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27日

從阿凡達想到(5)

從阿凡達想到的二三、四五事(5)


片中我們知道, Grace以前曾經在張韶涵公主的部落裡面辦過兒童英語班, 當時張韶涵也是學生之一。同時在哈利路亞山上有一個Outpost, 在學校中止後Outpost被丟空。

我忘記了片中有沒有說明過, 當年為甚麼中止了辦學。但即使在忘記這點的情況下, 我還有另一條線索, 可以給我推斷出中間的時間。就是Jake、Jake的哥哥跟另外那位AVATAR操控員Norm。

我估計Grace要中止哈利路亞山那邊的項目(項目包括學校), 是要回到基地這邊的營地去進行新項目 (* 就是Jake首次進入AVATAR時, 情不自禁衝出實驗室去跑的那個營地)。而Grace為了進行這項目, 才需要更多的人員跟操控員, 也就是Jake的哥哥跟Norm。而這裡花了多久呢?

片首裡知道, 太空船航行到潘朵拉星至少花了五年 (片中表述的是"冬眠"了五年, 但航行的時間有機會超過五年, 因為有可能是太空船飛出了一定距離/日數後才開始進入冬眠。這點在在不同的科幻作品設定下有不同的表述) 。而原本的「第一適格者」, Jake的哥哥受訓後卻不幸去世, 並沒有談及他花了多長時間訓練; 但線索是Norm向Grace表示「花了5年學習Navi語」, 可以判斷, 雖然不知道Jake哥哥共花多久, 但Norm則為了潘朵拉的任務而花了10年(因為不可能一面冬眠一面學習)。

但這當中有個陷阱, 就是Norm為任務花10年, 不代表Grace也在潘朵拉白等了10年; 因為Norm有可能是本身正在攻讀Navi語, 在學習期間或者修畢後才接下Grace的任務。因此說到底, Grace從關閉學校, 到Jake、Norm上班的時間, 是 5 - 10 年這個範圍。肯定不會低於5年, 但應該不會超過10年。

當我們(觀眾)跟隨Grace一併回到哈利路亞山上的舊Outpost, Jake在櫃上看到了以前英語班的照片, 裡面有Grace跟非常少女的公主。很難準確從外觀上判斷Navi人的年齡, 但單憑我的 *主觀感覺* , 照片裡面的公主跟當時的公主, 兩者的年齡差距, 基本符合 5-10 年這個範圍。具體地說, 照片上的公主, 相對人類年齡 10-14 歲都是可以接受的; 而當時的成年公主, 相對人類年齡 18-22 左右。由於兩組數字的 "差距範圍" 大致相同, 因此我有理由判斷, Navi人的生物年齡、成長速度跟人類大致相等。


OK. 假如接納Navi人的生物年齡跟人類差不多, 那樣Navi人的歷史有多久?


(Cont.)

從阿凡達想到(4)

從阿凡達想到的二三、四五事(4)


一個由父母、胎生(*)的物種, 何以會有一項進行靈魂Cloning的技術/儀式? 除非在這個民族裡面, 有著可供移魂的後備身體、或者可以強行移殖進另一個並非"空閒"的身體、甚至移殖進其他潘朵拉星的動物!
(* 表面上電影並沒有明確表示Navi是胎生的, 但是籍由片首人工培養著的AVATAR (印象中還連著類似"臍帶"的東西? Not sure), 有充份理由相信Navi人是胎生的。)

可以相信的是, 移魂儀式肯定至少在遙遠的過去, 曾經發生過及成功過, 因此巫師們才會把這項 (表面上似乎在正常Navi社群中沒有用途的) 技術一直傳承下來。即是說, 至少在遙遠的過去, Navi人是曾經擁有可供移魂的軀體。

...... 或者, 正好相反。

說不定是在初期, 是由其他物種, 把靈魂移進Navi身體內。

即是說, "Navi人"的本身即為靈魂載體, 是被設計或改造出來/帶來, 方便進行靈魂遷移的物種? 對這個猜想有利的一項暗示, 就是可能這便是人類能成功研發AVATAR混合基因身體的原因之一; 因為可能Navi人本身就是設計成容易遷移的。

在最初出現這個猜想的時候, 我是傾向於覺得Navi人是由其他物種"帶來"的; 不過逐漸放棄了這個想法。取而代之的是"改造", 這主要是由於看到Navi人跟其他本土生物(如馬、飛龍等等)明顯是屬於同一個系統的(證據就是這些生物都能共享的USB介面), 因此Navi人應該不是外來物種, 頂多是受過改造的物種。

至於是誰? 何時? 有多遙遠? 電影裡面也有其他暗示訊息可供推敲。但在推敲前, 需要暫時跳出來, 研究一下Navi人的生物年齡問題。

出於半主觀、但亦有一定的證據判斷之下, 我認為Navi人的生物年齡、成長等, 基本上跟地球人類接近甚至相等。

推論 : Grace究竟是甚麼時候中止了Navi人的英語學校?


