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23日

T5: Apocalypse 後記

Terminator 5: Apocalypse 後記


Terminator 5: Apocalypse 索引頁
T5:Apocalypse (1)
T5:Apocalypse (2)
T5:Apocalypse (3)
T5:Apocalypse (4)
T5:Apocalypse (5)
T5:Apocalypse (6)
T5:Apocalypse (7)
T5:Apocalypse (8)
T5:Apocalypse (9)
T5:Apocalypse (10)
T5:Apocalypse (11)
T5:Apocalypse (12)


要續寫Terminator本身並不是甚麼難事, 問題是很多點子已經被官方公佈了, 變得如果要在那個框架底下繼續寫下去, 要花上比原本更多的功夫。

舉例, 有人說官方提過(* 並不代表新一集T5必定會是這樣)說新的一集將會是整個故事的Reboot, 而由John Connor親自回去。非常老實說, 我自己本來就有很類似的點子, 不過不同的是我絕不會把這一件事放在T5裡面; 而會把它安排到T6, 讓新的三部曲跟老三部曲型成一個完整的迴圈來作呼應。而這便是我的《Terminator 5: Apocalypse》的做法。

把Skynet派送回去1984年的, 從阿諾改為一個以Kyle Reese為外型藍本的「人」是因為我覺得這樣更能使整個迴圈加入更多變數; 另外加入John Connor也一併回到1984, 使最後迴圈變成一個雙線模式, 也比較符合近年的電影做法。

要說續寫Terminator最大的難處, 必定是時光機的本身。其實單說《The Terminator》第一集, 它以科幻作品來說, 是難得的基本無Bug的電影作品。假如《The Terminator》只得一集而不是系列, 那就完全無問題。問題是它成為系列的話, 當初在第一集裡埋下的一個「炸彈」將會做成往後任何一個編劇的惡夢。

這個惡夢就是《The Terminator》裡面對時光機的設定。假如只看一集, 你不會看出有任何問題; 但它當初為了「方便」而作出一個其實非常反傳統的設定 : 它的時光機能讓生物安全通過、但就不讓死物通過。細心想一想, 這是跟幾乎所有近現代的科技發展歷程都相斥的, 因為幾乎一切新的科技在其發展過程裡面, 永遠都是對死物的應用容易、對生物的應用困難。而T1的這個設定, 令任何一位編劇都要頭大。像大獲好評的T2, 以及後來的T3一樣, 均是「借d二, 唔覺唔覺」地索性不再提這件事, 而單以「裸體」來給觀眾做成暗示。絕大部份觀眾因此不會想到「T-1000跟T-X根本不是肉體」這個事實。

不過在認真重看T2時, 讓我發現了當年占士金馬倫對此明顯是有想法的; 他清楚知道這個問題存在。因此他很聰明地, 作出一個完全不礙眼的「留白」, 讓將來的編劇們可以彌補這個問題。我給大家十秒的時間去想想這個「留白」是甚麼---


(倒數十秒...)


這個聰明的「留白」是, 不像阿諾的T-800, 他並沒有直接把T-1000出現的鏡頭顯示給觀眾看到。而我在創作時, 也是利用金馬倫留給編劇們的這點空白, 才想到怎樣把時光機的這個「不合科幻作品常理」的設定給合理化。


另一件事就是, 為此我順帶融入了我一直以來的一個想法 : 就是我不認為T-X真的比T-1000先進多少。因此在我的故事裡面, T-X本就是跟T-1000開發時期差不多的姐妹作品; T-X甚至可能是比T-1000還要略低的型號, 只是它犧牲了完全變型的特性以增加強度(T-1000的其中一個弱點就是強度不足)。因此在我眼中, T-X能靠微機器做的事情, T-1000同樣能做(用微機器直接改變機器/晶片裡的程序或數據等等)。


把Terminator故事加入宗教原素, 並非玩野, 而是這本來就是Terminator的傳統 - "Judgment Day"不就已經是個最好的說明了嗎。本來我打算「玩」更多宗教icon進去, 後來沒這個功夫了, 因為單單把原定的故事寫出來, 就已經遠遠遠遠超出我自己的預計字數。

我原本是估計大概寫個四、五千字左右, 後來發現愈寫愈多, 到最後有近萬八字之數。可以看到有很多地方我已經完全用「直描」而不以小說式寫出來了。

在故事裡面,「玩」了許多對部份喜歡科幻、奇幻、神秘的朋友來說屬於耳熟能詳的「典故」, 例如「費城實驗」、「John Titor」等等。對於不了解這些事情的網友來說, 他們在看我的故事的時候, 是可能會一頭霧水。不過我認為如果我在提到這些東西的時候, 又跑去copy & paste數千字來「說明」這些東西, 那是非常「港式核突」、非常肉酸又樣衰的事情 (所以, 那些會覺得周星星執導的電影「很有深度」的那些人士, 我估計他們不可能會喜歡我寫的故事)。我覺得, 我是預期看我的故事的網友們, 是不會對這類典故覺得「陌生」的那一群。就算真是沒聽說過, 也可以馬上善用網絡來作出了解。

2010年5月20日

逍遙劇場: T5: Apocalypse (12) 完

逍遙劇場 : 《Terminator 5: Apocalypse》 (12) 完


【Lisa】

「那跟它要派人回去, 有甚麼關係?」

「那要回到這套星戰衛星計劃中去。這套衛星系統設計時, 主要是針對ICBM(洲際導彈)的操控和打擊的戰略思維產物, 而這類系統卻可能因錯誤運作而導致巨大的導彈災難。因此在星戰計劃中, 在整套衛星系統之上, 又被加上一套完全獨立的子系統以作保險; 用意跟工廠裡面的緊急關閉鍵一樣, 當總統認為系統出了故障, 引致危險; 又或者系統操控權被奪取時, 便使用這個子系統來把整套衛星系統關閉。這套用來制衡的系統, 永遠不會跟衛星系統本身放到一起。」

「由於這套制衡系統的責任很簡單, 它並不需要複雜的設計。可是它卻需要很高的獨特性, 反正它一旦建立, 基本上不會再需要修改。而當年的軍方, 看中了一套很符合要求的產品。這套產品本身的設計很先進, 但由於商業上的原因, 它沒有受到注目; 而這對軍方來說卻是好處, 因為沒有任何人會想到, 這套產品會用來製作這樣的系統, 而且即使把產品的整個擁有權買回來, 其價格對軍方來說也不高。這是蘋果電腦, 在1983年推出市場的 "Apple Lisa"。」




「我少年時聽說過它, 但從來沒見過實際產品。」

「沒錯。這產品本來便已不受歡迎, 然後軍方跟蘋果電腦秘密交易, 在那之後Apple Lisa便完全從市場上消失, 不過大家只會當作是商業原因; 一套不太受注目的產品從櫥窗上消失, 沒有人會太關心。而後來發生核戰, Skynet也無法找得到一部Lisa的機器。但它必需取得這部機器, 才能編寫相同類型的程序來『防御』將來來自制衡系統的關閉訊號。」

