、問到的、等等)。發生過非常緊張的事情(應該不會寫出來)...... 這一切, 我都肯定是將來你們跟隨甚麼「川震災區遊」所絕對不會擁有的。


《To be cont》


預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