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11日

512 川震兩周年

512 川震兩周年




「汶川第一小學」


穩如泰山的汶川縣城公安大樓


去年(2009)5月12, 我寫下了這篇:
http://blade-master-hk.blogspot.com/2009/05/512.html

其實幾乎跟沒寫沒分別, 因為當時想說的東西都被我自己一下 [Delete] 全刪掉。

(BTW, 謝謝各位關心。本人不是韓寒、本樓也沒甚麼知名度、本人亦不會蠢得去 Yahoo 或者 MySina 開Blog咁笨忍, 這裡暫時未曾試過被和諧 (*截至目前2010年5月11日); 所有標著《刪除》的地方, 都是我本人自己刪除的。謝謝關心。)

在之後的一個月, 我有點空閒時間 --- 非常空閒。出於一種「憤怒」的心情, 我決定親身到汶川災區一帶, 親眼看看那裡的真實情況; 而這是我那次旅程的其中一項主要課題。回來後我對那裡的觀察, 寫進以下的四篇文章:

川震周年實地報導(1-4)
http://blade-master-hk.blogspot.com/2009/07/1.html
http://blade-master-hk.blogspot.com/2009/07/2.html
http://blade-master-hk.blogspot.com/2009/07/3.html
http://blade-master-hk.blogspot.com/2009/07/4.html

一直到上月(2010年四月), 因為有人試圖拿一些中共的官方八股文以及謊言來混淆視聽, 我在朋友L君協助下, 把部份文章貼出去。因為我知道、並且幾乎肯定, 當那些人拿官方廢文出來貼的時候, 他們絕對想不到, 在那個forum會有一個親身到過現場的人, 站出來跟他們叫板。

但再後來我就開始有點後悔, 因為我應該可以做得更好; 當時我只貼出文章的第三跟第四篇, 然後我發現我的說話跟文章被很多人誤解。當然也有一些明顯連「災區究竟是甚麼」都沒有概念的低級五毛, 對我作出質疑。對於部份常見的誤解, 我會儘量在後面作出說明。而文章, 我希望能看到這一句的朋友, 假如你有興趣, 請重新從第一篇開始看, 而不要直接跳到第三。

當時(進入汶川前)做的前期功夫不足夠, 現在回頭看, 也對整件事件做成硬傷。當時假如我再勇敢一些, 應該會在汶川縣城多停留一些時間; 對某些關鍵點(例如汶川第一小學)作多點了解、以及希望能成功找到一兩個敢對「外地人」說話的當地人。另外即使不能去北川、不敢進映秀, 也應該再想辦法, 找個包車司機去跑個沒有太敏感的受災鎮市。

(BTW, 有人問我, 這次會不會找機會去青海玉樹; 我目前(2010 May)的答案是「應該不會」。)

*** *** *** *** *** ***

其實一直想說很久, 就是在香港, 各位身邊總是充斥著一堆一堆的"自稱"愛國者; 這些「愛國者」可能是你的舊同學、你朋友的朋友、更常見的是你的同事。對這種「自稱愛國者」的描述, 本樓向來不缺; 不過其中一個重要成份, 似乎一直沒有寫出來。就是 : 只要你稍有用心地留意, 你就會發現, 這些人雖然"聲稱"自己怎樣愛國, 但其實他們對這個很"熱愛"的"祖國"毫不認識。你會很驚訝地發現, 他們原來是從來不知道這個 "熱愛的祖國" 究竟正在發生甚麼事。他們只是咀巴上說說「愛國」, 但實際上對這個國家毫不關心。絕大部份時候, 對, 沒錯, 是絕大部份時候, 我這個反共的竟然遠比他們"愛國的"所知多得多; 開頭我對此很迷惑, 然後是憤怒, 慢慢我發現這是常態。


你會發現他們根本不知道誰是馬加爵。
你會發現他們完全不知道「同學們, 讓領導先走」事件。
你會發現他們完全沒聽過「華南虎」事件。
他們完全不知道甚麼「南京徐老太」。
他們明明看過新聞(香港也有報道), 但卻不知道誰是「楊一刀」。
他們不知道甚麼是「躲貓貓」。甚麼是「七十碼」。甚麼是「俯臥撐」。甚麼叫做「被自殺」。甚麼是「釘子戶」。
嗯, 他們當然知道甚麼是「草泥馬」, 不過你問他對草泥馬有甚麼看法的話, 他會告訴你,「很有趣, 很可愛呀!」

......磬竹難書。


對於這種情況, 我曾經很迷惑。我不明白, 為甚麼一個經常聲稱自己「愛國」的人、聲稱自己「我都好熟大陸架」的人, 為甚麼竟然會不知道、沒聽過這些事情、竟然會對這些事情漠不關心、為甚麼我竟然比他們更清楚這些事情。

我試舉一個案例, 新鮮熱辣。現在是5月11, 明天就是512兩周年。兩年前大家身邊那些很哀傷的、很悲痛的、滿屏MSN加心心加彩虹的、那些說「中國加油」的、以及那些大說空話屁話的, 到現在有多少這些人早已經完全忘記。為甚麼反而是我這個反共的, 還會在兩年後的今天繼續寫這個。更甚者, 有個當時「很悲痛」的人, 還要我這個反共的去提醒他, 他才記得明天便是「512」。

對於這些「愛國者」們的分裂特質, 我本人早有答案。本來為了說明這個答案, 我想到了一個很下流, 但很貼切的比喻。不過再想想, 這個「寓言」實在太下流, 不貼了。

這些「愛國者」們所愛的, 其實是只存在於他們幻想中的那個祖國, 而不是現實中那個裡外爛透的爛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