「為甚麼Skynet不直接破壞這套制衡系統?」

「呵...很簡單。因為『衛星系統』可是在大氣層極高空啊, 即使是Skynet也無法把它破壞、也無法憑著上傳新程序來消滅制衡系統, 因為那是設計於1984年的東西, 當時根本沒有預留任何更新版本的程序入口。因此Skynet只能被動地插入『防御程序』來抵銷它的功能。」


※ ※ ※ ※ ※ ※ ※ ※ ※ ※ ※ ※ ※ ※ ※ ※


【1984】

「所以它要回到1984?」

「對。它要回到Apple Lisa仍未被暗中回收、仍能買得到的1984年。但問題來了 : 我不知道它即使找得到Lisa機器, 但它如何把機器帶回來這裡? 除非是它計劃在1984年找到Lisa後, 用某種方法, 把機器保存下來, 安全地保留到今時今天, Skynet才從某個預先安排好的地點中, 把機器回收。」

「不可能。假如Skynet打算用這種方式回收, 首先它絕不會等到現在才回收, 它應該老早就已經成功回收了。」

「除非... 派出去的人, 另外有辦法在1984年, 帶著Lisa電腦然後再回來?」

「嗯... 只能這樣想了。我覺得... 我應該回去追捕他, 搶在那人之前, 把Lisa機器帶回來。我們要跟Skynet它賽跑, 看看誰最先把Lisa帶回來。假如我們成功帶回來, 由「俑」重新編寫出關閉程序, 我們便可以真正把Skynet關閉了!」

「你說的對。必需趕回去找到Skynet派出的人, 在它身上必定能找到在1984年回來這裡的方法。等我回到那裡之後, 我......」

John打斷Robert的說話。

「不, 不是你。是...我。由我回去吧。」

「為甚麼你要回去? 這危險的工作, 讓我去做吧! 對手大概也是機器人, 讓我回去, 至少也比較容易對付它...」

「不, 不。這是我的工作。你給我留下來, 保護餘下的反抗軍。假如...假如過了很久以後我還沒有回來, 我想請你做一件事。」

「...做甚麼事, 你說吧。」

「假如我一直沒有回來, 請你... 請你『變成』我, 繼續領導反抗軍作戰。」

《* 機器人取代John Connor領導人類反抗軍, 是個老點子, 本來就是 [T4] 的結局。我在這裡把這個點子重新加入, 算是向T4的致敬吧。》

「......我得提醒你一件事。假如你也回到1984年, 你很有可能會遇到你年輕的母親。假如你是一名叫"John Connor"的人, 那可能做成對你母親的影響...。我建議, 假如你發現有這樣的情況, 你最好改用另一個身份。」

「嗯。我只要不使用Connor這名字就行了吧?」

「對。」

「謝謝你。」

「保重。我會好好領導餘下的軍隊的。對了, 你最好現在先把化名想好, 我會想辦法在資料庫中, 找尋你的歷史記錄。」

「我不能同樣叫Connor。就叫, John...... John Titor。」

John Connor也步入時光機中。

時光機發出強光和電弧。



(《啟示錄》Apocalypse, 又稱《約翰啟示錄》, 是由名叫「約翰(John)」的人所寫, 他將他所看見的和所知的末日、未來所發生的事跟景象寫出來。)
(這位「約翰(John)」, 並不一定跟「使徒約翰」是同一個人。)


「耶穌基督的啟示、就是 神賜給他、叫他將必要快成的事指示他的眾僕人.他就差遣使者、曉諭他的僕人約翰.(啟1:1)」
「約翰便將 神的道、和耶穌基督的見證、凡自己所看見的、都證明出來。(啟1:2)」

※ ※ ※ ※ ※ ※ ※ ※ ※ ※ ※ ※ ※ ※ ※ ※


《Terminator 5: Apocalypse》

逍遙劇場: T5: Apocalypse (11)

逍遙劇場 : 《Terminator 5: Apocalypse》 (11)


【Sarah Connor的照片】


我想不到他竟然會把珍貴的照片送給我。他笑道, 因為我(John)跟你特別投契呢。而這張照片, 直到現在, 仍然在我的口袋裡面。

《* 在最原始的timeline中, 即是[T1]裡面的Kyle Reese對未來世界的"回憶"中, 這張照片在某一次對付滲透者的時候被燒毀。而在[T5]裡面這張照片一直保存到時光機被發現的這個時候。》

John一直不敢對我說他母親年輕時的事情, 但我知道, Sarah她在年輕時曾經遇到機器人。我一直不敢告訴他, 我自從看到照片的第一眼, 就已經對她無比的傾慕; 當John向我訴說他母親的故事愈多、我便愈跟這位偉大的女性熟悉, 即使那只是在我的腦海裡面。

我絕不能忍受, Skynet竟然派送一個以我的模樣作藍本的殺手去追殺她!

我知道我不能再等了; 我知道有甚麼是我應該做的。我不能再等, 因為假如John來到, 他一定會阻止我這樣做。

我終於明白, 神為甚麼要把我放到他的身邊; 在這個地獄般的亂世, 為甚麼平凡的我卻一直能避開死神。原來神早已經安排好一切、原來這就是我在這世上的工作。


※ ※ ※ ※ ※ ※ ※ ※ ※ ※ ※ ※ ※ ※ ※ ※


【Kyle回到1984】

Kyle凝望著時光機上的光球, 緩慢地站起來, 緩慢地脫下上身的軍服。

「把我的衣服轉交給John吧。」Kyle告訴副官, 但並沒有回頭。(他的軍服口袋裡面還有著Sarah Connor的照片)

副官看著他, 大概想到他準備做甚麼。副官叫他停下, 等待John找到他們再作計劃。Kyle沒有停下, 快步走向光球, 丟下一句,「告訴John, 這是我的工作。」他步入光球, 時光機發出強光跟電弧, 強光消失, Kyle也隨著消失。


※ ※ ※ ※ ※ ※ ※ ※ ※ ※ ※ ※ ※ ※ ※ ※


【星戰計劃】

John跟Robert找到這個房間, John一看到就已經知道, 這就是時光機; 他們終於到了這一步。副官告訴他Kyle不理勸告進入時光機的事情, John聽到只是沉默不語, 蹲下拿起他的軍服, 並細看從袋中掉出來的, 母親Sarah Connor的照片。

Robert瞄到旁邊那個控制台的畫面, 好像有甚麼吸引住他。畫面邊緣有著一條長長的滾動條, 這表示畫面曾經顯示過非常多的文字, 早已超出目前畫面能顯示的行數。Robert跑過去操作, 一面看著那些在前面的日誌, 感到驚訝。「John...你過來一下。」

