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18日

為北京平反(1)

為北京平反(1)

先不要激動, 我「為北京平反」指的是從旅行者的角度, 而跟政治方面基本無關。上次說過, 我打算寫一篇文章來為北京平反, 現在是兌現的時候。

首先要解釋一下背景。由於我不止一次提過, 北京是我非常討厭的城市。很多人對我說, 可是北京可是中國的首都啊? 他們不明白, 正是這樣我才更討厭。因為它可是「現代中國人」的象徵。

在我2007年首次去北京的半公幹旅程中, 固然包括很明顯的先入為主和心理作用的關係 (你愈是介意/在乎某些東西, 便愈容易發現它們的存在), 確實北京可以說到處都令我討厭、不喜歡。

而在2008年, 「他媽的京奧」舉行。我之後在2009年的一個很長的旅程裡面, 再次踏足這個城市。完全出乎意料的, 在那短短幾天裡面, 北京給了我很確實的「改善」印象。有很多是明顯由於奧運而帶來的; 例如地鐵和機場。即使我是多麼反對這個京奧, 但因它而引起的那些確切的改善, 我認為必需坦率地承認它們、承認這些結果。即使這些好的轉變是花了多麼不相稱的成本和犧牲, 都應該先承認它們。承認了它們的存在, 才可以進一步在將來跟它們算賬。假如你不承認它們的存在, 則那些因此而被殘酷地犧牲掉的一切, 都將變成毫無價值。

我先把我覺得較為需要拿出來談談的, 粗分成: 首都機場、首都地鐵、的哥、市民、交通、景點等等幾項。而這裡面有讚也有彈。

❖❖❖❖❖    ❖❖❖❖❖     ❖❖❖❖❖    ❖❖❖❖❖    ❖❖❖❖❖

首先說說機場。當我從粗獷的銀川河東機場上機、而從首都機場的新大樓走出來, 是我第一個改善的印象。這裡拉開來談一談為甚麼我會在銀川飛北京。

[銀川飛北京]

當時我在寧夏 (即令人無限想像的「西夏國」), 準備繼續向東北進發。我原是打算穿越內蒙到北京, 但我驚訝地發現, 即使我身處省會銀川, 但根本沒有任何可靠而又可以接受的方式穿越內蒙。根本沒有適當的長途班車從銀川前往呼和浩特、或者近一點的包頭。不要懷疑, 我人在銀川證實了這一點。火車是有的, 但我無法再接受一次超過廿四小時的硬座旅程。而大部份的火車 (無論是以呼和浩特作終站還是北京) 都不是直接進入內蒙, 而是南下取道陜西、山西的。我找不到我認為可靠的走法, 去進入內蒙, 逐漸接近包頭、然後到呼和浩特、北京。


現實中熟悉我的人應該明白, 在旅行方面, 尤其在內地, 以香港人的「正常標準」來說我已經算是膽大得叫人吃驚的那一類人, 但我確實找不到我認為靠譜的前進方式。假如繞道南下, 要穿越陜西、山西, 這兩個省份我已曾經去過, 不想在這次長途旅程中再額外花大量時間和路費來走這段路。而火車極耗時, 且假如買軟臥票, 則是比飛機栗還要昂貴的選擇; 後來證實了這一點。

最後決定不這樣走還有一個原因, 就是我不想「浪費」了內蒙古這一站。因為在我的標準裡面, 「蒙古」是個應該被獨立進行的項目, 而絕不是這樣在旅程中「順便看看」的。嚴格來說, 我想去的是那個真正的「蒙古王國」而不是內蒙古。

當我明白在銀川根本沒有靠譜的方式去穿越內蒙後, 我卻發現其實直飛北京的機票比起軟臥火車還要便宜, 而我的代價只是需要在銀川多留一天 (常買打折票的人都能理解)。這樣計一計, 當然寧可多留一天再直飛北京吧。

當在首都機場降落, 踏出安檢就發現這是跟我上次來北京時不同的新大樓。現在回想, 其實新大樓並不見得特好, 但主要是由於之前的首都機場實在太爛太混亂太令人失笑, 因此這個令人覺得「正常」的新大樓, 自然是第一個令我大感改觀而且必需要說的第一件事情。

[北京地下室]

BTW, 雖然我並非首次去北京, 但這次我卻犯下了一個大錯: 我忘記了晚上的北京市是個怎樣的鬼地方。由於機場出閘已是北京時間晚上11時, 我按照「慣例」選擇了前往市中心的機場巴士 --- 我走上了終站是「長安大街」的一輛。直到車子跑在凌晨的長安街上, 我才深深感到後悔: 我忘記了深夜的長安大街, 是不能幻想可以靠走路就能找到便宜旅館的地區; 結果便是在長安街頭, 以一百元的「高價」入住傳說中的北京 "地下室"。當然那也是個有趣的體驗, 但不是今次要說的東西。

(Cont.)