(Cont.)

從阿凡達想到(3)

從阿凡達想到的二三、四五事(3)


回到主題。值得注意的其中一點是, 當移魂儀式 (真的是名符其實的 GHOST.EXE...) 的 Source 跟 Desination 都放到Hubs平台上, 但這時最應該做、最理所當然的動作卻又不做了 : 就是插USB的行為。當然我們明白無法給人類身體的Jake跟Grace一個相應的替代動作 (嗯...Jake勉強來說也有辦法的...咳咳咳)。但無論如何, 我們應該想像得到, 假如「移魂大法」是作為Navi人的一項正常儀式的話 ("正常"但不代表"經常進行"), 是理應出現插USB行為的。

進行移魂, 涉及的還有大量族人的共同加持。首先我們可以肯定, 儀式所需要的族人數量是個變數而非固定/指定的。因為事實上公主的族人們在電影中段就已經死去了好一部份, 因此需要作Co-Processor的族人數量必然是彈性的, 只是愈多愈好。在這裡又回到原點, 就是以常理言, 參與儀式的族人們, 似乎全都應該跟祖樹進行USB連接, 才是更合理的做法。因為我們都看到Jake在之前也已經表達過一次, 如何用祖樹的氣根來進行直接連線。以《阿凡達》這部作品的基本理念來說, 族人們在進行儀式時, 假如都先對祖樹進行連接(各找條氣根插USB), 無論是給儀式提供Mana, 還是施以精神上的支援、推動、意念的注入...都應該是更好更合理的 --- 但電影沒有這樣做。

而 整個移魂儀式最令我覺得突兀的一件事情是 : 究竟這項儀式, 本來是做甚麼的呢??

這似乎是句廢話, 但請想清楚, 巫師並不是要在甚麼封塵古老秘籍上才知道這回事的, 她一直知道這個儀式。但是...

...在人類跟 AVATAR來臨以前, 這種「移魂儀式」究竟是給甚麼人、甚麼情況下做的呢?

片中給Grace、Jake進行, 是因為AVATAR的本體, 是個沒有靈魂的空殼。因此才能給Grace或Jake進行GHOST copy。但假如Navi人一直以來, 並沒有這類沒有靈魂的空殼可供移魂, 那這個儀式的存在, 其實是為了甚麼?

(* BTW題外話, 片名 "AVATAR" 其實並不止是型容那些DNA混合的藍精靈; 片中人類也擁有完全相反的、另一個方向的AVATAR --- 機甲。因此片末的決戰, 是兩個不同方向的AVATAR的對決。)

本來要解決這個問題, 可以很簡單而且漂亮 --- [哥布拉]就是採用近似的方式。Navi人靈魂死後籍泥土回歸到祖樹, 然後新生嬰兒將由祖樹 "降生"...。不過占士金馬倫沒有採用這種路線, 因為觀眾都知道Navi人是有血統跟父母祖先的(Navi張韶涵的父母, 並且她還提及過曾曾祖父)。假如是由祖樹降生的模式, 則不會有這樣的父母祖先概念。


(Cont.)

從阿凡達想到(2)

從阿凡達想到的二三、四五事(2)


(請勿把我寫的有關AVATAR的任何東西, 當成是甚麼"解密"資訊; 因為我是刻意不去查核"官方"資料, 想先以自己的想法來推想的。因此極有可能我寫的將跟 "真正的答案" 完全是兩回事。)


片中並沒有多說"前事"; 假如是另一個導演去說《阿凡達》的故事, 幾乎必定會在片首至少十分鐘裡面或簡或詳去說明地球的發展如何、人類的太空探索、如何、何時發現潘朵拉星...。於是我們只好以一位標準科幻迷的眼光, 去自己推敲出電影暗示給大家的背景訊息。

每個觀眾都會知道/認為Navi人是美洲原居民(印第安人)的象徵。不過我覺得遠不至此。基本上 "類印第安人Navi" 應該只屬潘朵拉星上的其中一支, 而整顆星球上的其他Navi人, 相信不一定同樣以印第安人作原型。這裡出現了第一個不查官網就未能解開的疑問 : 究竟 "Navi" 是泛指這顆星球上的這個類似人類的 "物種Species" 還是單指主角片中所遇的這一支原居民部族。