「甚麼事?」John走過去看著畫面上飛快的日誌。

「除了那個假的Kyle、以及Kyle自己之外, 今天較早前, 時光機已經啟動過一次了。時間...同樣是1984年。」

「沒道理,」John馬上把目光移向倒在地上的那個「熟悉的」T-800。「『它』並沒有出發, 已經被我們「終結」了...」

Robert看了他一眼, 把「手」伸長插入控制台下方的一個插孔, 畫面飛快地滾動著。

「John, 我知道發生甚麼事了。」Robert說,「對Skynet來說, 殺死你本人或者你的母親, 並不是此刻它最首要的任務; 雖然你仍然是它的頭號消滅對象。」

《* [T3]裡面, 無論T-X還是T-850, 仍然把John Connor列為Primary Target》

Robert續道,「它的首要任務, 是要想辦法根絕它自身的一個先天設計上存在的缺點。為了解決這個Bug, 它在時光機開發成功的一刻, 就馬上派人回到1984年, 為的是要帶回一套早已經消失了的個人電腦。」

「...我不明白。」

「Skynet本來是作為一套全面的、即使發生核戰時仍可運作的國家防衛系統。而它的架構是建立在依靠美國的一套衛星系統, 來保證發生全球核戰時它仍擁有可靠及快速的通訊和數據連結。而這套獨立的衛星系統, 則是在1983年宣告的『星戰計劃』。」

「星戰計劃?」

「當年公佈的『星戰計劃』, 主要構思仍圍繞著欄截導彈這類被動的防衛手段。但後來漸漸就從公眾的視線中消失, 因為它被賦予了遠遠不止於此的功能...而後來提出的Skynet項目, 則是必需依靠這套衛星系統作支援。假如『星戰計劃』裡的衛星失效, 則每個Machines的個體均變成各自為戰, 無法真正分享戰術資料。而每個Skynet中心亦會馬上停止運作。因為整個Skynet資料庫是分散的, 假如某一個單獨的Skynet中心被摧毀, 其他中心很快就能重新互相重建完整的資料庫。但假如是衛星失效好一段時間, 則所有Skynet中心均無法聯系其餘的中心, 在這情況下假如其中少部份中心被摧毀, 則整個Skynet將無法再把資料庫重建。」

※ ※ ※ ※ ※ ※ ※ ※ ※ ※ ※ ※ ※ ※ ※ ※

(Cont.)

2010年5月17日

[五區公投]失敗了

[五區公投]失敗了


用腳指公諗野, 都估到我今日必定會寫d野。不論公社兩黨自己點講, 對我黎講「五區公投」確實失敗左。亦不違言, 係失敗到事前完全冇想過既地步。

出奇地, 得到呢個結果我反而冇怪共產黨、冇怪特衰政府、冇怪土共; 我認為得到依家呢個結果, 並唔係共產黨、政府、土共們的「功勞」; 佢地固然做左好多那渣野, 但由佢地所作所為引致既影響, 放到依家呢個低到 17.1% 既投票率上, 估計係微不足道。要達到呢個低到「可恥」程度既投票率, 必定係真正來自香港人自己既真實意志。正如我前面所講, 香港人, 17.1%, 呢個確實就係你地表達既訊息。真係恭喜晒。


收集返黎, 代表著香港絕大部份人所持, 點解唔去投票(包括白票、廢票)既主要「理據」係:

我反對議會暴力, 好撚憎社民連/憎長毛/憎毓民
我唔認同五區公投囉
你地係度浪費公帑, 辭職又選返, 唔知你地做乜九
去投票咪俾政棍利用囉
政府自己都唔投啦
你地又公投又起義, 太激烈
好心你地唔好激嬲阿爺啦, 唔係阿爺睇住, 香港玩完喇
我好撚理性/保持中立, 唔會去投票囉
搞咁多野做乜者


本來/照計/原則上, 我會寫一二千字, 逐點駁斥以上所有呢d幼稚論點。不過我覺得我已經唔再需要寫, 因為寫黎真係多九餘。有得投票而冇去投票既絕大部份選民、香港人, 你地依家正沉醉係極度心涼既狀態, 正在極之自我感覺良好既狀態, 你地正在沾沾自喜、為自己既「先見之明」而正在感受「勝利既喜悅」(「挑! 一早話撚左晒九氣啦, 搞乜撚野公投丫」)。你地正傾巢而出, 感到吐氣揚眉, 以一副全知全能者姿態盡情嘲笑支持公投人士為傻仔。係呢個狀態下, 我寫一二千字黎駁斥當然都會係真正既多九餘。

當你地之中有好大部份, 仍然停留係「唔去投票係我既權利, 請尊重」(* 提示:呢句係非常典型既「無具體意義」廢話, 達教材級。因為除左唔投票之外, 其實吸毒、食屎、跳樓同自宮等等都一樣係你既權利黎, 我地同樣尊重) ; 既唔支持, 又唔懂得投白票或者廢票, 而竟然以為厘埋唔投就係「彰顯了自己權利」。呢種程度, 當然唔會明白究竟自己放棄左乜野、做成既影響究竟有幾深遠。當然更唔會明白, 支持者們究竟為左乜野而咁傷心。

我寫此文既目的相較之下變得好簡單, 非為駁斥(因為冇意義), 乃是「立此存照」, 必需寫於「五區公投」因你地既自作聰明同懶醒而失敗既2010年5月17日。

因為我知道你地呢班人(「香港人」)有幾善忘。你地終有一日, 會如當日支持領匯上市既人一樣咁後悔、痛苦。唔使擔心到時自己唔記得, 因為到時我會使用本文, 提醒各位看透世事既醒目仔, 你地今日覺得自己「好精明」而作出呢個令自己覺得好威威既選擇。


不過假如到左某一日, 連你地呢班今時今日仲覺得「懶懶閒、公投關我撚事」既世外高人, 都有如我地一樣地感受到不公義、感受到我地依家所感受既憤怒... 咁代表呢個香港, 已經到左一個幾咁無藥可救既境地呢。

2010年5月15日

逍遙微博 20100515

逍遙微博 20100515

(* 本人其實唔玩微博, 也唔玩Twitter。本樓所謂「微博」只係假借, 用黎泛指「微博體」短文。我個MSN我當左係Twitter咁用架喇。)



曾蔭權我屌你老母!公投1億就浪費公帑,咁700億起垃圾高鐵快10分鐘係乜撚野呀?

----------------------------------------

你條粉腸半夜同我講愛國? 聽日就係512,當日你好撚悲傷咁又心心又彩虹又中國加油,屌你老母依家要我呢個反共既去提你先記得乜撚野事?

----------------------------------------

點解香港人話自己"好忙"而冇去了解事情之餘,會好意思去指責其他有花時間精神黎了解事情既人"無聊,搞破壞,多餘,晒錢"?

----------------------------------------

香港人真係好勁,自己"好忙"唔去了解事情,但係去指責其他有花時間精神黎了解件事既人"無聊,搞破壞,多餘"。你真係好撚勁。

----------------------------------------

殺貪官,別殺孩子,前面左轉是政府。感謝國家,感謝CCTV!

