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26日

[廣州725撐粵語] 現場報導

[廣州725撐粵語] 現場報導



2010年7月25日, 在廣州市的江南西站A出口, 是廣州人「撐廣州話」的活動。這是一個由廣州年輕網民們自發進行的活動。

這次我要特別說明, 為甚麼我會報導這個活動。平時, 在香港進行的各種群眾活動, 例如六四賞月、七一散步等等活動, 假如不是有特別原因的話, 我是不會刻意去寫些甚麼的。因為我估計作為香港人, 即使你並不參與這些活動, 也大概會很清楚這些活動是怎麼樣的; 而且目前(2010), 香港幸運地, 也還未曾和諧到會把網誌、圖冊和諧掉的程度; 而以今時今日香港人的德性, 每逢這些群眾活動後, FB、MSN、Forum、Blog...上的相關照片只會氾濫到你不想看。因此一直以來我幾乎未曾試過為香港的這類活動作「報導」。因為我認為在資訊飽和的情況下再去做「報導」, 只不過是一種湊熱鬧的行為。

但這次725不同。因為這是發生在廣州的一起群眾自發活動, 意義非比尋常。某程度上甚至比香港的賞月、散步活動更多一份意義, 因為嚴格來說, 香港這類活動也不能算是真正的「市民自發」。而現在, 這事竟然出現在後清政權底下的廣東「省城」廣州市, 這將是一次意義重大的事件。嚴格來說今次725是第二次; 但前後兩次所引發的波瀾可完全不同。725這次, 重要得多!

而且, 以絕大部份香港人的「理性、溫和」窩囊廢個性(*), 對於廣州市的這個事件, 頂多只會在看著免費報紙相關報導時, 以世外高人身份, 向當時在場的 同事/朋友/老婆仔女... 發表約三句世外高人comments, 然後忘記。不會有多少香港人, 會真的坐言起行, 動身去廣州親身支持。因此, 估計大家不會看到多少, 來自香港人的實地拍攝和報導。

(* 當然, 香港人是不肯承認自己其實只是窩囊廢的。)
(* 在516公投的17.1%投票率之後, 我清楚知道並了解 *絕大部份* 香港人, 確實就是這個樣子。我也打從心底明白, 曾蔭權吠叫「你地只係少數」其實真的是事實。「我地」這些人, 確實只是「少數」不識時務的人。)


《有關「撐粵語」活動的一些背景資料。於 28/Jul/2010 加入。》
本來並無打算把「撐粵語」活動的背景資料、緣起之類加入本文, 因為我一方面, 下意識地認為很多人都會知道這一連串事件; 同時又「大安旨意」地覺得就算不知道, 也應該很容易search得到。但經一位朋友提醒後, 發現確實這事即使才剛剛發生不到三天, 就已經被刻意淡化和諧; 決定也把事情的背景資料一併補上。因為再過數年, 確實可能再無人記得究竟這段時期發生了些甚麼事。出於方便, 這些背景資料是我copy & paste的。

---------------------------------------
「粵語保衛戰」事件(2010年)
7月5日
廣州市政協紀可光向廣州當局建議,將廣州電視台的綜合或新聞頻道改以普通話廣播,理由是為亞運會創造良好的語言環境,也為廣州打造國際都市形象。建議隨即引起當地市民強烈回響,引發「粵語保衛戰」。
7月11日
廣州人民公園舉行「我為粵語大聲唱」快閃行動,吸引過百名民眾參與。參與者高舉「廣府話起錨、煲冬瓜:)」標語,並高唱《海闊天空》和《半斤八兩》粵語流行曲。
7月14日
東莞文化部門下令,鏟除東莞石碣故鄉紀念園中袁崇煥雕像下刻有「掉哪媽!頂硬上!」的銘牌。
7月16日
網民號召本月25日在廣州舉行萬人集會,力撐廣州話。
7月23日
傳出「齊撐粵語大行動」遭當局打壓,被定性為「非法集會」,活動發起人更被帶走問話。