但這並非我打算馬上研究的事情。我想研究的是另一個問題 : 就是Navi人的"來源"。

首先我提出一個我自己的設想 : Navi人, 有可能並不是潘朵拉星上的原生物種。我明知道拍出這部《阿凡達》的占士金馬倫, 應該是絕不會有這樣的設想的 --- 我知道自己的這個大膽猜想, 99.9%是錯誤的。可是同時是因為電影中出現過的、非常非常重要的兩幕場景, 令我產生這樣的猜想。因而不要說想「證實」, 即使是想「證偽」, 我也需要記憶起幾乎整套電影中所出現過的訊息, 明示及暗示的。

這兩幕非常重要的場景, 就是Navi族人分別給垂死的Grace以及主角Jake進行過的兩次「移魂大法」。

進行「移魂大法」需要在某些特別的Hotspot上進行, 並且需要族人的協力加持。片中使用的那個祖樹平台, 看來並不一定是唯一的, 可能只不過是較適合的其中一個/種場所, 作為一個更快更容易接入祖樹網絡的Switching Hubs或者Access Point。

我認為片中那個作Hubs用途的平台, 可能並不是"特定"的場合, 理由是當時"張韶涵公主"整族人都早已遷離原本定居的地方。假如這是一個"指定"進行移魂儀式的唯一地點, 那就顯得有點問題。相信其實只要是大地上任何一個祖樹的"根"比較集中的地點, 都可以作為進行儀式的Hubs地點。

由電影中段, 男女主角結合前的那一段可以知道, Navi人死後的靈魂 (* "靈魂"只是個通俗的說法, 電影中所採用的原意不一定就是指靈魂, 至少可能跟我們東方人普遍理解的「靈魂」有出入。有關這點可以在後面談一談。) 將會被Upload到祖樹的"氣根儲存區"中。

(* BTW, 在這裡我至少可以提供兩個概念相近的科幻作品給各位Fans參考, 偏偏這兩套作品都是日本漫畫、而偏偏這兩套日漫的風格卻又同時傾向美式。首先必定是 星野之宣[冬之聲], 原住民會在臨死前, 用冰柱以"錄音"型式把自己整個精神(人格)保存下來留給後代們。而且無獨有偶的, 這部作品裡面的"原住民"並非該星球的原生物種。第二就是 寺澤武一[哥布拉] --- 相信大家很熟悉這套作品。)

在這裡我又要分支開來說說第二個問題, 就是有關Navi人對"死亡"的處理方式。在片中可以看到對死亡的族人, 採取非常典型的土葬, 而電影並沒有任何暗示過在土葬之前, 有沒有進行過把靈魂Upload到祖樹系統的儀式; 因此我們暫且相信Navi人的靈魂, 是會在分解時, 經由泥土裡面零碎地Upload回祖樹。而且我有理由相信, 這種標準土葬方式所upload的將不是完整的靈魂、而且upload速度必定非常緩慢 (相比起進行「移魂大法」時直接把靈魂載體放到根部組織密集的Hubs上)。

其實我得提出, 作為科幻迷, 我對《阿凡達》中對死亡的Navi人的處理有點不滿, 同時電影又Omit掉"出生"這回事 (我估計是刻意的, "出生"場景應該被刻意放到第二集)。因為我認為, Navi人的死亡跟出生, 應該有點特別的處理方式, 還應該稍稍明確一點去暗示死後靈魂的自動Upload。


(Cont.)

2010年3月4日

超級巨聲那些事兒(2)

超級巨聲那些事兒(2)


- 無論出於甚麼原因, 總之必需在這裡為駱胤鳴的 [傻豬] 大打廣告!



(平心而論, 整首歌曲我個人比較有意見的是「超級巨聲 聲聲感動多麼動聽」的那一句, 「超級巨聲」四個字出現得太唐突; 這是唯一的"意見")

駱胤鳴 - 傻豬 [原創歌曲]
曲/詞:駱胤鳴

Maybe I'm not good singer 取悅不到你嗎
天使太可怕
然而我用我的嘴巴 努力唱me so la
忘了歌詞啦啦啦 (啦啦啦)
今天開始收花 收到手軟了嗎
Fans太愛我了吧
不要怕 心肝仔 跌哂落地下