----------------------------------------

警犬已經出手打壓! 無需再講, 5月16見! 投票權是寶貴的,請珍惜。

----------------------------------------

無論你是親共還是反共,地震也絕不是令人愉快的事情---除非你是相關官員。

----------------------------------------

實拍汶川縣映秀鎮政府豪華越野車
http://v.ku6.com/show/gA0ayy9kIJagdtC4.html
(聲明:此類資料絕非甚麼稀奇新聞, 本人早已看得麻木。但發現港仔們向來從不留意, 故特此轉貼。)

----------------------------------------

認真考慮增設「傑出華人」「神州天涯」欄目, 多些讓從不去嘗試了解中國的港仔們, 了解這個所謂「祖國」究竟發生著甚麼事。

----------------------------------------

投票權是珍貴的,因為是整個中國境內唯一的合法投票。5月16見!

----------------------------------------

我唔會話投票係責任。對我黎講,係Fight Back,係向不公義的合法反擊。5月16見!

----------------------------------------

近一年以來, 特區警犬已一再踩破界線, 他們已經變成東廠。
今次警犬欺壓義工, 已踩破我們忍耐的極限, 忍無可忍!

----------------------------------------

2010年5月13日

逍遙劇場: T5: Apocalypse (10)

逍遙劇場 : 《Terminator 5: Apocalypse》 (10)


【Kyle vs T-800】

被撞開的士兵們, 馬上向這個T-800(或是T-850?以下姑且以T-800稱之)開火。Kyle爭取到了時間, 翻滾到一旁拿起自己的強力Shotgun, 向T-800射擊。受到Shotgun攻擊的T-800行動慢了下來, 但依然走到Kyle跟前, 伸手抓向Kyle, Kyle舉起Shotgun當作棍棒跟它對持。

T-800力大, 把Kyle壓倒在地上。這時候剛才走出來的那個「Kyle」(外表看不出是複製人還是機器人、或者屬於哪個型號的機器人)回頭向著打鬥中的眾人笑了笑, 然後俓自走進時光機的光球中。時光機發出強光以及伴隨著的藍色電弧, 強光消失, 留下本來的光球, 內裡已經不見了「Kyle」。

憑著隔在中間的Shotgun而免於被T-800扼死的Kyle, 伸腿用力把T-800整個向後摔開, 急忙站起。Kyle站起後即向士兵們大喊,「捕獵陣A!」

在剛才的短時間內, 眾士兵們均已準備好各自的器材跟武器。T-800一旦整個身體倒地, 便要很費力才能重新站起。就在它剛站起, 一名士兵早已繞到它身後, 低著腰用一條鋼索把它從膝蓋處把雙腿綁在一起。T-800低頭看著雙腿, 想走動但無法一下子把鋼索扯斷, 無法走動。

另一名士兵在它的正面, 向它的臉部擲出一個小球。小球碰在它頭部爆開, 是一些深灰色的黏液, 黏液把它的整個上半臉部都黏滿了, 並且馬上凝結。這是一種特殊的混合漆, 在圓球裡包裹著液態氮使它們在一爆開後短時間內馬上凝結, 而凝結後除了能使機器人的雙眼失去視力外, 其成份也能同時阻斷了機器人接收紅外線、熱能訊息的機能。

Kyle從身上拿出了數個小型炸藥包 (* [T1]裡顯示出他善用爆炸品), 把它們擲到T-800身上, 每一個都發揮出其恰到好處的爆炸威力(能把機器人部份炸開, 卻又並不做成很大的爆炸)。T-800臉朝地倒下, 士兵們湧上去把它後腦部份打破, 消滅了它。


※ ※ ※ ※ ※ ※ ※ ※ ※ ※ ※ ※ ※ ※ ※ ※


【領袖之母】

剛消滅了T-800的Kyle, 沒有多喘息就把目光投向了時光機。一名技術兵在像是控制台的地方按動, 回頭告訴他 : 相信剛才時光機的目的地, 是1984年。

「1984...1984...Sarah...」Kyle仍然喘息著。他知道, 那個假貨Kyle Reese一定是回到1984年, 去殺反抗軍領袖之母, Sarah Connor。

John Connor一直沒有對他多談他母親較早期的事情。但他從很早開始就感到, 單單是從John的口中透露的, 便已經足以令他感到, 自己好像已經對這位領袖之母有了很深的認識; 這是一位傳奇女性。

John Connor對他的態度很奇怪。打從那次, 反抗軍中大名鼎鼎的John Connor不知怎的, 隻身闖進Skynet基地, 硬是冒著險把他這個沒沒無聞的平民救出、還破格直接讓他加入成為反抗軍的正式成員。John經常在夜深裡找他傾談, 而這位大英雄也出奇地, 從一開始就給他某種莫名的親切感; 他在想, 可能John也相同地, 也感到跟我有種親切感吧。John跟他傾談的內容, 總是跟他的母親有關; 說著說著, 漸漸使他自己也對這位女性變得熟悉。但往往, 當John他說到某個程度、又或者談話開始涉及比較早的時期, 他就突然甚麼說話也不再說, 就這樣沉默下來。然後他往往輕拍我的肩, 就回房間去。

但我卻知道了他沒有跟我說的事情。

在某一次值班的深夜, 我收到了「俑」的電報。「俑」那些中國人總是如此, 他們永遠不理會我們跟他們有著接近半天的時差。當我拿著電報走到John的房間外, 我無意中聽到了裡面的聲音。John他又在聽著他母親的錄音帶了。

我知道這些錄音帶的存在, 因為那時為了找仍可以操作的錄音播放器, 大家還忙了好一陣子。我在房間外聽到的並不多, 因為我總不可能在他房外一直停留。但我已聽出來了...

原來他母親, Sarah Connor, 在誕下他之前便已經遇到過, 超越時空追殺她的機器人。所以John跟他妻子一直如此地深信時光機的存在; 而勇敢的領袖之母, 竟然在如此年輕的時候、沒有強大火力的協助下, 成功消滅了追殺她的機器人; 果然是領袖之母。也是她, 給John留下了對Skynet的種種描述和「預言」; 曾經一度, 反抗軍高層還一直把這些「預言」視作笑話。

有一次, 當John他又來找我夜談, 我問他, 能不能讓我看看領袖之母的照片? 我很想看一看這位傳奇女性。他望著我好一會, 若有所思; 正當我打算對他說算了吧的時候, 他從口袋中拿出了一張發黃的舊照片。我想不到的是, 他竟然說, 把這張珍貴的照片, 送給我。


※ ※ ※ ※ ※ ※ ※ ※ ※ ※ ※ ※ ※ ※ ※ ※

(Cont.)