2011年2月16日

北京迪士尼2007

北京迪士尼2007


(注意: 今次本文圖片較多, 嘗試使用min.us的服務, 可能會出現圖片顯示很慢的情況。順便推介一下: http://min.us/ 是個非常方便簡單的圖片分享網站, 可惜它連去香港很慢, 希望逐漸改善。)



近來大家都為兲朝那個「四川高達」(呵呵呵, 已經被Official化了: 《天鄉2號》) 而狂笑, 然後談起, 原來很多朋友都不知道我曾經去過北京那「鼎鼎大名」的「石景山遊樂園」。這個遊樂場曾經在香港"熱門"過一排, 成為辦公室瘋狂FWD的主題…嗯, 想一想原來竟然那麼久了, 竟有至少四年了(2007)。

想不起來是正常的, 大家每日看到的各種"轉貼"只怕是愈來愈多; 不過看看以下的圖片, 想起來了嗎?



對, 就是這個曾經被恥笑的 "北京迪士尼"「北京石景山遊樂園」。當然, 在《天鄉2號》面前, 石景山那些山寨叮噹變得微不足道喇, 但在它出現之前, 這個石景山可是一個令人無法磨滅的山寨象徵。對, 這個大家只在FWD裡面見過的地方, 我親身去過。

一個香港人, 不遠千里, 來到北京, 放棄眾多著名景點不去而選擇花珍貴的半個白天跑去石景山, 這是一種甚麼精神? 有關其中的故事, 放在本文最後當作「後話」。畢竟很多人希望先看照片…

來到它的正門。還未曾聞到那濃濃的囧味...



入場來到那些小遊戲攤位前, 開始聞到味道了... 可惜, 在它被大肆宣揚之後, 石景山已經急急的把那些最「引人入勝」的山寨人物全換走了。山寨米奇都全被改成「大耳貓」XDD







不過其餘大部份不是太引人注目的地方、或者是難以說換就換的東西, 都仍然被留了下來, 無法逃避...


M and M...



「公主城堡」和「西部大街」嗎???


無言





給大家看清楚



Huh? 甚麼??



疑問句: 請問你會在大陸遊樂場, 玩一個100元一次的遊戲嗎? (我去的那天剛好是免費入場的, 看過平常好像要10元入場, 而通票高達百多元! 不知道現在怎樣了。)



「摩亞」?



滅火遊戲。我好像未曾見過這種機動遊戲, 不知道是否大陸原創的。



「麥肯基」絕對是園內的一個亮點 (在扁頭叮噹失蹤之後)! 我有入去吃呀, 當然不好吃。









城堡水池前跟遊客小童拍照的「大耳貓」。





叮噹出現了!! 雖然都是山寨, 不過卻算是「正常版」



Huh? 甚麼?? 誰可以告訴我發生甚麼事??



後話:

雖然此行看不到扁頭叮噹、白咀米奇等等, 但擁有這個親身經歷已經算是任務完成。我最希望的當然是能夠來個「現場實地報導」, 可惜的是當我去到時, 整個園就已經把那些被人恥笑的山寨人物都換掉了, 而我曾想私下向一些職員詢問有關的資料, 卻發現職員們非常害怕談論此事。她們的神情仍歷歷在目。

為甚麼仍然算是任務完成? 我相信, 對於絕大部份人來說, 大概在你們身邊都找不到一個"竟然"去過這裡的香港人。當然說不定再幾年之後, 會突然很多港人跑去那裡, 例如變成永安旅遊指定景點之類... 但至少事實是從我07年去過之後一直到現在, 身邊都再無出現另一個同樣去過這個"傳說中的地方"、"只在email fwd裡面見過的地方"。

主要原因還是, 由於剛巧我本人並不喜歡北京這個地方。2007年我有機會去北京公幹, 那也是我首次去北京 --- 也幸好有這次公幹, 因為我是如此討厭這個「現代中國人的象徵地」, 假如是我自己花錢的話我大概選二十個城市也還不會去北京。

由於是這樣, 因此很多人會左排右排抽時間去跑的北京景點, 我壓根兒就沒打算去, 因此倒空下了不少時間。與其要去那些人口中所謂「去北京一定要去囉」的那些, 我在北京選擇跑的地方很多都是沒甚麼香港人會去的, 而這是因為他們往往要在短短幾天裡面塞下大堆「大景點」, 但我恰好能夠省下那些時間。告訴你, (直到目前2011年2月)我前後去過兩次北京, 但一次都沒有上長城; 甚至連故宮我都不真是太想去的, 雖然最後有去。