7月25日
廣州地鐵江南西站A閘口, 「廣州人撐廣州話」活動。
---------------------------------------


《於 28/Jul/2010 補充》
廣州這次的 [725廣州人撐廣州話] 活動, 有可靠證據表明, 真正最初的幾位發起人(都是18-20左右的年輕人)很快就被公安抓走問話了。由於這次廣州活動不同於香港的類似活動, 發起人並不是一些公眾知名的人士或組織, 因此在活動來臨前一段時期所發生的事情, 很值得大家留意並觀察。幾位年青發起人們都是奉公守法、真心真意的打算去做一件正確的事, 也為了向當局發出一個明確的訊息 : 我們不是搞事的。因此他們拿出了誠意, 親自去公安局提交資料、備案, 遵正途申請活動, 同時也用他們(年青人)能用的方式推廣 : 百度、微博等等。

但就在活動前大約一星期左右, 傳出發起人都被傳召問話(注意 : 當時的說法並非拘捕)。由於這個消息是一下子爆傳出來、然後馬上極速被和諧的, 因此有理由相信這是事實。

你有權說他們實在幼稚, Too simple, sometimes native. 你有權坐在家中繼續說風涼話。但我要說, 他們是勇敢的。他們清楚自己的政府是甚麼樣子的一個政府, 而他們選擇了勇敢面對, 嘗試用誠意來向政府釋出善意合作的信息。

之後就在活動前的數天, 各種各樣的訊息滿天飛, 大部份的都是說活動已被定性為非法集會, 已經取消, 呼籲人們不要去。然後有相信是發起人身邊的人士, 不斷發出「官方」的取消活動通知(其身份不斷被質疑)。在最後兩三天, 就出現了各種奇怪的消息 : 由各種不知名人士發出更改活動時間的帖子、更改地點的帖子; 還傳出不少引導性的帖子, 以圖使人以為這個真是一個惡意的搗亂活動。

雖然確實看到有非常多的人, 被嚇倒了而不敢出席(不能怪他們), 但絕大部份人仍然堅持當天到場「散步」。失去了活動召集人, 但活動依然存在。其實我傾向相信那位發出取消通知的人身份是真的, 我能理解他不斷發這取消通知, 所想的是甚麼。首先當然是他們也必需自保, 通過不斷發出確實的取消通知, 儘其所能地去除公安們的欲加之罪。二來這是一次完美的、漂亮的曲線行動; 活動既提出了, 該活動的精神就已在群眾口中留存著, 根本是無「正常」的方法可以取消(假如不使用「有型之手」); 相反地, 他在最後這幾天, 落力地使用比當初發起時來得更大的力度, 到處去「大聲疾呼」這個「取消活動的通知」 --- 其實就是最好、最漂亮的宣傳。因為公安們不可能去指責他發「取消通知」的行為!

又有甚麼方法, 比起竭力到處去告訴廣州市民, 一個活動因為受到公安打壓, 所以現在要取消、你們千萬不要來呀 --- 來得更有力、更能激起大家來散步的決心?!


---------------------------------------

我曾經打算「吹雞」多找點人一起到現場的, 但很快打消念頭。因為首先, 我知道香港人沒多少人會願意到外地去「搞d咁野」, 更何況還是「返大陸搞d咁野」。沒人知道活動將會演變成甚麼樣子、甚麼結局; 我自己願意冒險, 但如果是我呼籲一些朋友參加, 而最後引出了甚麼結果(即使是有心理準備的), 那可是我不願意、也無法承擔的。

活動搞手始終年輕, 經驗不足是事實(但無可厚非, 這是可以預期及理解的)。活動本身有許多不足(這裡我會對本文作修訂以便詳細描述)。但首先第一個同第二個不滿同問題, 來自活動的基礎本身。