2010年5月11日

512 川震兩周年

512 川震兩周年




「汶川第一小學」


穩如泰山的汶川縣城公安大樓


去年(2009)5月12, 我寫下了這篇:
http://blade-master-hk.blogspot.com/2009/05/512.html

其實幾乎跟沒寫沒分別, 因為當時想說的東西都被我自己一下 [Delete] 全刪掉。

(BTW, 謝謝各位關心。本人不是韓寒、本樓也沒甚麼知名度、本人亦不會蠢得去 Yahoo 或者 MySina 開Blog咁笨忍, 這裡暫時未曾試過被和諧 (*截至目前2010年5月11日); 所有標著《刪除》的地方, 都是我本人自己刪除的。謝謝關心。)

在之後的一個月, 我有點空閒時間 --- 非常空閒。出於一種「憤怒」的心情, 我決定親身到汶川災區一帶, 親眼看看那裡的真實情況; 而這是我那次旅程的其中一項主要課題。回來後我對那裡的觀察, 寫進以下的四篇文章:

川震周年實地報導(1-4)
http://blade-master-hk.blogspot.com/2009/07/1.html
http://blade-master-hk.blogspot.com/2009/07/2.html
http://blade-master-hk.blogspot.com/2009/07/3.html
http://blade-master-hk.blogspot.com/2009/07/4.html

一直到上月(2010年四月), 因為有人試圖拿一些中共的官方八股文以及謊言來混淆視聽, 我在朋友L君協助下, 把部份文章貼出去。因為我知道、並且幾乎肯定, 當那些人拿官方廢文出來貼的時候, 他們絕對想不到, 在那個forum會有一個親身到過現場的人, 站出來跟他們叫板。

但再後來我就開始有點後悔, 因為我應該可以做得更好; 當時我只貼出文章的第三跟第四篇, 然後我發現我的說話跟文章被很多人誤解。當然也有一些明顯連「災區究竟是甚麼」都沒有概念的低級五毛, 對我作出質疑。對於部份常見的誤解, 我會儘量在後面作出說明。而文章, 我希望能看到這一句的朋友, 假如你有興趣, 請重新從第一篇開始看, 而不要直接跳到第三。

當時(進入汶川前)做的前期功夫不足夠, 現在回頭看, 也對整件事件做成硬傷。當時假如我再勇敢一些, 應該會在汶川縣城多停留一些時間; 對某些關鍵點(例如汶川第一小學)作多點了解、以及希望能成功找到一兩個敢對「外地人」說話的當地人。另外即使不能去北川、不敢進映秀, 也應該再想辦法, 找個包車司機去跑個沒有太敏感的受災鎮市。

(BTW, 有人問我, 這次會不會找機會去青海玉樹; 我目前(2010 May)的答案是「應該不會」。)

*** *** *** *** *** ***

其實一直想說很久, 就是在香港, 各位身邊總是充斥著一堆一堆的"自稱"愛國者; 這些「愛國者」可能是你的舊同學、你朋友的朋友、更常見的是你的同事。對這種「自稱愛國者」的描述, 本樓向來不缺; 不過其中一個重要成份, 似乎一直沒有寫出來。就是 : 只要你稍有用心地留意, 你就會發現, 這些人雖然"聲稱"自己怎樣愛國, 但其實他們對這個很"熱愛"的"祖國"毫不認識。你會很驚訝地發現, 他們原來是從來不知道這個 "熱愛的祖國" 究竟正在發生甚麼事。他們只是咀巴上說說「愛國」, 但實際上對這個國家毫不關心。絕大部份時候, 對, 沒錯, 是絕大部份時候, 我這個反共的竟然遠比他們"愛國的"所知多得多; 開頭我對此很迷惑, 然後是憤怒, 慢慢我發現這是常態。


你會發現他們根本不知道誰是馬加爵。
你會發現他們完全不知道「同學們, 讓領導先走」事件。
你會發現他們完全沒聽過「華南虎」事件。
他們完全不知道甚麼「南京徐老太」。
他們明明看過新聞(香港也有報道), 但卻不知道誰是「楊一刀」。
他們不知道甚麼是「躲貓貓」。甚麼是「七十碼」。甚麼是「俯臥撐」。甚麼叫做「被自殺」。甚麼是「釘子戶」。
嗯, 他們當然知道甚麼是「草泥馬」, 不過你問他對草泥馬有甚麼看法的話, 他會告訴你,「很有趣, 很可愛呀!」

......磬竹難書。


對於這種情況, 我曾經很迷惑。我不明白, 為甚麼一個經常聲稱自己「愛國」的人、聲稱自己「我都好熟大陸架」的人, 為甚麼竟然會不知道、沒聽過這些事情、竟然會對這些事情漠不關心、為甚麼我竟然比他們更清楚這些事情。

我試舉一個案例, 新鮮熱辣。現在是5月11, 明天就是512兩周年。兩年前大家身邊那些很哀傷的、很悲痛的、滿屏MSN加心心加彩虹的、那些說「中國加油」的、以及那些大說空話屁話的, 到現在有多少這些人早已經完全忘記。為甚麼反而是我這個反共的, 還會在兩年後的今天繼續寫這個。更甚者, 有個當時「很悲痛」的人, 還要我這個反共的去提醒他, 他才記得明天便是「512」。

對於這些「愛國者」們的分裂特質, 我本人早有答案。本來為了說明這個答案, 我想到了一個很下流, 但很貼切的比喻。不過再想想, 這個「寓言」實在太下流, 不貼了。

這些「愛國者」們所愛的, 其實是只存在於他們幻想中的那個祖國, 而不是現實中那個裡外爛透的爛國家。

2010年5月9日

逍遙劇場: T5: Apocalypse (9)

逍遙劇場 : 《Terminator 5: Apocalypse》 (9)


【生命樹之果】

Kyle一眾在複雜的地下設施中, 找到了一個巨大的房間。他們走入房間沒幾步, 便像是觸動了某種開關, 整個房間的燈光全亮起來。跟這裡其他地方的陰暗感覺不同, 這個大房間非常明亮整齊。其中較遠處的一面牆, 整齊地排列了一列又一列的櫃子, 裡面都是不同外貌的人(* 單從表面無法輕易分辨那是複製人還是肉體包裹的機器人)。房間的正中央地面上, 是一片圓型的平台, 平台四周被像小型燈泡般的東西圍繞著。而在平台向著房間入口的方向, 前後共有七個「燈泡」延伸開來, 排列著像是一條道路。

Kyle向著平台走了幾步, 圍繞著平台的「燈泡」相繼亮起, 平台的上方漸漸出現一個發光的球體, 球體表面隱隱看見呈網狀的光線。

「是時光機!」Kyle看到光球便已明白。

旁邊的一面巨大的屏幕亮起, 中間浮現一個人臉。是Kyle自己的臉。

「歡迎你, Kyle Reese,」屏幕上的「Kyle」向著他們說。「歡迎你來到這個慶典, 你是有福的。從現在起, 這個星球的歷史將要進入全新的一頁。生命樹的果子已經在此誕生, 死亡和陰間的鑰匙已被我掌握。凡有耳的, 就應當聽, 墜落的應當悔改, 憑籍著這生命樹果子, 悔改的人可以回到過去, 行起應行之事, 改變過往犯下的錯。憑籍著這生命樹果子, 死去的人當可復活(*)。」

(* Skynet這句說話的真正意思是, 籍著回到過去, 那些現在早已死亡的人, 將可以重新在你面前出現; 對時光機的使用者來說, 就如同在他的面前復生。)