後話之後的後後話:

雖然我不止一兩次在本樓強調「討厭北京」, 但我現在卻要給它平反一下, 雖然我依然如此討厭它。我第二次去北京是在2009年, 主要是因為袁崇煥的原因。實情是, 第二次在北京的短短幾日, 確實令我這個如此討厭它的反共人士, 非常大的消減了對這個城市的厭惡感, 雖然結算下來仍是很討厭它的, 打個比喻就是原本給它的分數是負80分, 而第二次旅程足足加分40分之多, 但這樣結果依然是負40分。

我一直想為此獨立寫一篇「為北京平反(在旅行者的角度)」的文章; 但發覺這文是很難寫的。希望能儘快「的起心肝」寫完它。

2011年2月12日

話當年:唱片鋪回憶

話當年唱片鋪回憶

如果唔係某位人兄, 我都真係幾乎唔記得左, 原來自己曾經做過唱片鋪。時代係1988年, 想想原來超過二十年。地點就係...旺角。當然又係旺角。

88年...係呀, 果個時代依家諗返梗係美好架喎。

慢慢等我講下講下, 睇下仲有幾多人記得有間咁既唱片鋪。地點係西洋菜街尾, 就快到家樂商場呢, 呢, 果度呢, 係依家兆萬對面果度呀。呢度有間中南圖書文具, 以前隔離係同名既「中南唱片公司」(咁上下名啦)。唱片鋪已經唔記得係咩時候執笠了, 但係間文具鋪仲一直係度。

係唱片鋪做過唔係好耐, 應該得個零月到。其實呢廿年黎大部份時間我根本老早就唔記得呢件事。不過如果大家年紀都係咁上下, 自然明白呢d野一旦諗返起, 就唔係一個獨立回憶, 而係成堆當年回憶一齊返晒黎。

諗諗下, 「好似」「可能」仲係我畢業後既第一份全職。我地果代邊個唔係畢業前已做過無數part time、就算出黎做野都係轉工密過乜。果個係八十年代, 八十年代呀!!! 對於果個年代一個十幾歲細路黎講, 「唱片鋪」有著一種獨特既地位。而果時未畢業已經經常行來行去, 畢業後見到佢請人, 好自然咁就入去見, 又好順利咁填完表傾左兩分鐘唔到就順利見成。唔好問, 我真係唔記得果時幾錢人工; 果個八十年代少年時期, 「做唱片鋪」本身就有某種value, 根本唔會太在乎佢出幾錢。

其實點解會「成日行過」呢... 因為當年我地一班朋友既「旺角之路」可能同其他中學生有些少出入, 我地除左行信和、好景、仲有由中旅宇宙船一直延伸到好景後面果一帶模型、玩具區之外, 仲往往會上埋中南文具個二樓度行。係, 你冇睇錯, 我地係竟然會去「行文具店」既人!! 想一想應該都至少有十年冇再上過去了。

上中南主要係睇佢d artwork用品, 有時有閒錢走去買返支Pigma 0.05就已經覺得有斬獲。係上面成日諗, 第時返工賺到錢, 就會黎買呢d買果d, 從來冇諗過其實大部份野都唔係你既薪水可以負擔既, d野係要用公司錢先會捨得買既。當年梗係唔會諗咁多, 反正大部份都買唔起。其實我自從中三後就同Art科分手, 雖然自己好有興趣, 但我係呢方面係典型「中意但係又冇料」例子, 而我另外果幾個老友既Art水平就比我好得多。


講返唱片鋪。其實有睇本樓早期文章既朋友應該都知, 我一直都係屋企只得卡式機既, 而當時市場剛剛係CD漸漸流行既時期。

(以下提及任何大碟, 其先後次序均不保證正確性)

如果冇記錯, 我剛剛返工果排, 應該正係鋪頭日播夜播Alan Tam 《水中花》(《擁抱》大碟)。老闆播歌中意揀幾隻黎重覆播, 呢隻大碟黎講我只對《水中花》特別有印象; 果時我已經唔中意聽Alan了。