活動時間定在 5:30pm 的奇怪時段, 早唔早、夜唔夜; 我結果中午1:00pm已經要出門。另外, 由於發起人飲咖啡, 結果活動時間後來出現幾個版本 : 5:00, 5:30, 6:00。即是原則上5:00pm就應該到現場。

活動地點的選擇也是錯誤; 現場確實根本不適合辦這種群眾活動。做成的一個結果就是, 令公安 (* 其實這個用詞是香港人的一貫誤解。大陸人根本不會叫「公安」, 都是一樣叫「警察」(不止是廣東省)。我不理解這誤會為甚麼回歸多年都還沒人指出。我也是幾年前才明白。) 聲稱「嚴重影響交通/安全」的「籍口」變得無法反駁。而且參與者也辛苦。BTW, 有關本活動的其他不足, 暫時不再說。因為任何不足, 均屬情有可原。

(以下本文均繼續以「公安」稱呼之。因為香港人早已習慣。)


為貼文方便, 暫時所有照片均沒帶連結。但各位可以到下面這圖冊內仔細觀看:
http://picasaweb.google.com.hk/blademasterhk/725#


[視頻] 一個來自百度《粵語吧》的廣州網友所拍攝, 建議觀看:



我到達江南西站, 已經是大約5:15pm左右。


事前還有很多廣州網友, 樂觀地說難道公安敢封了整個A閘口不成? 當時我已想回覆, 但一來未開帳號, 二來也不想在那個時候給他們潑這冷水。我想說的是 : 哈哈哈, 公安為甚麼不敢? 他們當然敢這樣做!

不幸地(但我早已預期會發生), 公安確實把整個A口封閉, 只入不出。既然連香港警察也常隨心隨意把地鐵封閘, 憑甚麼以為公安會「不敢封」呢。


所有人(無論是否去參加的)都被逼改用C閘口。其實是阻止不到人們的(看得到, 幾乎所有的人即使繞道, 也都是去原來的A閘口一帶的)。
Btw, 以事論事, 到看到原本的A閘口的情況, 我倒認為公安封閘的決定, "某程度上"是正確的。


所有人也都是為了去這裡的(原本的A閘口)。


大部份本來可以行走的空間, 都被便衣或不便衣的便衣警察們封了。


公安封了大部份本來可以給人容納的空間。這招我們在香港已見識過多次, 不陌生。但沒有多少群眾活動經驗的廣州市民, 對此當然很憤慨。


已經是5:30pm了。



注意: 由於往後相當多的照片, 都只能以高舉過頭的方式拍攝, 所以請勿要求甚麼美觀、構圖云云。這裡是活動現場的核心地區, 可以想像根本不適合作這類活動的進行。不過又可以想像, 這又是由於公安強行霸佔了在旁邊, 原本很大的空間。


這位老伯是5:30pm後全場的一個高潮、一個重心人物。
當時他來到現場, 就在我的正後方。一位公安拉著他, 叫他「走啦, 冇野好睇呀」佢好激動:「走咩呀走! 我特登黎撐X光呀(聽唔清楚, 但聽語氣似乎係某位廣州知名人物)!」然後一直向前逼進。他身穿一件「維權人士XXXX」Tee, 身旁所有市民、後生仔女都為了驚訝。他走到前面欄杆前, 毫不考慮就動身跨入去(當時附近都未有人動身跨入去), 在場所有人都大聲向他鼓掌。
後來這位老伯成為當日其中一位最搶眼的主角。


5:40pm, 我仍站在欄杆外(其實是馬路), 層層疊的人群既擠又悶熱, 更焗似桑拿。事實上站在這裡(* 注意:其實當時這個位置, 已經算是非常接近活動中心的), 絕大部份時候裡面根本是不知道「核心」正在發生甚麼事、大家正在說甚麼。大家都是出於來這裡的信念而忍受著悶熱站著。偶而由核心部份幅射開來的一兩聲呼喊、舉手示意等等, 大家都是以近似人浪的模式在做(並非刻意的, 只是實際上做出來卻很有人浪效果); 因為核心裡面的人們沒有任何大聲公之類, 外圍(包括我站立之處)根本無法聽到他們在說甚麼。但只要看/聽見核心處的人們歡呼、拍手、或者喝倒采、「收皮」, 大家都會大概理解剛剛說了些甚麼, 於是不約而同一起做。而處於再外圍的看到我們, 便又繼續傳出去。

