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8日

[賀] 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

[賀] 劉曉波獲得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 香港人民發來賀電!


(內文於 2010.10.10 補充。)

其實對我這樣子的人來說, 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 為甚麼會這樣激動, 對於很大部份, 對, 絕大部份的「香港人」來說, 他們是不會明白的。

對於那些理性溫和香港人來說, 他們一來根本不知道誰是劉曉波, 就算知道也慬只於看地鐵免費垃圾報紙時「瞄」過一眼; 二來他們也不會明白為甚麼他會得獎, 只會在茶餐廳拿著報紙、眼瞄著牆角掛著的電視新聞, 說句「哼哼! 咪盞激嬲大陸, 有咩用o者~」如果有同事同檯, 就不忘再加一句「其實我不嬲都話啦, 挑你係大陸寫埋呢d咁野, 有咩用姐, 係咁係度搏出位, 人地咪拉九你囉, 你唔搞咁多野咪冇事囉! 囉黎衰。」, 何其懂得人情世故、看透世事。

而對於我這種「反共爛仔」(*)來說, 其實今次我這般興奮, 甚至興奮到請客吃飯; 培析下來其實並不是因為「劉曉波獲獎」, 真正令我歡呼的, 是無論是誰, 只要有人大大力摑「中國」這個垃圾賤種陷家剷打靶邪惡國家一大巴, 我都開心、心涼、全身上下三萬六千個毛孔都舒暢!

(* 最近有人 --- 還是我「曾經」認識的人 --- 在MSN諷刺我是「民主鬥士」(大家可以想像是哪種口吻)。咪玩啦, 「民主鬥士」我擔當不起, 也沒這個心去做那種一旦拿「民主」貼上身之後, 便不得不做一個溫文爾雅好脾氣、打不還手罵不還口 (但那些支持政府、支持建制/土共、支持大陸的撚樣們, 卻可以放心大鬧) 的「民主人士」; 皆因「民主人士」一旦稍稍還擊, 那些卵蛋們便會馬上大吃一驚, 驚呼「嘩你地咁樣仲學人講民主牙」。面對著華人社會裡面的這些卵蛋, 我又怎會去當「民主鬥士」呢? 與其要我自認做「民主鬥士」, 對不起, 我沒那麼高雅, 我這人只配做個「反共爛仔」、也更喜歡做個「反共爛仔」, 卵蛋們。)





「中華人民共和國」這個仆街打靶陷家剷邪惡國家, 當然不承認這個獎項, 也當然不公佈這件事情, 這也算了, 任何有幸知道這件事情的國民, 都不能夠、不可以把這個"事實"發放出去。這個陷家剷邪惡國家, 把為此而慶祝、自己私下出去吃飯的市民給逮補超過24小時, 並宣稱因為「犯罪情節特大」。這個陷家剷邪惡國家, 在事情公佈後的第一時間, 就去軟禁並截斷了得獎人妻子。這個陷家剷邪惡國家, 在這短短兩天, 因為這件事情而抓了難以點算的異見人士。

而香港, 竟然還有這種卵蛋, 跟我說「國家已經愈來愈好了」、跟我說「愛國」? 卵蛋們, 我的回答, 站隱了 :「屌你老母啦!」

香港那些自己還可以安坐家中, 就掩耳盜玲說「國家愈來愈好了」的卵蛋們, 自己睜開C眼看吧! 當然, 你們這些陷家剷還可以說, 全部都是我創作出來屈大陸的!