當年行唱片鋪多 (以當時計, 中南唱片係旺角黎講已經算係最大規模既幾間之一, 其餘既「大鋪」依家大概死淨威威店了。因此我係中南既經驗應該有一定代表性), 但係好多野到自己做先知。果期既唱片鋪已經轉變, 將CD排係比黑膠碟更重要既位置, 但係呢個轉變好似並非發生好耐。以中南為例已經將兩邊牆置為放CD為主, 而鋪頭中間位置就係黑膠。卡式帶都仲有放出黎賣既, 但我已唔記得其地位係被排到中間黑膠架附近、定係係兩邊牆下面、定係直頭只放係櫃台底下, 有人開口買先囉出黎。

價錢當時CD大約90-100, 黑膠3x, 盒帶應該20左右(都係以流行曲計)。實際銷情呢, 果個時期依我估計, 大約係CD佔6x%, 黑膠佔3x%, 卡式帶大約5%。呢個數字要結合當時中南既位置同客路黎睇; 由此估計外面一般細鋪可能CD約4x%, 黑膠5x-6x%, 正係兩者爭持最烈既時期。但係如果用「人際經驗」呢, 會發現情況同上述數字完全唔同。首先明顯既係如果唔係做唱片鋪, 一定唔會認為賣CD會多過黑膠。憑果時身邊既朋友、後來d同事...等既判斷, 身邊冇幾多人屋企聽到CD, 大家主要都係黑膠同盒帶。不過黑膠同盒帶既比率好難判斷, 原因係好多人屋企可聽唱片, 但係出街帶Walkman, 因此兩組數字必有大量重覆。而「人際經驗」係直到兩三個月之後我係另一間公司做野得到既結果, 當時「係朋友屋企聽過CD喇」竟然、仍然係一件可以特別囉出黎講既事情。你會唔相信實際上係唱片鋪, CD同黑膠賣街比例大約係60 : 35。

而我既解釋係, 上述論證忽略左當年大量聽盒帶/Walkman者事實上都係自己錄既, 因此唱片鋪賣街既60:35數字, 根本同實際聽眾群比率無關。而另一方面係客路同心態問題, 我個人估計係主力聽唱片(黑膠)既人(應該事實上佔比率大好多), 佢地買唱片可能早就係地區上被消化, 係屋企最近既地區唱片鋪已經買左, 而唔見得會特登出到旺角行街果時買, 比例偏差從而得來。

係我做果段時間內推出既大碟, 印象比較深既除左《擁抱》外, 記得有梅艷芳《夢裡共醉》, 兩個封面令人印象深刻。最深刻仲係... 因為美術設計問題, 其中一個老闆仲一直錯將此碟讀做「夢裡只醉」, 哈。《夢裡共醉》唔算太好賣, 可能同當日老闆既錯誤決定有關---佢選黎係HiFi度重覆播既重點主打歌竟然揀左其實根本唔好聽既大碟主題曲《夢裡共醉》; 假如佢揀《不如不見》或者《愛你、想你》就可能情況大變了。另外奇就奇在呢隻大碟特多人買盒帶。(我自己既猜想係, 好多買盒帶既人係已經買左唱片/CD, 而買盒帶係為左儲埋第二個封面)。BTW, 咁多年仍要講多次: 大播特播既《Stand By Me》真係好乞我憎!

如果你問係果段期間, 邊隻大碟最轟動, 咁唔使講一定係葉倩文《祝福》。真係超爆。依家既後生朋友, 可能想都未曾想過原來葉倩文呢隻碟曾經係出現過排住隊係櫃台比錢既情況; 當然, 唔係話好似依家d咩書展咁果隻排隊, 而係鋪頭人頭湧湧, 埋去輪住黎比錢, 個個都係買呢隻碟。《擁抱》大碟都試過, 但絕對冇《祝福》咁爆。我自己都超中意呢隻碟架。

另外可能幾出乎意料既, 黎買粵曲、時代曲...之類盒帶既人都相當多。而第一次知道原來黑膠碟果層膠膜係用保鮮紙搵風筒吹, 對於果時既我黎講都算新奇事。

呢間鋪老闆係超好人(幾個老闆係一家人黎, 但係我一直唔知究竟同隔離中南文具有咩關係), 好親切, 我到依家依然記得。我做左個零月到就經朋友介紹做寫字樓工辭職, 之後打寫字樓工錢銀比較鬆動, 開始真正擁有自己既HiFi --- 有CD、有唱盤、仲有當其時仍算好新穎既「Surround Sound」--- 而果時距離我話d人「連係朋友屋企聽過CD都可以囉出黎講」才過左唔夠兩個月。送左部HiFi黎屋企, 第一件事做乜? 當然係出去「搜購」早已經日日列出黎、改完又改既果份「CD名單」啦! 去邊度買, 當然返去自己做開間鋪頭。買左一乍, 老闆認得係我仲比八折我(買CD八折呀, 果時黎講唔野小喇)。

