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27日

《葡國驕雄》四結局

《葡國驕雄》四結局全劇情曝光

前言: 其實呢, 人地話做戲咁做, 之但係呢套戲有排都未大結局呀! 你知啦, 有d人呢, 份人心地咁好, 咁善良, 成日做埋做埋咁多好人好事。又關心社會, 愛港愛國, 隔一排就要企出黎為香港美好未來仗義執言, 唱紅打黑, 份人講野又風趣幽默, 作風敢言, 每每膽敢公開責罵果d牛鬼蛇神。好多人為富不仁, 但係有d人呢, 一心行善真係有樣睇架囉, 由後生到老都依然咁中意幾億幾億咁派出去, 豪氣干雲。又公平、又公義、又講誠信, 講法律; 呢種好人好姐呢, 即使上左年紀身體冇後生咁好, 但係都一定可以長命百歲、有排佢嘆架! 依家醫學咁昌明, 即使住上十年八載, 對d富豪黎講都係小數目有限錢黎o者。家和萬事興、家衰口不停; 成家人齊齊整整, 開開心心, 自然壽比南山、褔如東海架啦。


《葡國驕雄 之 恐懼鬥室》奇情版

(高律師昨午到何家大宅與何生會面,估計四太在場,當時他手持一份入稟狀,原告人名稱被支票遮蓋…)

高律師在何家眾人面前揭開入稟狀。入稟狀是由已故的龔愚芯發出, 她生前最後的指示是: 不論她在世與否, 該指令都會在何的家產出現 "公眾所知爭議(Debat in Public)" 時自動發出。該狀內容是有關龔生前曾經跟何有過一段情, 期間擁有親密關係, 而何曾經於她前夫黃一輝面前親口承諾其將分配全部財富之50%予龔。唯龔已死, 而見證人黃一輝亦眾所周知已失蹤, 而黃、龔二人遺產亦同時有與陳振豬先生的法律程序進行中。因此, 何氏資產如何分配, 將是六方之爭(何、二房、三房、龔、黃老爺、陳振豬)。



《葡國驕雄 之 吸血迷情》魔幻版

何「你終於來了。我等你許多年了。你…你變年輕了。」
黃「…只可惜, 她已經不在。我所愛的她, 卻根本不相信我。」
何「可是我相信你。我曾經對你調查, 知道你真是曾經見過那個人。你沒有騙我們。你…肯定已經接受過" 黑色洗禮"吧, 看你變得跟三十歲時沒甚麼分別。」
黃「對。接受過洗禮, 以前的黃老闆已經不再在世上了。我逃避一切、隱藏自己, 但回來卻已經發現她不再等我了」
何「問世間情是何物! 她等了你何止十六年? 可是你卻想不到, 作為你的情敵, 世上卻只有我相信你。我們惺惺相惜」
黃「你願意接受黑色洗禮, 跟我共同分享永恆的生命嗎」
何「我願意! 我當然願意! 讓我倆一起來支配澳門, 永遠、永遠!」
陳(從門後現身)「輝, 你果然出現了。嘿嘿嘿。我作為「天圖布局」第五代掌門, 我今天就要消滅你這隻血魔!」



《葡國驕雄 之 INCEPTION「植夢師」》解密版 鳴謝: 意念from惠康

高律師將做夢機接在大家身上, 然後何徐徐沉睡...

此時大批狗仔隊、記者全部蜂擁清水灣何家大宅外。記者和警犬們起了衝突, 愈發激烈。大門內卻是另一光景...

