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27日

川震周年實地報導(3)

汶川縣城 512川震周年實地報導 (3)


又是號外 : 就在今天(26/Jul/2009), 汶川又出事件, 再次被"封閉"。不過不是地震 (表面上跟地震無關, 事實上有關, 屬於地震影響引致的事件), 而是因為暴雨引致山石滾落, 砸斷大橋, 報紙上還有如此有如電影一樣驚心動魄的畫面:(from Apple Daily)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mplate/apple/art_main.php?iss_id=20090726&sec_id=15335&subsec_id=15336&art_id=13028699


號外3號 : 其實就在我行程裡面, 剛離開四川省沒幾天, 四川就再次地震了 (6月30日四川綿竹); 不過距離我在四川內的數個落腳點都並不接近。




在越過了都江堰後, 很快就已經進入一些屬於嚴重程度的地區。下圖第一幅就是原本進入映秀鎮的路口, 但目前要走另一條路線才能進入, 而且想進入映秀鎮「並不簡單」。

由於從都江堰-汶川中間, 我是坐班車進入的, 因此能夠看到的, 主要是圍繞在沿著岷江的公路旁邊的景像, 而未必就能代表著真正的受災程度。就我所見, 接近映秀的地區, 留下的可怕景像、或是衝擊的景像比接近汶川那邊多, 這有很多可能性, 例如接近汶川一帶的災區可能並不在公路兩旁、或是老早就已清理好了甚至開始在重建(之後我證實了這點)、以及我相信在映秀這一帶, 有很多可怕的景觀, 是刻意保留下來。因此, 相信將來你們跑來「旅遊」的話, 很可能仍舊看到幾乎一模一樣的畫面。

不同的, 大概是到時候那些地方旁邊都有賣冰紅茶的攤子, 以及那些爬到巨石上面笑著「擺V」影相的 "遊客" 吧。



這塊很矚目的巨石, 我幾乎肯定是被保留下來的。大概將來會在其一面, 刻上一些甚麼文字。


大家可能在報紙、電視上見過了, 一連串的斷橋、還有砸在橋面上的巨石...等等, 不可謂不觸目驚心。
要分辨哪些是斷橋、哪些是正在修建的新橋, 因為一路上類似的橋相當多。




這無疑是沿途最撼動眼球的一個景像, 而且似乎也將是被保留下來的一個"場景", 想必已多次在報紙/新聞等等見過這道斷橋了, 但親眼看到, 又是另一回事。

以事論事, 重建的速度是很不錯的。短短一年, 沿途已經看得見有很多像這樣的、一整片一整片的重建區; 每個這樣子的新區都至少比一個香港的標準屋村要大(可參考下面第二幅)。

雖然, 大陸建樓的速度, 從來都比香港快得多 --- 原因任何人也明白; 但平心而論, 看到一片一片快速聳立起來的新區, 是使人感到安心的。要明白, 目前要在四川這裡建樓, 本來就是不容易的, 交通仍然非常不便, 而建材跟一切物資, 全都是要從外面用大卡車一輛一輛地運進去。我相信就連"人"都是從外地送入去的(從四川以外), 因為在車上, 我的前後左右數行全部都剛巧是進去工地的人員; 而這些重建區, 有廣州援建的、湖南援建的、江西的、褔建的...。這一大堆自己坐班車進去的, 還只是項目裡面的文職人員呢。

不過我也還有些不太重要的疑問。雖然這些重建區都是一大片一大片的, 但相互仍是分散著的; 將來到底能不能合理地發揮市鎮機能?



終於, 到達汶川縣城。

說坦白的, 車停了, 我還不是太相信已經到了, 因為, 整個感覺確實跟我預計中很不同。當我下車後, 走了一條街的路程, 我得到了兩個聽上去截然相反的感覺。這兩個截然相反的感覺, 卻是怡巧同時存在在這個地方...