整個活動有幾乎大部份時候都是這樣。


馬路的一半都是行人和參加者。公安早已經封起了一邊的馬路。先注意兩件事 : 一、認著對面馬路的爛尾樓; 二、這時對面行人道情況還算是「正常」的。


回頭往剛才的來路看去, 參加的人群愈來愈多了。


核心處開始分派著急忙影印出來的「標語」, 大家分散著舉起。
(「只當百花齊放 豈可一桶槳糊」)


這張照片, 已勝於數百字的描述。

鄰近地區, 只有在廣州才有可能出現這幅照片。不說遠的, 假如是深圳、或者東莞, 均是沒甚麼可能出現的。


人群已完全充滿了這整個區域了。


始終, 我們香港人相較起來, 群眾活動的經驗較多一點點, 不會除了單純地站在原地以外就不知道/沒想過有沒有甚麼別的行動可以進行。我放棄了原本似乎比較接近核心、但除了悶熱之外沒有甚麼作為的陣地, 退了開去另找途徑。但出乎我意料的, 其實很輕鬆、不費甚麼力就能找到方法走到制高點, 商場的二樓。但問題是前面的人牆高大(我是只能強行舉高手才能拍到, 肉眼根本看不到)。


核心地區早被保安(不是公安/警察)封起了。雖然總有人能強行扭進去, 但我又不想用這方式。


其實也是出乎意料的, 根本不需費甚麼心思, 就能採用另一個方式, 直接進到裡面! 甚至乎站在這裡, 還要比剛才外面舒適涼爽!
此照片可以隱約看到, 最初建立「防線」打算包圍參加者的的公安們, 很無奈地被大家反包圍。


核心處傳出一份宣言。但在沒有大聲公的情況下, 變得只具象徵意義, 因為沒幾個人知道上面寫著甚麼。但大家不會介意這些問題。BTW, 我不斷強調著「沒有大聲公, 所以大部份參加者們其實不知道正在說甚麼」, 但我絕不怪責任何人。因為第一、極大可能是原本準備好的物品器材, 早已全被公安充公。而這亦是部份廣州網友告訴我的。第二、假如現在有使用大聲公, 我估計整個事情發展必定不再一樣。我非常有理由相信, 如果此時有人使用任何器材, 公安必定會有具體動作。情況必然又會往另一種方向走。


注意照片中央 : 「維權」老伯已成為眾人焦點。但, 再一次的, 即使已成功混到核心區域的我, 也還是聽不到他們在發表著甚麼講話。





6:01pm, 挪威教師「鬼婆」甘茜蓮依約到場現身, 大家響起最激烈的歡呼! 值得說的是我並不知道她跟她的幾位學生, 是從哪、怎樣走入現場的; 但明顯地一如任何中國地方, 老外是不會受到任何公安警察的阻撓的。

核心區域雖然人多, 但其實還比外圍舒適, 我很輕鬆就能走到她前面。

「鬼婆」帶領大家喊叫口號, 全民齊心! 飽受悶熱疲憊的參加者們都振奮起來。



6:11pm, 大批防暴警察到場。

這時現場相信早已超過萬人。萬人潮水式、向著經過自己前面的防暴警察怒哮「收皮!」
防暴警察此時進行第一波的戰略性清場。他們把整條馬路封閉, 同時把馬路範圍清場。原本站在一邊馬路的人(即我最初站立的區域), 被強行驅趕到後方。

我移動到核心的另一邊高地。大家請先記著目前這個角度的情景。


6:13pm。由於原站在一邊馬路上的人都被驅趕到較後的行人路, 因此肉眼所及的整條行人路都是參加者; 還有封閉馬路後, 在封閉末端取集的數不清的人。


對比回較早前的畫面。此時封路已完成。而不斷從地鐵方向湧來的參加者, 全部都在對面行人路上移動。他們將被逼繞大遠路, 從封路末端以外的地方走回來我所在的這邊行人路。由於這條行人路其實並不寬, 因此我實在無法估計、人群究竟會延續到多遠的行人路上!