冇錯, 我買既第一批CD, 當然就係包括《劉美君金鐳射精裝版》(果時此碟已經出左好一段時間了)同埋《祝褔》。

之後好一段時間, 我買親本港CD都會返去買, 而佢地次次都會繼續打八折比我。不過後來距離我冇做已經實在太耐, 費事好似成日去R折頭咁, 反而刻意避開唔去買了。

2011年2月2日

錢云會手錶視頻完全版

錢云會手錶視頻【30分鐘完全版】

不想花時間來解釋「錢案」的始末了, 沒聽過的朋友如果有興趣, 可先嘗試Google一下才決定是否有興趣看下去。
(建議搜尋Keywords : 錢云會, 錢村長, 樂清 )

錢案今天(2011.02.01)開審(審的對象是司機)。而這段才被發現不太久, 傳說中的「手錶錄影」視頻今天突被公開提交。流出來的版本分別有2:51版、5分左右版本、以及晚上才找到的真正30分鐘完全版。以下是我在找到原在新浪視頻(原網址 http://video.sina.com.cn/p/news/c/v/2011-02-01/191861251979.html )後, 即時轉換並上載到Youtube的一套「牆外備份」:

http://www.youtube.com/watch?v=l_74hvyN3Hk (可以跳回youtube選擇480p)


這個手錶視頻的現身、以及這個30分鐘版本的現身, 各有著一重新的意義。由於事件仍然是現在進行式, 每一天都會有不同的變化。「時間性」對此文很重要。寫到這時, 是2011年2月1日, 「30分鐘手錶視頻」剛被曝光不久。

(以下只是我自己個人想法, 請不要因此而先入為主!) 首先就是, 當最初那個2:51版出來時, 確實是非常多疑問, 認真說甚至整段視頻的真實性也極令人懷疑。但在取得現在這個30分鐘版本後, 我基本相信這段視頻的本身是真的。

請注意! 我並未抹殺「整段也是假的、後來拍的」的可能性, 只是對我來說, 其機率已經是被極大幅的縮少。

另外, 這段視頻被精心處理過才曝光的可能性, 仍然跟今早的時候同樣地高。這個「處理」是例如最多人討論的聲音方面進行掩飾, 以便掩蓋某些明顯的證據…等等。30分鐘版本在這方面並沒有減弱質疑聲音。

而事實上, 在視頻的前面部份, 令大家注意的各種奇怪之處仍然將是大家討論的中心, 即是例如錢的步速這麼急、視頻明顯跟之前的供詞矛盾, 例如「沒有車輛逆行、錢也沒有橫越馬路」等等。

至於很多人注意的「為甚麼錢會預先打開錄影才走」的這個問題, 在晚上我再認真看了資料後, 相信我先前的估計是錯誤的。我原先估計可能是長期跟政府打交道的經驗, 令他老早習慣了每當為了這些事情而出門, 就必定啟動錄影。簡單來說就是我原先估計屬於「習慣」。但資料所得(* 提提, 這資料本身不一定是實情!)錢云會卻是剛好在前一天, 才由王姓村民把手錶送給他的。因此不可能是「習慣」。但這也有權被解釋為「第一次戴, 順便試用一下」的情況。



最後, 其實每個知道這件事的人, *在此時此刻* 都必定有著自己所傾斜的一邊立場。沒有必要刻意強逼自己、或者強逼任何人, 必定要做到甚麼不偏不倚公平公正的地步。還有就是其實「謀殺論」跟「意外論」, 本來是可以沒有矛盾的; 只是我不想在這時候解釋, 因為我不希望被誤讀為「滑頭」、「留後路」。另一方面就是暫時我並不想公開寫我自己的猜想, 不想寫出來的原因不是我的猜想怎樣驚世駭俗, 而是相反地我的猜想跟很多人沒甚麼分別、也沒多少我自己的創見, 不值得寫出來給讀者「定調」。

這事到目前(今天)為止, 我覺得毫無疑問最值得欣慰的事, 就是大量人民、網民前仆後繼的參與、討論和圍觀, 證實了確是可以改變現狀的。今天這些視頻的被公開, 這件事本身就是證明。(姑勿論視頻有沒被做手腳。) (** 後加 : 對不起, 我決定收回此話。現在的手錶視頻被曝光, 是因為証物手錶被當局強搶。假如沒被搶, 視頻可能以遠較目前更令人信服的狀況, 在民間公開。而現在被公開只是幸運, 假如視頻內容是明顯對官方不利, 這個視頻當然會被永久失蹤。)