@xiaolu8964 最新消息!声援江律师!江律师刚于一分钟前被二个不明身份,未穿制服,也不出示证件,自称是派出所的人带走,江律师要我告诉大家,转!
@liudimouse: 读卖新闻记者说刘霞正在回北京的路上,但是电话还是停机。
@mranti 德国明星周刊选刘霞小区的国宝或保安向记者竖中指的照片为“本日之图”,图中该人丑态毕露。RT @materialpunk: 呵呵 http://www.stern.de/bdt/bilder-des-tages-stinkefinger-gegen-die-freiheit-1501450-f8df4279b71a6045.html
@atian328: 请关注!刚刚接到民生观察工作室刘飞跃先生电话:警察要带我出去旅行一天。
@tengbiao 参加npp庆祝会被抓的赵枫生刚发来短信,他刚从驻京办出来了,现在公交车上。
@WangJinbo: 王荔蕻、屠夫、赵常青被行政拘留8天,包龙军、天天被遣返,殷雨声、小路、魏强在警方(或驻京办)手中,许志永、阿尔、刘京生、王国齐、张永攀、何杨获释,高健、赵枫生情况不明。请补充最新消息。
@heyang519: 我已到家,40小时没睡,洗洗睡先,明天汇报。
@jason5ng32: 中午吃饭的时候和同事测试了一下短信的过滤情况,单纯发送“刘晓波”联通移动都不会过滤掉,发送“刘晓波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联通移动均发送失败。然后我们打电话到10086投诉,对方说这是上级规定。
@zhiyongxu: 我出来了。感谢大家!昨天因为感动带大家到路边举起“庆祝刘晓波获诺奖”牌子,大约一二十分钟后看到人开始聚过来就散开吃饭了,常青兄弟被拘留八天,还有别的朋友被拘留,我非常愧疚!
@jtyong 刚接周莉现场消息:王荔蕻行政拘留8天、屠夫吴淦行政拘留8天,家属皆已签字
@hz8964消息:推友小路,派出所现正把她扣押在一辆警车中,要移交给湖北省驻京办遣送回原籍。阿尔已被国保带回。屠夫被拘留八天。何杨下落不明,已通知他妻子去派出所报案。许志永杳无音讯。
@XiaYeliang: 如果王荔蕻因聚餐而被视为违反治安管理条例拘押8天, 将开创党国任意抓人的先例, 意味着任何人在饭店吃饭都可能被抓, 难道我们生活在盖世太保时代?
@zhanghui8964: 〖饭醉犯罪〗 景色派出所副所长称,要以违反治安管理条例的拘留王荔蕻8天。
@tengbiao 我被三个国保护送回家途中。之后是否被软禁还不知道。请大家关注许志永,王荔蕻,屠夫,何杨,阿尔,等等。
@lhplawer 晚上,警察來了七個;說晚上不要出去活動了.這諾貝爾奬還真影響力不小。
@duyanpili: 王荔蕻只说skape号作废,被警察阻止带走。一个男民警李建晖出来,我们问为何还不释放二人,他说事实还不清,案情复杂,延长讯问到24小时。问有何复杂,他称只能对家属说。
@mozhixu: 综合已知信息,全国各地的国宝都动员了起来,可见决策层级早就越过了北京市,我觉得这可能是羁押时间超出大家预料的原因,当然也不排除是趁机要立威,以弹压因获奖而可能出现的行动潮
@weiquanwang 重庆维权人士穆嘉峪被国保控制
@boxun 陕西维权人士魏强宣传刘晓波获奖消息被抓 http://ff.im/-rL9IB
@boxun 北京维权人士王荔蕻等人因庆祝刘晓波获奖被书面传唤 http://ff.im/-rL9Iy
@ranyunfei 德国之声:尚宝军对美联社表示,刘霞失踪了。刘霞的母亲也无法打通女儿的手机。据美联社报道,刘霞此前就拒绝周五前往锦州监狱,并表
@watchmen725 15:59短信:我现在被两个国宝和一个警察,两个保安带到草场地找我的住址,我现在在草场地物业外的警车上。
@tengbiao: 在五道口下地铁,被3国保强行弄到车里。强行阻拦我与记者见面。强行拉走鸟。手机一度被抢,又归还鸟。
@qijianxiang: 15810309057我的手机。48小时就要到了。无畏者无敌!!!当国家真的需要自己站出来的时候,你会退缩么?当年他们没有退缩,我也不会。加油。未来属于人民,希望在民间。
@elaoda: 滕彪被抓,齐志勇被送郊区,和周莉电话中一起哭。
@hz8964 萧老师:志永昨晚就失踪了,滕彪四点左右被控制的。刚才电话还可以打通。打他186的手机。
@qijianxiang: 考验我的时候到了同志们,我一会去我妈家附近的派出所报失踪。求关注!!我会主动和大家联系,我也不会关机的一般。
@sonny87: 我把QQ签名改为“热烈祝贺刘晓波荣获诺贝尔和平奖”,结果悲剧了,QQ登上了就被迫下线,最后签名被清空才可以再次登陆。
@secretaryzhang: 一会将被喝茶,原因不详。
@yanglicai:12时35分接到魏强电话,称他现在花家地派出所,有可能被带往北京市公安局。他今天因在中央美院张贴写有“2010年10月8日刘晓波仍在狱中”字样的传单被校保卫处扣押并恐吓殴打,随后被警察带走
@adingwang: 路边社消息:著名主持人那威被几位不明爱国人士殴打,据目击者透露,施暴者一边打一边喊:让你叫挪威让你叫挪威!
@lixiongbing: 清晨通州国保支队长王海旺带领梨园派出所的警察崔洪峰等数人来到我家宣布实施软禁
@wanyanhai: 北京海淀恩济庄派出所3名警察来到爱知行研究所,查身份证和暂住证,带走两名工作人员,说暂住证过期。
@fanyafeng: 本人家中互联网被切断,楼下有车盯防。昨日一群人吃饭被带走超过8小时。从这些反应看,维稳体制显然超负荷运转。党国显然自认为危在旦夕!恐怕要成就自我实现的预言!

......還有很多, 未能盡錄。只有遺漏, 因為不是每個「被喝茶」人士都有機會通知別人。


雖然, 如同過去多次的和平獎一樣, 這些獎項的頒佈, 其實是代表著苦難。對當事人來說, 究竟應該感到高興還是傷心, 是一個很複雜的問題。

不過對於喜歡拿「理性溫和」以為是很值得「自豪」的港厘來說, 這些複雜的問題他們又怎會去想呢? 他們可是一群覺得「演員擺個太極起手式之後, 還要用特技來加個太極圖閃下閃下」的這種電影、這種導演叫做「很有深度」的受教育人士呢。

不能不做的是, 在這裡再一次轉貼《零八憲章 全文》:
http://blade-master-hk.blogspot.com/2010/01/blog-post.html



PS : 肯定有很多人, 準備說我「黨國不分」、「愛國不一定要愛黨」此等常見語句了。其實這已經是一個老問題, 有認真看我文章的, 應該發現其實我從來沒有說過類似的說話; 即使是現實裡一旦聊到這種說法, 我也是馬上閉咀不參與討論。但近月來我覺得大概也是時候, 正面來談談有關是否可以「愛國不愛黨」的問題。再等等吧。簡單來說我的見解、我的想法跟看法。我認為所謂「愛國不愛黨」是不存在的, 不可能的。你要討論一個國家、品評一個國家, 而避開抽起不談它的政權, 是不可能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