封路的另一端路口。趕來參加的廣州市民, 源源不絕!

每隔一段時間, 大家都會齊聲向對面行人路緩緩走著來參加的人們大聲歡呼、加油。而對面行人路亦會喊叫及揮手回應。


根本不知道延伸到哪裡!



有人展示其自製的「我愛廣州」Tee。都是繁體字!


6:32pm, 亞洲電視記者竟就在我面前進行訪問。問得很仔細深入。
我一直站在他正後面, 坦白說我想他訪問我。我很希望向著鏡頭說 : 「我係專程係香港上黎撐你地既!」--- 這念頭存在了好一段時間。不過訪問一直沒完。我後面的年青人們一知道是亞視, 便不斷高聲向附近其他人大喊「今晚睇亞視呀!!~~~」跟我較早前在另一群年輕人身邊聽到的「唉, 新聞點會有得播丫......」對白加在一起, 絕對能夠理解廣州年輕人們的想法如何。心底確實有過一絲暖。事實上, 就我本人在現場到處移動所見, 我除了ATV之外, 不見到有其他明顯的傳媒出現。回港後從youtube上我知道其實TVB也有到現場, 只是我當時看不見。並未見到有任何內地/廣州本地傳媒, 我指的是明確地能從衣服、器材上判斷的。倒是前後有過一兩部專業的攝影機在現場拍攝, 沒能看到所屬組織; 但從攝影師的打扮神情判斷, 又並非公安的人員。


6:35pm, 防暴警察們從末端插入人群, 開始對行人路範圍清場。


公安們佔領商場各出入口。


馬路末端的大批公安列隊集合, 有所行動。所有人都知道開始清場了, 不過大家都仍然只是靜觀其變。


剛才列隊的公安跑到我前方集合準備。他們選擇這位置, 是因為在圖中右方是欄杆的盡頭, 他們可以隨時在這裡衝入行人路。


防暴警察們的驅趕力度加大, 我所在處大部份人跟我一樣, 籍著不斷在同一片區域漫亂地走路、磨繒著避開公安的不斷驅趕。
防暴警察裡面有年齡稍大的, 開始「好言相勸」:「依家清場喇, 行啦, 唔好留喇, 一陣難做上頭再落命令咁就出事冇得傾喇...」並非原對白, 大意如此。畢竟今次活動的「本質」不同, 很多人(包括我)也先退到後方, 但維持在這個區域反覆來回「漫步」和觀察。


很多人都跟我一樣, 在這裡繼續觀察著公安們的行動。


列隊的公安們急步走向核心區。


6:45pm
我不知道核心部份會不會出現劇烈抵抗。我肯定大部份像我一樣一直磨繒先撤, 但繼續停留在這裡, 都是為了觀察核心部份遇到清場時, 會不會發生事故。
聚集在核心區域的參加者們很頑強。「頑強」這個字眼在這裡可能會引致不少誤解。我的意思是, 核心區域的朋友們, 確實在這裡磨繒了相當長(相比我們來說)的時間, 沒有散去。但就我所見(從圖中這個距離和角度), 並無任何明顯的衝突、騷動。
我重申, 是「我在這裡, 見不到」。
由於那裡持續了相當長的時間, 我也沒帶長鏡頭, 我有考慮過轉移陣地。但非常緊張, 因為不知道哪一刻、會不會發生甚麼事情, 而那是之所以我今天要自己在這裡的原因之一。假如在「清場」行動裡面發生甚麼「事情」, 我得用一切的辦法來拍下真相、並且儘快把它們帶走, 帶回香港!