(傻豬) 即使前路幾多空虛 幾多變卦
(傻豬) 一起高歌 一起唱吧

*超級巨聲 聲聲感動 多魔動聽 (bala bala)
唱出感情 唱出真誠 (來讓我唱出本性)
台上有你我呼應 (你我呼應)
聽過 首首金曲 位位精英 必會更努力
夢想終會有一天 博得七百萬掌聲
你我有共鳴*

Maybe it is a bit too late 但其實明事理
請你別皺眉
仍然有你伴我高飛 繼續獻出驚喜
為我死心塌地
時常捉緊不到時機 然而我並未錯兒戲
縮窄著你我距離 花心機
全為你唱出歡喜

(傻豬) 即使前路幾多空虛 幾多變卦
(傻豬) 現真把夢再追 (再追)

Repeat *
巨聲

- 「超級巨聲畢業演唱會」中, [如果我是個男孩要帶女朋友回家](譚杰希X駱胤鳴)是最佳的一Part。龔柯允X官恩娜則是最令人期待的。





- 原本一直以為在大約十一月左右, 張靚穎會過來客串評判的, 而事實上她剛巧在那段時期宣佈加入環球, 一切都顯得合情合理。可惜。

- 除了那幾次有口皆碑的演出外, 其實還有很多並沒那麼多被人提及, 但卻令人印象深刻難以忘懷的片段。近日來不斷被我拿出來重聽又重聽的, 是第21集裡面挑戰韓煒的, 王飛雪 [天亮了] :


其實這本來是她失誤的一次演唱, 但卻無法阻撓, 成為一次使人無法不動容的演出。坦白說, 當時一聽到李泉的評語, 我還不能明白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由於對歌曲本來就不熟悉, 因此像我這種沒甚麼音樂底子的人來說, 根本沒留意到她中間開始完全"甩晒"的問題。嚴格來說, 是整個人、整個情緒都給她的演唱吸引著, 完全沉到歌聲裡頭, 根本沒有CPU Time去注意音樂。

上網找找, 才驚覺到原來我絕不是第一次聽她唱這首歌! 因為就在那場錄影之前, 全球華人新秀歌唱大賽那次她就已經唱了這首 [天亮了] 並且沒有失誤。



我在超級巨聲那時當然記得她, 但卻完全不記得她已經唱過這首歌, 可見華人新秀那次, 雖然現場覺得很精彩, 但卻並沒有真正打入心坎, 沒有做成很大的印象。當然還有其他原因 : 華人新秀完全是個悶到PK的悶Show, 而且當晚的注意力, 大部份都被另一位同樣來自國內的「貞子」小姐引開了...。Anyway, 即使現在明知道她在巨聲的那場演出是有失誤, 但仍然是我一聽再聽的演出。為此我還特意找回韓紅原版來聽, 坦白說, 我喜歡飛雪的版本還比韓紅原版更多。

- 李泉自己唱得很好, 但可能礙於評判身份又是"常規評判"之中唯一國內來的, 因此稍為賣弄得刻意。

- 譚杰希是令我覺得很難給評語的一個。首先是我覺得他本身是討好的, 而且他的演出是有吸引力的, 但是把他的演出放到一個"比賽"裡面卻完全不適合。以我自己來說, 我會很期待看他的演出(演唱他自己的歌曲), 但卻不想在一個比賽的、競爭性的場合裡面看他。所以, 像「超級巨聲畢業演唱會」這樣的場合看他就看得非常愉快。

2010年3月2日

從阿凡達想到(1)



從阿凡達想到的二三、四五事(1)



聲明 1 : 本文並非《阿凡達》影評。
聲明 2 : 本文內含大量劇透。


3D版《阿凡達》看了兩次。假如不是合適的戲票實在過份難訂, 我至少還要看第三次、或許還會看第四次。當然是指3D版。

鉅作; 無論怎樣說它都是鉅作。想起當初《AVATAR》公佈其Trailer及少數畫面時, 我跟身邊大部份朋友都很失望, 尤其看到報上的故事簡介, 毫無驚喜; 現在回想, 占士金馬倫的每一部大作, 每一部在劇情簡介的階段都毫不吸引, 唯一一部單是看簡介便已十分吸引的, 是《T2》, 只此一部。即使是《Titanic》, 在最初看到簡介時都仍然是沒甚麼看點的。

預先申報, 我是非常喜歡這部電影的, 非常非常喜歡。但請放心, 我不是要寫一大篇肉麻的讚賞文字, 因為這種文字相信你也已看得夠多了。我不是跑來說它怎樣好怎樣好, 而是想寫寫一些由它(以及對它的討論)引申出去的、或者是引申"進去"的一些東西。