三太拔出了線, 大呼「甚麼時候了! 還玩這些甚麼鬼東西!」用力叫醒了大家。何只好對她說,「好了好了, 全給你了, 滿意了嗎?」。
突然, 昭年拿著手槍步入大廳,「給你…給你…你配嗎? 你配當人的媽媽嗎?」
三太「乖女, 妳, 這是甚麼事?」
昭年哭, 用槍指著何「他…這禽獸…他在我十三歲生日那晚, 強姦了我! 而你, 這當媽媽的, 卻不相信我! 假如你也配分他的一份, 那我也可以!」
昭兒也走出來了「…紙終是包不住火的。當天我受不住這禽獸而出走, 遠離這裡, 想不到你繼續向其他女兒下手。我想, 我應該也可以分一份。」
昭年哭「我討厭你們! 我恨你們! 去死吧!」開槍把眾人逐個打死。最後指向何, 扣下板機。

…廳內眾人看著何徐徐醒來, 他是最後一個醒來的。原來這個是他自己的夢。高律師看著他。
「看來, 大家都已經明白一切了。」地板上一個轉動著的圃京籌碼逐漸變慢, 變慢...就在差不多停的時候, 畫面消失, 字幕緩緩滾出...



《葡國驕雄 之 Call of Duty: Black Ops》大陰謀版

五十年代, CIA在太平洋海底打撈到了二戰後期日德合研的神經毒素兵器原型, 由於存放太久只能拿殘存少量試驗重製。重製過程需要找地方作大量活體實驗。這些實驗當然不會在美國本土, CIA選擇了在亞洲區進行。

為了計劃的長期進行, 需要一個長期的根據地。籍由九龍城寨裡的特工們轉介, CIA找到了理想地方: 一個中國跟葡萄牙相互角力的小港口, 澳門。不像香港有英國政府的嚴密監察, 這裡的葡萄牙政府的「無為而治」給予任何特工無比的方便, 物資出入口以及「實驗品」的轉運都非常方便。

特工找到了當時的一名混血兒, 他同時有著中國、荷蘭、猶太等血統, 非常切合站在CIA背後的大老闆---共濟會的要求。為了推動世界新秩序(The New World Order), 他們動員培植這名混血兒, 成為這個港口城市裡足以隻手遮天的人物。

混血兒也有自己的打算。從登上了舞台頂端, 掌握了權力, 他便如任何人一樣想到了生命的永存、青春的永續。他憑著城中無處不在的賭業, 向CIA不斷提供著那些無法翻身無人願意理會的鮮活「實驗體」, 終於實驗在「紅色高棉」時期取得了驚人的成果。CIA的實驗不止得到了生化兵器, 還一併提鍊出能讓細胞突破其先天分裂次數限制的神之藥物。混血兒以此向CIA要脅, 逼其向他提供這種藥物。

為了長遠的利益, CIA遂向他提供了一些只有小效能的次品, 但即使這些次品, 已確實能令混血兒常保活力、兒孫滿堂, 在高齡仍能娶妻生子。

自911後, CIA陸續撤回海外的據點經費, 但回歸後的澳門混血兒投向了紅色中共, 不再稀罕共濟會(CIA)的投資。共濟會害怕他會把新兵器的秘密全交給共產黨, 決定利用早於70年代已潛伏的「數字電台」操控一名女護, 向他注射了某種毒素。病發後混血兒深知這種毒素的徵狀, 明白是CIA下的手。

由於一向健康的他突然轉壞, 他的妻女們馬上露出本來面目。本來這些只是財富的轉移, 但不幸地妻兒中有人注意到了遺產裡面一項不起眼的資產: 一個神秘的保險箱, 是混血兒多年來都沒有向任何兒女提及過的。妻兒以為裡面必是驚天動地的財寶, 遂作出爭奪。

事實上這保險箱內正是生物兵器的核心資料, 他一直打算沉默地讓這個箱子裡的東西永遠隱藏, 但現在卻成了眾人眼中的焦點。為了自己的身體、也為了箱子, 他決定低頭再跟CIA和談。

特工假扮成他的律師, 攜著藥物和文件, 大搖大擺地進入大宅, 同時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但他們卻想不到此刻宅內卻遇大變。混血兒突然被轉移到另一個地方, 並且公開宣讀完全相反的聲明。Running out of time, 究竟大宅內發生過甚麼事? 銀幕上的混血兒, 究竟是不是真的、原來的那個混血兒? 是否有高手操控了混血兒的精神? 對手還有甚麼打算? 對方到底知不知道, 其實此刻CIA的Plan B, 一隊特種部隊已潛伏在大宅附近候命, 必要時將進行強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