觀察了好一段時間, 似乎很平靜, 又似乎已經成功清場。我想確認這點, 於是決定從後繞到任何接近的地方。結果在商場後面發現其實還有很多人聚集在這裡。相信當中大部份是被公安從馬路方向(即照片裡面正前方)逐漸逐漸逼進來的。


逗留在此的, 裡面有很多都是比較上較堅持的一部份人, 所以在被擠進來之後, 依然沒有散去。這裡也不斷叫喊著「掉那媽, 頂硬上!」的「主題」口號。



19:03pm
這裡最最後的雙方陣營交接點。氣氛很奇怪。參加者裡面有非常激動地表達著的朋友, 而其他仍然逗留的人(例如我)則一再呼喊著「主題口號」。但由於今次活動的性質, 大家都知道「對立者」與公安系統無關, 就連最常見的那種拆遷事件也不同, 因此大家都沒把矛頭指向站在面前的公安 --- 而公安們的表情也同樣地相當奇怪。

這時候突然下雨, 而且雨勢來得突急, 天也幾乎突然暗下來。大雨比起任何「列陣」都更「有效」, 在雨勢跟打雷下, 人群倒是迅速和平散去......


19:14pm
我並不知道, 究竟在活動一開始前, 是否真是已抓走了部份活動人士(有說法是這樣說的)? 但卻明顯地, 因為天雨關係, 活動以一種雙方都覺得恰當的方式, 戲劇性地和平結束。

人群不斷散去, 就連那些公安們也露出那種「呼! 搞掂收工了」的表情。但我還是想看看「第一現場」究竟怎樣了 --- 會不會還有一些被制伏著、面朝地下手背朝天的參加者? 我仍然決定再繞回去前方。

回到上圖的路口處, 公安們剛剛把行人路解封。


19:16pm
剛好繞了一整圈, 這裡就是原本的核心區域。公安們都準備收隊了, 行人都很自然地在旁邊走著。


《以下是這次725活動的感想, 於 28/Jul/2010 補充。可能會追加或修訂, 謝謝。》

以下是我對這次活動的感想。我不會多談活動的命題本身(廣東人講粵語), 因為我覺得這是根本不需要花時間去「討論」的; 用其他blogger的語言說, 就是「食飯好定食屎好, 是根本不應該討論的」。而且這命題的討論文章到處都有, 我不打算獻醜。

我只說說自己對於「這個活動的本身」所引發的感想。

其實本來執筆寫這段之前, 我是預期寫許多對於活動裡面, 很多具體的、執行上的細節方面的意見。但是到了這刻, 我又不太想寫出來了。因為如我前面談過的: 這一切瑕疵, 全部都是情有可原、以及應該原諒的。因此下面有很多東西, 我只輕輕帶過。

活動地點的選擇 : 江南西站A出口。這個決定, 無論對哪一方面、包括公安來說, 都會覺得這是個錯誤的選擇。但因此可以看到, 其實幾位發起人是一直沒有想過這活動會「演變」成這種規模的群眾活動, 尤其對比起頭一次的撐粵語活動, 是在山上的公園進行。明顯地無論是發起人還是公安, 都真是想不到當天竟然真有這麼多人參加。尤其是當公安還做了這麼多功夫之後。

活動時間 : 前面已談過。選擇5:30pm這樣的奇怪時間, 實在想不通原因。想得到而又比較可能的, 可能是想避開夏日最炎熱的時段?