《刪除》

在下車的地方, 就已經是一片已被清理好的廢墟; 而就在整個縣城的正前方(整個鎮的"大門口"), 是一整片救援安置房。而在這以外, 卻是一條非常熱鬧、非常"正常"的大街(照片可能看不出來, 實際上這裡現場給人的感覺是很熱鬧的)。

「我們活得很好, 不需要擔心我們。」假如一個小鎮可以講話, 這句就是它在那時對我講的說話。我絕非在這裡"文藝", 而是這是那一刻的真實想法。就在這一刻, 我的心態有了很大的變化, 它令我馬上明白, 我們的一些"前設"其實有多麼可笑。比如說, 憑甚麼認為, 事隔一年, 災區還必然是愁雲慘霧? 活下來的人, 仍然要繼續生活呀。




《刪除》

這是縣城裡面, 眾多重建項目中, 最搶眼球的一處, 因為它是《汶川第一小學》(先不要激動, 並不是那棟《北川小學》)。雖然叫「汶川大地震」, 但整個汶川縣城, 損毀程度並沒有很多人所想像的可怕; 即使我知道, 這裡有許多可怕的場景, 早就已經清理得乾乾淨淨並且已在重建中; 但親身在縣城街上走著, 大部份的建築物都是好好的。當然了, 有相當多(沒倒的)建築都或多或少有裂紋。

我一直在想, 在汶川縣城裡面, 正在重建中的地盤也很多, 而且比它大的地盤多的是。為甚麼這棟建築中的《汶川第一小學》, 在這街上總是特別顯眼、搶眼球? 直到我第二天大清早, 趕忙"逃離"縣城的時候又經過它一次, 我才明白了原因 : 在這裡一整條街, 大部份建築物都還好好的, 即使在它兩旁的建築物都完好, 就獨獨是它, 這所小學(原來的那棟汶川第一小學)倒下了。

平心而論, 在這裡也沒必要把後清政府過份妖魔化, 因為實際上在地震中安然無殃的民間建築並不少, 並非只有政府建築特佳; 而另一方面政府機關的建築也同樣受損(雖然未至於整棟倒下)。

另外也大致上否定了一個被普遍認同的說法 : 就是說近年建的新樓房遠不及以往的舊房堅固。首先要說明的是, 已倒塌的樓房, 我沒有辦法去判斷其是否近年所建, 我能用以取樣的只有那些仍然聳立著的樓房, 伴以那些雖未倒下但已變成危樓的樓房。但確實依我所見, 能捱過地震的新樓房 (主觀估計其樓齡在十年以內) 也並不少。



這是在汶川小學對面附近 (不太記得確實位置了)。前方已倒塌的建築已全清理掉, 這幾棟房子, 本來是被其他樓房包圍在最裡面一層的。

而我更吃驚的是 : 圖中最左邊的房子, 還有人在住的!!

鎮中心的一個比較算是熱鬧的小廣場, 跟康定的那個非常相似。特別特別注意的是廣場上的那個時鐘, 是停頓了的。我認為那像是紀念某個重要的時刻, 照理說應該是被指向地震發生的一刻; 雖然當時的地震是不斷重覆發生並且持續的, 但一般來說 512 的"發生時間"是下午2時28分。除非那是大鐘被震壞, 而縣政府決定讓它永遠停留在那一刻。否則我也不知道大鐘上的這個時間究竟象徵著甚麼。

(聰明的你, 大概已經對我發出疑問了...「為甚麼我不去問問當地人?」)

下圖則是我在廣場二樓拍攝這條鎮大街, 可以看到在鎮中心的這一邊, 損害程度不算高。但另一邊則慘得多。





岷江把汶川縣城分割為兩邊, 而在大橋上, 可以看到接近江邊的建築損害最嚴重, 幾乎是連著一線地倒塌, 塌得不成樓型。













在街上低調一點, "醒水"一點, 繞開那些監視般的目光, 走入這裡那些依山而建的樓房群。走入去這些"Complex"中, 感覺就如小時候, 跑上後山上的木屋區裡面一樣。雖然這裡這些不是木屋而是磚、木或者水泥房的混合。因此我估計, 處於最內側的房子應該是最老的; 然後較新的房子, 才逐層逐層緊隨著內側原有的樓房的邊緣, 依著山體不同的高度逐層"長"下去; 最後型成裡面那錯縱複雜相互交錯的結構和通道。

假如我的想法正確, 那也怡好算是前面一個說法的旁證 : 這些依著山逐層建出來的建築複合體之中, 確實往往是較外層的倒了, 內層的沒事。

《To be co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