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31日

北京798 (1)

北京798藝術區 (1)


北京這個「798藝術區」, 令我嗅出一點「危險」的味道出來。



「798藝術區」, 位於北京酒仙橋。我認為大可不必詳細地告訴你地址, 因為事實任何一位「的哥」都清楚知道在哪。假如你緊張地拿出筆記本, 仔細地對他說著「朝陽區酒仙橋大山子」, 是件娘氣十足的事情, 那將破壞了你這位將要進入「藝術區」的「藝術愛好者」身上那份崇高華美的藝術氣質。

我是一個正正式式的麻甩, 嚴格來說還可能要加上"猥瑣"之類型容詞, 絕對跟「藝術」兩字沾不上邊; 即使把這種甚麼藝術區跑遍也 "藝術" 不起來。我特意在旅程中加入這一站、以及現在跑來"發佈", 純粹是出於一個十分無聊、非常自私的目的 --- 嘿嘿嘿嘿嘿, 我正在深夜裡一面寫, 一面發出奸狡的笑聲。


與其弄個那種非常標準、但其實只是copy & paste的那種"簡介", 首先我得承認對於這個798, 我有很多判斷是完全錯誤的, 例如有關這個798藝術區究竟是在甚麼時候開始出現的, 我本來以為"不超過一年", 但現在我即使在其官網也找不到任何"確切的"年份。因為它從七星華電集團手上開始陸續向外招租, 以致"藝術區"逐漸成型, 可能是一段很長的時間, 而未必是在某一年BANG一聲把大片空間向外租。但能夠確認的是, 至少可以追溯到2003年, "藝術區" 就肯定已經存在; 但估計要一直等到大約2007年前後, 才發生過甚麼事, 使其知名度突然往外爆發。在07年以前, 估計這裡仍然只屬於非常非常小眾、只有真正的「藝術人」才知道的地方。

所以像我這種從來只懂美女人體藝術的人來說, 自然一直都不知道這樣的地方。

我第一次知道這個地方 (我大膽估計, 其實很多人都一樣), 是看到卓韻芝在她的專欄上介紹而知道的。對於卓小姐我還是相當"比面"的, 因為我真的很喜歡這個女孩子寫的文字。老老實實, 看了她的推介, 也絕不會令我這麻甩突然「藝術」起來決志跑去798的。令我起意的, 是在我看到卓小姐的文章後, 隔一段時間之後就看到另一個人撰文寫798。

這篇東西是誰寫的、在哪份雜誌出現, 我已忘個乾淨, 而且也並不重要; 重要的是當我看到那篇東西時, 嗅出點味道來。



事實上佔地頗大, 假如閣下打算認真地走個遍的話, 4-5小時跑不掉。不過反正自出自入沒有門票, 分開兩三天來慢慢看也行。


隨心隨意走的話倒沒所謂, 但假如是刻意要找某個小店/畫廊的話, 坦白說一點也不容易。


北京這個「798藝術區」, 令我嗅出一點「危險」的味道出來。甚麼危險呢? 是跟「西藏」兩個字同級別的危險。我很久以前就曾看過一篇好文章, 《關於西藏和平均律》, 當時還只是有趣, 但很快我就發現文中有關「西藏」的情況已經發生在我身邊。把西藏視作某種終極目標、以及那些事實上純粹是覺得 「去過西藏 = 好型, 好勁」 但口中卻說 「去感受下果度D人幾純樸囉, 嘩真係講你都唔信呀...」 之類作狀者, 陸續在我身邊出現, 非常煩厭。我經常後悔為甚麼沒有在鐵路未完成前, 趕快先到西藏跑跑, 因為現在青藏鐵路通了車, 使我更加不想進去。

而在我再次看到那篇寫798的文章時, 嘿嘿嘿, 讓我嗅到味道了, 這個「798藝術區」很快會是又一個「文化西藏」, 香港將會有無數 "潮人" "潮書" "新假X or 新X期" "才女" "名媛"... 爭著跑去那裡「文化」一番; 而我身邊也必將出現一些 so-call "朋友" 跑去這裡, 拍一堆照片回來到處展示, 以說明她/他 多麼潮、多麼in、多麼trendy、多麼識野、多麼富藝術氣質。

所以既然我的這次長途旅程, 因為袁崇煥的關係, 而要再踏足我非常討厭的北京, 那我也不在乎多花一天去這個798跑跑, 為的就是我可以趕在這堆 "潮人" 的前面搶先 "抵壘"。並且決定馬上就把這個我其實並不在意的「798之旅」貼上網, 這樣當有一天這些 "潮人" "港女" 興奮地拿著照片跑來, 告訴我說她放假去過北京798, 「嘩你真係估都估唔到依家大陸D人都唔知幾有品味呀」 的時候, 我便可以用一種輕屑的眼神和笑聲告訴她/她們 : 『車! 798丫嘛, 我_年前就去過啦...』 嘿嘿嘿。



我駐足看了好一會, 因為我真是很認真地研究 : 究竟是不是「行為藝術」? 嘗試表達後解放時期掙扎於資本主義利益至上以及傳統中國道德觀念之間這對表裡相對如太極陰陽魚之意識型態天人交戰及新中國在新世紀秩序中究竟前途為何之反思 ?


《To be co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