活動最高峰, 絕對超過一萬人。無法正確估計「參加人數」, 因為事實上, 一來由於缺乏同類活動經驗, 同時也有心理承受力的關係; 再加上現場環境確實不適合這麼多人聚集等一連串因素, 非常非常多的人, 在去到現場站了一會後就因為上述原因而選擇離開。

參加者的年齡層是我發現的其中一項非常值得深思的。就我親身現場到處移動的觀察所得, 參加者佔近90%均是非常年輕的青少年, 即所謂80後、90後(這些型容詞本來就是大陸社會慣用的, 請勿以為我是給 *香港傳媒* 洗腦); 而餘下的約10%, 卻又以四十多、五十歲以上的中老年人為主, 年齡斷層非常顯著。像我這類三十多歲的人非常少。可以判斷, 這主要是因為在活動後期, 推力最大的手段, 均是互聯網之中又最為「年輕」的成員 : 例如微博、Twitter。Facebook在此事裡面的影響力, 我並沒有資料。而中老年人則是從一開始在報紙上看到呼籲, 就已經堅持來的、並沒有受到後來種種「取消」的消息影響。(他們不會上網, 同時報章更沒有在事情鬧大之後提及此事)

跟香港的同類情況剛好相反, 廣州男女(年輕人)對事件的表現, 往往是少女的關注度, 遠遠遠遠比起少男們為高, 而且表現得非常極端。現場裡面到處都是類似以下的情景 : 一群年輕男女到場, 其中男女比率約為3:7(男3女7), 而那幾位男的往往只站在最後面, 不停、不斷大聲說著像如下「得未呀, 有咩好睇o者, 咩都睇唔到... 其實你想點o者, 走啦, 企係度做咩o者, 得個企字... 都唔知做乜, 又唔知嗌乜(當現場有歡呼聲或喝倒采時), 呢度又熱又臭... 喂你唔好咁激啦, 走啦」這類對白。我不是誇張的。我在場內到處都聽到有這種現像出現, 不是孤例。

年齡層上跟我相若的三十多歲(至四十頭左右)群體, 則相當多是 : 不明就裡而路經, 感到好奇(* 說明他們根本不知道當天有這樣一個活動), 用儘方法死逼入去, 看了一會就會跟同行朋友說, 屌, 多餘, 痴線, 搞埋d野做乜丫, 阻住晒... 然後笑著離去。但同時相反的是, 不少(* 實際數量並不太多)這年齡層的女士 --- 直接些說,「師奶」(絕非貶意, 看下去就明白)階層認真參加。而且也有明明不知道本活動, 確實真是路過的「師奶」(其手上還拿著?菜膠袋, 足以證明), 同樣是路經, 但結果就加入了。

這類三十多歲的, 以及前面談到那些80、90後的少男, 還有個共通點, 尤其是少男們, 就是對參加者作出大量「插科打渾」的言行 --- 我一時很難用文字描述到底是甚麼, 暫且保留, 希望還有人能理解。

對於為甚麼男女反應、以及年齡斷層有這些跟香港明顯不同的現像出現, 我目前並沒有任何比較可靠的分析, 亦是暫且保留。假如哪位朋友對此有想法, 請隨時電郵給我, 大家研究研究。


《29/Jul/2010追加, 從Twitter上取得的...》
---------------------------------------
為什麼選擇江南西,其實這當初僅是一個街頭小活動,80後90後在這裡街頭考粵語題,回答問題送獎品,用實際和溫和手段為粵語做些事。但後來報導袁崇煥名句被鑿,再者活動組織者被喝茶,一下讓這個互動聚會變成了表達訴求的集會。

正因當初是一個不起眼的小活動,就像唱歌快閃一樣,小範圍唱完閃,不是什麼激進抗議,不用在政府門口。什麼都怕敏感,兼管治能力低下的當局一做事,就等於自己「捉蟲入屎忽」,逼著小活動變成大訴求。

按照當局的遊行集會申請規定,申請遊行集會時必須申報人數,但得到批准之前你不能公開召集別人參加,否則就是非法煽動遊行集會。假如申請得到批准,你可以公開召集了,又會造成申報人數與實際人數不符,遊行集會又變成非法。總之,無論怎樣你都是非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