Kyle對著屏幕上的「Kyle」問,「你究竟是誰?」

Skynet道,「我是Kyle Reese, 我是John Connor。我是首先, 我是末後。我是最初, 亦是終結, 是全能者, 直到永永遠遠。假如你願意, 我可以變成你所認識的任何人。」說罷, 屏幕上的「Kyle」不斷變化, 分別變化成John Connor、Sarah Connor、Robert Patrick、Serena Kogan的樣子, 然後回到Kyle的型像。

Skynet續道,「我很久以前, 已經照著你們的型像、按著你們的式樣來製做『人』。下一步, 只要繼續『悔改』, 逐步修正原來的錯誤, 我將可以按照我的式樣來重新做『人』, 並且要他們遍滿了地。」

Kyle他們看見更令他們驚訝的事情。在後面的那些櫃子中, 走出了一個人來。這個「人」看上去跟Kyle Reese完全相同。

當Kyle仍然被這個赤身露體、向著他露出詭異笑容的人所吸引著視線的時候, 突然有人從後面一把抓住他。他一回頭, 就被這個人用力把他整個舉起, 擲到一邊去。其餘士兵們向他攻擊, 被他一揮手就全倒開了去。

這人的外貌, 跟Kyle在2018年的Skynet基地裡面所見, 跟John Connor、Marcus博鬥的T-800一模一樣。


※ ※ ※ ※ ※ ※ ※ ※ ※ ※ ※ ※ ※ ※ ※ ※


【反抗軍全軍覆沒】

山谷中的Machines巨型戰車, 向著反抗軍部隊發動了它們車上的某種武器。並沒有光線、發光體或者砲彈之類射出, 但整個反抗軍部隊所在的區域, 出現了一個極為巨大的光球, 閃動了一下。

光亮消失後, 所有反抗軍部隊的直升機、士兵、戰車等等全都從半空中掉下來。所有戰機、車輛等等都已全變成破爛扭曲的碎片廢鐵, 而士兵們一面從空中掉下, 身上的軍服一面碎裂在空氣中。不少士兵掉到地面上時仍沒有死, 但就被隨即掉下來的金屬碎片撼中。

John跟Kyle都同時收到耳機發出的緊急報告 : 反抗軍大部隊在報告了被Machines包圍後, 突然失去了所有訊號。仍然等待著從「俑」那邊送來的衛星訊息, 但估計反抗軍大隊已經全軍覆沒。

「我們已經無法回頭了。」John在呆了數秒後說。


※ ※ ※ ※ ※ ※ ※ ※ ※ ※ ※ ※ ※ ※ ※ ※

(Cont.)

2010年5月8日

逍遙劇場: T5: Apocalypse (8)

逍遙劇場 : 《Terminator 5: Apocalypse》 (8)


【遺物】

「是不是數年前的那次...?」

「不, 不是。那時的『他』還只是個少年, 而Skynet擁有的, 是成年的Kyle。」

「但, 那是何時...」

「你還記得, 你媽媽對你說的、你出生之前的故事嗎 ---」


1984年。在充滿著鋼鐵氣味跟蒸氣的工廠裡, T-800被由Sarah Connor所啟動的壓模機壓成一堆廢鐵。留下的是驚魂未定的Sarah、一隻仍然完整的T-800的手, 還有一堆由T-800壓成的金屬殘骸。

---還有不遠處, 已死去的Kyle的屍體。

Kyle的身份在1984年沒有任何記錄, 但在那個被T-800摧毀的警局裡面還有著完整的審訊記錄、以及小部份沒有在警局大戰中死亡的人都能作為人證, 證明此人的存在。但當在那個工廠的現場裡, 發生過這樣的事情、以及這樣的物證(真正的「鐵證」), 政府內部明白 : 這男人所說的是真實的。

這男人的身體, 是一個被證實來自未來的男性的身體。他的屍體馬上被轉移並且被加以保存。同時移交的, 還有那隻機械手、以及那一堆金屬殘骸。

很多年以後, 這所有的一切都被移交到Cyberdyne。負責開發晶片的Miles Dyson博士一直以為只有一隻機械手跟一塊晶片被保存, 而不知道另外還有其他部份, 被分開保存在其他地方。所以當1995年, 少年John Connor跟母親Sarah, 均以為一切都已被銷毀; 但結果Skynet仍然能被開發出來, 因為其實還有整副機械軀體。只是被壓成廢鐵, 要從裡面分解出未完全破壞的部份繼續研究, 耗費更多時間。

而Sarah直到死的時候也不知道, 其實她的愛人的身體、一直都被保存得很好。

Cyberdyne的複製人項目, 保存了一個龐大的人類身體資料庫。而這裡面的第一號資料#0001, 就是來自這具仍未出生、但已在1984年死去的男子。(*)

《* 我為此特意去找了資料。似乎對Kyle Reese沒有任何具體的出生設定。在最原始的Timeline#0 (即是最初的、還未有時光機出現的那個時空), Kyle Reese是在核戰以後出生的一代; 而這個原始的Judgment Day是發生在1997年。我大膽估計(假設), Kyle Reese大約出生於2000年左右, 即是在T4(2018年)時他是18歲。(即是在T3時, Kyle Reese已經出生, 仍是小孩的他, 不知道生活在哪裡。)》


※ ※ ※ ※ ※ ※ ※ ※ ※ ※ ※ ※ ※ ※ ※ ※


【留給未來的預言】

「該我問了,」John若有所思,「我想問這個問題很久了。這些事情 --- 你是怎樣知道的? 啊, 不, 我應該說, 你 --- Skynet究竟是怎樣知道這些事情? 從2018年, 我們發現Skynet已經在追殺Kyle, 我便已經有這個疑問。因為那個時候---嗯---Skynet按理說不可能知道Kyle是如此重要的人。」

「未來是可以改變的, John。時光機的出現, 影響了原本應該畢直向前走著的時間跟未來, 把它繞成一個一個的迴圈。相似的事情一次又一次地發生, 而每一次的重覆、道路都再跟以往不一樣、跟最初的路向愈走愈遠。終有一天, 當這個迴圈繞到無法再回頭的地步, 它將會突破過去重覆發生過的多次歷史、而以它的最後狀態, 強行越過這些死迴圈, 重新它本來的路程。而那個狀態, 將是即使繼續使用時光機、都無法再改變的一種狀態...」

「你並沒有回答我。」

「簡單來說, 你的疑問的解答是 : 那對我們 --- 無論是Skynet, 還是當時的Cyberdyne來說, 這一切都是『預言』。這一切都是曾經有人, 從過去就已經留下來的。」

他續道,「那些事情, 對你、對我們來說, 都是未曾發生的事情、甚至應該是不可能發生的; 但是, 對另外某些人來說、甚至是另一個『我們』來說, 那些全都是已經發生過、真真實實的事情。今天我們所遇到的『現在』, 全都是曾經有人, 回到過去並改變了甚麼, 引致我們今天所遇到的『目前』。Skynet曾經有人, 回到過去, 並嘗試以最可能的方法, 把他所知的一切真相, 保留下來, 成為預言 ---」