其實這樣是有點不智的。因為我打算談到的很多東西, 相信到了第二、三集, 或者買本官方的「解密」之類書籍就能一清二楚, 因此我在這裡瞎寫, 結果很可能只得到嘲笑。不過一來此刻我也還沒有買甚麼相關書刊, 就儘管瞎猜一下, 因為這是每一個科幻迷都有的樂趣; 沒有任何人有資格剝奪。

在那之前, 倒先想討論一個跟劇情本身並無直接關係、卻又幾乎任何觀眾都曾遇到的問題。相信任何曾經進場看過本片的朋友, 都聽到過(或者自己就說過)類似的說話 : 「嗯, 假如不是立體的話, 本片其實很普通。」, 或者類似的說法。

而在這裡我想探討的是, 究竟像《阿凡達》這樣的一部電影, 當我們對它評論的時候, 所應採用的標準以及立足點, 應該是在哪裡、又有甚麼預設呢?

淺白些說, 當我想為《阿凡達》評分的時候, 我應該為它的3D版打分數、還是以它的普通影院版當作一部"正常的"電影來打分數? 還是應分別為它的3D版和普通版各打一個獨立的分數?

這是個很難輕易回答的問題。而當我想說「因為這是一個特別的situration」的時候, 我就馬上明白, 其實這個situration我們其實老早已曾經遇過, 只是那已經是太久以前的事情; 我們所有人要不是根本沒遇到過, 便是因為太久而已對此陌生。

思前想後, 我對這個問題的回答是 (先旨聲明, 你有權擁有自己的答案) : 要評論《阿凡達》, 請以它的3D版本作為對象來評分。

而不理你想評的部份/因素是甚麼, 是否表面上似乎跟3D無關的如音樂、劇情甚至配音等等。是的, 即使你想討論的, 只是它的劇情, 你都應該拿它的3D版本作準則 --- 即使你"認為"它的兩個版本劇情"應該"是完全相同。

因為評論所需要的必需品是「觀影體驗」。假如不在預設的觀影環境、體驗下而作出的判斷, 將是不公平的。而《阿凡達》, 是以3D立體版為預設的大前提下的作品。如果缺乏了3D環境、剝離了3D體驗的情況下的《阿凡達》, 本就是不完整的作品, 根據其來產生的評論, 是對這部電影不公平的。

它的劇情、進度、表現, 一切均是預期觀眾在帶著「3D體驗」的前提下而發展的, 觀眾籍由「3D體驗」將比起普通版獲得更多的訊息量, 而普通版的觀眾事實上是損失了大量相關的訊息, 而不止是聲光享受。事實上在3D版, 觀眾能夠「存在」在電影的裡面, 而並非如傳統、普通版一樣只以抽離的眼光去「觀看」角色們的演出。請問在這兩種環境裡, 對電影、劇情的理解會否相同?

想像一下。現在是數十年前, 彩色電影剛出現的時候; 新的彩色電影, 是在預期觀眾能看到全彩的前提下而製作的, 假如某人因為身處的地區技術所限, 而只能繼續把這部電影以黑白來放映; 這樣此君所獲得的, 以及對電影的理解和感受, 自然已經不再是創作者的原意。在這情況下而對電影作出的評論或評分, 將不是這部彩色電影所應有的。即使在那個時候, 觀眾們會"認為"劇情是相同的, 自以為能夠作出合理的判決; 但事實上並不明白已經損失了大量電影原有的訊息。

(隨便舉例說, 看「完整」彩色版的觀眾, 很輕易就能知道某位角色穿著綠色的衣服 --- 而這是連「暗示」都不需要便已經自動向觀眾提供的。假如在一部製作時便以黑白為前提的電影, 可能會改以衣服花紋來向觀眾提供此類訊息。)

類似的情況, 早已曾出現過數次。黑白-彩色的跨越以前, 還有如默片-有聲電影的轉變, 而這個例子更能表達新舊兩個時代的差別 : 默片時代的表現手法跟有聲電影, 差別是如此的巨大; 新電影裡面那種火車帶著嘯聲從遠至近所帶給觀眾的環境訊息跟震撼, 又如何能夠讓同時期, 因條件所限而只能觀看「無聲版本」的觀眾想像及理解? 假如一位當時的觀眾看完無聲加字幕版本後寫下, 「電影很普通。」這將是如何錯誤的評分?

而今天, 《阿凡達》則是這輛從遠至近的火車頭。


(Co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