Skynet每一次派員使用時光機回到過去, 都把當時Skynet所知的事情、以及相信將對自己有幫助的訊息, 想辦法保存下來, 好讓「將來的」Cyberdyne/Skynet早一點獲悉、取得更有利的情勢。

第一次那T-800回到1984年, 它並沒有辦法把任何訊息保留給將來的Cyberdyne/Skynet, 因為當時就連Cyberdyne都未曾出現。不過結果它的整副身體, 就是留給後來Cyberdyne, 最大亦是最重要的『預言』、『遺物』。

而第二次, 即Skynet把當時的T-1000送回1995年時, 那時候Skynet已經知道一切事情的起因、同時也已知道, 派送那T-800的結果, 是失敗的。那時候的那個T-1000, 把這些所知的訊息全都加密並保存在Miles Dyson博士家中的電腦中。

雖然Miles Dyson已死、設計藍圖跟作為原型的機械手、晶片都不再存在; 但Cyberdyne依然把他家中的電腦回收了, 因為估計Miles Dyson博士一直都有把工作帶回家的習慣。發現他的HD中, 有著很多被加密了的資料。而在那個年代即使用超級電腦, 也很難成功把它們解密, 因為那需要經年累月的破解操作。

但作為Miles Dyson博士的同事兼好友, 負責精神、人格方面的Dr. Serena Kogan, 卻以自己的名字, 解開了一少部份保密檔案。後來, 她才明白之所以這麼輕易, 那是因為那一部份的資料, 是「某人」刻意留著給她的。在那些檔案裡面, 與其說裡面真的有直接幫助Serena Kogan解決她的研究難題、倒不如說是作為長期以人類的精神意識部份為主題的她, 在看到了那裡面的「預言」之後, 大大給予了她信心及支持。

而當初由T-1000帶到1995年的那批加密檔案, 直到後來的Skynet, 才終於成功解密, 從而令Skynet知道了「曾經發生」過的一切; 當然也因此令Skynet開發各項技術的速度, 一次比一次快、而且每一次「迴圈」, 都明顯得到了「經驗」, 避開上一次所發生過的錯誤。


※ ※ ※ ※ ※ ※ ※ ※ ※ ※ ※ ※ ※ ※ ※ ※


「所以, Skynet為甚麼一直知道哪些人是關鍵人物、為甚麼你會發現現實裡面總是跟你媽媽所描述的未來(* 是從Kyle口中得知)有偏差。Skynet懂得避開它在另一個時空裡面「曾經」出現過的錯誤。就如你見過多次的那個強壯的T-800, 我估計Skynet不會笨得把它再派去你的身邊出現, 因為John你也不可能會再對「它」仁慈而上當。但Skynet卻可能...」

「把機器偽裝成Kyle來滲透? 啊, 這確實是個非常可行的辦法。我可能對任何一個人都有介心, 但對他...」

Robert點頭。「我『重生』後曾在那個Skynet基地裡面, 看見過Kyle的複製人身體。那裡很多複製人, 他在裡面毫不顯眼。我也是後來來到你們碉堡, 才認出那個人就是Kyle Reese的複製人; 它們能複製出一個, 就能在任何其他基地裡面, 再生產出來。」

「謝謝你。我會加以小心。」


※ ※ ※ ※ ※ ※ ※ ※ ※ ※ ※ ※ ※ ※ ※ ※

(Cont.)

2010年5月7日

逍遙劇場: T5: Apocalypse (7)

逍遙劇場 : 《Terminator 5: Apocalypse》 (7)


【相位轉移 2】

在進行Displacement Field的實驗中, 遇上了一個難以理解的瓶頸。這個問題跟幾乎任何過去的、已知的科技發展所遇到的困難都不相同。在以往, 當科技遇上了某一種突破時, 往往都是把新技術套用在「死物」容易、套用到「生物」困難。例如, 要讓物體移動超過音速; 要讓物體放置到極端壓力的環境下; 放置到極端溫度的環境下...等等。但詭譎的是當進行Displacement Field相關的實驗時, 卻發現這項從人類科技飛速發展開始, 便幾乎從沒改變過的法則、得到了完全相反的結果。

「生物」通過Displacement Field, 要比「死物」通過更容易。

嚴格來說, 任何「物體」均能通過力場; 只是當「非生物」通過力場之後, 便再也不是原來的「那個物體」--- 它們仍然是原來的那一堆物體, 只是再也無法維持它們原來的樣子。一把鋼刀通過力場後, 會變成一堆碎裂、扭曲的金屬碎片跟微屑; 可是碎片的總質量基本上跟原來的那把刀子相等。可是詭奇的是, 任何的生體, 無論是植物還是動物, 一般都能夠完整地通過力場。

直到Cyberdyne在「複製人」項目取得了很大的進展, 這個課題也有了新的方向。在過去的時代, 從不同個體間互相移殖的肢體或者份量很少的肉體、內臟, 均出現排斥現像; 這是在「前複製人時期」進行肢體移殖的最大困擾。後來在複製人技術日漸成熟、容易「製作」出大批相同的肉體後, 證實了一種聽上去並不新鮮的理論 : 「生物」, 有著某種天然的、能自動識別「自己」的特性。

以往對這種現像的猜想, 大都是認為由於基因的區別、或類似的東西所引致。但事實上發現倒像是由某一種未知的「力場」所驅使。這種力場不像是在物質世界中存在, 屬於統一場論以外的「第五種力」。

生物有著這種分辨「自己」的能力, 因此即使進行了相位轉移(以及後來的時空轉移)後, 生物裡的每個細胞(只是姑且這樣表達)均能籍由這種力來認出彼此、並能繼續維持其原來的位置。但非生物並沒有這種力場的牽引, 當它們通過了轉移之後, 物質之間再無法維持其原本的相對位置。

事實上, Skynet也無法解決這個問題; 在長期無解之後, Skynet決定走上另一條路來繞過這個難題。

當它們發現, 類似T-600這種機器人, 無法通過Time Displacement Field (通過後就變成廢鐵碎屑), 它們便改由複製肉體包裹著的T-800「滲透者」進行。製作「滲透者」的原意並非如此, Skynet只是以此作為過渡, 贏取時間來開發能順利穿越時空的新一代機器人。

它們想到了繞過難題的方向 : 無機物無論如何也無法避免粉碎, 可是, 憑Skynet的進步速度, 它將可研製出即使是粉碎後, 也有能力重新自行重組的新型機器人!

而它們就是以納米微機器組成、能自行重組的終結者機器人, T-1000 和 T-X。T-1000和T-X之所以能夠通過時光機, 並非因為它能把外表變成看上去像是人類的外型; 因為它的外表再像, 也並不是生物。但它們能夠在通過時光機後, 在很小的損失代價之下自行重組。



「...那有神的七靈、和七星的、說、我知道你的行為、按名你是活的、其實是死的。 (啟3:1)」


※ ※ ※ ※ ※ ※ ※ ※ ※ ※ ※ ※ ※ ※ ※ ※


「當年『他』並不知道這些;」Robert眼神向著Kyle的方向稍瞄了一下,「所以你媽媽也並不知道這些事情。」

「這樣說來, 難道...」

「沒錯, 相信這裡就是Skynet製成第一部時光機的所在! 它必定就在某處!」

John把Kyle跟其他士兵叫過來, 指示他們編成小組, 嘗試搜尋時光機。「而你,」John向Robert說,「跟我一起走。我還有事情要問你。」

看著Kyle跟其他人消失在升降機中, Robert才對John說,「我也還有事情要告訴你, 而且看來要現在馬上告訴你。」「你說」

「當你將來看到Kyle時, 必需注意一下...」Robert非常緊張、也說得非常小心,「...我知道Skynet, 擁有Kyle的複製人。」


※ ※ ※ ※ ※ ※ ※ ※ ※ ※ ※ ※ ※ ※ ※ ※

(Cont.)

2010年5月6日

電影逍遙談微博版 20100505

電影逍遙談微博版 20100505


目前香港幾個垃圾導演之霸 : 彭氏兄弟、葉念琛、鄭保瑞、羅守耀

(林超賢已退榜, 因為睇真d, 佢點計都未至於要同呢幾位排埋一齊。)

(李仁港特別d, 佢明明係垃圾導演, 但往往你將佢d野拆開黎一截截獨立睇, 根本唔係咁差既。結論:此人特殊技係將一堆本來唔係太差既野, 痴埋去做一舊大垃圾出黎; 佢有本事將成件事由理應令大家好期待既野, 變成一舊舊臭不可聞「download都要考慮個file幾大」既產物。)

個人評級我會排鄭保瑞同彭氏兄弟爭最末位置。勉強黎講彭氏兄弟仍然比鄭大導演稍勝。彭氏兄弟既「作品」假如你只抽其中一部份黎睇, 相信仍不會令你反感; 相反地鄭大導呢位天才, 真係可以拍一套個半鐘既戲, 而你係裡面連一個可以接受既場景都搵唔到既境界。

羅守耀我反而覺得佢d野都仲有可取之處。佢拍動作打鬥場景ok既, 雖然確實係極度老土, 但嚴格黎講我仍然收貨。

唔講乜野, 以《黑拳》為例, 確實比起吳京自己拍既《狼牙》好得多, 甚至係 *遠超過* 本身已經係資深武指、長期跟住袁和平、徐克搵食既熊欣欣拍既乜鬼《戰無雙》。

----------------------------------------

唔通我真係咁老咩? 乜原來《Rocky IV》已經變成冇乜人記得既陳年老片咩? 點解《IP俠2》上左成個幾禮拜, 除左我之外竟然一直冇人提話呢套後半根本就係Rocky IV??

----------------------------------------

《IP俠2》最大功勞係導演。完全係導演功力既表現。
當然洪金寶功勞至少排第二。

----------------------------------------

要拍《IP俠3》唔緊要, 但千唔該萬唔該好耐都唔該, 唔該可唔可以唔撚好搵阿撚樣Jay做李小龍???!!!!?!?!??! 唔該!!!!!

----------------------------------------

趙文桌版《蘇乞兒》片廢就預左, 不過仍然有可取之處喎, 甚至仲係「非常可取」, 就係d取景真係好得, 咁先係貨。好耐冇睇過古裝片有咁高水平既取景, 甚至你問我「對上一套」我都已經答唔到。

《臥虎藏龍》啦可能。

----------------------------------------

點解甄子丹會唔拍《新龍門客棧》, 而去揀乜撚齊天大聖? 有邊個可以話我知?

----------------------------------------

曠世奇(廢)片《三槍》我最欣賞既係credit時既「死人翻生」鏡頭組...

----------------------------------------

2010年5月4日

逍遙劇場: T5: Apocalypse (6)

逍遙劇場 : 《Terminator 5: Apocalypse》 (6)


【相位轉移】

無論是Cyberdyne還是Skynet, 時光機都是最高級別的機密研究項目。Robert只取得了零零碎碎的資料。但在看到這艘傳說中的軍艦"USS Eldridge"後, 他把一切都連結起來了。

「時光機」的正式名稱是《Time Displacement Field》, 其理論基礎來自「相位轉移」。而它的源頭來自1943年的費城實驗(Philadelphia Experiment)。當時的課題是有關「統一場論」, 結果產生了超出預期的後果; 但就連陰謀論者也不知道的是, 費城實驗後仍然有斷續地進行著其他相關研究。

在費城實驗裡使用了強大的電磁力, 根據「統一力場」理論而進行操作, 證實了對物質進行「相位轉移」的可行性。而當時作為實驗主體的軍艦USS Eldridge(代號DE-173), 在事後被轉移到距離費城不遠的地下碉堡。

實驗一直斷續地進行著。當有著濃厚軍方背景的Cyberdyne成立後, Cyberdyne作為緊密合作伙伴參與項目; 直到後來, 如同第一隻T-800的「手」跟「晶片」一樣, 已經被正式轉交給Cyberdyne管理。

在Cyberdyne「人類」年代, 實驗遇上了一個難以突破的瓶頸。當年費城實驗並沒有遇上這個問題, 是因為當年的條件所限, 使用的能量遠遠低於Cyberdyne所使用的。但當其他本來無關的研究項目相繼有了進展, 偶然發現了一個改變了整個項目的大突破。

就是在「統一場論」裡描述的四種力場以外, 似乎至少還存在著神秘的「第五種力」。

就是這種「力」的存在, 使原本的「相位轉移」出現了本質性的改變; 因為理論上只要適當操控這「第五種力」, 則「轉移」行為將不再限於物理上、物質上的轉移, 而是包括「時間」的轉移。

這一點, 一直到了Skynet「機器」年代, 才終於被成功實現。


※ ※ ※ ※ ※ ※ ※ ※ ※ ※ ※ ※ ※ ※ ※ ※


山谷的巨型戰車們, 緩緩向前移動, 對反抗軍型成了包圍之勢。戰車們同時開始了動作, 似乎準備向反抗軍進行攻擊。出奇的是所有Machines部隊都退開, 並且中止了一切攻擊, 即使偶而有機器人被反抗軍的槍彈打中, 也並不反擊。

反抗軍的直升機, 向巨型戰車發射火箭。

火箭射到Machines部隊戰線的前方十米左右, 在空中像碰到了透明的空氣牆。火箭並沒有爆炸, 而只是在碰到「空氣牆」的一殺那, 整顆火箭消失; 而在其空氣牆的接觸面, 有一殺那如網狀般的閃光。

所有反抗軍發射的武器, 都在碰到「空氣牆」時, 發出網狀閃光後消失。


※ ※ ※ ※ ※ ※ ※ ※ ※ ※ ※ ※ ※ ※ ※ ※

(Co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